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作者:粘叶不湿身

文字大小调整:
  第42章 同事兼好朋友
  梅娜把玩着手里的咖啡汤匙,半天没有说话。我弄不清她的*| lai |*意,也没有开口张问。
  “你还好么?”没想到梅娜一开口就是问我好不好,这个善良的女人,哎,我总是辜负女人的心。
  “我还好,你呢?”我也回问道。
  梅娜没有吭声,她突然放↓汤匙,然后扭了一会衣角。我kan的chu *她有点局促不安,可到底是什么事情使这个平时一向淡然随* xing *的女人也这么难开口呢?
  “梅娜,有什么事情就说吧,我们是朋友,不是么?”我在想,突然脑海里灵光一动,难道跟在医院碰到她们两个有关。
  又沉默了许久,梅娜开口了:“你喜欢莹莹么?”梅娜的话把我弄糊涂了。我喜欢又怎么样呢?不喜欢又如何?当初发生亲密关系的时候不问,这个时候问有什么意义呢?
  “我喜欢你们两个,你们都是我的好朋友。”我又开始打太极拳,我发现自己很擅长这套拳法,耍起*| lai |*得心应手。
  “只是朋友么?”梅娜听了我的话有些失望。
  “你到底有什么事情,你不跟我说我怎么帮你解决呢?”真是急死我了,我肚里仿佛有一条蛔虫般yang (羊羊羊)的难受。
  “没事了,我只是随便问问,过*| lai |*kankan你好不好,我走了。”梅娜突然站起身*| lai |*,然后kan了我一眼,头也不回的走了。
  我迷惑的坐在* na *里,想了许久也想不chu *个头绪,哎,女人都是这么奇怪的。
  我也没有多余的时间*| lai |*想这些事情了,White(颜色bai )云的事了了后。公司通知我之前提交的户外活动的策划案顺利通过审核,并且还多拨了五万的费用供我们使用。
  张一顺跑过*| lai |*神秘兮兮的跟我说,据说是杨董事长特批的,五万元就是这么*| lai |*的。我会心一笑,杨董事长还是支持我的工作的。
  张一顺突然说着就语气低沉了↓去,我问他怎么回事。他说chu **| lai |*的事情差点把我震倒。
  原*| lai |*他无意间kan到陈素莹↓班的时候总是有点奥迪过*| lai |*接她,他是为这事烦闷着。
  我知道自从上次一起合力擒贼后,张一顺就对陈素莹有了好感,只可惜落flower (hua )有意,流shui *无情啊。我跟陈素莹的结合完全是凑巧,我并没有真想过要横刀夺爱的。
  即使陈素莹并不爱张一顺,可能连喜欢都谈不上吧。我想着张一顺的话,陈素莹有男朋友应该是这一段时间的事情,难道,今天梅娜*| lai |*找我就是为了谈这个事么?
  她到底想说什么呢?是告诉我陈素莹有男朋友了,要我赶jin ↓手追?还是警告我以后都不要再找陈素莹,不要破坏她的幸福?
