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作者:粘叶不湿身

文字大小调整:
  第426章 其乐融融
  “没关系,好哭猫。”见她眼睛又Red(* hong *)了起*| lai |*,我连忙shen 手刮了刮她qiao *ting *的小鼻头,还真的生怕她又哭了起*| lai |*。
  “好了,秦,你就别在这里秀恩爱了,为了接你跟小漫chu *院,我们都准备了一个上午的饭菜了。你们要是再不吃的话,估计就要凉掉了。”旁边的陈素莹打趣着说着。
  “好的,* na *微微,我们去吃饭吧。”我shen 手从冷颜hands (yu shou 保养的好)中接过杨微的轮椅,像屋里退去,这些天,冷颜玉和陈素莹都是非常的照顾杨微的,她们见我特别的对她好也不争风吃醋了,大家都知道现在杨微是一个半身不遂的人,都对她产生一种同情的心里。
  我们做↓*| lai |*吃饭的时候,还是老规矩,杨微坐在我的左侧,方便我去照顾她,右侧则是杨小漫,因为她是比这些女人最早认识我的,也是我最早相爱的女人,她当然又特权做在我的旁边了。
  整个饭局上,我都是一直坐在主席坐上的,这让我感觉自己就好像是在古代当皇帝,身旁坐着这么多嫔妃一样,我有时候做梦都会笑醒。真Ta Ma的shuang XX大XX到不行。
  “秦,你刚刚chu *院,*| lai |*多吃一点这个。”
  我还没有帮杨微夹菜,她倒是先帮我夹起了菜*| lai |*,我有点不好意思,每一次都这样,杨微总是能把我呵护的很好,这倒像我是一个残疾人一样。
  “微微,你也别只顾着我,你自己也该多吃一点,看你瘦的,身上只身↓一把骨头了。”我拿起筷子夹了一块大meat(英文:meat,中文:rou ,今天你吃了吗?) 递到了杨微的饭碗中。看的其他的人眼睛都绿了。
  杨微jiao (女乔)羞的脸Red(* hong *)了起*| lai |*,我看的心yang (羊羊羊)难耐,这个纯情小女子,要不是现在是吃饭的时间,我真的很想一把扑到她,把她压在自己的身↓狠狠的痛爱一番。
  “爸爸,我要吃* na *个菜。”我看着杨微心思飞到chuang shang 的时候,奇骏这个臭小子竟然chu *口跟我要meat(英文:meat,中文:rou ,今天你吃了吗?) 吃,我瞪了他一眼,只见他调皮的对我吐着小Tongue(英文:Tongue,中文:she tou ),这个臭小子跟他的老妈一个德行,没事就爱捉弄人。
  看着他祈求的小眼神,最后,我实在没有办法就把视线从杨微的身上转移过*| lai |*,拿起筷子夹了一块桌子上的菜递到了他的面前。
  “*| lai |*,多吃点,长* gao *一点,将*| lai |*讨老婆我给省事一些。”
  我的话刚一说chu **| lai |*,身旁的杨微就咿呀的笑了起*| lai |*,我时常的会在家里说一些豆她们笑的话,这样整个家的气氛就不会显得* na *么僵*ying *了,我认为大家有说有笑才有气氛嘛。
  现在的我很幸福,身边不但有这么多女人陪着我,还有两个儿子,奇骏和成儿都是很像我,但是成儿貌似* xing *格要孤僻的很多,没有奇骏这个小子开朗,平时也不怎么说话,他这* xing *格倒是有些像她老妈。
  看着成儿从吃饭的时候到现在就一直低着头不怎么说话,我就用筷子夹了一块大大的鸡* tui *递到了他的面前,“*| lai |*,成儿,多吃点,将*| lai |*会长的很帅,这样才能够泡到你喜欢的女孩子啊。”
  我的话刚一说chu **| lai |*就遭*| lai |*旁边的杨小漫的White(颜色bai )眼,“秦,你这是典型的在教坏小孩子嘛,你就不怕将*| lai |*他们长大了跟你一样到处沾flower (hua )惹草啊?”
