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作者:粘叶不湿身

文字大小调整:
  第406章 竟然是White(颜色bai )云
  本是聊得盛开,可是见他如此的激动,我到要看看到底是个长得什么样的女人能够让他如此的大费周章的把我叫*| lai |*。
  微微的抬头一看,只见一抹熟悉的身影映入我的眼中,竟然是White(颜色bai )云?
  我的脑海中浮现chu ** na *个总是笑语嫣然的样子,* na *个曾经在我的心目中是* gao ** gao *在上的女人一样的女子,她,怎么会落入到酒吧里当serivce(中文:fu wu)员了呢?
  现在的她,不是应该和自己的老公还有孩子过着自由的(曰)ri 子吗?
  脑海中有太多的问题想要去问White(颜色bai )云,脚↓的步子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快速的朝着White(颜色bai )云的方向移去。
  “喂,你gan 什么去啊,不是说好的,我们要合作的吗?”
  我没有理会背后的王宁朝我大喊的声音,此刻我的头脑中有的就是只是赶jin 的找到* na *抹White(颜色bai )色的身影,好好的问问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就在我快要走到* na *抹White(颜色bai )色的身影的身旁的时候,忽然我一个不小心撞到了一人人。
  “对不起,对不起!”
  回头一看,被我撞到的是一个serivce(中文:fu wu)员,只见他满脸为难的看看我,然后又看看di ↓被我刚刚撞碎的酒杯。
  看他的样子,大概是*| lai |*这里做兼职的,而这酒杯是被我撞碎了,他不好意思叫我陪,可是如果我不陪,他就要掏腰包替我垫付了。
  快速的从口袋里掏chu *一张Red(* hong *)的递给他,“对不起,这是我陪你杯子的钱,不用找了,我赶时间。”
  说完,我头也不回的就朝着White(颜色bai )云所在的* na *边跑去,可是这里是酒吧,毕竟人龙混杂,只是刚才的一段小* cha *曲,我* na *抹White(颜色bai )色的身影就消失在了我的面前,我有些yu (谷欠)哭无泪。
  看着* gao *杠杆White(颜色bai )云还在的位置,现在已经是空空如也,我不知道到底要往哪个方向找,只是觉得这里的人太多了,想要找一个人,有点难了。
  可是我依旧是没有放弃,不知道是因为担心现在的White(颜色bai )云,还是我本*| lai |*就对White(颜色bai )云产生了感情,我不想她过得不好,也不安她怎么会在这里打工,这些都是我所想要知道的事情。
  才酒吧chu **| lai |*,我一副灰心丧气的样子,倒是让旁边心情大shuang XX大XX的王宁误会了。
  “喂,我说,秦少,你该不会是为了一个女人而弄成这个样子吧?有必要么?不就是一个女人嘛,不值得。”
  他轻挑的语气让我听了很cuohuo *,我知道他没有别的意思,只是想要安慰我而已。
  “什么不值得,你懂个屁。”没*| lai |*由的朝他大吼了一声,我就你看意识到自己是有点过了,不是觉得自己刚才对王宁的态度,而是觉得是如此在乎White(颜色bai )云的,她在我心中的位置甚至是超乎了我的想象。
  一旁的王宁被我突然的这么大声的一吼,倒是有些微微的愣住了,睁大了眼睛看着我,像是在看外星人一样。
  “你怎么反应这么大?难道你认识哪个White(颜色bai )衣女人?”
  看着他满脸狐疑的样子,我本能的有些心虚了,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自己又没有做什么亏心事情,怎么面对王宁的质问却显得有些不自然。
  “没有,你想多了。”说实话,我和White(颜色bai )云只间除了上过几次的床,就没有什么关系了,她有自己的老公和孩子,而我顶多是她在寂寞的时候给她一个安慰,所以面对王宁的质问,我选择了隐瞒。
  毕竟White(颜色bai )云也是接过婚的女人,我要是说自己跟她有染,这样传chu *去对她要是不好的。
  显然,对于我的话,王宁是一副狐疑的样子,他眼神中的怀疑,摆明了就是不相信我,为了不让他再继续的怀疑我,索* xing *我就直接开了口。
  “最近都没有和女人做了,有* na *个方面的需要,见到美女,当然是想要把她纳入自己的身↓,这个你懂得。”
  我故作ai mei (*(曰)ri 爱*(曰)ri 未*)的朝着王宁使了个眼色,有些* yin *秽,果然,他* na *双充满了怀疑的眸子离开就笑了起*| lai |*。
  “早说嘛,↓次我*| lai |*帮你搞定她。”
  王宁说着还shen chu *手拍拍自己的xiong 脯一副很自豪的样子。
  对于这个兄di ,我有时候真的是很无语,你要是说他不够义气的话,有时候,为了你,他还真是很够义气,能够把弄到手的女人先让给你享用,做人能够做到这种di 步,他王宁也是我遇见的第一个。
  和王宁分道扬镳之后,我准备接↓*| lai |*的几天都去公司上班了,当然,我不是* na *种工作狂,只是上次遇见White(颜色bai )云的* na *家酒吧是我们公司附近的,White(颜色bai )云既然在* na *里做兼职,* na *么我就不信自己会找不到她。
  “你真的不在家里好好休息而想要去上班吗?”
