办公室极乐宝鉴

作者:粘叶不湿身

文字大小调整:
  第44章 si 禾厶生女
  “小秦啊。”杨董事长突然chu *声,我吓了一大跳,“我要请你帮个忙!”
  而后两眼深黝的kan着我,我不自觉的又点了点头。
  “你必须答应我不能向第二个人提起,连微微也不准说。”杨董事长的神情变得非比寻常的严肃,我忙不迭的答应了。他又叹了口气:“事情还得从二十五年前说起。”
  丫的,扯* na *么老远啊,原*| lai |*杨董事长在风华正茂的年纪遇到一位如flower (hua )似玉的女子,两人一见钟情,谈了一场轰轰烈烈的爱情,然后生↓了一位同样如flower (hua )似玉的女儿,只是因为种种原因,导致两人最后分手。
  所以等于杨董事长跟这位女子没有结婚,并且还是瞒着杨微的妈妈jin *行的,* na *么他们所生的女儿也是si 禾厶生女了。
  我听完这个故事,觉得情节虽然老套,但却不无可能。原*| lai |*杨微和杨倩居然还有个sister(* mei mei *),这二女已经够漂亮的了,只是不知道这个俗称是“si 禾厶生女”的女孩子会有多漂亮。
  我觉得奇怪,为什么过去二十五年了,杨董事长才想到要找回自己的女儿,* na *之前的二十五年gan 什么去了呢?
  董事长也大概kanchu *了我的疑惑,他缓缓的说道:“是我辜负了她们母女,我对不起她们啊,当年要不是微微的母亲在,碍于不想伤她的心,就不会……”说完,又凝视着手里的相框。
  我完全明White(颜色bai )了,杨董事长爱着杨微的母亲,也可能爱情确实存在,也可能是尊敬她,总之,因为杨微的母亲就辜负了* na *对可怜的母女。
  听完这个故事,我心里也由衷的同情起了她们,↓定决心要找到这对母女,再多险阻困难也不怕。
  杨董事长交给我一张相片,照片中是一个美丽的少女,明眸硞齿,眉目流转间满是风情,这样的一个女子,也难怪杨董事长会舍妻而爱之。
  我突然觉得这个女人仿佛很面熟,在哪里见过呢?眉目间的神情也很熟悉,只是怎么想都想不chu **| lai |*哪里遇到她。再说我这个年纪kan到她,至少也有五十*| lai |*岁了吧,也不是照片中的这个样子了,可能我想多了。
  我答应了杨董事长的重托,然后决定即(曰)ri 启程去云南,不过在启程前他突然想到很久没去kan叔爷了,反正到云南也要经过江苏的,顺路。
  印象中叔爷是ting *健壮的一个老大爷,八十岁* gao *龄还能肩挑shui *,手提重物。可这次见到叔爷却是让我大吃一惊。
  叔爷背驼了,走起路*| lai |*脚步颤颤巍巍,仿佛如一岁小孩般。叔爷大声的在咳嗽,特别是在夜里,咳得一声比一声厉害。
  叔爷见到我回*| lai |*了,很* gao *兴,拉着我扯了半天家常。我问他吃饭了么,他说不饿,可我明明听到他肚子咕咕的叫声,我问他为什么不吃饭,他犹豫了半天才说忘记buy(中文:gou mai)菜了。
  我当然不相信他这个借口,揭盖米缸一kan,米也快见底了。我每个月不是按时寄钱给叔爷了么,钱呢?
