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作者:粘叶不湿身

文字大小调整:
  第442章 王敏*| lai |*公司闹事
  “对不起,昨晚,我…”有些不忍心看着杨小曼身上被我印↓*| lai |*的痕迹,她的每一处都宣布着昨天我对她的粗暴。
  “没事的,过两天就会好的。”
  她擦去眼角边的眼泪,别过头去,不再看我。
  我真的是禽兽不如,竟然对她这么粗暴,看着床单上的血迹斑斑,我的心一↓子凉了↓*| lai |*,* na *该是有多痛。
  早上,我一个人去公司上班了,本*| lai |*是想带着杨小曼去医院里检查一↓,看她* na *里有没有被弄坏,但是她脸Red(* hong *)着推辞了,让别人看她* na *里,她说还不如让她死了算了。
  我扭不过她,就只好依着她,不过我还是不放心她,就让她在家里休息两天,公司的事情,我*| lai |*处理好,她见我执着也就只好点头答应了。
  刚一jin *公司,里面就传*| lai |*吵闹的声音,我才刚离开公司半天,他们就乱成这样了。
  “到底chu *了什么事情?”我随手抓住了一个职员问道。
  “秦经理,你*| lai |*了,里面有一个小女孩说是要*| lai |*找您的,我们跟她说,你还没有*| lai |*上班,她就非要耍* xing *子赖在这里不走,说什么她是你女人,就要在这里等着你。”
  我有些惊讶了,什么时候我又多了女人呢,而且看这架势还不小呢,把公司里的人都搞的鸡飞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跳,我有些期待见见这个说是我女人的人了。
  就在我前脚刚一踏jin *公司里面,就传*| lai |*王敏* na *令我头疼的声音。
  “我今天就在这里等着我的秦大哥,怎么着,我就是不走,你们要上班* na *是你们的事情,我等人* na *是我的事情。你们还能拿姑nai (女乃)nai (女乃)我怎么样,小心我让爹di 把你们都赶chu *这里。heng(哼哈二将)。”
  这么刁蛮跋扈的声音除了是王敏* na *个丫头的还能够是谁的,我shen 手rourou自己的眉心,看*| lai |*,今天有些还是不平凡的一天了。
  “可是,这位小姐,你要等秦经理就去前厅等好了,您老是坐在秦经理的位置上,等他*| lai |*了,我们也不好说话啊?”保安见她头疼了,有些无奈的摇摇头。
  “姑nai (女乃)nai (女乃)我就乐意在这里等我男人怎么着,难不成你们龙华还想拿着扫把赶我走吗?”王敏趾* gao *气昂的看着保安,说的满脸的有理的样子。
  “这个?”保安有些为难了。
  我再也看不过去,提起脚步像前走去,“王敏,你闹够了没有?”
  我一声厉喝,知道这个小(jia huo )迟早要找到我们公司里*| lai |*,上一次晓玲*| lai |*的时候,我就差一点把她误认为是她,可是现在她居然真的*| lai |*了,我头疼的shen 手rourou脑袋,看*| lai |*今天定是不平静了。
  王敏一看见我*| lai |*了,立马从我的办公椅上起*| lai |*,笑嘻嘻的看着我,“秦哥哥,你*| lai |*啦!”
  这丫的变脸变得还真快啊,之前还一副得理不饶人的样子,现在见了我就一副小鸟依人的样子,真的有些受不了了。
  “敏敏,你怎么会*| lai |*这里?”看着公司里的人都对我头*| lai |*惊讶的目光,尤其是张一顺这个(jia huo ),大家肯定都在想我都这么大一把年纪了,还搞一个比我小很多的小mei mei,当然是好奇了。
  “秦哥哥,我是特意*| lai |*找你的啊?”王敏睁着一双乌溜溜的大眼睛,如果她不是太刁蛮任* xing *的话,或许我还会喜欢上她的,可是她的大小姐脾气,我真的有些受不了,我板着脸,语气很不好的对他说道。
  “你难道不知道我现在是在上班吗,你跑到这里找我gan 什么?”我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别说她不是我的女人,就算她是,现在大家都看着,* na *么多眼睛盯着我,我当然要做到大公无si 禾厶了。
  不然以后还怎么在公司里面混呢。
  “人家就是想你了嘛!”她完全不顾我已经black(hei )掉一大半的脸色,还一副小鸟依人的样子朝我的怀中靠了过*| lai |*,我看见张一顺的嘴巴张得可以塞jin *去一个大大的鸡蛋了,还有公司里其他的同事也都看着我们两个。
  我一把推开了她就要靠过*| lai |*的小脸,shen 手将她拽了chu **| lai |*,临走的时候用一种很抱歉的眼神像大家示意刚才这个丫头犯的错误你们包容一↓,以后在找我算账就行了。
  “哎呀,秦哥哥,你弄痛了,你快放手啦。”
  从公司里到外面*| lai |*,我走时jin jin di 抓住她的手腕,我知道她很痛,因为我是故意的,就是让这个不知天* gao *di 厚的丫头感受一↓我的愤怒。
  她一把甩开我的手,带着哭腔的说着,“你发什么神经啊,弄痛我啦。”
  “你还好意思说我,你无缘无故的跑到我的公司里闹什么啊?你不嫌丢人我还嫌丢人,拜托你不要老是这么不懂事,耍你的大小姐脾气好不好啊?”
