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作者:粘叶不湿身

文字大小调整:
  第443章 再遇晓玲
  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跟她说这这么多,只是看着她眼中的伤痛,我的心也跟着抽痛起*| lai |*,我知道今天自己是把她伤得彻底了,她一定会恨死自己的吧?
  但是,如果我不跟她说,她一辈子都不会明White(颜色bai )我到底想要的是什么,我和她本*| lai |*就是生活在两个不同世界里的人。
  “对不起。”一句对不起是我发自内心对她说的,也是为* na *一晚我的chong *动说的。
  王敏瘦小的身子像小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一样的蜷缩在墙角里,她的身子在发抖,大概是被我气的,只是我不知道自己今天对她说的话,将会对她的人生造成多大的伤害,之道最后我才知道,原*| lai |*一开始执着,做错的人是我。
  从宾馆里chu **| lai |*,我没有直接回公司,我知道现在大家一定是在背后议论我和王敏的事情,不过幸运的是,他们大概还不知道王敏的身份,要不然定会说我是想接着人家的老爸往上爬的* na *种男人。
  我最痛恨的就是被人说成是吃女人的软饭,就算我饿死也不会靠着女人*| lai |*养自己的,这也是我一直不肯在公司里公开我和杨小曼之间的恋情。
  我直接去了昨天去的* na *家酒吧,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突然想*| lai |*这里,或许是昨天在这这里遇到过晓玲吧。
  甩甩头,我不想让自己想的太多,老规矩,要了两杯烈酒一↓肚,huo *辣辣的酒精充斥着hou long,让我*ying *是咳嗽了两声。
  “咳咳。”看*| lai |*我还是不适合喝这种酒精度太* gao *的烈酒啊,还是找serivce(中文:fu wu)员要了两杯平常的酒,喝了几口,才觉得好些。
  “嗨,帅哥,你一个人?”
  就在我一个人喝着闷酒的时候,突然身边走*| lai |*一个打扮的很妖娆的女子,她身上的香shui *味刺激着的大脑,我再一次忍不住狠狠的打了个哈欠。
  天呐,这个女人是把香shui *当shui *擦吗,pen( 口贲)这么多,不要钱也要顾及人家的感受吧。
  我忍住想用手捂住自己的鼻子,要是这个女人再敢靠近一点,我就吐chu **| lai |*。
  果然这个女人就是使劲的往我身上靠,我身上有蜂蜜吗,引*| lai |*她这一只大蝴蝶。
  “哇——”
  我把胃里面的东西全部都吐了chu **| lai |*,最糟糕的是,全部都吐在了她的身上,看着她xiong 前被我涂鸦一大片图案,我的心情顿时大好。
  “哈哈…”我shen 手指着她xiong 前的图案笑的没心没肺。
  * na *个女人气的shen 手就要过*| lai |*甩我,幸亏我机灵,一个闪身躲开了,她的巴掌落了个空。
  “死男人,我这衣服是新buy(中文:gou mai)的,你陪我衣服。”
  女人气愤的shen chu *食指指着我的鼻子,平时我最讨厌人家用食指指着我的鼻子,这样让觉得很不shuang XX大XX。
  拿起桌子上的一杯还没有喝完的酒shui *,也不知道是酒精作祟还是我玩* xing *打起,朝着* na *个满脸全是**女人的身上泼去。
  “你Ta Ma的找死是吧,老子招你惹你了,是你先往我身边靠过*| lai |*的,MD老子都不说你身上的味道熏人,你竟然还敢shen 手指着老子说三道四的。”
  我学着路边的流氓骂着面前的这个女人,这一顿痛骂,真Ta Ma的shuang XX大XX啊,心情顿时舒服了不少。
  看着面前的这个女人被我骂的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血pen( 口贲)头的,我心情大好,准备结账走人,可是刚在两步就被人shen 手给提了起*| lai |*,我想回头看,到底是谁,这么大力气,一只手就将我两人带衣领给提了起*| lai |*。
  “小子,想在我的场子闹事是不是?老子的女人你也敢得罪?”
  说话的是一个满脸刀疤的男人,他的个子最起码有一米九几,虽然平时也认为我自己身材中等,可是站在这位人* gao *马大的男人面前,我萎缩了,(bie)屈了,他丫的看着我根本就像是在看***一样的(bie)屈。
  “呵呵,这位大哥,我没有搞你的女人,我只不过是在她和开玩笑而已。你可以先放开我么,这样说话的方式有些不方面?”
  我承认自己遇到对手就会软↓去,可是没想到自己会软的这么快,看着面前的black(hei )脸刀疤男,我知道自己刚才做的事情是有多么的愚蠢了。
  “豹哥,刚才就是这个男人要对我动手动脚的,我不让他得逞,他怒气之↓还往我身上泼了这么多酒shui *,你一定要为我讨回公道啊?”
  刚才被我泼得一身的酒shui *的女人反倒说我招惹她的了,看看,这还有天理有木有,有天理有木有,看到木有。
  这个女人竟然说是我先招惹她的,我睁大了眼睛看着这个女人在我面前把活的说成是死的,可是最要命的是,面前这个被称作是豹哥的男人竟然还相信了,我想去撞墙,就现在。
  “不是的,豹哥,你听我说,我没有招惹你的女人,是她先对我动手动脚的,然后我才泼她酒shui *的,* na *是因为她身上的香shui *味太难闻了,你难道没有发觉吗?”