  叔爷告诉我村里几个小孩子读书比较困难,所以钱都给了村里建学校什么的。我听了,由衷的佩服起了叔爷,他是一个了不起的男人,爸妈过世后,我从小跟着叔爷一起生活,他从没有让我受过一点苦。
  * na *个时候读书困难,叔爷就拿着枝条手把手的教我识字。我还记得有一次我问他,为什么别的小朋友有铅笔和White(颜色bai )纸,而我只能在di 上写字,叔爷当时就流泪了。过不了二天,就给我拿*| lai |*了White(颜色bai )纸和铅笔,* na *是他连夜赶工的血汗钱buy(中文:gou mai)的啊。
  每当想起这些,我就越加想念叔爷对我的好,我发誓,这辈子一定让他过上好点的生活。我打定主意,先把叔爷送到我现在住的di 方,等经济条件好点,再给buy(中文:gou mai)个大房子让叔爷住。
  于是我暂时把去云南的(曰)ri 子推后了两天,努力劝服叔爷跟我回城里去。可叔爷死活不同意,说这里是他的根,他死也要死在这里。最后没办法,我只好骗他说我给他找好了孙媳妇,还怀了曾孙子,让他过去住段(曰)ri 子,kankan她们。
  叔爷听了很* gao *兴,终于随我去了。我把他安顿在chu *租的房子里,我自己的* na *间房给叔爷住,我和小lang挤一间。叔爷kan到小lang先是吃了一惊,而后我解释说是朋友的di di 暂时住在这里。
  小lang很乖,kan到叔爷*| lai |*了,忙着端茶递shui *,然后一起扯家常,两人还ting *投机。可是叔爷执意要见我谎话中的孙媳妇和曾孙子,我开始感到头疼,为自己的这个谎言郁闷的不行,编啥不好呢,编这个。
  最终劝服了叔爷说他孙媳妇chu *差公gan 了,要半个多月才回*| lai |*,唉,等我从云南回*| lai |*再说吧。我让小lang帮着照顾叔爷,小lang* gao *兴的答应了。
  于是,我正式开始了云南之旅的旅程,我没有想到的是,这次不仅没有帮杨董事长找到他的女儿,反而发现了一个惊天的秘密。
  云南的旅程是枯燥的,我坐在卧铺车厢里,正无聊的翻着手里的杂志,心想这时候要是*| lai |*一美女,既养眼又能打发时间,该多好。
  心里这么想着的时候,果然就真chu *现了一位美女。我这趟车是直达云南的huo *车,难道这位美女也是去云南?我正想开口询问,美女Behind(shen hou)居然chu *现了一个帅哥。
  说是帅哥,其实我觉得没有我自己长得帅,只是因为打扮的人模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样的,所以kan起*| lai |*还是有* na *么点青春朝气。
  其实人家戴着一个老大的鸭舌帽,我连五官都没kan清楚,只是,我不得不承认,此帅哥比我年轻多了,皮肤很White(颜色bai )净,跟女孩子似的。
  这↓我完全打消了去搭讪的念头,可不想被人无缘无故的揍。我丢↓手中的书,开始半躺着闭目养神,就在这个时候,美女居然跟我主动说话了。
  “这位帅哥,能不能挪里面去点?我想上去,我的铺位在你* shang * mian *”美女见我疑惑的kan着她,声音清脆的说。
  真是人美声甜啊,我赶忙把自己张开的双* tui *并拢,然后朝里面靠了靠。其实我是不想动的,美女如果愿意,我都乐意她踩着我的body(* shen | ti *)往上爬,我有点鄙视自己的想到。
  美女说了声谢谢,果然tuo *掉了鞋子准备踩在我chuang shang ,就在这个时候,她身边的伪帅哥居然chu *声阻止了。
  “晴,我睡* shang * mian *,你睡对面* na *张床吧!”居然也是声音清脆,汗,长得像个女人,连嗓子都像,只除了身材。
  美女* gao *兴的点了点头,然后坐到我对面去。这个伪帅哥也tuo *了鞋子,准备爬上去,我刚开始是生气他阻了我kan美女的一双**慢慢往上爬的好事,所以不准备让,又往外挪动了↓。
  伪帅哥见无处↓脚,他愤怒的kan了我一眼,我也挑衅的回过去一眼。我突然发现这个伪帅哥长得真的标志,比起* na *位美女*| lai |*有过之而无不及。而且长了一副的丹凤眼,愤怒的眼神都* na *么的妖艳。
  我心里一惊,难道我对男人也有感觉了?好死不死的,这个时候,伪帅哥突然真的抬起脚踩着我的大* tui *开始往上爬了。
  我很痛恨自己发chu *杀猪般的叫声,可确实很痛,特别是踩到某一点的时候。
  对面的美女猛di 转过脸*| lai |*kan着我,接着忍不住捂着嘴(拟声词)pu chi (口赤)笑了起*| lai |*。
  我本*| lai |*想要发huo *的心情霎时间就融化在这阵笑声里了,上铺的伪帅哥估计也正得意的kan着我。丫的,这次吃瘪了,没想他真敢踩啊。
  我心里郁闷的不行,哎,感觉时间更难熬了,今晚怎么过啊,对面躺着一个大美女,只能kan不能*,* shang * mian *躺着一个大男人,多碍事。
  我昏昏yu (谷欠)睡之际,突然听到两人的谈话,并且我发现了一件让我意想不到的真相。
  原*| lai |*伪帅哥是一个女人!我真是太鄙视自己了,居然连男人和女人都分不清了。只见伪帅哥shen chu *芊芊hands (yu shou 保养的好)从我上铺递↓*| lai |*一个橘子,朝对面的美女叫了声:“晴,接一↓”。
  大美女懒得动了,朝我丢了一句,“对面的帅哥,帮忙接一↓,递给我,谢谢!”
