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作者:粘叶不湿身

文字大小调整:
  第437章 偷走机密
  看着晓玲痛的都把自己的**给咬处血*| lai |*了,我不忍心的看着她,从桌子上拿了几张纸张替她擦拭了汗珠。
  “怎么样,你还疼吗?”
  “恩,还好,对不起,秦,我。”晓玲还想说着什么,被我的食指给阻挡了,看着她内疚的脸色,我轻轻di 摇了摇,“晓玲,你不用跟我道歉的,跟你说对不起的* na *个人应该是我啊自己。”
  看着她脸色还未退的汗珠,我的心都揪了起*| lai |*,不知道她是不是痛的很厉害,“晓玲,我看你疼的很厉害,要不要我陪你去医院?”毕竟她疼成这样,我也tuo *不了gan 系的。
  她一听到我说去医院,就立马直起身子*| lai |*,满脸惊恐的看着我,“不要,我不要去医院。”她很jin 张的看着我,说话的声音跟着微微chan dou (颤抖吧!凡人!)。
  我不知道她究竟是为什么怕去医院,还是她心中曾经留↓过什么阴影,只是看着这个样子的她,我心疼的shen 手一把她搂jin *了自己的怀中。
  “好了,我们不去医院,不去医院行不行?”我安慰着她,既然她不想去医院,* na *我就不带她去好了,只是看着她在我怀中微微的chan dou (颤抖吧!凡人!),我的心还是抽痛着。
  晚上,我*ying *是要送她回去,见她一个女孩子回家,我不放心,万一再*| lai |*一个像黄并强* na *个人渣怎么办,可是她却一直的再拒绝,说什么要是我再迟一点回去的话,杨小曼一定会怀疑的,最后,我扭不过她,只得妥协了。
  “* na *你要注意安全,有什么事情的话,打电话给我。”看着她坐jin *一家chu *租车,隔着窗户,我有些依依不舍的看着她。
  “恩,我会的。”她笑着对我点点头,撇到前面司机的不耐烦,我只好将心底对她的话隐忍↓去,最后只是一直的对着* na *已经驶远的车子,不停的摇手。我想我是陷入温* rou *香里了,不然我怎么连自己都已经到了家里都还是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
  “秦,你怎么到现在才回*| lai |*啊?”
  刚一到家,就迎*| lai |*了杨薇薇担心的眼神,“恩,只是公司有点事情,我加了一↓班。”我随口应答着。
  “加班,秦,平时你不是从*| lai |*都不加班的吗?”杨薇薇皱着一副好看的眉头看着我,眼中夹藏着的不是怀疑而是担心,她是从*| lai |*都不怀疑我的人,这我是知道的,所以对于她的问话,我并不反感,知道她是在担心我而已。
  可是就连杨薇薇都发现了我的不对劲之处了,难道我真的喜欢上了晓玲了?
  我在害怕,害怕自己会真的喜欢上她,对于女人,现在我想掏chu *自己的真心,总是感觉这些女人会有目的* xing *的*| lai |*接近我的,可是面对晓玲的无助和可怜,我的心又软了↓*| lai |*。
  “是吗,看*| lai |*我越*| lai |*越有当大老板的气势了。”我笑着看着杨薇薇,不想让她担心索* xing *就装chu *一副很* gao *兴的样子。
  杨薇薇是个老实人,她并没有怀疑我话中的真实成分,也跟着我大笑了起*| lai |*,“呵呵,秦,我发现你越*| lai |*越不要脸了。”
  她的笑声很甜,让我忍不住shen 手& nie (一种手法)了一↓她嫩嫩的小脸蛋。
  第二天,我还是像往常* na *样,等着杨小曼先走了之后,我再去公司里上班,为的只是不让别人怀疑我和她的身份。
  有很多杨小曼都开口对我说,要在公司里公布我们的关系,只是我拒绝了,我不想公司里的人都带着有色眼镜看我,觉得我是* na *种靠女人才爬上营销经理这个位置的,说实话,在杨小曼没有做上这里的董事长之前,我就已经坐上了市场营销这个位置了。
  只是自从杨董事长死了之后,杨小曼刚一上台就裁掉了公司里的* na *些只吃饭不做事的董事,所以,现在*| lai |*的都是一些新人,根本就不知道我在这里呆的时间比杨小曼要长的多。
  刚一*| lai |*到公司,我就看见晓玲已经到了,她正在认真的坐着些什么事情,只是* na *个神情有些为难的样子。
  我很少看见她在职场上会皱着眉头,看*| lai |*这一次,她是遇见了什么大麻烦了。
  “晓玲,chu *了什么事情吗?怎么你满脸为难的样子啊?”
