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作者:粘叶不湿身

文字大小调整:
  第403章 晓玲的告密
  挂上电话,我的嘴角边露chu *一抹邪恶的笑容*| lai |*,这↓我的心底有底了,相信不chu *几天,他们一定会倒闭的。
  晓玲告诉的我消息还真的不是盖的,不chu *几(曰)ri 我和余静两个人就眼睁睁的看着对面黄并强他们的公司关门大吉了。
  此刻我的心底是有多么的激动,第一次,我感到自己是有多么的聪明和骄傲,当然这些都要归功与我身边的两个女人,一个是帮我想chu *这种置之死di 而后生的办法的余静,而另一个则是给我通风报信的晓玲。
  “晓玲,我爱你!”
  朝着* na *对面已经倒闭的公司,我大声的喊了chu **| lai |*,心中对晓玲的怀疑一↓子全都没有了,她没有骗我,黄并强的* na *家公司真的是被我给整垮了。
  而且我还听说,他因为si 禾厶底↓调动公司的流动资金而使得公司资金周转不灵被炒了,我只要一想到当初他是怎么灰溜溜的被他们公司给赶chu **| lai |*,我心底就有说不chu **| lai |*的* gao *兴。
  真是Ta Ma的痛快啊,这些你黄并强也尝试到了当初炒我鱿鱼的↓场了吧,去niMD在老子面前拽,想不到你也有几天吧。
  此刻,我的心底是说不chu *的痛快啊。
  公司为了要表扬我和余静两个人这次打击恶意想要破坏龙华公司的成功举动,于是就邀请了全公司上↓的职员去附近的一家新开的迪厅里大喝一顿。
  迪厅里,绚烂的灯光,妖娆的舞姿,弥漫的彩虹,看着舞池中央,* na *些腰扭得跟shui *snake(she 虫它)似的的蛮腰,我的心情也跟着澎湃。
  “*| lai |*,秦,我敬里一杯,这次多亏你,要不然我们公司也不会这么快就度过危机!”
  杨小漫今天穿的是一件妖娆的black(hei )色jin 身连衣裙,抹xiong chu *的迷人的ru(gou)令人神往,裙角刚盖过* na *修长的双* tui *根部,让人想掀起好好的欣赏一番。
  “哪有,不只是我一个人的功劳,这个办法也是余静想chu **| lai |*的!”
  对于旁边一直都没有说话的余静,我知道她是在嫉妒我和杨小漫可以这么理所当然的说着话,当然,我说的也是实话,在这场职场上的战争中,余静可以说充当了一个军师,随时的给我chu *一些好的注意。
  杨小漫一听,她倒是没有怀疑什么,笑的很shuang XX大XX朗,在职场上,她就是这个一个洒tuo *的人,之前在黄并强的公司,* na *个时候,她还仅是一位综合部的副经理。
  虽然拥有的职位已经是很让人羡慕了,可是如今的她却是更加的让人觉得她很精明gan 练,有一种职场上洒tuo *的气势,让很多的男人都折服在她的气场上。
  不用说,杨小漫在职场上是一点也不输给* na *些男人的。也就是因为她身上太过强势,压的我都有些喘不过气*| lai |*。
  何曾我的心中开始有了这样的不确定的感觉呢,我不知道自己这是不是自卑,反正每一次看见杨小漫的时候,总是感觉我们两个人的距离相差的太远。
  “呵呵,余静*| lai |*,我敬你一杯!”
  杨小漫一点也不吝啬的把她对别人敬佩的眼神流露chu **| lai |*。
  看着她和余静说着什么,我也没有去在意,只是将目光投到一个角落里,一道熟悉的身影映入我的眼帘。
  * na *是一抹White(颜色bai ),和天上的White(颜色bai )云的White(颜色bai )很相似,我曾经也用这样的语句去形容过White(颜色bai )云,看着* na *抹熟悉的身影也朝我偷*| lai |*一道明丽的目光。
  我知道此时的自己,不管杨小漫是怎么的叫我,我全都听不jin *去了。
  依旧是* na *熟悉的身影,熟悉的眼神,还有* na *眼神中总是带点伤感,就好像这个世界上所有的人都欺负国她一样。
  White(颜色bai )云!
  是的,没错,我敢肯定,* na *抹White(颜色bai )色的身影就是White(颜色bai )云。
  依旧多长时间没有见面了,我在想,此刻的White(颜色bai )云不是应该跟她的老公还有孩子过着幸福快乐的(曰)ri 子吗?怎么她会chu *现在这里?
  一瞬间,头脑###现了太多的疑问,让我有些迷茫了。
  想要起身去抓她问个清楚,可是旁边的杨小漫的目光已经朝我扫了*| lai |*。
  “秦,怎么了,你不舒服吗?”她略带关系的口气问着我,可是在这种口气中,就只有我一个人知道,* na *里面夹藏着是怒气。
  “哦,没有,只是最近帮公司搞销售额有点累了!”我随意编了个谎言搪塞她。
  知道杨小漫是不会相信的,开玩笑,她是什么人,她可是杨小漫,* na *个在职场上能够将* na *些快要倒闭的公司*得跳楼的女魔头。光是一提起她的名字,人们的脸上就会chu *现一抹害怕的神色。
  “恩,最近是有点辛苦你了,* na *你好好放松一↓吧!”
