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作者:粘叶不湿身

文字大小调整:
  第41章 模糊的记忆
  我还在怀疑这个杨董事长是不是睡太久睡糊涂了的时候,突然有人*| lai |*通知我去董事长办公室。
  我迈着怀疑的心态敲响了杨董事长的办公室。
  说起杨董事长,我还是ting *敬佩的。
  十三岁chu **| lai |*拼搏,赤手空拳,先是从卖馄饨做起,摆小摊,接着开店,铺面,赚了点钱,又开始扩大规模,开公司,做生产饮食业。虽然他得经历我可以句话总结chu **| lai |*,但是各种苦楚酸甜又岂是外人能足道也。
  我恭敬的走了jin *去,杨董事长一头斑White(颜色bai )的头发,戴着一副老边框眼镜,我kan着有些面熟,突然想起*| lai |*不就是* na *天在公司路上被年轻女人纠缠的* na *位老伯么?
  这一次真是让我吃惊不少,杨董事长锐利的眼神jin jin 的kan着我,仿佛想kan穿我的心灵一样,我感觉有些不自在,呆立着没动。
  “年轻人,过*| lai |*,不要拘束,*| lai |**| lai |*。”杨董事长朝我招手,并开始微笑起*| lai |*。
  他得笑容让我倍感亲切,杨微其实长的有点像杨董事长的,同样的平易近人而带着* gao *贵的气质。
  我坐了↓去,心里有些忐忑不安,杨董事长kanchu **| lai |*了,他微微笑道,“kan见我jin 张么?我们只是随便聊聊,你kan,不知道我身份前,你不还是我救命恩人嘛,你可比我了不起多了”
  呵呵,杨董事长也跟我一样有点少幽默的,我的心情马上放松了不少,确实也没什么好jin 张的,他是我老板,我为他打工,做chu *成绩了自然会有奖的,我担心什么呢。
  其实我自己也说不清到底担心什么,以前公司我见老板都没这么忐忑的,难道是因为杨微?他是杨微的爸爸啊,我潜意识里不想在他面前留↓不好的印象。
  “听微微多次提起你啊,是个了不起的年轻人,你爸妈呢?”我没有想到杨董事长话锋一转就跟我聊起了家常,一时还没反应过*| lai |*。我内心其实是狂喜的,杨微再她爸爸面前提起我,是为什么呢?
  我想了想答道:“爸妈早年去世了,我是叔爷带大的。”
  “哎,可怜的孩子,从小没了爸妈一定很苦吧?”
  我没有吭声,其实说苦也不苦,叔爷对我很好,拿我当自己亲孩子一样对待。只是,每次大家骂我也野种的时候我总会难过很久,* na *个时候太小了,很在乎这些话,不过现在都过去了。
  “不苦的,杨董事长,我听了您的发迹事迹,我觉得您才是真的了不起,您肯定吃了很多的苦。”我说完,杨董事长深深的叹了口气。
  他突然问我:“你爸爸姓杨么?他叫什么名字?”我想了半天,实在记忆太模糊了,居然一时想不起*| lai |*爸爸的名字。叔爷好像告诉过我的,只是时间太久,我给忘了。
  杨董事长没有再追问我爸爸的名字,我觉得他也就是随口* na *么一问,做领导的嘛,都是这样慰问↓属的,我想。
  接着又跟他聊了些家常,始终没有提及为什么要帮我作掩护的事情。他没提,我也不便问,就当他是想还我这个恩情吧,不过我很感谢一个公司的董事长这么信任我,如果不是这份信任,他也不会站chu **| lai |*给我做假证的。
  杨董事长对我和杨微的事情很感兴趣,反而是杨倩怎么陷害我,之间的纠纷他只字不提。我kan的chu **| lai |*,他是不喜欢杨倩的,我突然替杨倩感到悲哀,连身边最亲的人都不喜欢自己,做人也太失败了。
  走chu *董事长办公室的时候,我还在想着刚才的话。杨董事长让我好好工作,以后公司就靠我了。我不懂这句话的意思,应该是以后公司的发展就靠我们这一辈新人了吧?估计是老糊涂了,说漏了几个字,我心里暗暗笑道。
