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作者:粘叶不湿身

文字大小调整:
  第418章 White(颜色bai )云上公司道歉
  靠!这算是什么态度,拿老板的身份*| lai |*打压我么,看着杨小漫* na *副趾* gao *气昂的样子,我的眼里窜chu *两簇huo *苗*| lai |*。
  平时的她过*| lai |*找我什么事都是叫我秦的,唯独今天她连名带姓的叫了我,这↓我终于明White(颜色bai )了,女人一旦跟你翻脸就会彻底的跟你划清界线的,就连一个称呼她们都会吝啬的收回的。
  现在我面前的这个杨小漫就是个活生生的例子。
  “好,明天我会给你的。”
  我的话还没有说完,她就转头回办公室了。我气得把她给我文件全都拂得一di ,刚好jin **| lai |*的余静看见我发huo *有些不解的问着。
  “怎么了,秦,你怎么会发这么大的huo *呢?”
  她一边说着还一边蹲**子帮我捡起di 上的* na *些文件,将其放在了我的桌子上。
  “没什么,只是一直苍蝇惹得我不shuang XX大XX。”
  我故意将声音说的很大,想要杨小漫听到,可是她根本就无动于衷。
  “苍蝇,这个天气也有苍蝇,在哪儿?”
  余静睁大了眸子看着我,还一副东张西望的寻找我口中的苍蝇。
  “余静,秦少说的苍蝇不是你想的的* na *种苍蝇啦!”
  张一顺好死不死的*| lai |*了句。
  “不是我想的* na *种苍蝇,难道苍蝇还分好几种吗?”
  余静看着张一顺,不解的问着,而正准要告诉她的张一顺,被我的一个眼神瞪了回去。*ying *是忍住没有说什么了。
  “咳咳,你就当我什么都没有说。”张一顺故意得咳嗽着两声,打着哈哈。倒是把余静弄得满脸的雾shui *。
  在张一顺哪儿找不到答案,她当然是把目光转到了我的身上,第一次,我怎么觉得她的好奇心这么重呢。
  “* na *个,你去帮我倒杯咖啡吧,我有些困了。”胡诌一个理由把她给大发走了,可是又*| lai |*了个张一顺。
  “喂,兄di ,你到底跟杨董之间发生什么事情了,说不定兄di 我能够帮助你呢。”张一顺一副很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 tui *的样子跑到了我的身旁,对我挤眉弄眼的,让我看了就想给他两拳头。
  “张一顺!”
  “哎,gan 嘛gan 嘛?在这儿呢,不用这么大声,我耳朵好的很。”
  “滚!”又是三点shui *一个字,张一顺二话不说就一溜烟的不见了。
  他不去当逃兵还真的是可惜了。这样的速度可以和huo *箭媲美了。当然这话是夸张了点,不过拿*| lai |*形容张一顺倒是绰绰有余的,一点也不为过。
  余静帮我到*| lai |*咖啡本想还开口问我什么的,却被我冰冷的神情给吓跑了,我是跟杨小漫学的,果然这样的表情对人还是有用的。
  什么时候,我能够拿这种眼神对着杨小漫,而她被我吓到,我就Ta Ma的成功了。
  我就是觉得杨小漫就是我这辈子的克星,她*| lai |*到身边,什么事情都受她控制着。之前在黄并强他们公司,她是我上司,现在在龙华公司,Ta Ma的还是我的上司,我真怀疑自己的八字和杨小漫犯chong *。
  “秦,外面有人找!”
  我的思绪被打断,有人找啊?会是谁啊?我的脑海中迅速的闪过一个人的身影,该不是昨天跟我睡觉的* na *个女人吧。
  额角三滴冷汗滴落,我有些不确定的将自己的脑袋朝着公司的大门外张望着,生怕会是* na *个女人找上门*| lai |*。
  之前在酒吧里被杨小漫* na *么一闹,现在害得我都不敢去了。* na *里的人可都认识我,杨小漫在* na *里对我大吵大闹的,太丢人了。现在要是再*| lai |*一个上公司闹事的女人,我真Ta Ma的丢不起这个人呐。
  就在我一副苦瓜脸的时候,只见公司门口站着的不是* na *个和我睡觉的女人而是一位身穿White(颜色bai )色衣服的女子。
  熟悉的身影一↓子让我走了过去。
  “White(颜色bai )云,怎么是你?你不是已经走了吗?”
  显然White(颜色bai )云被我的这句话问的有些迷茫了,“什么走了,我能到哪里去,我*| lai |*是想找你,跟你和杨小漫道个谦。”
  “道歉?”我迷茫了。
  “是啊,我不应该介入你和她之间的,害得她伤心难过,还有之前小辉想chu *去旅游,还是杨小姐给我们buy(中文:gou mai)的票呢,本*| lai |*是想要跟你说一声的,可是* na *次找你,你还在睡觉所以就没有告诉你,后*| lai |*打电话你又不接,我一回*| lai |*就只有找到你们的公司里*| lai |*了。”
  “旅游?”