  美女就是有这个特权的,她说什么我都是会答应的。我忙不迭的从chuang shang 坐起*| lai |*,shen 手去接* na *个橘子。也不知道是对方有意还是无意,居然在我接橘子的时候,shen chu *手指& nie (一种手法)了我掌心一把。
  我感觉心里的瘾都给* tiao dou *chu **| lai |*了,nai (*&女乃*&)nai (*&女乃*&)的,今天居然被一个女人占了便宜了。我什么时候吃过这个亏,决定扳回一城。
  对面叫晴的美女接过橘子然后剥开,居然又递给我,说给我吃。我当然毫不客气的接过*| lai |*,只是我也趁机& nie (一种手法)了一把她的掌心,当是扯平了。
  这两个美女一个叫雨晴,一个叫叶静,名字都取得很有诗意。雨晴是睡我对面的美女,她被我& nie (一种手法)了一把之后,脸都羞Red(* hong *)了,然后吃完橘子,就和衣朝里躺着。
  叫叶静的女子就是* na *个伪帅哥,此时她仿佛在tuo *衣服,窸窸窣窣的声音从我的上铺传*| lai |*。
  我突然有了一种偷窥的**,多想shen chu *我的的头颅去kankan。不过我还是守住了最后的底线,没有真的去头kan,只是瞪着两只大眼睛死命的盯着我的头顶,希望能把这个木板kanchu *一个hole(dong )*| lai |*,shui *滴石穿的故事不就是这么发生的么。
  正当我努力的瞪着时,突然听到上铺的叶静哎呀叫了一声,我突然像被抽了一鞭子,马上从chuang shang 爬起*| lai |*探chu *头kan去。
  美景啊,美景啊,我口shui *都快流↓*| lai |*了。真是没想到这个叶静tuo *了衣服这么有料啊,只见她的中式休闲衬衣已经褪到了腰间,露chu *半个White(颜色bai )tender(nen)的xiong 部,之前误会她是扁平族,其实也是一个**的###。
  我正奇怪她怎么不继续往↓tuo *的时候,她转过头kan到我,赶忙把衣服往上拉,然后羞赧的说道:“你这人怎么不打招呼就kan过*| lai |*了?”
  倒,我要打招呼了,还kan得到么,这女子问的问题多White(颜色bai )痴啊。
  我故意关心的问道:“你刚不是叫了一声么,我以为你chu *事情了,所以急忙中忘了打招呼了。”
  天知道这个说法是多么的站不住脚,可面前的女子居然相信了,然后把头一低,露chu *洁White(颜色bai )修长的颈项,让我帮忙她把头发跟衣服后面的金属钩(jie kai)。
  nai (*&女乃*&)nai (*&女乃*&)的,真要感谢这个设计衣服的人,估计就是一变态,哪有人在背后放个钩子的,头发明显的很容易被勾住嘛。我忿忿不平想着,动作没半点迟疑,shen chu *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