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作者:粘叶不湿身

文字大小调整:
  第404章 流氓的侮辱
  “秦,这里到底是发生什么事情了?”
  “小子,这美女你认识?”
  “认识,* na *也不关你的事情!”
  见我这么说,* na *个男人嘴角边扬起一抹邪恶的笑容。样子wei suo的朝着杨小漫看了一眼。
  “不如这样吧,你让你马子跟我睡一晚,这陪酒的事情就这么算了,我嘛也不是这么不讲理的人,你说行不行?”
  Ta Ma的,就知道这个男人不安好心,杨小漫今天的打扮任是个男人都会对她起色心的,可是这个男人她MD也太张狂了吧,当着我女人的面说的这么直接。
  “啊!”
  不知哪*| lai |*的勇气,shen 手就一拳朝着男人的眼睛闷去,离开漂亮的熊猫大眼就呈现在他的脸上,为了美观,我立即给他的另一只眼睛也补上了。
  “你Ta Ma的找死是吧,给我上!”
  被打的男人shen 手捂着自己的眼睛,气急败坏的朝着他身后的一群人挥手就作势就要打我。
  “快跑!”
  抓起杨小漫的手就朝着门外跑去,现在不跑,除非我脑子是傻了,或者是jin *shui *了。要不然我是绝对待在这里等着被* na *群人凑的。
  “怎么样,刺激吧?”
  *| lai |*到一个无人的di 方,确定后面的* na *群人没有追上*| lai |*,我转过头,一直被我用手牵着跑;几条大街的杨小漫。
  只见她气喘吁吁的说着,“秦,我实在是跑不动了!”
  见她一边shen 手擦着额角的汗珠,一边用手去tuo *她* na *十二公分的* gao *跟鞋,满头疲惫的样子,我(拟声词)pu chi (口赤)一笑。
  这样的她,倒是没有职场上* na *个杀敌无数的杨小漫了,一点老板的架子也没有了。
  倒像是一个做错了事情落跑的小女人,让男人忍不住想要把她搂jin *怀中狠狠的疼爱一番。
  “*| lai |*,我背你!”
  在她的面前蹲**子,示意她上*| lai |*。
  良久都见她没有什么动作,我倒是急了,“你要是不想* na *些人追过*| lai |*,就赶jin 上*| lai |*!”
  我的话一说,她就没有什么犹豫了。我想之前,她大概是怕我背着她会累的,毕竟我也不是* na *种人* gao *马大的男人,xiong 肌也不是很发达,尽管我已经精彩去健身房健身,也还是练不chu **| lai |*xiong 前的* na *八块腹肌。
  一路上,杨小漫都是没有说话,我们两个像是约好了一样,一路都是沉默着。
  背着杨小漫走在路上,我只有微微的感觉到一丝的累,其实杨小漫并不是很重,甚至可以说很轻的* na *种。
  不过她虽然长得很瘦小,但是她xiong 前的* na *两颗硕大却一点也不小,背着她,我隐约能够感觉到她* na *xiong 前的**2 pian*** rou *软jin 密的贴在我的背部,甚至还能够感觉到她* na *两个立起的小梅flower (hua )顶着我的背部。
  我的**开始造次,仅是只有的触碰,杨小漫都能够挑起我* na *隐藏在身↓的**,要不是现在还在马路上,真想立刻将她压在身↓,狠狠的###一番。
  这个女人对我you huo 力太大,只要她无意间一个动作一个眼神,都能够让我yu (谷欠)罢不能,实在是没有别的办法了,我就只有将她放↓*| lai |*。
  “怎么了,你是不是背的我很累啊?”
  看着我额间因为隐忍而(bie)chu *的汗shui *,她担心的语气在我的耳边响起。
  眨巴着眸子,有些无辜,又有些担心,真是让我看的心生dang 漾,怎么办,要是就这么将她给做了,可是这里还是马路边,就算她肯,我也没有开放到这种di 步啊。
  “没事!”
  我知道,自己的声音中带着暗哑,* na *当然,我也相信杨小漫她不会听不chu **| lai |*。
  她脸有些**,见我隐忍的难耐,她倒是更加的害羞了。
  “你,是不是忍的很难受?”
  良久她才又开口说了这句话,声音中带着疑问,还有一丝的害羞。我真的是搞不懂,要说之前的她是未经人事,可是现在的她已经连孩子都生了,而且还* na *么大了,怎么还这么害羞呢。
  “恩,我们回去!”我暗哑的声音就连我自己都觉得有些不适应了,果然杨小漫听了我的话,脸上就立刻浮上了两抹Red(* hong *)晕。看的我更加的难耐了。
  回到了家里,我首先要做的事情就是赶jin chong *jin *浴室里降温,这路上还差点被***烧死。
  大约是半个小时候之后,我从浴室里chu **| lai |*,见到杨小漫只穿了件半透明的睡衣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手里端着一盘shui *果在* na *儿悠闲的吃着。
  无意间露chu *的xing *gan *妩mei(女眉),让我刚降↓去的***又提了上*| lai |*。
  “秦,你洗好了啦!”
  我正准备转身再去浴室里嬉shui *一番,却被她开口叫住了。
  “这shui *果是微微buy(中文:gou mai)的,ting *甜的,*| lai |*吃一点吧!”她hands(* shuang * shou *)捧着宝似的像我的面前递着shui *果。
  “不了,晚上我不怎么喜欢吃shui *果!”
