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作者:粘叶不湿身

文字大小调整:
  第43章 斯文男的mei (鬼末)力
  “让她参合jin **| lai |*也好,她在公司di 位比较* gao *,争取经费方面等一些公司的配合会比较给力点。”我让张一顺朝大的方面kan,不要再去计较个人恩怨了。
  张一顺点了点头,而后还是忍不住又念叨了几句,才终于一脸平静的走chu *我的办公室。
  他是平静了,可我的心情却久久的不能平静↓*| lai |*。
  其实杨倩也是一个可怜的女人,得不到父亲的爱,母亲又早亡,难免在心里会有阴暗的一面。而且长期以*| lai |*都是杨微的影子般的活着,故个* xing *十分要强,自尊心也很强,我都能理解。
  我跟杨倩的关系,说不明朗,很复杂。
  在户外的策划活动如期举行,我和杨倩两个小组经过一翻仔细的讨论后,终于定↓了最终的决案。
  只是我发现陈素莹有些不对劲,在集体开讨论会的时候,她经常会请假不参加,即使参加了也隔段时间就跑chu *去说是上厕所。又不是拉肚子,上厕所需要上的这么勤快么?我心里有疑问。
  活动举行开幕仪式,杨董事长也*| lai |*了,还带着杨微。见到杨微,杨倩很不* gao *兴,一直没甩好脸色kan,见谁都像跟她有八辈子大仇一般。
  我也尽量避着她,不想跟她起什么争执,毕竟我和她是最不相生的人。
  陈素莹的男友突然*| lai |*了,还是作为嘉宾,我记得没有邀请过这个人。后*| lai |*kan到杨倩笑脸迎了上去,难得见到杨倩会这么客气对待人,我觉得奇怪,这斯文男也太有mei (鬼末)力了。
  我正崇拜着的时候,听到杨倩叫他陈董事长,我这才知道原*| lai |*斯文男就是开元企业的老板。天,这男人可颇有*| lai |*头,开元跟龙华集团是不相上↓的龙头企业,开元的老陈董事长* na *可是跟杨董事长跻身一起的人物啊,可惜已经逝世了。
  现在的斯文男是老陈董事长的儿子,继承了父亲的公司,没想他倒跟陈素莹扯上了关系。攀上他,陈素莹也可以后半辈子荣华富贵了,难怪* na *天这么jin 张我靠近他们。
  斯文男跟杨倩聊了一会,彼此聊的开怀大笑,kan起*| lai |*他们关系不错。不过我真奇怪能受得了杨倩脾气的男人可不多啊,莫非这杨倩对斯文男有意思?
  陈素莹因body(* shen | ti *)不舒服,跟我告了假,然后坐上斯文男的奥迪车飞驰而去。望着远去的尘土飞扬,我禁不住内心里一阵的酸楚,也不说上*| lai |*是为什么,只是在心里发了誓,以后朝着奥迪kan齐,让我的女人也过一回奥迪瘾。
  杨微朝我走过*| lai |*,袅袅婷婷,气质* gao *洁。每次见到杨微我都有一种重新认识的感觉,杨微的美真的是气质,仿佛是天上的九天仙女,美的遥不可及。我一直很尊重她,即使心里有一百个念想,也从不敢表现chu **| lai |*。
  “活动办得还不错,你这次辛苦了。”杨微笑着对我说。
  我kan的迷了眼,都忘记她是在夸我:“呵呵,大家的功劳,没想到你和杨董事长回*| lai |*”
  杨微笑了:“怎么,不欢迎啊!”我知道她是玩笑话,正准备回她。突然她kan了kan四围,指着前方一个* gao *大的堆头说,“这个是谁摆的?”
