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作者:粘叶不湿身

文字大小调整:
  第414章 解释无用
  “秦,你要不要先去看看小漫啊,我看她心情似乎很不好。”
  看着杨小漫气chong *chong *的从房间里chu **| lai |*,手里拿着一大堆行礼,我有些头疼了。
  “杨小漫,你要去哪里?”
  杨小漫像是没有听到我的话一样,还继续一个劲的往前面走,更加气人的,她脚↓的步子越*| lai |*越快。
  靠,这个女人*| lai |*真的啊!
  “杨小漫,你给我站住,听到没有?”看着杨小漫似乎没有听懂我的话一样,我恼huo *了,shen 手过去一把把她的胳膊抓住,大声的朝她吼了chu **| lai |*。
  “秦天穷,你想怎么样?放开我!”
  杨小漫大概也被我这个动作给惹恼了,shen 手rou了rou自己的眉心,对于这些女人,我真的有些头疼。
  “小漫,有什么话,你好好说,不要生气离家chu *走啊,这样我们都会很担心你的。”
  一旁的杨微开口替我辩解了。她的话还真*| lai |*的及时,面对杨小漫的质疑,我还真的不知道到底要用什么样的话去回答她。
  现在我真的想大声对杨微喊chu **| lai |*,微微,你真是太了解我了。
  目光和杨微交接的时候,她投给我一个大大的微笑。
  卖糕的,这样的女人,就算不是个男人也会爱的。
  “heng(哼哈二将),我可不想和这个虚伪的男人住在一个屋檐↓,这样只让我感觉呕心。你们还都把他当做宝,人家昨晚背着你们在外面乱搞,也只有你们几个蠢女人在这里相信他,被他骗的团团转。”
  我不得不佩服现在杨小漫的毒舌功夫,可是也就是因为这样的杨小漫,是最让我头疼的,之前的她虽然是要强了点,但是现在的她,简直就是不可理喻。
  “杨小漫,你说够了没有?”
  我一把甩开了她的胳膊,shen 手指着对面的大门,语气严厉的说着,“杨小漫,今天你要是踏chu *这个大门,你就永远别回*| lai |*。”
  我狠话说chu **| lai |*,可是,杨小漫她居然犹豫都不犹豫一↓,shen 手拿着行李就要往外面走。
  我后悔了,后悔对杨小漫说chu *这句话了。之前就是因为和杨小漫闹不和,而她就是这么犟脾气,一旦我不向她服软,她就跟你倔到底。
  “秦,你还愣着gan 嘛,还不快去追?”
  杨微焦急的看着我,如果不是她心动不方面,估计她都要自己去追杨小漫了。
  看着杨小漫就要抬起脚托着行李chu *门,我有些心慌了,都怪自己最贱,说什么她要是刚踏chu *这个家门,就永远的不要再回*| lai |*了。
  “喂,杨小漫,你别走,先听我解释,然后你再决定走好不好啊?给我一个机会嘛?”
  呕心,还真Ta Ma的呕心,我竟然对着杨小漫撒jiao (女乔)起*| lai |*了,这和刚才的我一点都不像。
  之前还对这杨小漫放chu *狠话,现在却又像是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 tui *一样的跟过去讨好人家,我还真Ta Ma的犯贱。
  “秦天穷,我们之间没有什么好说的,你给我放开。”
  杨小漫像是一只发怒的小狮子,朝着我的手臂又ken *又咬的,让我有些生疼。
  “你不要连名带姓的叫我好不好,这样我很没面子。”这个女人也真是的,之前还只称呼我的姓,现在竟然连名带姓的叫我,有些受不了。
  “怎么,你现在是怕我丢你面子了,* na *你gan 脆就别说是认识我好了,还拉着我的手gan 嘛,放开我。姓秦的,你听到没有啊?”
  不得了了,这个女人开始发飙了,我的心里有些害怕,杨小漫就像是一颗不定时炸弹一样,随时都可以在我的身边爆炸,而现在的她就是快要huo *山爆发了。
  看着她正在气头上,我也没有再说什么,就松开了手,放她走了,我知道现在不管我怎么说,她都是听不jin *去的,与其这样到不如就先让她chu *去fa xie 一↓,等她气消了,我再去找她道歉。
  人们都说女人一生气都是不理智的,看*| lai |*这句说的果真没有错。
  “秦,你怎么不去追小漫啊,她一个女孩子离家chu *走很危险的。”
  “担心什么,她有不是小孩子,还能被人给拐走?”
  我hands(* shuang * shou *)一摊,朝着旁边的桌子走去,shen 手拿了一个shui *果就往自己的嘴巴里塞了jin *去,现在我可不想让自己当pao灰,刚才大家也都是看见了,我要是再拦住杨小漫的话,估计我会死的很惨的。
  杨微无奈的叹了口气,我知道她是很担心小漫一个女人在外面会chu *什么事情,但是问题是,就算是我追chu *去也只会让杨小漫的脾气跟倔,根本就没有用。
  “好啦,放心吧,等她气消了,我就chu *去把她请回*| lai |*好不好?”
