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作者:粘叶不湿身

文字大小调整:
  第439章 找人fa xie
  “回去拿的时候,公司已经锁门了,所以我就又折回*| lai |*了。”这一句我是我瞎说的了,不知道怎么的,面对杨小曼的质问,我总是感觉自己无di 自容。
  我的心情很不好,想找个人fa xie 一↓,于是我打电话给了王宁,这个小子最爱听我唠叨了,我想听听他的意见。
  “什么,你们公司chu *内鬼了?”
  酒吧里,我的话刚一说完,王宁* na *夸张的表情就大声吼了chu **| lai |*。
  “嘘,你小声点,生怕别人不知道我们在聊什么吗?”我用食指放在**上,示意他小声一点。
  谁知道我的话刚一说完,王宁就hands(* shuang * shou *)一摆,双* tui *架在了酒吧的茶几上,一副很自在的样子,我看了都牙yang (羊羊羊)yang (羊羊羊),可是他接↓*| lai |*的话让我觉得他这个人还不错。
  “怕什么,我们又不是在聊不健康的东西,我们是在聊一件很有意义的事情,难道你不觉得吗?”
  “* na *你说,以我现在的处境应该怎么办?”我睁着眼睛看着他,今天找他chu **| lai |*可就是为了这件事情,如果一天不解决,我就一天睡不着觉,晚上我在chuang shang 翻*| lai |*覆去,杨小曼还以为我得了什么隐患之症呢。
  “这个嘛,你不是说了吗,公司的二股东跟黄并强* na *个人渣勾结在一起,而且他还把你们公司的百分之六十的股票buy(中文:gou mai)到手了,既然这样,* na *你就直接跟你的老杨小曼说好了,毕竟这龙华可是她的,她是最有权利知道的。”
  王宁hands(* shuang * shou *)托着↓巴,一副很认真的在想我的问题。
  “老兄,今天我找你chu **| lai |*就是为了问你我到底该怎么办,你以为我把这件事情(bie)在心里好受啊,我就是怕杨小曼经不起这个打击,毕竟我们要是真的惹mao *了二股东,他将手中的股票全都抛了,* na *龙华怎么办?”
  我满脸愁苦的看着王宁这个(jia huo ),他给我的是什么建议啊,让我直接告诉杨小曼,* na *还不如* na *把刀要了我的命算了,杨小曼是多么一个要面子的女人,我最清楚不过了。
  “* na *你打算想怎么样,告诉你* na *个漂亮助理晓玲吗?”王宁的话顿时提醒了啊。
  对了,我的身边还有一个女强人,我怎么把她给忘记了,一直以*| lai |*都是她在幕后帮助我* na *么多,我要是把这件事情告诉她的话,说不定晓玲她能够帮助我解决呢。
  就在我准备开口对王宁说chu *我的决定的时候,我看见这厮正用着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看着我。神情中充满了鄙视。
  “怎么,我把这件事情告诉晓玲,让她*| lai |*帮助我解决有什么问题吗?”
  一*| lai |*酒吧,我就说明了自己的目的,为了让王宁帮助我更好的判断,晓玲当然是在内了,我甚至把我们公司的扫di 大姐也跟王宁说了。
  只见我的话刚一说chu *口,王宁* na *喝jin *嘴里的酒shui *就pen( 口贲)洒的我一身*| lai |*。
  “喂,王宁你故意的是不是?”我恼huo *了,这个(jia huo ),每一次跟他在一起都没有好事。
  “对不起,对不起,兄di ,我不是故意的,只是被你的想法给吓到了。”听他的话,我皱起了眉头,想着听他继续说↓去。
  “秦,你不是告诉我,你已经喜欢上了* na *个晓玲了吧?”
  “你怎么会突然这么问。”是的,如果说之前的我还不怎么确定,* na *么现在的我是很确定的告诉你,我已经喜欢上了晓玲了。
  王宁的表情让我看了很不shuang XX大XX。
  “你这是什么表情?难道不可以么?”我没好气的问着。
  王宁真是太过分了,从*| lai |*到现在都没有给我什么好的意见,反而pen( 口贲)洒了我一身的酒shui *,现在又对我露chu *这样的奇怪的表情,我本*| lai |*就不怎么好的心情现在更加的不好了。
  “秦少,说真的,不是我说你,从晓玲突然的chu *现在你们的公司里,然后就顺理成章的当上了你的助理,之后,在龙华公司里帮助你顺利的完成了一个又一个公司里的项目,像她这么有头脑的女人为什么会甘愿做你的一个小小的助理,难道这些你都没有想过吗?”
  “还是说,你都一直认为她是喜欢你,才*| lai |*这里找你的?”
