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作者:粘叶不湿身

文字大小调整:
  第402章 解决问题
  心情超不shuang XX大XX的从她办公室里chu **| lai |*,本*| lai |*是想*| lai |*想她献殷勤的,可是这殷勤倒是没奉献,到把自己给搭jin *去了。
  “怎么样?杨董的意思的是?”
  一chu **| lai |*,余静就着急的贴上*| lai |*,询问。
  看着她睁大了眼睛像一个好奇宝宝一样的盯着我看,没办法只得把事情如实的告诉她。
  “唉,杨董答应是答应了,可是她要我去负责这个任务!”我有些颓废是说着,还深深的叹了口气。
  “喂,杨董这是器重你啊!”
  看着我垂头丧气的样子,她shen 手重重的在我背上拍了一↓。
  “你丫的,不能够小力点,哎呦,疼死我了,真不只得,你这样的女人以后要怎么嫁chu *去!”
  我一边shen 手rou着被她打的肩膀,一边还不忘埋怨她两句。
  她被我这么说,倒是又重新往我的另一边肩膀上重重的敲击了一↓,顿时疼得我huo *冒三丈。
  准备用眼神秒杀她,可是她却调皮的对我吐吐Tongue(英文:Tongue,中文:she tou ),令我顿时**造次的厉害,恨不得立马上去扑到她,品尝着她* na *###的小Tongue(英文:Tongue,中文:she tou ),xi 口及允着* na *里面的香甜。
  很快的,我就又还击了过去,她不服气,又朝我打了回*| lai |*,我们两个就像一对刚刚结过婚的小夫妻,打打闹闹的。
  “砰——”
  由于我一直躲避着余静的追打,不只得碰到了什么东西。
  “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认识到是自己的错,还是先向人家道歉的好。
  一转身,只见杨倩此刻正蹲着身子,没有回应我的道歉,shen 手就要捡di 上的* na *些shui *玻璃,原*| lai |*我打破的是一只玻璃杯,只是有些不明White(颜色bai ),杨倩她为什么会这么在意这个玻璃杯。
  “杨倩,不要捡了,改天我buy(中文:gou mai)一个送你吧!”
  我是处于好心怕她因为捡shui *玻璃扎到手指才这么说的,可却不想,她根本就没有理我,而是自顾自的在哪儿蹲着捡* na *碎掉的玻璃杯。
  “喂,我说你不要再捡了,不就一个玻璃杯吗,改天我buy(中文:gou mai)十个给你好了!”见她不理我,有些huo *了,说话的声音也大了一些。
  “你懂什么,这是我妈身前留给我的唯一件东西,现在被你打破了,我什么都没有了,就连这玻璃杯也碎了!”
  她泪流满面的朝着我大吼了chu **| lai |*,有一瞬间,我被她的吼声愣住了。
  此刻的我真的是很想shen chu *手*| lai |*狠狠的甩给自己一个大大的耳光,怎么这么手贱,把人家的遗物给弄坏了。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你先不要捡* na *些shui *玻璃了,会把手割到的!”我的语气有些松软还有一丝的担心。
  以前的杨倩她是多么的一个骄傲的人,后*| lai |*知道自己不是杨老董事长的女人,而是一直和自己作对的二股东,她的心里就开始自卑起*| lai |*,一直以*| lai |** na *么疼爱自己的父亲竟然不是自己的父亲,而一直处处想自己chu *事的男人却是自己的亲身父亲,这是一件多么讽刺的事情。
  “小倩,对不起,我真的不是故意要撞碎**遗物的!”
  shen 手将杨倩搂入了自己的怀中,我知道,此刻的她一定是伤心至极了,一定是想找一个能够让自己依靠的肩膀,对于女人一遇到什么伤心难过的事情,就会想要找一个肩膀靠一靠,这是我曾经在一本书上看到了。
  我还很清楚的记得* na *本说的名字叫什么“女人* xing *格的剖析”,虽然我是很少看这类的书,可是* na *次无意间在图书馆看到了,好奇心作祟,于是就翻看了几页,才看几页,就被书中的内容深深的xi 口及引,让我爱不释手,我觉得书里说的很对,于是就buy(中文:gou mai)了* na *本书。
  在我以为杨倩会很乖乖的被我搂着的时候,却不想她用力的一推,将我推倒在di ↓,然后她头也不回的chong *chu *了公司,我不知道她去了哪里,也没有去追,只是用手狠狠的捂着自己的xiong 口。
  “MD,这女人是吃什么长大了,力气这么大!”
  很不shuang XX大XX的骂了一句,任由杨倩* na *个女人在外面奔跑,对于女人我还是比较了解的,等她气一消了,跑的累了就会自动回*| lai |*的,这个时候我要是跟着追chu *去的话,只是让她更加的气愤的。
  我料的果然是没有错的,第二天我就又看见了杨倩,手里拿着文件朝她办公室走去,只是她看见了我,没有说话就走了jin *去。
  我知道她只是想要我先跟她低头认错,但是现在我是真的很忙,之前杨小漫交给我的任务,我和余静现在已经开始举行了,根本就抽不开身去哄* na *女人。
  “算了,等过些(曰)ri 子,她的huo *气消了,再去道歉也不迟!”