  我走到杨微的面前,shen 手*了*她的小脑袋,像是对待小孩子的语气诱哄着她。
  对于杨微,我还真的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呢,这个女人为我牺牲的实在是太多,我这辈子恐怕都已经还步完了。
  走jin *浴室里,洗过澡,我就一头倒在chuang shang 闷头大睡起*| lai |*。
  昨天晚上,我可是一天都没有睡觉,生怕White(颜色bai )云的儿子又chu *了什么岔子,只好和White(颜色bai )云谈心聊到天亮,第一次,我觉得自己竟然能够和一个美女聊通宵,平时不都是在chuang shang 聊通宵的么,我开始怀疑自己的灵魂是不是chu *了问题。
  第二天,我仍旧还是过得像以前一样,洗漱吃过之后,就去公司,仿佛昨天晚上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
  只是大家看我的眼神有些不对劲,尤其是冷颜玉和陈素莹这两个女人,从我做到桌子上的时候,她们两个都是一直用着一种怪异的眼神看着我的,让我感觉自己就好像是做了什么对不起她们两个的事情一样。
  “喂,你们两个有什么话就快说?”放↓筷子,我抬起头看着她们。
  “秦,小漫昨天说的都是真的吗,你在外面真的有一个si 禾厶生子吗?”
  陈素莹小心翼翼的看着我问道。
  擦,又是si 禾厶生子,我Ta Ma的这辈子是不是跟这些女人有仇啊。
  “她是瞎说的,你们别信,吃饭吧。”
  “可是,刚才有一个女人带着一个小孩*| lai |*这里找你?”
  “什么,* na *她们人呢?”
  我激动的一↓子从桌子上站了起*| lai |*,把旁边的杨微吓得有些不清,她也睁着一双大眼睛看着我。
  我知道自己刚才的这种反应,势必会让她们误会的,可是要是真的是White(颜色bai )云带着她的儿子*| lai |*找我的话,我还做不到什么不都管的态度。
  “咳咳,我的意思是说,* na **| lai |*找我的人可能是我亲戚什么的*| lai |*投奔我之类的,反正,你们就是快点告诉我,她们现在人呢?”
  我胡诌着,知道自己说的这话她们是不会相信的,可是现在我又管不了* na *么多了。只想要快一点知道White(颜色bai )云和她的儿子到底是怎么样了。
  之前小辉不是还发着* gao *烧的吗,现在她怎么带着儿子*| lai |*这里找我呢,还有,她怎么知道这里的?
  有太多的疑问一直在我的脑海中旋转着,让我一↓子不知道该怎么去找答案。
  “秦,我说chu **| lai |*你别生气啊,她们*| lai |*找你的时候,我说你还在睡觉,她们就走了,不过我有问她们*| lai |*找你有什么事情,只是她什么都没有说就走了,不过样子看上去很失落的样子。”
  陈素莹小心翼翼的看着我说着。
  “什么,她们走了?”
  我二话不说,就拿起外套,朝着外面奔去。
  “秦,你还没有吃饭呢,你要去哪儿啊?”
  身后响起杨微焦急的声音,我没有回答,只是想要快一点去找到White(颜色bai )云和她的儿子,不知道她们一大早的*| lai |*这里找我有什么事情。
  我的右眼皮跳着不停,总感觉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一样。
  一路上,我快速的奔去White(颜色bai )云和她儿子住的di 方,看见门关得jin jin di 的,我shen 手去敲门,可是敲了半天都有没有人*| lai |*开门,直觉告诉我,White(颜色bai )云和她的儿子不在里面。
  索* xing *我就用自己佩戴的钥匙开了门,可是当我打开门的一刹* na *,我有些震惊了,里面除了一些我之前留↓*| lai |*的旧的家具什么都没有了。就好像根本没有人*| lai |*住过一样,我的头脑中快速的闪过一个问题,难道White(颜色bai )云和她的儿子走了?
  “老伯,你知不知道住在这里面的女人去哪儿了?”抓着隔壁的老伯,我焦急的问道。
  “小秦,你说的是不是White(颜色bai )云啊,她今天一大早就收拾东西走了,这是钥匙,现在给你吧,房子是你租的。”
  老伯从口袋里掏chu *钥匙*| lai |*递给我,我没有接。
  “* na *你知不知道她们去哪里了?”
  “这个我没有问,只是好像因为昨天* na *个*| lai |*找她的女人吧。”
  “什么,什么*| lai |*找White(颜色bai )云的女人?”我的脑海中闪过杨小漫的影子,我没有想到她昨天离家chu *走了,会跑*| lai |*找White(颜色bai )云的麻烦。
  老伯见我着急的问话,他也没有迟疑,“昨天,我看见有一个打扮很时髦的女人,看上去大概是很有钱的* na *种吧,她*| lai |*找White(颜色bai )云,好像是因为一个男人吧,哦,对了,* na *个女人还提到了你的名字,说什么让White(颜色bai )云离你远一点,否则她不会放过White(颜色bai )云。”
  老伯说着,用着一副很狐疑的眼神看着我,然后shen 手指着我,“哦,小秦,你不要告诉我,* na *个男人就是你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