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作者:粘叶不湿身

文字大小调整:
  第412章 White(颜色bai )云的jin 急电话
  本想,拿着就要关机,可是看见*| lai |*电显示的时候,我眼一沉,还是按↓了接听键。
  “秦,小辉发烧发的很厉害,我,我不知道怎么办?”
  电话* na *头传*| lai |*White(颜色bai )云焦急的声音,我一听,随即说了句,“你别急,我马上就*| lai |*。”
  挂上电话,我看着还在沉浸在中的杨小漫此刻也没有了什么了,本*| lai |*是处于hot(英文:hot,中文:re )huo *中的我们两个就被这通电话给打断了。
  “怎么了,秦?”
  杨小漫皱着眉头看着我,她脸上的Red(* hong *)潮还未褪尽,xiong 前大片光洁的肌肤*bao & lu*在我的面前,看着这般诱人的杨小漫,我却没有一点儿情……yu (谷欠)。
  轻轻di 俯身在杨小漫的额前吻了吻,“小漫,我chu *去有点事情,你先睡吧。”
  随即我就起身拿起桌上的衣服往身上随意的一套,然后就带上手机chu *门了,留↓背后的杨小漫带着不解和疑惑,还有微微怀疑的目光。
  我知道现在不是跟她解释的时候,刚才White(颜色bai )云打电话*| lai |*的时候,是如此的焦急,相比她的儿子一定是chu *了很大的事情吧。
  要是我在这个时候跟杨小漫解释的话,不但不能够让她相信,反而更加的让她怀疑我的。
  一chu *门,我就快速的吵着White(颜色bai )云住的di 方也就是我以前租的* na *个房子跑去。
  很快的,我就赶到了White(颜色bai )云住的di 方。
  “怎么样,小辉他发烧的严不严重?你怎么不带他去看医生啊?”
  看着chuang shang 不停的在打哆嗦的小辉,我的眼神里充满了对White(颜色bai )云的责备,因为小辉是她的儿子,他发烧了,她怎么不带他去看医生,反而找我?
  眉头皱了皱,只见White(颜色bai )云哭泣着摇摇头,“我,我没有钱给小辉治疗,现在医生* na *么势力,要先付钱他们才肯给小辉治疗,所以我没有别的办法,在这里就只有找你了。”
  “对不起,秦,我知道自己不应该这么晚的*| lai |*找你,可是我真的找不到其他的人了。”
  White(颜色bai )云的哭声越*| lai |*越大,我连忙shen 手扶了她起*| lai |*。
  “好了,White(颜色bai )云,我没有怪你的意思,你赶jin 去整理一↓,我去抱他看医生。”
  说完我就走到床边一把抱住小辉,朝着这附近最近的一家医院跑去,幸亏这里我还算熟悉,毕竟以前也是在这里生活过一段时间。
  身后的White(颜色bai )云也跟着我的脚步在一旁焦急的看着小辉。
  没多久,我就把小辉抱到了附近的一家小的诊所,现在也只能这样了,要不然我怕小辉再继续这样烧↓去会把脑子烧坏的。
  “医生,怎么样,这孩子有没有事?”我有些焦急不安的看着医生。
  “我已经再给他降温了,幸亏只是发* gao *烧,要是你们再*| lai |*晚一点的话,这孩子恐怕是有* xing *命危险啊。”
  医生说着还不忘抬起头看看我和White(颜色bai )云,随即又用着一双责备的眼神看着我们两个。
  “你们两个是怎么做孩子的父母的,小孩子发* gao *烧就应该早一点带他*| lai |*医院,今天你们是幸运,要是再晚一点的话,这孩子就要归西了。真是的,现在的父母越*| lai |*越没有责任心了。”
  耳边不停的响着这个老医生的话,我靠,有些受不了,这个孩子又不是我的,这人gan 嘛这么说我啊。
  难道他没有看到我因为抱着小辉*| lai |*医院,已经跑得上气不接↓气的吗?
  White(颜色bai )云听着医生的话,倒是有些尴尬的朝我看了看,我知道她是在尴尬什么,因为这个孩子不是我的,敢情是这个老(jia huo )误会我们两个是夫妻了。
  难道我和White(颜色bai )云看起*| lai |*有夫妻相吗?这么想着,心里的抱怨倒是平息了不少。
  陪着White(颜色bai )云的儿子在医院里吊了两瓶盐shui *,烧算是退了↓*| lai |*。
  “谢谢你,秦。”
  “我不是跟你说过了吗,我们之间是不用说什么谢谢的,还有,你一有什么事情的话就可以*| lai |*找我帮忙的啊,我随时奉陪的。”
  我shen 手**White(颜色bai )云的头发,满脸安慰的样子。
  我知道,现在的她是对我心生愧疚,这大晚上的把我叫*| lai |*,只是为了帮她付医药费,而且对象还不是我的儿子,这要是换做了其他的男人的话,恐怕早就逍遥快活了,哪还记得他们落难的母子俩呢。
  更何况之前我还是在跟杨小漫打得huo *hot(英文:hot,中文:re )的时候,在最后一个环节,被White(颜色bai )云的一通电话打断了,这要是是个正常男人都会发huo *的。
  我现在是极度的怀疑自己到底是不是男人,竟然可以在* na *个最关键的时刻刹车,我Ta Ma的定力也太牛了点吧。
  “秦,不管怎么样,我还是要跟你说声谢谢的。”
  看着White(颜色bai )云眼里的坚定,我算是投降了,“好了好了。大小姐,我举hands(* shuang * shou *)投降可以了吧,你的这声谢谢可真的很长啊!”
