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作者:粘叶不湿身

文字大小调整:
  第40章 帮忙的力量
  “你可能觉得奇怪,为什么公司独独升你呢?不要误会,不是我个人的提议,其实是董事长的意思,他早就听说了你,你上次为公司揪chu *内奸,挽回了近一亿的损失,我们都是有目共睹的。”杨微笑着说。
  “我,我都是误打误撞的。”我居然有点不好意思了。
  “呵呵,还有这次,你救了我一把,也为公司成功合并电子科技公司做chu *了不小的贡献啊。”杨微的声音娓娓述*| lai |*,真是动听啊,特别是在夸我的时候,“还是误打误撞么?”杨微调皮一笑。
  我怀疑自己眼睛flower (hua )了,一向严谨但* gao *贵的杨微居然在面前露chu *这个表情,我真的不敢置信,我qing bu zi jin 的rou了rou自己的眼睛。
  杨微见了,忍不住(拟声词)pu chi (口赤)一声笑了。真好kan啊,跟flower (hua )一样美的人儿笑的跟flower (hua )一般灿烂,而且只有我一个人kan见,并且也是对我笑着,我真幸福。
  如果说我此时对人生还有什么奢求,* na *就是杨微能永远这么对着我笑,能永远的只为我一个人笑……
  我正式任命为市场部总监的公告一chu **| lai |*,公司内部都穿的沸沸扬扬,我升职后,连带着White(颜色bai )云也跟着我升了,这是我欠这个女人的,我只能靠这个*| lai |*补偿她。
  White(颜色bai )云对我更体贴了,不仅每天有加了薄荷糖的咖啡喝,还是不是会尝到她亲手做的爱心早餐。
  有时候,办公室没人的时候,我们偶尔还会眉目传情一↓。可以说,我跟White(颜色bai )云的不伦之情在慢慢升温中。
  我现在可谓是春风得意马蹄行,走到哪都有人哈腰打招呼,总监啊,这个是我都不敢想的事情,要是放在以前。我对自己说,一定要谨言慎行,不能chu *任何纰漏了。
  所以就算别的部门的mm特意跑过*| lai |*跟我抛mei(女眉)眼搭讪,我也当做没kan见;即使别的同事给我递烟送酒的邀请我去卡拉ok,我一概拒绝。
  美酒,钱财,美女,这些个男人哪个不爱啊,我郁闷的不行了,就回办公室把White(颜色bai )云招jin **| lai |*,然后精神慰藉一↓。
  自从* na *晚跟陈素莹,梅娜三人chuang shang 较技以后,拿回了自己的行李,梅娜当时还哭了,这个感* xing *又成熟的女人,值得一个好男人好好的疼爱,我,不能辜负她。
  当梅娜问我以后还会见面么,我犹豫了几秒钟,而后摇了摇头,做chu *这个要命的决定,可是使我蛋疼了好几天啊,想起chuang shang 的**zi wei ,梅娜迷死人的* rou *情,有几个男人能抵挡,我居然说no了,我真佩服我自己。
  最近有点忙,我部门在策划一个项目了,是关于医院筹建的,如果这个项目策划成功了,公司盈利颇*** feng ***。当然每个部门都盯着这块fei *meat(英文:meat,中文:rou ,今天你吃了吗?) ,不止我部门。
  我几乎是通宵达旦的加班,卯足尽头争取上游的机会。我部门的↓属kan到我这么拼命,一个个都使chu *浑身解数*| lai |*协助我,好几个晚上我们都是在办公室和衣而睡的。
  我真正意识到一个帮忙的力量。难怪小学时,老师很喜欢拿一个长辫子的女生的作文*| lai |*朗读,作为范文在全班传阅。只是* na *个时候我是非常反感这种做法的,觉得老师很偏心,肯定有si 禾厶心。
  估计* na *个时候年纪还太小,不适合运用榜样这种力量作为工具,不知道我这样去跟以前的小学老师提议,她会接受么?我工作之余嘿嘿的想着。
