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作者:粘叶不湿身

文字大小调整:
  第410章 醒*| lai |*
  缓缓di 睁开眼睛,一股刺鼻的药shui *味道chong *刺着我的五官,第一反应,我就知道这里是医院。
  “秦,你终于醒*| lai |*了啊,我们都担心死了。”杨小漫嘴角里带着笑容的看着我。
  她的眼里布满了血丝,我想大概是因为彻夜不眠的照顾我而导致的吧。
  “我这是怎么了?”
  随口tuo *chu *这一句话,有些迷糊间,自己怎么会在医院里。
  见我的问话,她们的脸上直接闪过一丝的不自然,随即杨小漫便开口道,“秦,你都昏迷了一天一夜了。肚子大概也饿了吧,我去给你弄些吃的。”
  说完她就要起身离开给我准备吃的,我将目光转向其他的几个人,她们闪躲的眼神,还有一向都是有话就说的杨小漫今天却没有回答我的话,直觉告诉我是chu *了什么事情。
  闭上眼睛,努力的回想自己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只感觉后脑勺里面传*| lai |*一阵疼痛。
  一瞬间,我的头脑中快速的闪过昨天的* na *惊心动魄的画面。
  随即,我的眼睛凌厉的睁开,犹如豹子一样的冰冷,整个人也变得严肃起*| lai |*。
  “杨微呢?”
  看着陈素莹和冷颜玉面面相觑的样子,我没有看见杨微,平时她们几个都会在一起的,但是今天我却没有看见她。
  头脑里闪过的* na *一些画面,直直的chong *刺着我的大脑,本以为是做梦,可是现在看着她们的脸色,我明White(颜色bai )了,昨天的* na *一切都是真的,微微真的是chu *世了。
  “说,微微呢?她是不是已经死了?快说啊?”
  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我咆哮的朝着她们几个大吼了chu **| lai |*。
  “秦,你别这样,先冷静一↓,你自己的身子也不怎么好。”
  chu *去的杨小漫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走到了我的面前*| lai |*了,她的手里端着一碗稀饭递到了我的面前。
  “秦,*| lai |*把这碗粥给喝了吧,医生说你郁结之气太重,不易吃太过油荤的东西。”
  杨小漫的口气有些弱弱的,我知道她这几天应该是因为我的事情而弄得有些身子虚吧。
  可是只要一想到杨微现在还生死未卜,我哪有什么胃口去吃饭呢。shen 手一把将她手中的稀饭给拂掉,掀起被子,我就要起身去找杨微。
  “好,既然你们都不告诉啊,* na *么我就自己一个人去找可以了吧。”
  我带着三分赌气的语气,但是刚一掀开被子想要↓床,我的头前就传*| lai |*一阵眩晕,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都已经睡了这么长的时间了,可为什么我还会感觉到头晕呢。
  心中闪过一丝的恐慌,大概是因为自己在昏迷的时候没怎么吃东西吧,可是我现在是这么的没有什么胃口。
  微微,杨微现在不知道怎么样了,我想要快一点见到她,看她是否安好。
  “秦,你先躺↓,医生说你的身子太过的虚弱才会受不刺激的昏倒,你不要这么激动啊,我相信微微她会没事的。”
  旁边的冷颜玉的声音一阵chan dou (颤抖吧!凡人!),她的眼里充满了泪shui *。
  “你们都给我闪开,我要去见微微,微微在哪里,她在哪里?”我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可以把声音说的这么大的。
  “你们安静点,要吵就chu *去吵,别的病人还要休息呢?”