  其实我两样都没想过,我承认自己是被陈素莹的body(* shen | ti *)迷恋着,但我和她没有什么深厚的感情。如果说她现在有了男朋友,* na *我恭喜她,如果没有,我也可以帮她介绍一个,比如眼前这位忧郁男。
  相比较,其实我跟White(颜色bai )云的感情还*| lai |*得深厚得多,想到White(颜色bai )云,我叹了一口气,↓班了还要熬汤去,丫的,这年头,男人都成了标准的妇男了。
  我终于见到传说中White(颜色bai )云的男朋友了,还是在我匆匆忙忙的从菜市场buy(中文:gou mai)了一只土鸡打算回White(颜色bai )云住处给她煲汤的路上。
  如果说情敌相见分外眼Red(* hong *),我却没有这种感觉。White(颜色bai )云的男友* gao *大斯文,戴一个金丝边框眼镜,两人刚从奥迪车上亲昵的互搂着走↓*| lai |*。
  就在这时,我提着一只鸡突兀的chu *现在两人眼前。我的心情很复杂,虽然已经跻身于White(颜色bai )领行当,但在二人面前却突然只想躲避。
  White(颜色bai )云率先kan到了我,她神色也非常不自然,似乎也跟我想的一样,想躲开。我突然的就起了了歹心,凭什么我要躲,又不是我偷人。
  其实这话说重了,White(颜色bai )云又不是我的谁,我也不是她什么人,她当然有交友结婚的权利。只是kan着二人亲昵的模样,我就觉得心里不舒服,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鸡肋?弃之可惜,食之无味。
  “哎呀,这不是我们的美女White(颜色bai )云么?旁边这位帅哥是谁,怎么不给我介绍一↓?”我施施然的提着鸡走上前去亲hot(英文:hot,中文:re )的跟她们打招呼。
  前面两人大概是被我的超然形象怔住了,White(颜色bai )云则是被吓到了,估计担心我在她男友面前戳她的老底吧,忒小kan我了,我是这样的人么?我当然是。
  本*| lai |*我只打算打个招呼就走人的,但White(颜色bai )云显然不想跟我打招呼,拉着她男友就想走人。我shen chu *手去,跟* na *个斯文人握手,然后笑着说,“秦天穷,White(颜色bai )云的同事兼好朋友”
  White(颜色bai )云的* gao *大斯文男友显然有点疑惑,不过还是礼貌的shen chu *手*| lai |*:“陈熙,White(颜色bai )云的男朋友。”
  我们友好的问好,然后互道再见。White(颜色bai )云一直在旁边默不吭声,我突然回过头,朝Behind(shen hou)的两人* gao *声喊道:“陈熙,White(颜色bai )云的厨艺很木奉(bang)哦。”然后,不理二人惊诧的目光,我大摇大摆的拎着鸡离去了。
  直到White(颜色bai )云家,我还忍不住想笑,估计这个时候两人应该再为我的* na *句话争辩不休了吧。男人可是很介意自己的女人为别的男人↓厨的哦,除非是自己的好朋友。
  White(颜色bai )云也有一手的好厨艺,她肯定是经常↓厨给他老公和孩子做吃的。相对White(颜色bai )云从未谋面的老公,我还是有小小的嫉妒心的。
  跟White(颜色bai )云相处这段(曰)ri 子,越发觉得她是一个顾家的好女人。虽然我们chu *轨了,但不代表她就不好,她对老公的贴心和孩子的细心爱心,我都是历历在目的。
  比如,每天晚上睡前都要跟老公打电话问好,孩子也是天天挂在嘴上。我很矛盾White(颜色bai )云的这种心情,其实她的生活是幸福美满的,可为什么她要选择跟我继续交往呢?
  难道White(颜色bai )云爱上我了?这个念头把我吓了一大跳。
  White(颜色bai )云虽然是个好女人,但我却不爱她,所以我也希望她不要爱上我,我们彼此有需要就找对方,但不打扰对方的生活,不是很好么?
  有了White(颜色bai )云可能爱上我这个念知后,我心里就仿佛多了跟鱼刺,老是觉得难受。kan着White(颜色bai )云在厨房忙碌的身影,听着她轻快的heng(哼哈二将)着不知名的小曲,我的心情很沉重。
  本*| lai |*是我要煲鸡汤给她喝的,可她说自己body(* shen | ti *)已经很好了,这些天辛苦我了,所以要慰劳我一↓,亲自↓厨。
  我当然是乐意的,既然White(颜色bai )云已经好差不多了,我也功成身退了。所以我打算吃完这顿饭,跟White(颜色bai )云说清楚。
  “White(颜色bai )云,不要弄了,你过*| lai |*,我有话对你说。”我朝正忙着收拾碗筷的White(颜色bai )云招手。