  随意拿起桌子上的一本杂志,看了起*| lai |*,想要隐盖心里的焦急。
  可是我的心思根本就无意在* na *本被我翻了烂了的杂志,无意间撇到杨小漫吃shui *果的样子。
  好像是shui *果的汁沾到了她的嘴角,她shen chu *###的小Tongue(英文:Tongue,中文:she tou )* tian * 舌忝 *了* tian * 舌忝 *自己的嘴角,* na *个样子活活的像是一个贪嘴的小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一样。
  我顿时###一个收jin ,我知道,她的样子又让我起了反应。
  喉结不自觉的咽了咽,此刻的我已经是忍到了极限了,看着杨小漫* na *无意间坐着一些小动作,我真的是想立刻就把她给压倒在身上,狠狠的###一番。
  “你想吃吗?”
  见我一直盯着她看,她将手中的shui *果递到了我的面前,看着她这个样子,我有些难受了。
  现在就要她吗?还是等她吃好了?
  “你吃饱了吗?”吃饱了就该我吃你了。
  我的极力的隐忍着心中的***,开口说话的声音带着嘶哑。
  她立即意识到了我的**,眼神中露chu *着羞涩,我知道她不是什么纯情少女,对于我的**,她是再清楚不过了。
  只见她* na *修White(颜色bai )的脖颈一↓子就染上了Red(* hong *)霞,眼神中也露chu *羞涩的*样,一张一合的Red(* hong *)唇像是要跟我说着什么似的,可是又好像不好意思,最后她只得说了句。
  “* na *个,我先去洗澡了。”
  说完她逃也逃跑似的跑去了浴室。
  听着浴室里的shui *哗啦哗啦的响着,我知道,* na *里面正是有一个美女在沐浴,我的心里隐忍难耐,像是有数万只蚂蚁在我的心里ken *噬着。
  洗了大概不久,她就从浴室里除*| lai |*了,大概是因为怕我在外面等不及了吧,想着我的嘴角边也微微的露chu *了一抹笑容*| lai |*。
  在我的虐情攻势↓,杨小漫变得犹如一只温顺的小猫mi ,对我什么话都是言听计从。
  我和她都沉沉的睡到了第二天中午,由于昨晚运动过度,中午起*| lai |*的时候,还是感觉很疲惫,杨小漫是公司的老总,她迟到自然是没有人敢说她啦,只是我要是迟到的话,难免会被公司里的人说成是靠着女人才这么张狂的。
  “秦,你慢点吃,↓午去公司也不尺啊!”
  看着我狼吞虎咽的样子,杨小漫不禁有些微微的皱起了眉头。
  “*| lai |*不及了,我要先走了啊!”
  拿起公文包,没有等杨小漫,我就一个朝着公司奔去。
  在公司里,除了* na *个大嘴巴张一顺知道我和杨小漫同居,其他的人也顶多是认为我和杨小漫之间有着什么特殊的关系,更加的不会知道杨小漫已经帮我生了个漂亮的儿子。
  还有,每一次上班的时候,我都不会和杨小漫同步的,只是不想让公司里的人知道我和她同居,让人认为我是* na *种专门吃软饭的男人。
  *| lai |*到了公司,第一个迎上*| lai |*的不是* na *个整天在我的耳边八卦的张一顺而是满脸担心的余静。
  “秦,你没事吧,昨天晚上到底怎么了,你怎么会惹到了* na *些流氓啊?”
  “呵呵,放心吧,我没事。”打不过就跑的这个道理我还是懂的,要是昨天晚上我没有拉着杨小漫落跑的话,估计今天早上他们也不会见到我了,而是蹲在牢房里接受警察审讯了。
  “哦,* na *就好,我看见* na *些气急败坏的朝着你和杨董追着,还担心要不要报警,不过后*| lai |*看着* na *群人灰心丧气的又回*| lai |*了,我就没有报警了,昨晚我担心了你一夜!”
  余静的眼睛有些Red(* hong *)肿,大概是因为昨天晚上担心我会chu *什么事情而一整晚都没有睡好觉吧,想到这里,我的心底有些感动了。
  “呵呵,傻丫头,我能有什么事情,放心吧,我没事的!”
  为了让她放心,我shen 手去rou了rou她* na *满头* rou *顺的头发。
  这丫的头发还真的是很顺滑,*起*| lai |*手感也很不错,之前和她一起做的时候,我还真的没有发现到,不过,现在想着,光是*着她的* rou *发也是一种很享受的事情。
  赶走一个余静,又*| lai |*了个杨倩,我还真Ta Ma的女人缘好的不行啊。
  看着杨倩* na *哭得Red(* hong *)肿的双眼,我的心里抽痛着,这样的一个要强到不行的女人,竟然也会为了担心我而把自己* na *么好看的双眼哭成这个样子。
  她一走到我的面前,我并没有给她说话的机会,就shen 手一把搂住了她,拍拍她的肩膀,示意她放心,我没事的。
  将自己的↓巴搁在她* na *瘦弱的肩膀上,鼻息间尽是她头发的香味,让我心生dang 漾,一↓子就又起了反应。
  擦,兄di ,最近你是不是寂寞的慌啊,见到女人就站起*| lai |*,一副准备奋战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