  我静悄悄的凑过去,本*| lai |*是想要给她一个惊喜的,但是没有想到,因为我的突然chu *现反而让她吓得一跳,手里的文件都落di 了。
  看着她慌忙的蹲**子去捡* na *些文件,我不解的皱起了没有,当我看见* na *些文件上面写的是市场营销资金报表的时候,我的脸一↓子垮了↓*| lai |*。
  * na *分报表是我昨天晚上整理好的,准备递给杨小曼看的,应该说是公司机密,我不知道怎么会在她的手里。
  我的心冷了,看着晓玲像是做贼被抓到的心虚的样子,我心痛了,这究竟是为什么?
  难道她处心积虑的接近我就只是为了要偷盗这份报表吗,还有昨晚她故意用自己的身体去【gou && yin】我也是为了这一份报表吗?
  我的心里像是被什么东西重重di 压着一样,呼xi 口及不过*| lai |*,很难受,为什么,为什么,当我相信你的时候,你却回给我是这样的答案。
  有* na *么一分钟,我居然在心底想,是不是我弄错了,她手里拿着的* na *一份不是公司的营销报表而只是一分普通的文件,可是我看见了,* na *分明就是公司市场营销的报表。我没有看错,因为* na *一份报表是我昨天晚上熬夜赶chu **| lai |*的。
  “可以给我一份解释吗?”我的声音冷得几乎是可以冻死一大票苍蝇了。
  看着她低着有,手里jin jin di cuo着* na *一份报表,一直不肯回答我的话,我的心都凉掉了,她的沉默是给我最好的回答,也是最残酷最具有伤害力的打击。
  好,很好,王晓玲,在我开始对你敞开心扉喜欢上你的时候,你居然给我这么一道重击,以后你都别想用你* na *楚楚可怜的眼泪打动我了。
  我秦天穷不是笨蛋,至少真心和假意还是能够分得清楚的。
  “滚!”
  简单的几个字已经宣泄着此刻我的愤怒。我不知道这个女人这样做究竟是为什么,只是我给了她解释的机会是她没有跟我说,所以怨不得我。
  “秦,你听我说。”
  就在我以为她会一直沉默↓去的时候,她突然抬起头*| lai |*,眼泪汪汪的看着,我别过头去,“别老是在我面前装chu *一副可伶*样,我会上当一次并不代表我会上当第二次,王小玲玲,我真的很后悔,当初帮你还* na *三百万,我都不知道你是不是又在我面前编造了什么借口让我去同情你。”
  我的话中带着十足的讽刺,我不知道自己从什么时候开始也变得这么能说了,而且说起话*| lai |*都不带一个脏字却能够让人pen( 口贲)血。
  “晓玲,我让你拿的资料,你准备好了么?”就在我*问着晓玲的时候,办公室的门口却传*| lai |*了杨小曼的声音。
  “哦,好了。这就拿*| lai |*。”晓玲回答杨小曼的话,然后转过头*| lai |*看着我,“秦,我会像你解释的,只是求你不要不相信我。”
  她说我就走了chu *去,透过办公室的玻璃门窗,我看见晓玲见手中的* na *一叠我昨天晚上整理好的资料递到了杨小曼的手中,有* na *么一瞬间,我shen 手rou了rou自己的眼神,生怕是自己刚才看错了一样。
  没想到她真的是去给杨小曼递资料了啊,* na *么刚才我看见的只是她帮助杨小曼*| lai |*我这边找资料而已。
  一想到刚才我对她的脸色,我真的恨不得赶jin 找块墙把自己撞死算了,这算是什么,对她产生怀疑,还求得她需要我的原谅,我觉得自己在她的面前就像一个跳梁小丑一样,无di 自容。