  我极力的为自己辩解,可是事实证明* na *是在做无谓的挣扎,因为很快的我便看见这个叫做豹哥的男人脸变black(hei )了,而依靠在他怀里的女人,脸上露chu *了一抹奸诈的神色。
  “竟然敢说老子buy(中文:gou mai)的香shui *难闻,老子今天就让你见识一↓什么叫难闻的味道。”他的话刚一说完,他身后的一帮小di 就将我强行的托了chu *去。
  这一刻,我终于意识到自己的嘴巴所犯的错误是有多么的严重,还有,就是我强烈的怀疑这个叫做豹哥的男人是不是嗅觉chu *了问题!
  我想做个诚实的男人,实话实说也会被雷劈,我绝望了。
  “你们要带我去哪里?”
  看着被一群人托到了一个陌生的环境,我开始有些心慌了,着急的开口问道。
  旁边的一个好心的小di 见我可怜就将脸凑近我,笑的有些阴森,“等一↓,你就会知道了。”
  直觉告诉我,这个等一↓就是我的死期。于是我不想要这个等一↓,我拼命的挣扎,可是无用,我瘦小的身躯在这些人的面前根本就是帮他们挠yang (羊羊羊)yang (羊羊羊)而已。
  看着面前有一个大坑,里面装满了都是熏死人的垃圾,光是问着味道我的心里就开始反胃,看着周围的男人对我露chu *的幸灾乐祸的表情,我惊恐的大叫道,“你,你们要gan 什么?”
  “少罗嗦,待会让你沐浴一↓,怎么样,*| lai |*,把他推↓去,一个小时之内,不准他上*| lai |*。”
  “啊,不要啊!”我大吼着,可是换*| lai |*的却是他们更加利索的将我要往里面推,我错了,我不该在酒吧里对* na *个满身是香shui *味的女人泼酒shui *更是不该对她身上吐,我真的错了。
  如果时间可以从*| lai |*,我宁愿忍着刺鼻的香shui *味被她调戏也不要在这里沐浴,甚至上床也是可以的,老天爷啊,真的会死人的,玩也该有个度吧。
  就在我闭着眼睛绝望的等待死亡的到*| lai |*的时候,一个美妙动听的声音传入了我的耳朵里。
  “等等……”
  随着声音落↓,所有的人的动作都停止了,我的呼xi 口及也跟着停止了。其实我是被这里的气味熏得。
  看这些人的架势,一定是常带人*| lai |*这里沐浴,而他们还要在这里陪着他,看笑话,就算是站在上面我也忍受不了这里的气味啊,我真的打心底里对这些人佩服,但是现在更加的让我佩服的是刚刚喊一声等等的女人。
  我想转过身去看* na *个动听的声音的女人的样子,可是我的身子一直被两个人压在di 上,根本就动弹不得。我郁闷。
  “放了他。”女子走到豹哥的面前,说话的语气冷得不能够再冷了。
  真他们的**太帅了点吧,这个女人我喜欢,只是不知道她长得是什么样子,不过我想既然能够对豹哥面前用这种语气说chu *这样的话*| lai |*,我想不是个大美女也是个强悍的女人吧。
  “豹哥,你还没有为我主持公道啊?”* na *个令非常讨厌的女人的声音又响了起*| lai |*,此刻我真恨不得离开从di 上爬起*| lai |*,狠狠的扇她两个耳光子。
  我只不过在心底这么想,可是* na *个我心中的女神真的替我做了,我可不可以想成是我们两个心有灵犀一点通啊,听着清脆的声音,我知道* na *力道真是我想要的。
  “啊,你为什么打我?”* na *个女人尖叫的声音穿刺着我的耳膜,想用手捂住自己的耳朵不被噪音污染,可是无奈的是我的hands(* shuang * shou *)正被人给jin jin di 抓住,动也动不了。
  “放开他,我说的话,你没听到吗?”
  冷冷的声音再一次响起,我的心随着这声音漂浮了,真Ta Ma的太酷了,什么时候我也能够对豹个说这样的话,我就chu *息了。
  此刻我能够感觉到两大* gao *手的对决,而豹哥要占↓风,他的脸色应该比这里的臭shui *(gou)还要难看吧,我的心里在偷笑。
  “好,王晓玲,你给老子记住,总有一天,老子会把你踩在脚↓的。”
  最后我听到豹哥* na *气急败坏的声音响起,然后一个命令,* na *按住我身体的两个男人也都走了。
  随即我躺在di 上的身子被一双White(颜色bai )皙的手臂挽了起*| lai |*。
  “秦,你没事吧?”
  这个声音太温* rou *了,比起刚才的gan 劲有度的冷淡,我到觉得这个声音我在哪里听过。
  一个转身,我惊呆了,因为我看见了一个熟悉的面孔,* na *个曾经令我在十字路口颓废的面孔,* na *个曾经让我又爱又恨的面孔。
  “王晓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