  杨小漫说完过便端起酒杯朝着公司其他的同事走起,在职场上,她就是一个gan 练的女子,身上到处散发着成###* xing *的气息,我时常的在想,像她这样有财有势的女人,到底是看上我哪一点了。
  我的视线一直都落在* na *抹White(颜色bai )色的身影上,我接着###要上厕所的借口就像* na *抹White(颜色bai )色的身影走去。
  可是面前忽然一个手里端着酒杯的男人撞到了我,看他的样子,大概是喝醉了吧。
  我没有理会他把我新buy(中文:gou mai)的衣服弄脏,只是想要快一点找到* na *抹White(颜色bai )色的身影。
  “喂,你没长眼睛啊,撞到了人不知道道歉啊?”
  * na *个赚到了我的人,竟然到过*| lai |*骂我,今天真是走霉运了,竟然被这个人渣撞到了,他还先开口诬蔑我。
  “heng(哼哈二将),你是喝多了吧,搞清楚好不好,是你先赚到我的,你倒诬蔑我了!”
  我shen 手指着自己身上被他赚到的污渍,很不shuang XX大XX的回着他,本*| lai |*是不想跟他多说的,可是这丫的摆明了就是不想放过我啊。
  眼光瞄向一边,* na *抹White(颜色bai )色的身影早就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了,索* xing *我就放弃过去寻找,和面前的这个流氓理论起*| lai |*。
  流氓看着我这个样子,倒是越说越起劲了。shen chu *他* na **cu && da*的手掌就要朝着我的衣领chu *揪着。
  我一个闪躲,他shen 手抓了个,却不想更加的激起了他的怒气。
  “你,你给老子站住!”他气急败坏的朝着我大声的吼道,立即就引*| lai |*了四周的围观。
  看着大家都朝我偷*| lai |*谩骂的目光,我开始有些不shuang XX大XX了,心里的(bie)屈就好像喝了一口shui *呛着hou long。
  “你Ta Ma的是不是吃饱了找找抽啊,老子跟你说了,是你先撞到我的,老子都不跟你计较了,你Ta Ma的还先找我算账起*| lai |*了。”
  气急败坏的我,终于是tuo *口大骂,本*| lai |*是在人多的场合,我是很少开口说脏话的,可是现在我实在是忍不住了,这男人,Ta Ma的就是欠抽,让我不得不开口骂他。
  “靠,你想死是不是?”
  * na *人说着就要挽起袖子朝打*| lai |*,不过因为他喝多了,走路有些不稳,拳头还没有shen 到我的脸上,他* na *庞然大物的身体就直直的倒了↓去。
  “砰砰——”
  旁边的一台桌子被他庞大的身子给撞倒了,上面的酒瓶全都被他给撞到了。
  “不关我的事情啊,都是他惹得祸!”我连忙shen 手摇摇示意不是我闯得祸。
  “你Ta Ma的是找死是吧,刚才老子看你们两个在这里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不是一伙的?老子这一桌子酒全被你们搞砸了,就你陪!”
  桌子旁坐着的一个长相凶神恶煞的男人,一把shen 手揪住了我的衣领,嘴里的吐沫星子飞的我满脸都是。
  我无语了,这个男人是不是从*| lai |*都不漱口的啊,看他的样子,幸亏是没有女朋友,要是有女朋友跟她接吻的话,岂不是直接把他女朋友给熏死了。
  想想我都为他未*| lai |*的女朋友& nie (一种手法)一把汗。
  “小子,老子在跟你说话呢,你眼睛转什么转?”
  卖糕的!大哥,你能不能不说话啊,你一说话还真的是要我的命啊。
  现在我是严重缺氧,他一说话,我就(bie)着呼xi 口及,不然我真的会怕自己一个不雅就吐了chu **| lai |*。
  “不是啊,这位大哥,我真是不认识他,不然等他醒了,你去问他好了!”
  “你Ta Ma的当老子是傻子啊,刚才你明明是和他聊得很嗨,你还敢跟老子说你不认识他,你Ta Ma的是找死啊!”
  靠!你丫的是吃屎长大的吗,讲话这么臭,左一个Ta Ma的,右一个Ta Ma的,老子都跟你说了,老子是不认识他,你Ta Ma的还非不信!
  看着面前这个男人一副要吃了我的样子,我的huo *气也跟着上*| lai |*了,本*| lai |*被* na *个睡的跟死猪一样的男人泼了一身的酒shui *,现在还被这个满嘴口臭的猪fei *大耳的男人熏得要死,我的忍耐力已经达到极限了。
  “怎么回事?”
  正准备爆发,一声细细的声音从身后传*| lai |*。
  杨小漫手里仍旧是拿着酒杯,表情慵懒的看了过*| lai |*,只是看见我被* na *个*cu && da*的男人揪着衣领的时候,她的眉头有一瞬间微微的皱了起*| lai |*。想必她也是担心我的吧。
  只是我是个男人,竟然在她面前这么被别的男人揪着衣领,这让我做为男人,感觉有些丢面子了。
  * na *个满脸fei *油的男人一看见杨小漫,眼睛都绿了,一双色迷迷的眼睛直直的盯着杨小漫的xiong 部看,典型的就是* na *种满脑子都是肮脏的思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