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作者:粘叶不湿身

文字大小调整:
  第415章 感情再次崩裂
  老伯一副很怀疑的目光看着我,眼神中充满了质疑。
  “老伯,你开什么玩笑,怎么可能。”我否认的脸不Red(* hong *),心不跳的。外加一副理直气壮的。
  我知道* na *个女人是谁了,是杨小漫没错,我万万没有想到她会*| lai |*找White(颜色bai )云的麻烦,看*| lai |*这个女人还是得要好好的教训一↓,不然她还真的是越*| lai |*越撒野了。
  我也知道White(颜色bai )云的* xing *格,她一定是听了杨小漫的什么话,而带着她的儿子离开了这里,想到了这里,我的心也跟着提了起*| lai |*。
  White(颜色bai )云不像杨小漫* na *般强悍,她一个* rou *弱女子在外面,我还真的有些担心了。
  “老伯,我不跟你说了,我还有急事要办。”
  “呵呵,小秦,你是想找* na *个女人吧?”老伯笑的满脸的ai mei (*(曰)ri 爱*(曰)ri 未*),我有些尴尬的对他点点头,是的,现在我很担心White(颜色bai )云她们母子两个的安危。
  一路上我都是漫无目的的奔跑着,不知道现在White(颜色bai )云她们在哪里,重要的是,我担心White(颜色bai )云会再次离开这里。
  White(颜色bai )云的* xing *格我是再清楚不过了,杨小漫去找她无非是说一些她破坏人家的事情,White(颜色bai )云一定会为不想让我做人为难就会选择离开的。
  看着路上霓虹彩灯,我不知道White(颜色bai )云在哪里,只有di 毯式搜索。
  忽然我的头脑中闪过一个人的影子,对了,杨小漫*| lai |*找过White(颜色bai )云,她肯定知道White(颜色bai )云现在去哪里了。
  掏chu *手机拨通了杨小漫的电话号码。
  “喂。”电话* na *头传*| lai |*杨小漫冰冷的声音。
  靠,这个女人竟然还敢跟我这么说话,她到底有没有意识到自己犯的错误啊,一点回过的心里也没有。
  “杨小漫,你对White(颜色bai )云说什么?我找不到,她现在在哪里?”我直奔话题,语气也是学着杨小漫的口气。
  “姓秦的,你打电话给我就是为了* na *个女人,heng(哼哈二将),之前问你,你还不承认,现在人走了,你开始担心了?”
  杨小漫轻蔑的声音就* na *么的穿刺着我的耳朵,让我一↓子有些缓不过神*| lai |*。
  “杨小漫,你快说,White(颜色bai )云现在到底在哪里?否则……”
  “否则怎样?难不成你还想打我么?”
  杨小漫轻佻的口气让我语塞,这个女人毒舌的功夫还真的是令我害怕。
  “好了,小漫,我求求你了,别跟我怄气了,我真的很想知道White(颜色bai )云她们的↓落。”
  我还真她MD想一巴掌拍死自己,每一次和杨小漫吵架都是我先妥协,我Ta Ma的还是不是男人。
  “heng(哼哈二将),秦天空,你真没chu *息,为了一个女人像另一个女人低声↓气,你把我杨小漫当成是什么了,今天我就不告诉你。”
  pa 口拍的一声挂上电话,手里的电话* na *头传*| lai |*嘟嘟的声音,我有些绝望了,看着手机,恨不得将它狠狠di 摔碎。
  杨小漫,好,你有种,跟我耍脾气是吧!
  狠狠的踢了一↓旁边的大石头,我的脚有些生痛,路边的人们都用着一种怪异的眼神看着我,无奈之↓,只好打道回府。
  “秦,到底chu *了什么事情了,怎么早上你连饭都没有吃就chu *去了,现在脸上也不怎么好?”
  面对杨微的关心,本*| lai |*被杨小漫气的一肚子的huo *,瞬间就消失不见了,杨微这个女人就是有这种本事,她的一个眼神一句关心你的话,就可以瞬间令你心情大shuang XX大XX把不开心的事情都统统的忘得一gan 二净。
  “对不起,微微,我只是临时有点事情,让你担心了!”
  我不忍心告诉杨微我和杨小漫还有White(颜色bai )云之间的事情,不想让她替我担心,像杨微这样的女人,我是怎么也不会舍得去伤害的。
  虽然我知道,她会选择相信我的,但是我还是没有把事情告诉她。
  “微微,你吃过没有啊,我肚子现在好饿哦。”
  找着借口,我不想杨微再想着早上的事情,可是我并不知道杨微已经为我担心了一天了。
  吃饭的时候,杨微yu (谷欠)言又止的样子,我有些不忍心,“微微,你有什么想问的就问吧?”
  杨微被我说的有些惊讶的看着我,一副不敢相信的样子。我对她笑了笑,示意她想说什么就说什么吧,在她的面前,我永远都生不起*| lai |*气*| lai |*。
  她踌躇了好久,才放↓筷子,看着我,“* na *个,秦,我想问一↓,就是早上过*| lai |*找你的女人还有* na *个小孩,你跟她们是什么关系?”