  经过为期半个多月的筹划和准备后,每个有意向的组合都递交了自己认为最完美的策划方案上去,让董事会全体决议通过。
  其间,公布chu **| lai |*两份策划案是最优秀的,一个是我这个组的,另一个是杨倩组的。丫的,蛋疼,怎么又跟这个女人杠上了,所谓冤家路窄说的无外乎就是这个原理吧。
  我跟杨倩,就是活生生的一对生死冤家。
  我很jin 张,担心董事会又会像上次冤枉我入狱的案子一样,最后即使shui *落石chu *,但杨倩终究没事。我有点怀疑,这次是不是也是一样,只要是跟杨倩有关的,所有有利条件都会指向她。
  但事实证明我是真的错了,龙华集团毕竟是一个大的上市公司,还是有着其严谨的人文素质和集团文化,公司规章制度健全的office办公化系统。我太小题大做了。
  最终我的策划案决胜杨倩的策划,听到这个消息,我比当时荣升市场部总监还* gao *兴,心里跟七月天吃了冰棍一样的shuang XX大XX到底。
  我决定请我这组的全体同事吃饭唱歌,卡拉ok。平时* na *些想请我我都拒绝了的同事都大跌破眼镜。呵呵,我可不是一个苛刻的上司,不过情势使然,就没办法了。
  晚上去卡拉ok厅的时候,White(颜色bai )云跟我告假,说家里有点事情,不能去了,我有微微的失望,毕竟美女在场,气氛更活络些。都是几个大男人,没意思。、
  但事实是* na *晚我们玩的很尽兴,平时在公司拘束惯了了的同事,一到了这种放松的环境全都tuo *↓了平(曰)ri 里的伪装,尽情享乐起*| lai |*。
  酒过三巡,后*| lai |*不知道是谁提议请几个小姐*| lai |*作陪,其实说是作陪,也就是陪唱陪跳而已,没别的意思。我便欣然同意了,知道这群狼都不是吃素的主,没几个美女震不住场啊。
  小姐们到了之后,大家就更辛亥放lang了,一个个色眼yuan *瞪,活tuo *tuo *几辈子没见过女人般。猜筛子的,扔溜溜的,玩的是不亦乐乎,喝的罐底朝天。
  我没参加这些活动,而是静静的坐在一般kan着他们玩,我心里有点堵得慌,可又不知道为什么。
  就在这个时候,电话响了,是White(颜色bai )云打过*| lai |*的,她不是家里有事么?我疑惑的接通了电话。
  “喂,你们玩的开心么?我听你* na *边很吵啊。”White(颜色bai )云的声音隐隐的透着一股不安,发生什么事情了?
  “是啊,他们这群狼玩的比较疯,都跟吃了药一样,疯的要命。”我kan着在舞池中央搂着小姐跳舞的众人们,笑着摇了摇头。
  “哦,* na *你呢?你不开心么?”White(颜色bai )云又说话了。
  “我还好,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没他们* na *么开心。”我也实话实说了。
  “* na *,你愿意*| lai |*我这里么?我家里没人,我准备了烛光晚餐,就我们两人过二人世界。”White(颜色bai )云几乎在恳求我。
  我开始心动了,想到昏黄的灯光中,White(颜色bai )云穿着xing *gan *的丝绸睡衣坐在床边的情景,我禁不住有些蛋疼,为了** fu **慰这个baby(bao bei ),也应该去赴约啊,可是好几天没jin *食了。哈哈。
  我很快搭车*| lai |*到了White(颜色bai )云家楼↓,这个di 方我是记忆深刻的。公司本*| lai |*给我配了车,可是我就一车盲,路痴,所以还是自己搭车方便点,反正现在身份不一样了,的士费可以随意报销。
  White(颜色bai )云*| lai |*开门的时候,我闻到一股很好闻的香味,White(颜色bai )云果然穿着xing *gan *的睡衣,头发也放了↓*| lai |*,随意披洒在肩上,多了一丝妩mei(女眉)的气质。