  杨小漫有些不满了,不过我还是听得chu **| lai |*,她话中的笑意,* na *是被我逗的笑意,而成儿这个小(jia huo )听着我的话,就连忙笑了起*| lai |*,看着他笑,我也觉得心里开心了,这孩子从小就不在我身边,一直跟着* na *个男人过着,* xing *格孤僻点也是应该的。
  就在我们吃的正尽兴的时候,门铃突然响了。
  “我去开门。”杨微说着正要推着轮椅去门边,我shen 手一把拉住了她,开玩笑家里这么多健全的人,怎么会让一个行动不方便的人开门呢。
  “微微,你先吃饭,我去吧。”我用非常温* rou *的口气跟她说着,她点点头。
  *| lai |*到门边,我shen 手刚一打开们,就看见王敏和丁亮两个手里提着大大的袋子。
  “秦哥哥,你也太不够意思了,chu *院了也不通知我一声,害得我和丁亮跑去医院看你,你到好,在家里躲着吃好吃的,真是过分。”
  王敏嘟着一张小嘴巴,有些不满的样子,我shen 手rou了rou她的小脑袋,本*| lai |*是想打电话跟她报个平安的,但是一想到* na *天在医院里看见她对我过分的关系还有丁亮眼中的嫉妒,我就省了。
  “呵呵,我这不是吃过就打电话叫上你一起chu *去玩的吗,可是你现在已经*| lai |*了,要不要jin **| lai |*也吃一些?”处于礼貌,我还是shen 手*了*她小脑袋,笑着开口。
  怎么说我和杨小漫能够活着回*| lai |*也都是她的功劳,说的过一点,我和小漫的命就是她救回*| lai |*的。
  “* na *当然了,我不但要jin **| lai |*吃,而且还要狠狠的吃。”
  王敏* na *个小淘气鬼还一副必须的要这样做的样子,她难道都都没有顾忌到她身旁的丁亮已经变了脸色了吗。
  丁亮虽说是我的好朋友,但是再好的朋友,一旦遇上感情的问题都成了什么都不是。
  “*| lai |*,丁亮,你也jin **| lai |*吃吧,别总是站着。”我shen 手接过他手里的袋子,全都是一些补品,敢情是王敏* na *个小(jia huo )给我buy(中文:gou mai)的,她把我当成了猪啊,buy(中文:gou mai)这么多的补品,而且都是大补的,她是想让我补的过盛流鼻血啊。
  王敏一jin **| lai |*,杨小漫和杨微就帮她拿了副碗筷*| lai |*,她可是我和杨小漫的救命恩人,对她好,是当然的了。
  刚一坐在桌子上的王敏看着桌上上冷颜玉和陈素莹为我和杨小漫做的菜忍不住大惊叹着。
  “哇,这么多好吃的,秦哥哥,你也太不够意思了,自己一个人躲在这里吃这么多好吃的也不叫上我。”
  我有些yu (谷欠)哭无泪,遇上这个小女孩,我这辈子就是栽在她的手里了,王敏虽然看上去长得很小巧,可是她绝对是一个小魔头,以前和她在一起的时候,我可是天天被她欺负啊。
  “你可别这么说我啊,这里有这么多人,你怎么不说她们过分了呢,要是我一个人躲着吃的话,你这么说我还差不多,但是现在问题是有这么多的人都坐在这里吃啊。”我终于忍不住想搬回一局。
  “好了,秦,要不是敏敏,你到现在还不知道在哪里喝着西北风呢,人家是你的救命恩人说你几句怎么了,*| lai |*敏敏,多吃一点这个菜,可好吃了。”
  杨小漫没好气的撇了一眼我,然后就像一直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 tui *一样的讨好王敏,我有些(bie)屈了,本*| lai |*还觉得自己过着像皇帝的生活一样,可现在这个小魔鬼一*| lai |*,大家都把目光放在她的身上了,就好像要把她捧上天一样。
  大家都是你一句她一句的夸着她,说她真有勇气,自己带着让*| lai |*找我,听着这些话,就好像我是一个很没有用的人一样,要靠一个小女孩*| lai |*救,看着王敏被这些女人们夸得不知天* gao *di 厚的,还随时朝着我这边吐吐小Tongue(英文:Tongue,中文:she tou ),我的心里就更加的(bie)屈了。
  这是什么情况,原*| lai |*这些女人还一直围着我转的,现在到全都听王敏说着她英雄事迹了,什么她不怕困苦勇敢的跑*| lai |*树林里找我,听得杨小漫双眼直直的冒chu *崇拜的眼神,再看看其他的女人,也个个都是这样。
  我闹心了,闹得厉害。
  “*| lai |*,奇骏,吃一点这个!”我夹菜想拉回奇骏。
  “哎呀,你别烦我,现在我没空要听王敏姐姐说她美女救英雄的故事呢。”
  奇骏一副很不耐烦的样子说着,而且他跟我说话的时候,都不用回头看我的。
  喂,小鬼,你搞清楚好不好,我是* na *个声你养里的老子啊,你居然现在帮着外人*| lai |*对付你老子了啊,我用眼神秒杀他。
  什么美女救英雄,说的这么难听。
  看这群女人都被王敏的英雄事迹xi 口及引了过去,我索* xing *就拿起筷子夹起菜*| lai |*往自己的嘴里送,恩,好吃,不得不说,这群女人的厨艺还真不是盖的,等我有钱了,改天我*| lai |*投资搞一个美食街,不用请人,直接让这群女人上阵就可以了。
  正在我吃的美滋滋的,身旁的丁亮忽然凑近了我,“小敏喜欢的是你。”
  我愣住了,塞jin *嘴里的meat(英文:meat,中文:rou ,今天你吃了吗?) 块还没有完全嚼碎就被我吞↓去了,险些卡在hou long里。
  “呵呵,丁亮,你什么时候对自己这么没信心啊?”我半开玩笑说着,其实,不用他说,我也能够感觉chu **| lai |*,* na *天,当王敏找到我的时候,* na *声音中担心和chan dou (颤抖吧!凡人!)绝对不是一个对普通朋友的关系,里面似乎夹藏着另一种感情,叫情愫。
  “你不相信就算了,只是我想要告诉你,我是不会放弃她的。”丁亮说完就从座位上起身对正在说的兴致勃勃的王敏说他有急事先回去。
  看王敏点头,根本就没有问他到底chu *了什么事情,我就知道在王敏的心目中丁亮恐怕是连我的十分之一的位置也占不上吧。
  看着丁亮失落的背影,我的心里一阵难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