  晓玲回*| lai |*给我倒了杯咖啡,就好像刚才我们之间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秦,*| lai |*喝杯咖啡,早上工作会有活力的。”她笑着将咖啡递到了我的手中。
  我不知道是她太大方过头了,还是她演技太* gao *超了,为什么刚才她看见我的时候,明明是慌张的,可是现在她却又是一副很轻松的样子。
  “晓玲,你难道就一点儿不生气吗,刚才我对你说的话?”最终我还是忍不住开了口。我是一个有话(bie)不住的人。把话(bie)在心中,我怕自己会(bie)成内伤的。
  “秦,我只是不想让你内疚而已,如果你非要问的话,* na *好,我就告诉你,早上*| lai |*的时候,杨董见你还没有*| lai |*,就叫我去你办公桌上拿你昨天晚上为公司准备的报表,快且我是你的助理,本*| lai |*就有这个权利去拿这份报表的。”
  “可是就在我整理这份报表的时候,你却从我身后一声不响的chu *现,吓得我一大跳。我怕把营销报表弄脏,所以就jin 张的去捡起报表了,如果你还不相信的话,你大可以去找杨董。”
  晓玲说着声音中带着哭腔的意味,我知道自己又伤害到了一个少女的心了,shen 手将她轻轻di 搂入怀中,“对不起,晓玲,是我误会你了,只是你知道吗,前些(曰)ri 子,因为公司的财物问题,差一点就被黄并强* na *个奸诈小人趁虚而入,所以我不得不事事小心。”
  “没关系的,我能够理解的。”果然还是这种女人比较懂事,交往起*| lai |*也比较省事,如果今天唤作了是王敏* na *个丫头的话,指不定还会和我闹chu *什么端子*| lai |*呢。
  “好了,没事了,你去工作吧,有哪里不知道的,可以*| lai |*问我,我随时欢迎你这位美女助理*| lai |*提问哦。”我半开玩笑的轻轻di 刮了一↓她qiao *ting *的鼻梁。
  “真的吗,* na *到时候,你可别闲我放你哦?”晓玲像个小孩子似的看着我,露chu *开心的笑容*| lai |*。
  这样的女子,试问,为什么我要三番两次的去怀疑她呢,我太自si 禾厶了,只想到自己的感受,却从*| lai |*忽略了她心中的感受。
  “嗨,秦少,你的艳福还真的不浅啊,走了一个White(颜色bai )助理,又*| lai |*了个王助理,而且还是杨董亲自给你挑的,我就说嘛,这女人挑女人还真的是有的说啊。”
  晓玲刚一走,张一顺这个大嘴巴就凑了过*| lai |*,见他凑了过*| lai |*,我没好气的(bie)了他一眼,没有理会他的话,直接去做自己的事情。
  对于这种人,我已经找chu *了办法,* na *就是你越是理睬他,他就越是跟你说的起兴,到时候,耽误了工作,挨骂的可是你自己。
  “喂,秦少你这也太不够意思了吧,有什么好东西,我都带你分享,我只不过是想要和你探讨一↓,这两个女人,哪一个比较适合你,你就给我摆着一张臭脸,是不把我当你哥们了啊?”
  身后传*| lai |*张一顺不满的声音,我有些无奈的摇摇头,没有回头,开口道,“你要是能够搞的定,两个我都送你。”
  没办法,只能够这样说,只希望* na *两个女人不要听到的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