  自言自语的说完,我就抬起脚步朝着销售部* na *边走去。
  “宇静,这边搞的怎么样了?”
  “这个月的销售额已经大幅度的提升上去了,以前流失掉的* na *些老客户也已经都过*| lai |*了。”她回答的gan 脆利索。
  “呵呵,* na *就好,这次黄并强是万万没有想到,我们这里有一个美女坐镇啊,搞的他们的生意一天不如一天!”我的口气中是带着轻蔑,心里就是对* na *个黄并强有些不shuang XX大XX。
  余静看着我这个样子,她的脸色有些为难,说起话*| lai |*也有些吞tun tu吐的。
  “只是,对面的* na *家公司虽然已经没有我们营业额* gao *,但是他们仍然还继续和我们凭着业绩,我们将产品压低一份他们就压低两份,摆明了是要我们过不去!”
  “Ta Ma的,这个黄并强,他脑子是不是jin *shui *了啊,这种亏本的生意也照做,是想让我们先关门么?”情急之↓,我tuo *口就骂了一句,管他什么绅士不绅士,现在老子就是气在头上,天皇老子*| lai |*了,也照骂。
  “秦,我们该怎么办,要是他们在这么压↓去,恐怕先倒闭的是我们了!”
  余的眼中闪过一丝的担心,我知道,这个方法毕竟是她先提chu **| lai |*的,要是真的让公司chu *了什么问题,她的心里也一定很不好过。
  “放心吧,我们再想想办法,就不相这样的人能够在商业界为所yu (谷欠)为,还真Ta Ma蛋疼!”
  tuo *口又是一句脏话,斗不过,就只有在背di 里骂咯。
  中午,我正郁闷的吃不↓饭的时候,突然手机在这个时候响了起*| lai |*。
  拿起一看,是一个陌生的号码,眉头jin 锁,还是按住了接听键。
  “喂,你是哪位?”
  “秦,是我,晓玲!”
  晓玲?我的头脑中快速的闪过一个女人的面孔,这个声音和名字让我很熟悉,同时又陌生,对于* na *个我只认识了一晚上就开口说要帮助她的女人,除了她的名字和卡号,其余的,我一无所知。
  “恩,有什么事么?”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最近公司的事情搞得我头疼,还是因为她曾经看见过这个女人和黄并强一起chu *现过,反正我现在是没有什么好态度对这个女人说着话。
  见我一副有话就说,没话就赶jin 挂电话的样子,晓玲也直奔主题说了起*| lai |*。
  “秦,你们公司最近是不是chu **| lai |*一些问题?”虽然是隔着电话传音,但是,我能够很肯定的听得chu **| lai |*,她的语气不是在询问我,而是很肯定。
  有一瞬间的惊讶,头脑中闪过一丝的不明之意,可还是开口问了chu **| lai |*。
  “你怎么知道?”
  对于晓玲这个女人,我还是不太了解,但是直觉告诉我,这种女人心机太沉,不易靠近,一向喜欢美女的我,也开始对美女有了防备之心。
  “你放心,今天我打电话给你并没有什么恶意,只是想要报答你当初给我父母还的债务,所以你不必事事都防着我的!”
  她带着轻笑的语气说着,说的很轻松,像是在和一个老朋友讨论事情一样,只是我的心底却对这个女人起了一股很大的好奇心。
  她到底是什么样的一个女人,竟然能够透过电话猜到我对她的怀疑,还有我的声音中难道带着怀疑她这三个字吗?
  “我之前在黄总的公司看见了他在你们* na *边开了一间分公司,还有,他们现在是指明了要跟你们公司对抗,我是担心你们这边是不是chu *了什么问题?”
  能够听得chu *,她的语气中带着微微的担心。
  见她把话都问到这个份上了,我也没有什么好隐瞒的了。
  “是啊,前几天公司的销售额受到对面的公司大大的影响,现在刚想办法缓过*| lai |*,现在貌似又chu *现了问题,黄总他们摆明了就是要我们公司过不去。”
  这是我跟她说的最长的一句话了,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把公司的jin 急情况告诉她了,也没有想过她是不是黄并强派*| lai |*的,想要从我的口中套chu *消息的。
  不过,这回头一想,我们的公司的客户被他们* na *边抢走了也不是一件能够隐瞒的住的事情,所以,索* xing *就开口告诉了她。
  “恩,我看黄并强,这几天一直都在盯着他们公司的销售额,他大概是拿公司的流动资金和你们在做比拼,我相信,你们只要在坚持几天,他们一定是吃不消而自动打退堂鼓偶的,今天我打电话给你也是想要告诉你这件事情的。”
  听她这么一说,我的心中倒是放开了不少,原本还在一直担心这样做是不是有点太冒风险了,原*| lai |*黄并强他们也是比我们好不了哪里去啊,跟我们一样,都是在拿公司里的流动资金拼销售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