  我的话惹她一阵大笑。
  “*| lai |*,秦,吃点东西吧,你大概是饿极了吧,大晚上的被我叫*| lai |*,shui *都还没有倒给喝就让你背着小辉去医院了。
  “呵呵,是有点渴了,我吃点shui *果吧。”何其是渴,被小辉去医院的时候,我可是累的要死了,不过在White(颜色bai )云的面前,我还是强装着,要不然我这大男子主义可就White(颜色bai )做了。
  我们没在White(颜色bai )云这里睡一晚,因为这个晚上我是几乎和White(颜色bai )云聊天聊到天亮的。
  我知道,White(颜色bai )云有好几次都暗示我要我去房间睡觉,可是我知道,这个屋子里就只有两个房间,现在小辉住了一个房间,* na *么我要是在这里睡觉的话,就只有和White(颜色bai )云睡了。
  我是个男人,可不想(bie)着一个晚上,虽然White(颜色bai )云对于我的要求她都是从*| lai |*不拒绝的,但是我知道今天小辉生病了,要是我还要求她和我做* na *种事情的话,岂不是太没有人* xing *了么。
  但是自己的身体又再清楚不过了,只要一有女人躺在我的旁边,就算是不碰,我也会有反应的,整个晚上都会被****身的,与其这样被***烧死,我到不如就这样和White(颜色bai )云聊一整个晚上*| lai |*的痛快。
  可是这样做的结果就是,到了第二天,我去公司上班的时候,顶着个大大的熊猫眼。
  “呦,秦,你什么时候给自己画了个烟熏妆啊?”
  果然,没事找事的人一看见我这样就立马不放过任何机会似的凑到了我的跟前说着。
  擦,什么烟熏妆,我可是一整晚都没有睡,得chu *的效果,要是这小子再在我耳边叽叽喳喳的不停,我就去让他尝尝不能人道的zi wei 。
  狠狠的投给张一顺一个White(颜色bai )眼,我没有开口理他,继续朝着自己的办公室里走去。
  对面恰好引*| lai |*杨倩,只见她看着我这个样子,眼里闪过一丝的惊讶,很快的便是不解。
  “秦,你这是怎么了,昨天晚上没有睡好吗?”
  她担心的语气更加的让我无di 自容,MD,我人缘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好啊,*| lai |*了一个张一顺鸡婆也就算了,现在又*| lai |*了个小美女,这叫我怎么忍心去用眼神秒杀人家呢。
  “呵呵,是啊,昨天晚上没有睡好,所以今天我的眼睛就变成这个样子了。”我一副很无辜的样子看着杨倩。
  可是我的话刚一说完,某人就又将脑袋凑了上*| lai |*,而且还满脸笑的有些ai mei (*(曰)ri 爱*(曰)ri 未*)。
  “秦,你该不会昨天晚上在哪个美女的怀中**吧,纵yu (谷欠)过度而导致今天状态不佳,唉,秦啊,不是兄di 我说你,你也应该要适当的悠着点啊。”
  Ta Ma的,张一顺,你找死吧,要是我身边有一个锤子,我想我会立即的朝着他头上垂一垂子。
  MD,张一顺,你是不是属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仔的啊,听着他的话,我的脸色立即的夸了↓*| lai |*。
  当着杨倩的面,他竟然这么说,而且老子昨天晚上可是救人,没有去**。
  “张一顺。”
  “唉,gan 嘛,是不是我说的对了,你想要夸奖我啊?”某人还一副不知死活的嘴里。
  “滚!”
  三点shui *,一个字,这个滚字,我自认为说的很有霸气,果然张一顺看着我black(hei )的比牛屎还难看的脸色,脚↓像是抹了油一样的,跑的比Rabbit(tu zi)还快。
  “你Ta Ma的,要是↓一次再敢这么说话,我让你去做太监。”
  最后我在心底暗暗的补了句,其实是很想大声的chong *着张一顺的背影叫chu **| lai |*的,可是旁边还有一个大美女站在的,为了估计形象为题,我只好*ying *生生的忍住了。
  “秦,张一顺,说的都是真的吗?”
  样倩的眼神中充满了怀疑,还有一丝丝的伤痛。
  “不是,怎么可能,我像是* na *种人吗?”
  不用说你像是* na *种人,你Ta Ma的就是* na *种人好不好。
  “呵呵,小倩啊,你找我有什么事情吗,我好像还有别的事情要做,现在还很忙,不能够陪你在这里说话了,要不改天,我找个时间请你吃饭?”
  哄女人就是像我这样哄滴,果然杨倩一听我这么说,* na *原本还挎着的小脸一↓子就笑开了flower (hua )*| lai |*。
  “你说的都是真的吗?”
  “恩,是真的!”点头,再点头。
  我的样子看上去是十分的肯定,还有就差要举手对天发誓了。
  在公司里,这一天,我也没有什么心情去工作了,只是将余静递给我的一些简单的文件看了一遍,签了个名,我就招着借口回家有事去。
  其实我是困的不行,这不是废话么,一晚上没有睡觉的人,就算是体力再好也是扛不住的啊,现在我就要好好回去补补睡眠,真Ta Ma的困的不行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