  她半疑惑的走过*| lai |*,坐在我* tui *上,然后hands(* shuang * shou *)搂着我的脖子。天,这姿势可真秒,我刚好能kan到White(颜色bai )云低xiong 开口休闲服的深凹jin *去的###以及2 tuanWhite(颜色bai )tender(nen)tender(nen)的meat(英文:meat,中文:rou ,今天你吃了吗?) 。
  White(颜色bai )云的si 禾厶密处刚好坐在我的baby(bao bei )上,我的baby(bao bei )瞬时有了反映。White(颜色bai )云仿佛也觉察到了,mei(女眉)眼流转的捂着嘴哧哧的笑。妖精,真要命,我把该要说的话都忘光了,一把抱起她,往我是走去。
  White(颜色bai )云这段(曰)ri 子body(* shen | ti *)没恢复的时候,我是一↓都不敢碰她,也算禁yu (谷欠)长时间了。這一↓* tiao dou *可算是huo *山爆发,熔岩迸she 。我们疯狂的索取着对方,我因为明天就要彻底的离开White(颜色bai )云,所以更是疯狂的在她身上chong *刺着。
  令我奇怪的是,White(颜色bai )云跟我一样疯狂,比以往任何时候###都*| lai |*的***。我理解为她是长时间没有男人** fu **慰的结果。
  一夜chan (缠)mian(纟帛),极致天亮才沉沉睡去。一大清早,White(颜色bai )云把我拍醒,说该去上班了。然后给了我一张纸条,说上班了才许kan。
  我疑惑的kan着纸条,她噗哧一笑,然后亲了亲我的脸,催促我赶jin chu *门。我走的时候回头kan了她一眼,她的眼神有些忧郁,带着一股失落的表情。
  White(颜色bai )云的假期还没有结束,所以她今天不用上班。我很守信,到了办公室以后才想起把* na *张纸条拿chu **| lai |*,kan了以后,我的心情却是久久不能平静。
  White(颜色bai )云纸条上说的话深深的震撼了我,她居然主动提chu *跟我分手,结束我们的交往。她说不能耽误我的前程,公司是严禁跟女↓属si 禾厶会的,特别是男女不正当关系。
  我本*| lai |*要跟White(颜色bai )云说但又不知道怎么开口的话,White(颜色bai )云都帮我说了chu **| lai |*,并且还丝毫没有怪罪我。所以我内心里不仅对White(颜色bai )云深存感激之情,更有一份连我自己都没发现的爱恋在滋长。
  还是温* rou *的女人比较可爱,相对于陈素莹*| lai |*说,White(颜色bai )云不知道多让人恋爱。杨倩呢,我压根都不想把她当女人kan待,有时候其行事风格,比男人还要厉害。
  这不,刚到公司,就见张一顺气chong *chong *的跑jin **| lai |*,然后大骂杨倩的不是。
  “怎么了,谦谦君子都生气了?kan*| lai |*这把你惹怒的人功底很深啊。”我打趣道。的确,能让张一顺生气的事情很少的,他是我见过脾气最好的男人。
  “还不都是* na *个杨倩,你说她是不是前世跟我们有仇啊,老揪着我们不放,MD,真想揍她一顿。”张一顺说的是义愤填膺,就只差没捶xiong 顿足了。
  我感同身受,在杨倩身上受到的挫折也不少了,还差点赔上自己的* xing *命,所以个中苦楚,我是明White(颜色bai )的。
  我拍了拍张一顺的肩膀,安慰道:“很快就过去的。”
  张一顺仍自生气。:我们不久☆ɡao 扌高☆个户外活动嘛,又没碍着她什么事,她居然跟董事长提议说这个活动不可取,还说什么* na *个di 方基本不会有人关注,投资了也是lang费公司的资金。”
  原*| lai |*张一顺说的是这个事,这件事我也有所耳闻,在我照顾White(颜色bai )云的这段时间,的确杨倩在不停的找我们这组的麻烦,三番四次的给我们chu *难题。
  不过,幸运的是,杨董事长好像对杨倩不感冒,她不管怎么折腾,还是维持原样,只是我觉得不解的是,这个事情不是早定↓*| lai |*了么,怎么又拿chu **| lai |*说了?
  kan着我疑惑的神情,张一顺解释道:“今天早上,杨倩又跟杨董事长提议说如果要办大型的户外活动,场di 很重要,她已经选中了一个场di ,而且人手方面她有安排,可以跟我这组一起合办这个活动。”
  原*| lai |*是这样啊,这次杨倩是见破坏不成,又想过*| lai |*抢功了。没关系,爷不怕你抢,是金子总会发光的,你尽管放马过*| lai |*,我心里暗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