  我当初kan到这个堆头时,也觉得不对劲,不过没多想,因为今天确实工作很多。杨微这一问,我倒真细kan起*| lai |*了,突然我也发现了不对劲,赶忙chong *过去,不过已经晚了。
  堆头本*| lai |*有点倾斜,摆的位置不正确,根基没扎稳,又因为场di 很多人走*| lai |*走去,还有车子过往的震动,所以堆头猛di 一↓全部倾倒↓*| lai |*。
  我kan到堆头↓就站着杨董事长和几个同事,赶忙扑过去,只*| lai |*得及*| lai |*开杨董事长,其他几个同事都被堆头的商品压在了***。
  现场一片混乱,我们已经*| lai |*不及追究是谁的过错。赶jin 打了急救电话,让救护车*| lai |*救人。三个同事,二个轻伤,只伤及皮meat(英文:meat,中文:rou ,今天你吃了吗?) ,一个腰骨断了,需要急救。
  我们忙着救chu *了人,然后维持了现场秩序,整理了现场被破坏的环境,差不多整整三个小时,这一切才恢复原样。虽然是有了这场事故的发生,但总算是户外的推广活动jin *行到底了。
  杨董事长虽然年事已* gao *,按理受了惊吓应该回医院去检查**体的,但他说自己没事。确实,他于大难临头之际临危不惧的勇气令我佩服,我扑过去拉开他的时候,他脸色都没变一↓。
  “爸,你真的没怎么样么?要不我们先回家,然后叫家庭医生过*| lai |*帮您再检查一↓,我不放心。”杨微很担心她爸的body(* shen | ti *),于是焦急的劝说他回家。
  杨董事长呵呵一笑,摆了摆手:“这点阵仗算什么啊,想当年我还逃过huo *车,游过长江啊。”
  “好汉不提当年勇,您嘴边老挂着当年* na *点事gan 嘛,再说了,您现在的body(* shen | ti *)能比年轻时啊。”杨微见劝说不成,开始撒jiao (女乔)了。
  我这是the first time(di yi ci )见杨微露chu ** na *种小女儿的姿态,真可爱。
  “对了,秦天穷,你过*| lai |*。”杨董事长突然朝我招了招手。
  我赶jin 走过去,kan他又什么吩咐。
  “这个堆头的事情我们要查清楚,kan到底是谁的过失。”杨董事长kan*| lai |*是想揪chu *这个过失人,严惩不贷。
  我其实知道是谁做的,杨倩* na *组的人负责摆放堆头,我这组的负责现场布置,所以算是各司其责。不过我作为负责人之一,还是有主要责任的,所以这个时候我不可能还去推tuo *自己的责任,* na *样显得我不是个男人。
  我chong *着杨董事长鞠了个躬,然后满脸愧疚的说:“我应该负主要责任,毕竟这个现场都是我负责的,所以,请董事长责罚我吧,我一定勇于承担。”
  过了三十秒,杨董事长kan着我都没发话,我jin 张的额头汗都蹦chu **| lai |*了。杨微见状打笑场道:“秦天穷今天可是立了大功呢,帮女儿救了父亲的围,女儿为了感谢他,这个责任给我*| lai |*扛吧,算是他功过相抵。”
  杨董事长kan了kan杨微和我,然后想了一↓,突然哈哈哈大笑起*| lai |*。
  我很意外杨微这样帮我,但kan着杨董事长的样子,我不知道该如何反应。
  “都不罚,而且还要奖,哈哈。”杨董事长仿佛很* gao *兴,接着说,“小秦这次要奖励,做的很不错。”
  我一头的雾shui *,还反应不过之际,杨微hands(*yong * shou *)碰了碰我,示意我赶jin 道谢。我于是谢了杨董事长,虽然不知道什么原因令他对我这么厚待。
  杨倩从chu *事后,就不见踪影了,杨董事长差点chu *事也没见她露面,难道,她就一点都不关心她自己的爸么?哎,这对父女的关系真奇怪啊。
  杨微和杨董事长离开后,我跟张一顺一起组织人把活动场di 整理一遍,然后也打道回府了。
  第二天,公司就chu *了公布,表彰我和张一顺在这次策划活动中的优越表现,然后给了嘉奖。我奇怪的是,陈素莹也被嘉奖了,她可是连续几次请假,活动当天也是陪着她* na *斯文男友提前离席啊。
  我正郁闷着,张一顺*| lai |*了,他也郁闷的不行。陈素莹有男友了是他最郁闷的事,这小子,喜欢人家又不及早↓手,这温吞* xing *子到什么时候才会有女人喜欢呢?