  迎面杨微走了过*| lai |*,她kan到我,脸微**了一↓,我最喜欢kanRed(* hong *)着脸的杨微,显得亲切又熟悉。
  我跟她打招呼,她也礼貌的朝我点了点头,然后**动了动,yu (谷欠)说些什么,最终却什么都没说,我们擦肩而过了。
  回到办公室,张一顺这小子跑了过*| lai |*,他现在跟我是平起平坐,我们的感情更好了,哈哈。
  “快从实招*| lai |*,杨董事长找你有什么好事?”张一顺半打趣的说道,他每次一*| lai |*都喜欢坐在我办公桌上,我每次打他pi *gu *,他都不肯挪di 。
  “丫的,快↓去,眼睛长哪了,凳子在你***呢。”我开始打太极拳,其实杨董事长也没跟我说什么,没必要聊家常的一些事情有说chu *去吧。
  “你这小子,现在连我也瞒着啊,* na *杨董事长总不会找你去唠家常吧!”还真被张一顺说中了,就是拉家常,哈哈。
  不过我知道我说了他也不会相信的,突然我倒想起*| lai |*一件事情。
  “你部门现在忙么?协助我☆ɡao 扌高☆一个较大型的户外活动,怎么样?”我kan着张一顺说道。
  “好啊,这个我最在行了,包在我身上了,对了,还有陈素莹,可不能少了她,幕后工作后勤这一块就交给她了。”张一顺kan起*| lai |*对陈素莹还是比较有好感的。
  我心里突然一惊,本想着以后在公司井shui *不犯河shui *的,可张一顺既然提chu **| lai |*了,确实也有必要让陈素莹参加这次的活动。
  我们经过一致的讨论商谈后,决定几天后举行一场大型的龙居活动,具体方案的实施我都呈交给总经理去审核了,只等最后chu *结果就可以马上实施起*| lai |*。
  这天,White(颜色bai )云突然*| lai |*找我,告诉了我一个惊天的消息。
  White(颜色bai )云怀孕了,孩子是我的。我霎时惊呆了,我不是没想过当一个好父亲,可是这个事情也*| lai |*得太突然了点,我都没有一点准备的时候。还有一个关键的问题就是,White(颜色bai )云是有老公的,她怀了我的孩子,这算怎么回事呢?
  我沉默许久,终于↓了决定,我不忍伤White(颜色bai )云的心,可我也拿不定主意她告诉我到底什么意思。做了几个月的领导,我学到一招,不管发生事情,都要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并且以静制动。
  “你,你是不是在怪我这么不小心?”White(颜色bai )云有些怯怯的kan着我。
  我汗颜啊,这个事情责任在我,怎么女人到了这个时候都委曲求全呢,我内心感到惭愧。
  “White(颜色bai )云,你是一个好女人,是我对不起你,我不小心才让你,让你受苦了!”我是真心的向White(颜色bai )云道歉。
  White(颜色bai )云霎时两个眼睛哗啦啦就流↓两行泪*| lai |*,仿佛等我这句话等了很久一般。哎,都说女人是shui *做的,果然没错。
  “天穷,我想你陪我去把孩子打掉,好么?”White(颜色bai )云恳切的眼神kan着我说道。
  多好的女人啊,设身处di 的为我想好了退路。她没有要求我负责任,要我娶她。我知道她是爱我的,她也想嫁给我,可她也知道我当然不会娶她的,女人何苦为难男人,White(颜色bai )云最终选择了放弃,成全了我。
  我搂住White(颜色bai )云,jin jin 的抱jin 了她,她还在啜泣,一直小声的断断续续的哭泣着。我只能搂住她给她一点安慰。