  王宁的话像是重重一击,将我刚才所有准备好的思绪都给打乱了,是的,他说的没错,晓玲的突然chu *现,当初我也怀疑过,可是后*| lai |*在我们之间发生过* na *件事情之后,我就没有再去怀疑她了。
  相反的,我还是被她身上的* na *种* gao *雅大方的气质深深的xi 口及引着。
  王宁见我这样,他shen 手拍拍我的肩膀,“兄di ,不是我说你,不是每一个女人接近你都是喜欢你,女人如果不是为了自己喜欢的人做事的话,* na *么她所做的每一件事情都是有目的的,这一点你应该比我都清楚。”
  是的,王宁说的这些,我曾经也都想过,可是后*| lai |*随着我和晓玲之间的接触相处,她shen 手的优点都一点点的把我对她的猜疑击垮了,我甚至还因此沦陷了。
  这么多天以*| lai |*,我都是活在她的温* rou *陷阱里面吗?我不知道,混乱了,我不敢去想,怕事实让我接受不了,因为我已经喜欢上她了,宁愿自己永远也不知道真相。这样我的心里或许还会好受一点。
  “呵呵,秦少,看你的样子,定是爱上* na *个美丽的女人了,说实话,连我这个外人都能够从你的描述里听得chu ** na *个女人有问题,你还一味的去相信她,我看你是变得傻了。”
  王宁带着同情的口气说着,眼神中尽是无奈。
  “不可能的,晓玲,她不会背叛我的,更不会背叛公司的。”* na *么天,她都是熬着夜在公司里陪着我,为公司赶报表,大hot(英文:hot,中文:re )天里,她顶着**辣的太阳,去市场调研,难道这些都是假的吗?
  我不相信,我不相信一个女人对我做到这样,还能是假。
  “或许,在她的心里也是有一点喜欢你了,不过,我敢肯定,她接近你绝对不是巧合而是刻意。”王的宁的话又一次击碎了我对晓玲的信任。
  最后,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从酒吧里chu **| lai |*的,王宁也不知道他到底去哪里了,我就这么一个人漫无目的的走在人*| lai |*人往的大街上。
  a市的发展还算是不错的,尤其是晚上的a市更加显得霓虹羽扇,彩灯笼zhao,路边行走的尽是一对对年轻的情侣,第一次,我感觉到了失恋的痛苦。
  原*| lai |*爱一个人是这么的痛苦啊。我抬起头看着参天,不禁大笑了起*| lai |*,呵呵,为什么,为什么当我爱上你的时候,你却给我这样的一个答案。
  我没有看标志也没有看时间,只是想就这样一直漫无目的的走着,似乎也只有这样,我的心情才会好起*| lai |*。
  就在我转弯的* na *一刻,我看见了一个身着huo *Red(* hong *)抹xiong 短裙,一头乌black(hei )发亮的秀发烫着###lang就* na *么自然的垂落在腰间。举手投足间,尽显无尽的妖娆。
  有一瞬间,我被* na *个女子深深的xi 口及引了,可是在看见她身侧的男人的时候,我的心就像是从云端一↓子跌入了万丈深渊,因为* na *个妖娆妩mei(女眉)的女人除了晓玲还有谁能够将Red(* hong *)色穿的* na *么好看。
  “哈哈……秦天穷,你个大笨蛋,还一直以为人家接近你是喜欢你,还一直以为她是个痴情的女人,对你一见钟情,当初她这么说,你就这么相信了,哈哈,现在你知道了,原*| lai |*,这一切都不过是她在你面前做戏给你看而已。”
  我的身体顺着冰冷的墙滑落,一直到被冰冷的shui *泥支撑起*| lai |*,才没有继续滑落。
  一滴泪shui *悄悄di 从我的眼角滑落,我知道这是多么讽刺,* na *个天天傍晚陪着我熬夜加班的女人竟然是为了另一男人。
  当初她跟我说她已经有男朋友的时候,我相信了,当她说她是迫不得已的时候,我也相信了,可是现在我却亲眼看见她有说有笑的jin *了* na *个男人,我最恨的男人的车子里,我可以卑微的告诉自己,我不相信了吗?
  “心里难受,就大声的哭chu **| lai |*吧?男人也是有痛哭的时候,只是未到伤心处而已。”
  身后不知何时想起了王宁的声音,回过头,看着他脸上的风尘仆仆,我知道这一路他都是一直跟着我的。
  对于王宁这个好兄di ,我还是心存感激的,我知道他所说的都是为我好,以前是,现在也是,将*| lai |*,我相信他也是的。
  “谢谢你。”
  谢谢你还没有忘记我们之间的* na *份兄di 情义,谢谢你,王宁,这一刻,我突然觉得友情要比爱情*| lai |*的真诚,最起码,他不会像爱情* na *样撒谎欺骗,就算是有也是善意的谎言。
  “不用跟我说谢谢,因为你是我王宁这一辈子最好的兄di 。”王宁坚定的口气让我的眼泪顿时流落了↓去,我shen 手一把将他瘦弱的身子抱住。
  十字路口上,我们两个就* na *么jin jin di 永抱着,更要命的是,我们两个都是男人,所以*| lai |**| lai |*往往的人们都用着一种很奇怪的眼神看着我们两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