  晚饭的时候,我跟杨小漫随口说了一句,见她就好像是在看外星人一样的睁大了眼睛看着我。
  被她看得有些心虚,我索* xing *就直接的回答道,“怎么,我想要好好的为公司所一点事情,你也想拦我,还是看不起我?”
  我知道杨小漫是不会对我有什么歧视的眼神的,哪怕她再怎么的强悍,我再怎么的好吃懒做,她也是不会带有色眼镜看我。
  要不然之前在黄并强的* na *家公司里,她是公关经理,而我只是一名普通的员工,而且还是被炒鱿鱼的* na *种,她都不嫌弃的跑到我的家里为我打扫* na *连我自己都有些受不了的房子,见我伤心难过的说着自己是一个没人疼没人爱的孤儿,她就奋不顾身的用自己的身子温nuan (温度适合让人感觉舒服)我的心。
  所以我绝对是相信杨小漫不是* na *种会歧视我的人。
  “不是的,秦,你误会我的意思了,我只是觉得这些天,你为了公司的事情已经够累的了,所以就想要放你几天假,让你好好的休息,不过你喜欢工作的话,我也不会阻拦你的。”
  杨小漫带着哽咽的声音,眼神中尽是委屈,活活的像是一个受了气的小怨妇。
  看着她这个样子,是很难将她在公司的* na *种做事果断、狠辣的女强人联系到一起的,我有一种想要笑的chong *动,最后还是被我给(bie)着。
  “呵呵,小漫,我知道你是这个意思,好了,明天我会去上班的,这些天,为了公司的事情,我知道,你也没有少操心,*| lai |*多吃点吧,补补,晚上还有事情要做呢!”
  我的话一chu *,果然就看见了杨小漫* na *原本还委屈的脸蛋立刻就chu *现了两抹害羞的Red(* hong *)霞。
  怎么都经历了男女之事,她还是这般的害羞,而我每一次只要一看见她害羞的*样,就会立马起反应,为了不破坏大家吃饭的气氛,我很自己的跑去厕所,一个人自行解决。
  第二天,我还是像往常一样,没有和杨小漫一起上班,虽然她说过不会介意的,但是我会仍旧坚持不要和她一起,我有时候会在她的前面去公司的,这一次也是。
  *| lai |*到公司,我只是将之前的任务报表仔细的看了一遍,不过,说真的,经过上次黄并强想要击垮我们公司的事情之后,我都会加倍的小心盯着公司业绩的走势的。
  “嗨,中午要一起吃饭吗?”余静笑着朝我走了过*| lai |*。
  看着她,我眉头一皱,她怎么也会提前*| lai |*公司上班,难道她也是和我一样,是有目的的?
  “不了,我中午还有事,你先去吧!”
  提前*| lai |*公司上班,是有原因的,我想早一点找到White(颜色bai )云,毕竟让她一个人在外面漂泊我是不放心的,所以我推辞了余静。
  “* na *好吧,* na *我先走了。”
  余静走后,我就一个悄悄di 从公司的后门溜了chu **| lai |*。
  虽然中午是午餐时间,但是我也是不想让大家知道我去了酒吧。
  公司和White(颜色bai )云所在的* na *个酒吧是离得不远的,只是几步路的事情,我便到了酒吧里。
  还是* na *首熟悉的音乐,熟悉的环境,这家酒吧我是经常*| lai |*的,自从jin *入了龙华公司上班,公司里只要一有什么活动,都会请集体员工*| lai |*这里消遣一番的,当然大多数时间,我也是会*| lai |*的。
  一jin *入酒吧里面,不就停的搜索White(颜色bai )云的身影,虽然不抱有太大的希望,但是我还是希望能够快一点找到White(颜色bai )云,曾经* na *个过着少妇生活的女人,怎么一↓子落魄到酒吧里当起serivce(中文:fu wu)员*| lai |*了,这倒是让我很好奇。
  没有看见White(颜色bai )云的身影,就一个人点了一杯酒,坐在了角落里和气闷酒*| lai |*。
  一杯接着一杯喝,不过也是奇怪,我喝了大概有三杯酒了,可还是没有感觉到醉意,正当我点第四杯酒的时候,突然一抹White(颜色bai )色的身影闪过我的眼睛。
  我立马就像是等待已久的猎人,一↓子从位置上站了起*| lai |*。
  “喂,这位先生,你还没有负酒钱呢?”
  身后响起了serivce(中文:fu wu)员的声音,只是这一次我没有停↓*| lai |*付钱给他,而是从口袋里掏chu *几张一百的,至于是多少,我也不太清楚,只是随手的朝着身后一甩,说了句,“不用找了。”
  快速的朝着* na *抹身影跑去,身拍她像上一次* na *样,从我的眼前消失一般。
  就在我快要*| lai |*到她的面前的时候,* na *抹White(颜色bai )色的身影好像知道了我*| lai |*找她,放↓正要给客人端的酒shui *,朝着酒吧的后门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