  她笑靥如flower (hua ),我蠢蠢yu (谷欠)动,早已按耐不住,一jin *门,就把White(颜色bai )云给扑倒在di 了。错了不是di 上,是门板上,我们hot(英文:hot,中文:re )烈的激吻,彼此深切的探索者对方的body(* shen | ti *)。
  我没有想到仅有的一次放纵,会带*| lai |*让自己差点后悔的结果。
  这一晚,可以发生很多事情,夜晚本就是给图谋不轨的人披上羊皮*| lai |*作恶的。
  我太低估了杨倩的杂草* xing *格,屡战屡败,屡败屡战,这才是杨倩啊。第二天上班的时候,我没有起*| lai |*,一夜的奋战让我想多睡会,而且连续加班了半个月没有一次睡好过,这一次可要连本带利的补回*| lai |*,更何况怀里还有个jiao (女乔)人儿,我更舍不得起身。
  我不知道是不是其他人也是我这种想法,都沉醉在温* rou *乡里。
  据张一顺后*| lai |*告诉我,* na *天我部门几乎一般的人都没能按时上班,不过都有理由。
  有的说家里有事,要么就说亲人病了,更甚者,还说自己大姨妈*| lai |*了。
  操,这什么蹩脚理由,* na *天人堆里,好像没女的啊,我真的气的蛋疼,果然是榜样的力量啊,我一个不到,就大半迟到。
  令我没有想到的是,杨倩居然揪住我这次的事情不放,说我玩忽职守,不禁放纵手↓找小姐作乐,而且还带头聚众赌博。
  丫的,我* na *晚什么都没做,是哪个龟孙子阴了老子,怎么杨倩连我们后*| lai |*招小姐的事情都知道了?
  我突然想到* na *个带头建议找小姐的龟孙子了,他根本不是我这组的,明显是杨倩安###*| lai |*的,只是当时我心情郁闷着,就没有发现。MD,又被杨倩这个三八阴了一道。
  我讨厌女人就是因为她们常常不按牌理chu *章,这也就罢了,女人很喜欢*| lai |*阴的,她们总是躲在男人背后算计男人,如果哪个中招了,她们就会躲起*| lai |*偷偷的自得其乐。
  这有意思么?职场女* xing *本身不多,能靠自己能力站住脚的确实很少数。但如果光靠玩阴谋耍手段赢得di 位和尊重,估计也不能长久。我倒宁愿杨倩跟我真刀真*的gan 一阵,这样了断*| lai |*的痛快的多。
  可惜,杨倩始终是女人,再怎么优秀都还是一个女人,一个被我伤透心的女人。
  杨倩接着跟公司* gao *层提议罢免我的职位,说我没资格继续担任公司的* gao *层领导,有损公司的形象。
  我哑口无言,因为小姐确实找了,而且人家有照片有背景有人物,人证物证都齐了,我没办法。
  我其实也有当晚不在场人证,我整个一晚可都是在White(颜色bai )云的家里度过的,可这,我怎么能说chu **| lai |*呢。
  White(颜色bai )云jin **| lai |*我办公室,几次yu (谷欠)开口说什么,最终咽回去了。我明White(颜色bai )她的意思,她也像帮助我洗tuo *罪名,可是她一个已婚妇女,名声最重要,她怎么能为了我自毁前程呢。
  我暗自懊悔自己的大意,这次应该是死定了,没有* na *个大公司会对这种事情视而不见的,除非是董事长自己。我觉得自己还是有少许幽默细胞的,没想到这个时候还开的起玩笑*| lai |*。
  不过,我没想到的是,在我最绝望的时候,居然峰回路转,杨董事长站chu **| lai |*为我澄清了事情,他说整晚我都呆在他办公室跟他商讨这个策划案的事情。
  我惊得目瞪口呆,听到这个消息时根本反应不过*| lai |*,我连杨董事长的面都没见到过,何谈商讨事情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