  White(颜色bai )云的话顿时让我脑袋炸开了锅,什么她只是chu *去旅游,* na *么杨小漫gan 嘛要说她把她弄chu *国外了,真是的,还得我一直以为杨小漫是* na *种为了争风吃醋的女人,而把White(颜色bai )云她们母子赶走了呢。
  “是啊,经历了这么事情,我早就想chu *去散散心了,现在我想通了,不会再去胡思乱想了,也更加的不会再给你添加麻烦了。”
  “什么麻烦不麻烦的,White(颜色bai )云,你跟我之间还用的着说这种客套话吗?”
  我没有想到杨小漫只是帮助White(颜色bai )云chu *去旅游而已,害得我一直以为是他把White(颜色bai )云给赶走了呢,想到* na *天我不分青Red(* hong *)皂White(颜色bai )的在她的脸上甩了一巴掌,我的心里就有些懊恼,现在要怎么跟她道歉,她会不会原谅我。
  “咦,小漫,你*| lai |*得正好,我正想跟你说声谢谢和对不起呢,要不是你,我也不会这么快就想通了,毕竟小辉是我现在唯一的希望,真的很谢谢你。”
  回过头看见杨小漫依着门口,一副慵懒的样子。
  “谢什么,小事而已。”
  她的口气很慵懒散漫,让我听着心里有些不舒服,本想开口跟她说些什么,只见White(颜色bai )云又说了起*| lai |*,“秦,小漫是个好女孩,你一定要好好的珍惜,我祝你们幸福。”
  说完她就转身离去了,我回头,看着杨小漫,没有说话,因为不知道开口说什么,我知道是自己误会她了,可是不知道到底要怎么去跟她道歉。忽然间想起了* na *天我临走前,她决绝的话,你会后悔的。
  没错,现在我是后悔了,后悔到几乎抓狂,这女人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她是故意要让我后悔的吗?
  “小漫,我……”
  我的话还没有说完,她就转身离去。一点也不留情的* na *种,我懊恼了,Ta Ma的,我怎么不早一点说呢。
  看着杨小漫离去的背影,我有些yu (谷欠)哭无泪了,当初可是我对她↓狠话的,现在我难道又要对着她低声↓气的求她么,问题是求她,她也不理我。
  一连几天,杨小漫都是这么对我看见当做没有看见的样子,终于我再也忍受不了,自己被她当成空气一样的看待了,就在她正准备从我的身边离开的时候,我shen 手一把抓住了她。
  “喂,杨小漫,你站住!”
  就在我以为她会狠狠的甩开我的手然后对我劈头盖脸的痛骂一句的时候,他却满脸疑惑的看着我。
  “你有事么?”
  这语气完全是上司跟↓属在说话的样子。
  我顿时语塞,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就* na *么的jin jin di 抓住她的手不放。
  “如果你没有什么事情的话,就放开我的手,还有以后在公司里我希望你能够叫我杨董,这是↓属对上司的尊称也是一种礼貌。”
  她说完,就* na *么神气的从我的身边趾* gao *气昂的走了chu *去,我Ta Ma的(bie)屈的要死。
  还没有这样的被一个女人说得想要拿块豆腐撞死自己算了,这样的杨小漫让我觉得很不shuang XX大XX,尤其是她* na *一副* gao ** gao *在上的样子,根本就不把我当回事。
  “喂,女人,你给我站住。”
  “秦天穷,这是一个↓属对上司的态度吗?还是说,你不想在这里gan 了?* na *就递辞职书给我,我不会勉强你的。”
  杨小漫不痛不yang (羊羊羊)的说了这一句,我Ta Ma的闹心,这样的杨小漫,我还真的拿她没办法,只能够弱弱的说了一句。
  “杨董,我们能够谈谈吗?”
  “如果是si 禾厶事就免了吧,因为我感觉自己和你没有什么可谈的。”
  我*,杨小漫,你很,你牛,你够绝!
  在心底将杨小漫狠狠的批斗一番,最后我知道灰头土脸的从她的办公室里chu *去。刚一chu **| lai |*就迎上了杨倩不解的眼神。
  “秦,你和杨董之间闹矛盾了?”
  我不想说话也不想回答她的话,可是我知道要是在这个时刻再得罪一个女人的话,对我是不利的。
  “没有,只是小事!”
  丫的,受了气还不能够fa xie ,我现在(bie)屈的要死,真的恨不得将对面的垃圾桶狠狠的暴打一顿,以fa xie 心中对杨小漫的不满。
  “可是我看你刚才和杨懂好像不怎么愉快的样子?”
  “我说了没事就没事!”忍不住朝杨倩大吼了一声。
  可是吼完这一声,我就有些后悔了。因为我看见杨倩的眼眶Red(* hong *)了起*| lai |*。
  “好了,你先chu *去吧,我真的没事!”女人还真的是麻烦,都说了没事,她还一直追问个不停。
  其实是我自己没有发现自己的脸上摆明着就写一副有事的神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