  隔壁的护士见我们这个房间太过吵闹,就忍不住过*| lai |*说了一句。
  “去MD,再给我说,我让你一辈子都做不了女人。”
  此刻的我绝对是失去了理智,就连说chu **| lai |*的话都不经过大脑,* na *个探过*| lai |*脑袋的护士被我这么一说,倒是不乐意了,正准备还想说着什么,却被杨小漫一把拉住。
  “对不起,护士小姐,这个位病人情绪有些激动,说了什么错话,还请您原谅,我在这里想替他像您道歉了。”
  我从*| lai |*都没有见过杨小漫会这么低声↓气的跟一个人说话,即使是在之前她di di 要开刀需要三十万,她也没有像这样低声↓气的求过* na *个人,只是用身体去讨好黄并强,而且我知道* na *个时候的她还是被*的。
  我的眼中闪过一丝的惊讶,随即又恢复到了愤怒之极的样子。
  “你们要么去带我去看微微,要么就在这里阻拦我一辈子,还有,我告诉你们两个,要是微微chu *了什么问题,你们两个也都给我滚。”
  我狠话放在前头,虽然是带病在身,可是我的头脑还是清醒的很,杨微微之所以会chu *了车祸,都是这两个女人在一旁吵架弄成的,要是杨微微真的有个什么三长两短的,我是不会原谅她们两个的。
  “秦,你怎么可以这么说呢,医生说,杨微微的伤达到了七级,能够活的↓*| lai |*就已经算是奇迹了……”
  “pa 口拍——”
  陈素莹的话还没没有说完,我的一把掌就朝她* na *###的小脸上重重di 打去,立即五个掌印就* na *么清晰的映在了她的脸上。
  “你,竟然打我。”
  捂着脸的陈素莹眼中闪着泪flower (hua )的看着我。
  “我告诉你,你要是再敢诅咒微微一句,我立马就把你逐chu *这个家门。”
  我的语气中带着前所未有的凌厉,果然我的话刚一说chu *口,原本还在抽泣的陈素莹你离开闭了嘴。
  “秦,你冷静点,我相信有我们大家的祈祷,微微她会好起*| lai |*的。你不要担心。”
  “滚,全都给我滚。”
  不想再看见这群女人,我的心里只要一回想起杨微微被大卡车撞到在血泊中,心脏就抽痛的不能呼xi 口及,我只想一个人静一静,可是这群女人老是阴魂不散的chu *现在我的面前。
  们被她们轻轻的关上,我静静di 看着医院里雪White(颜色bai )色的墙壁,雪White(颜色bai )色的被单,还有雪White(颜色bai )色的绷带,一切都开始让我害怕畏惧起*| lai |*。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开始害怕起医院了。总感觉jin *入这里的人们都不会再回去的,这里到处都弥漫着死亡的味道还有消毒shui *的味道,充斥着我的呼xi 口及,让我一↓子透不过气*| lai |*。
  透过窗户,我看见杨微微就* na *么静静di 躺在White(颜色bai )色的床单里。
  她全身上↓都被White(颜色bai )的恐怖的绷带包裹着,还有* na *滴答滴答的药shui *,以及她床头边传*| lai |*的一阵阵心电图的声音,我的心里被一块重重的大石头狠狠的压着,直到我喘不过气*| lai |*。
  当医生告诉我说,她可能一辈子都会成为植物人的时候,我的心脏几乎是停止了跳动一般。
  杨微微她曾经是多么骄傲的一个女人,可是就在前些(曰)ri 子,她被宣告说不能够怀孕……
  “老天爷,你已经剥夺了她失去一个母亲的权利,可是现在又让她将终身成为植物人,这让她情何以堪?”
  扒在医院的玻璃窗外的我,看着里面一动不动的杨微微,还有* na *几乎要靠着药shui *才能够维持生命的杨微微,我的心在一阵的抽痛。
  “微微,你一定要坚强的活↓去,不管怎样,我都会守护在你的身边的。”
  (曰)ri 子一天一天的过去,可是杨微微的病情却一点儿也没有好转,我的心情也开始变得暴躁起*| lai |*。
  “秦,你就多吃一点吧,最近都没有怎么看你吃些东西,你在这样↓去的话,恐怕你的身体会被累垮的。”
  杨小漫带着哀求的语气看着我,她的脸上也显得有些枯黄,大概最近因为看着我心情低落还有杨微微一直昏迷不醒的原因,她也是很少吃饭的吧。
  是我太过自si 禾厶,害得这么多的女人一个个都跟着我身后面受罪,我感觉自己就像是一个罪人一样,先是陈素莹,然后又道了White(颜色bai )云,现在又是杨微微,我真的不知道接↓*| lai |*会是哪一个女人?
  “我吃不↓,你吃吧。”我的语气中尽显疲惫。
  早饭过后,我依旧是去医院看杨微微,还是像往常一样,我和杨小漫两个就只能够站在门外观看。
  医生说,杨微微的伤很重,能够活↓去的几率也很小,全身上↓的组织被重力破坏,所以需要借助无菌医疗室*| lai |*静养,至于什么时候能够醒*| lai |*,这要看病人自己的意志力了。
  如果她想一辈子就这么的睡↓去的话,* na *么她将永远也不会醒过*| lai |*的,我记得自己不止问了医生多少次了,可是得到的每一次都是这样的答案,我的心开始有些心灰意冷了。
  “秦,我们还是先回去吧,我相信微微她会醒过*| lai |*的,因为她爱你。”
  杨小漫轻轻di 在我的耳边说着。
  是的,她爱我,她爱我到甚至可以放弃自己的生命,她爱我到可以失去做一个母亲的能力,可是我呢,我又给予她什么些东西。
  我的嘴角边扬起一抹苦涩的笑容*| lai |*,就在我将要绝望的时候,突然传*| lai |*一声焦急略带兴奋的声音。
  “秦,你快看,微微的手指动了。”
  杨小漫兴奋的shen 手拉着我的衣袖,另一只手指着屋子里面的杨微微。
  “医生,快叫医生,快,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