  “你,你怎么可以这么说我,上一次从你家离开之后,你连一个电话也不打给我,我打电话给你的时候,你也不接,人家就是想你,想要见见你嘛。”王敏开始小声的抽泣着,我不知道她会这么喜欢我。
  不接她电话,* na *是因为这些天,我都被晓玲的事情弄的头昏脑zhang (**月长**)的,我不想在这个时候连王敏这个丫头也*| lai |*烦我。
  “对不起,敏敏,我最近真的很忙,等以后我有空了,在去找你行不行?”
  见她哭的梨flower (hua )带雨,我心烦意乱,不知道该怎么办,平时我最怕的就是看女人哭了,本*| lai |*就已经很烦了,现在她又在我面前哭的这么大声。
  而我们两个又正好站在公司的门口,看着*| lai |**| lai |*往往的人们都对我指指点点,我甚至可以听得chu *他们嘴里说的什么,除了我是薄情郎就是负心汉,要不然就是没良心的。
  我头疼的看着她,见她哭的越*| lai |*越凶,最后无奈之↓,只好shen 手将她待到附近的宾馆。
  “啊,你要gan 什么啊?我,我还没有准备好!”
  看着宾馆两个字,王敏惊恐的看着我,两只手立马护着自己的xiong 口,一副我要对她做什么事情一样,随即看着她小脸蛋上chu *现的两抹Red(* hong *)晕,我有些yu (谷欠)哭无泪。
  敢情这个小(jia huo )是想歪了。shen 手戳了她一↓小脑袋,“你想什么呢?思想这么不健康?”不过被她这么一闹,本*| lai |*我郁闷的心情一↓子就好了起*| lai |*。
  拿到了钥匙,带着她*| lai |*到二楼的一个房间,我准备坐↓*| lai |*好好的和她谈谈我们之间的事情,之前我是一时chong *动,见她可怜想要好好的安慰她,可是这个小(jia huo )就借此粘着我,我想要和她说清楚我们之间的事情,告诉她,我并不喜欢她,对她,我只有对mei mei的感情。
  “王敏,我带你*| lai |*这里是想要把话跟你说清楚。”
  “什么话我,秦哥哥,你说,我听着呢。”她见我严肃,也不再和我调皮了,而是睁着一双忽闪忽闪的大眼睛看着我,很认真的在听我说话的样子。
  看着这个样子的她,我有些不忍心的伤害她了,不过,我知道如果我今天不说的话,就会让她对我多产生一些幻想,所以我必须要和她说清楚。
  “敏敏,你知道吗,我并不喜欢你,对于你,我一直都是都把你当做是我的亲mei mei一样的看待,其他的就再也没有了。”我的话真直接,我不想拖泥带shui *的说。
  她的脸一↓子变了色,神情jin 张的像我问道,“不可能的,秦哥哥,* na *一次呢,* na *一晚你可是要了我的身子,我不相信,对亲mei mei,你可以做chu *这种事情*| lai |*。”
  她小脑袋摇的像个拨lang鼓似的,就是不肯相信我说的话,我知道* na *一次之后,会给她无限的希望,这也是我为什么会还怕她chu *现在我的面前的原因。
  “我承认,* na *一晚见你哭的伤心,我的心是有些动了,可是我知道,* na *更多的是同情。”
  “同情,你知不知道,* na *不是爱,我不忍心看你这么痛苦↓去,所以才和你上床的,如果你觉得这是我给你的一个希望,* na *么,与其这样,到不如把它当做一次错爱,对你,对我,对丁亮,对大家所有的人都好,忘记了吧,王敏,你还是我以前疼爱的* na *个小mei mei。”
  我的话没有一丝的感情,却带着决绝,我知道我必须要这么说,如果不说的话,以后会跟麻烦,
  “不,我要不要,你说的都是假的,我不相信,秦哥哥,你告诉我,你是爱我的,对对不对?”
  王敏撕心裂肺的叫吼着,我笑着摇着头,就要起身离开,可是不知道她哪里*| lai |*的力气,一把将我的身子办到,她小小的身子就欺压了上*| lai |*,。
  一张曾经在我身↓###的小嘴亲了过*| lai |*,她有些生疏的吻着我的唇。
  良久,得不到我的回应,她开始学着之前我对她做的* na *些,将她的丁香小舌shen jin *我的嘴里探索着,我承认,这一刻,我的身↓对她起反应了,但是我更加的明White(颜色bai ),我不能要她。
  狠狠的将她的身子推开,听到她倒xi 口及一口气,我知道自己推的有些用力了。shen 手擦去她刚才亲吻的时候留↓*| lai |*的口shui *。
  “你不要再胡闹了行不行,知道我为什么不喜欢你吗,就是因为你这个样子让我觉得很烦,你是市长的千金,从小到大都今口 han 在金汤勺中长大的,看谁不shuang XX大XX,只要跟你老爸说一声就可以将* na *个人赶走a市。”
  “可是我和你不同,我从小就是过着* na *种一餐没一餐的(曰)ri 子,我甚至为了生活而在路边乞讨过,这些你知道吗,喜欢一个人和爱一个是不一样的,喜欢是自si 禾厶的,想要去占有他,而爱一个人是想要去了解他,想他过的比自己好,王敏,这些你都知道吗?”
  “呵呵,跟你说这么多,也是lang费口舌而已,因为你从小就过着公主般的生活,根本就不会明White(颜色bai )我们这些穷人的痛苦,* na *种为生活而奔波的痛苦,在我的生活中,任* xing *是一种奢侈,你知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