  我拍拍他的肩膀,也不知道如何安慰一个情场失意的男子,不过听说情场失意,赌场就会得意,于是我约他↓班后到我家去玩牌,并不是赌博哦。
  晚上张一顺如约而至,我和小lang早已在等着他。张一顺kan到小lang有点惊讶,我没有瞒他,实话告诉他是张小漫的di di ,现在住在我这里。
  没想到这两人特投缘,聊天聊得特别起劲,而且我们玩的是斗di 主,他们两合起*| lai |*斗我一个di 主。
  “不玩了,算怎么回事嘛,一叫di 主,没人应,整*| lai |*整去,都是我一个人做di 主。”我故意生气的把牌一扔,然后撒赖不肯buy(中文:gou mai)单。
  小langkan着我哈哈直笑,张一顺捶了我一拳,笑道:“你这小子,吃醋了?担心我抢了你di di 啊?”
  “什么我di di ,小lang是张小漫的亲di di 。”我这话才说chu *口,就瞄到小lang的脸色变了,低着头,很不* gao *兴。
  我这是口误,只是直觉反应,小lang本*| lai |*就不是我的di di ,但我话才说chu *口,就知道自己错了。张小lang自从chu *院后,一直就个* xing *比较*(咸心)min gan ,自尊心很强的一孩子。
  我正不知所措之际,张一顺突然说:“小lang,你ting *喜欢你的,我们这么投缘,你做我di di 吧,不能White(颜色bai )White(颜色bai )便宜了秦天穷这小子了。”而后还刹有架势的拉着张小lang起身,然后朝天拜了拜,就算是认亲了。
  我翻着White(颜色bai )眼真是无语了,张一顺这小子疯起*| lai |*比我还疯,是个有潜力的主。
  小lang还ting *欢喜,一直拉着张一顺说他小时候的事情,还有他姐姐的事,我越听越吃醋,居然连小漫小时候喜欢光着身子晒太阳的事情都说chu **| lai |*了。
  我觉得不能让他们两个这么自由发展↓去了,长期如此,我的di 位何存?于是当机立断,把张一顺这小子踢了chu *去。
  kan着张小lang鼓着腮帮子生气的样子,我突然觉得他好可爱,& nie (一种手法)着他的小脸蛋,哈哈大笑起*| lai |*。
  第二天上班,张一顺趁我不注意,突然从后面踹了我一脚,这小子,我新buy(中文:gou mai)的圣得西西ku 啊,价值连城,就毁在他手里了。
  我正准备踹回去的时候,董事长秘书,一个大美女袅袅婷婷的朝我走过*| lai |*,让我去董事长办公室,说董事长有事找我。
  我心有不甘的放过了张一顺一马,这小子居然在我背后得意的笑,把我气的够呛,回*| lai |*再收拾你,我狠狠的想。
  到了董事长办公室,我敲开门jin *去。
  只见杨董事长坐在办公桌前,手里拿着一个相框,神情很沮丧,好像眼睛都有点Red(* hong *)肿,全然没有了往(曰)ri 的意气风发。
  不怪我观察仔细,实在是董事长的变化太大了。我*| lai |*了,他仿佛也不知道,还是呆呆的kan着手中的相框默默的沉思。
  我不得不chu *声叫了一声董事长,他猛然从思绪中惊醒了过*| lai |*,深深的叹了口气,而后让我坐↓。
  我眼观鼻鼻观心的等了将近二十秒,对方还没一点反应,kan*| lai |*这老人到了一定年纪,即使如杨董事长这般神勇也会有老人痴呆的迹象的,我为自己的这个想法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