  杨微的问话让我一度沉默了。我不是生气她这么问我,而是不知道自己要怎么样去回答她的话。
  要说自己和White(颜色bai )云是什么关系,我还真是说不清楚,?亲人?朋友?还是陌生人?不管是* na *一层关系,好像都不是?
  杨微见我沉默不说话,她一定是误会我生气了,连忙开口道,“秦,对不起,我知道自己不该问,可是早上看你听到* na *女人jin 张* na *个样子,我……”
  “我们只是普通的朋友!”
  我快速的回答,只是不想让杨微内疚。
  我的回答让她的脸上露chu *了一丝的开心,我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但是,我至少知道杨微也是介意我和White(颜色bai )云之间的关系的。
  “快吃吧,要不然这些菜都凉了。”
  吃过饭碗,本*| lai |*杨微是要替我收拾碗筷的,可是我却抢了过*| lai |*,不想让她一个行动不方便的人*| lai |*做这些,况且家里又不是没有人,陈素莹她们做也是应该的。
  吃过晚饭,我就推着杨微chu *去散散步,这些天,我的身边发生了太多的事情,我想要chu *去散散心。
  “秦,我觉得你还是找找小漫吧,她脾气虽然是倔了点,但是只要你肯说好话,说不定她就不生气回*| lai |*了呢?”
  杨微睁着一双shui *汪汪的大眸子看着我。
  轻轻di 在她的qiao *ting *的鼻梁上刮了一↓,“好了,我知道了,从chu **| lai |*到现在,你都说的我耳朵起茧子了,你不嫌烦,我都烦了。”
  我故意这么说着她,果然我的话刚一说完,她的* na *###的小脸蛋就立刻Red(* hong *)了起*| lai |*。
  第二天,我去公司找了杨小漫,昨天我知道她不再公司,一连几天她都没有chu *现在公司里,我知道她是故意在躲着我的,但是毕竟龙华公司是她的心血,我就不相信她会一辈子不chu *现在公司里。
  刚一jin *公司,我就拉过张一顺,“杨小漫*| lai |*了没?”
  张一顺被我问的有些迷茫,但是还是很老实的回答了,“没有,怎么你不是和她在一起的么?”
  张一顺是知道我和杨小漫之间的关系的,其实这间公司里又有几个人不知道我和杨小漫的关系,只是大家都不明着说,但是暗di 里我就不知道了。
  记得有一次,我###想要上厕所,还没有走jin *厕所就听到公司里几个好嚼舌根的职员在哪儿说我和杨小漫的是非。
  当然了,我也不是* na *种会忍气吞声的,直接踹开门,很大方的走了jin *去。
  * na *些人见我jin **| lai |*,当场就住了嘴,个个都面面相觑的样子,生怕我会去杨小漫哪儿* gao *他们一状,要知道如果我和杨小漫之间真的有什么的话,* na *么他们一定会倒霉的。
  可我偏偏像是个什么都没有听到的样子,之后公司里的* na *些流言蜚语也就消失了。
  看着张一顺不解的眼神,我没有理会他,抬起脚步直接走jin *自己的办公室。
  奇怪了。接↓*| lai |*几天,我都没有见到杨小漫的踪影,这丫的是不想要公司了吗?
  我的心里升起一股疑惑,最后,我决定要打电话去问问她到底还管不管这家公司了。
  可是电话* na *头却是传*| lai |*一股冰冷的女人的声音,您好,您所拨的电话已关机,请您稍后再拨……
  “pa 口拍!”的一声,合上电话,我准备chu *去喝酒解闷去,Ta Ma的,最近被这些女人搞的有些头昏脑zhang (**月长**)的,真不知道再这样↓去的话,我会不会得什么老年痴呆症。
  到了酒吧,我首先就要了杯烈酒,一↓肚,huo *辣辣的刺激感让我瞬间忘记了烦恼,一杯接着一杯喝,最后,直接拿着瓶子开喝。
  酒吧里的气氛就是很好,能够让我暂时的忘记烦恼,沉浸在这里**的气氛里。
  直到我喝的有些迷迷糊糊的,意识有点不清晰的时候,有一个穿着很时尚的女人手里端着一杯Red(* hong *)酒*| lai |*到了我的面前。
  她身穿Red(* hong *)色抹xiong 包臀连衣裙,qun bai只到她的大* tui *根部,留↓两条如shui *snake(she 虫它)一样的***,让男人看了都忍不住想要shen 手*一↓* na *触感。
  大多数男人看一个女人美不美,不是看她的脸蛋也不是看她的xiong ,而是看她的* tui *,面前的这个女人,我不用看,光是看着她的两条修长的***,就知道她一定是一个大美女。
  “帅哥,一个人?”
  妖娆的Red(* hong *)唇里吐chu *几个字*| lai |*,她的声音很好听,嘴里吐着Red(* hong *)酒的香气飘向了我的鼻息之间,令我一↓子沉醉在她的温* rou *之中。
  我眯着眼睛微微的一点头,知道她是故意*| lai |*和搭讪的,但是,却没有拒绝,而是任由她的整个身子都靠近了我的怀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