  我们去医院的* na *天,天空↓了点mao *mao *细雨,我们的心情都很沉重。我其实是很喜欢孩子的,只是这个孩子*| lai |*的不是时候。我从小没有爸爸妈妈,所以我能了解一个孩子是多么的Yearn(*ke wang*)父母的爱。
  我觉得目前根本给不了我的孩子应该的爱,我没有能力。更重要的是,我还没遇到我命中注定的女人,我知道她一定会chu *现,只是等时机而已。
  我在医院却意外的kan到了另二个人,陈素莹和梅娜,她们*| lai |*医院gan 什么?kan的还是妇产科。我庆幸她们并没有kan到我和我怀里的White(颜色bai )云,不然又要闹chu *新闻了。
  我本想向前去问个究竟,一想起自己是陪White(颜色bai )云*| lai |*做手术的,就不好前去相认了。但我心里一直埋着这个疑团,始终ruo * yin * ruo * xian 在我脑海里,只是等时间去探明White(颜色bai )。
  White(颜色bai )云jin *手术室的时候,我焦急的候在手术室外面,然后凑巧的,隔壁凳子上坐着一个男人,也是焦急的在张望着手术室的门。
  我感到有点奇怪,也是为了打发这难熬的时间。我过去跟他打招呼,问他是不是老婆也在里面。
  他告诉我他老婆今天生产,是早产小孩,还不知道保不保得住,所以很焦虑。
  我突然感到一阵难过,人家在这里焦急的等待是想保住小孩,而我和White(颜色bai )云,却是要杀掉一个无辜的生命。我突然觉得自己的hands(* shuang * shou *)沾满了鲜血,只觉得想吐。
  手术室的门开了,男人的老婆chu **| lai |*了,最终孩子没保住,男人签署了家长建议书,留大人。我知道这是一个多么艰难的决定,男人当时的眼睛都哭Red(* hong *)肿了,我真的感同身受。
  男人迎上前去,满脸的微笑,他亲了妻子的脸颊,然后笑着说,“亲爱的,不打jin ,我们以后还可以要孩子的,”妻子也微笑的点了点头。
  kan到这一幕,我的心感觉涩涩的,为她们的深厚的感情而感动着。如果今生,也有这样一个女人这么为我,我想我死也值得了。
  手术室的门没有再打开,我感觉时间过得很慢,我几乎是数着一秒一秒的过去,我担心White(颜色bai )云会chu *事,这辈子我都会良心不安。
  正当我快要闷得发疯的时候,手术室的门终于开了。
  White(颜色bai )云躺在洁White(颜色bai )的床单上,脸上没有一丝血色,往(曰)ri jiao (女乔)mei(女眉)的容颜显得憔悴而苍White(颜色bai )。我为White(颜色bai )云感到心疼,赶jin 扑过去,握住了她的手,握的很jin 很jin 。
  White(颜色bai )云仿佛感受到我的心情,微微笑了,“我没事,一切都过去了”她微弱的声音一字一句说的* na *么的清楚,我听得禁不住流↓了眼泪。
  正所谓男儿有泪不轻弹,只因未到伤心处。这次,我是真的觉得伤了一个女人的心和body(* shen | ti *),White(颜色bai )云,我以后会加倍补偿你的,我发誓。
  White(颜色bai )云在医院躺了一个星期,我kan护了一个星期,天天跑医院,煲汤,洗衣服,给她擦身子。我不知道她怎么跟她老公说的,这个一个星期只有我一个人照顾她。
  White(颜色bai )云对我没有丝毫的怨恨或不满,她满心的欢喜,我确是觉得很内疚和难过。
  我帮White(颜色bai )云办了chu *院手术,给她请了半个月的病假,而后我回公司继续上班。
  突然有一天,梅娜*| lai |*找我,我深感意外,知道她肯定是有事。我们约在一个咖啡厅见面,* na *里平时很少同事过去了,方便谈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