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作者:粘叶不湿身

文字大小调整:
  第395章 秦总
  打开余静送过*| lai |*的↓个月的报表,我的眉头不禁有些微微的皱起了,↓个月将要把龙华公司扩展到海外,这是不是有些太急了点啊?
  我的心中虽然是有些郁闷,不过撇到了左↓角* na *个帅气的签名,我知道,这决定是对的,* na *是杨小漫的签名,他们讲这公司的↓月报表递给我,其实早就已经做好了准备,只是让我估算一↓资金的投入而已。
  不过对于杨小漫的这种做法,我还是觉得有些担任风险,要说之前的杨小漫,我是绝对不会同意她这么做的,但是现在的杨小漫不是以前* na *个遇到什么事情就只会躲在我的怀中寻找慰藉的小女人了,自从杨老懂事长死去之后,她就已经变得在职场上手段狠辣,做事果断的女强人了。
  跟在她的身后,曾经亲眼见到* na *么多家公司被她*得无路可退,最后只能够被龙华公司收购的↓场。这或许也是杨小漫能在龙华公司做董事长做到今天的原因吧。
  终于将手中的报表看完,合上文件,此刻已经是↓午了,我也该↓班了,想到了家里还有三个美丽的女人等着自己去疼爱,我的心里就笑开了,不知道她们三个是不是已经等得不耐烦了。
  脚↓的速度不由的加快了,可是正当我chu *公司的时候,突然↓起了大雨。
  “靠,老天爷是跟我过不去吗?”
  我没好气的朝着老天大喊了chu **| lai |*。
  可是正在这个时候,一把蓝色的雨伞遮住了我原本看着天空的脸。
  “秦总,这把雨伞你拿去吧!”
  余静的声音在我的耳边响起。我是万万没有想到她会在这个时候chu *现,一般的这个时候,公司里的职员都已经↓班了。就连杨倩也是早早的跟我打过招呼↓班了。可是这个余静怎么会chu *现在自己的面前呢,我有些微微的不解的皱起了没有。
  她的chu *现是我的幸还是不幸?
  “这雨有些大,我还还是你自己打着回去吧!”
  看她的手中就只有这一把雨伞,我连忙拒绝了她的好意,要是平常的我,一定会巴不得接↓这把雨伞呢,可是余静总是给我一种很严肃的感觉,我不想让自己跟她沾上什么关系,即使现在的我是她的上司。我也不会接↓她的雨伞的。
  “要不这样吧,你和我一起回家,等我到家了,你再拿着这雨伞回去吧!”
  她说着就牵起了我的大手,睁大了眼睛直直的看着牵过我的手。
  平时一向文静的她怎么会突然的主动牵起我的手呢,这倒是让我有些惊讶了,但同时,我的手在被她* na ** rou *弱无骨的小手触碰的时候,感觉她的手是* na *么的冰冷,让我忍不住反握她的手,想要给她对更多的温nuan (温度适合让人感觉舒服)。
  一路牵着余静的小手,雨伞本*| lai |*就不怎么大,淡蓝色的带点White(颜色bai )色的小点点,一看就知道是女孩子家打的雨伞,所以我和余静两个是身子贴着身子走的,如果不这样的话,* na *么我们两个都都会被雨淋wet(英文:wet,中文:lao shi )的,不过,现在也好不了多少的啊。
  一路上我们都没有说什么,只是感觉这雨越↓越大了。
  “前面就是我的家了!”
  她忽然停↓*| lai |*,让我*| lai |*不及收住脚↓的步子和她撞上了满怀,瘦小的她被我这* gao *大的身躯一撞一个不稳就栽倒在di 。
  “对不起,对不起!”我连忙shen 手去将她从di 上扶起*| lai |*,看着她的衣服因为刚才的摔倒而被一些脏shui *给弄得脏兮兮的,我有些尴尬了。
  还没有见自己对哪一个女孩子表现的这么尴尬呢,这个余静可是第一个啊,我在心底小心的说着。
  “没关系的!”
  余静像是看chu *了我的心思,她连忙朝着我笑着摇头说着没关系。
  “怎么会没关系呢,看你全身都被shui *溅wet(英文:wet,中文:lao shi )了,我还是先送你回家换一身衣服吧!”
  扶着她的shui *snake(she 虫它)一般的蛮腰,朝着她所指的住处走去,手在触碰到她腰间的时候,我很清楚的能够感觉到她有一瞬间的僵*ying *,可是随即,她也就放松了↓*| lai |*,我不禁轻笑,这样的女孩子还真的是戒备心有点重啊。
  不管她的反对,我还是坚持自己绅士风度将她送到了她的卧室里。
  当她掏chu *钥匙打开家门的* na *一刻,映入眼帘的却是一种特有的气息,整个房子里的装修都是淡蓝色的,虽然给我一种很冷寂的感觉,可是这种蓝色中似乎又隐隐透露着一丝的悲伤,我的家和余静的家比起*| lai |*,还真的是差的太多了。
  余静的家光看这装修,就已经决定这个家的豪华,和气派,我不禁有些微微的低着头,怎么讲自己也是她的上司,而我这个老板住的di 方却没有她这个员工住的好,还真的有些说不过去了。
  “你的家很漂亮!”好不吝啬的说chu **| lai |*这一句。
  见我听到家这个词的时候,她的眼神中似是有什么东西闪过一样,但很快的,她又恢复了以往的表情,只是口气略带一丝的伤痛。
  “这是我爸妈留给我!”
  像是在回答我为什么她一个普通的员工怎么能够buy(中文:gou mai)的起这么大的房子的好奇心。
  原本只是随口一说,却没有想到,这个房子是她已经去世的父母留给她的,不知道是我同情心| fan lan (形容太多了)还是怎么的,看着她有些低落的样子。我shen 手一把将她搂jin *了自己的怀中。
  声音中带着愧疚之色。不停的向头道歉,“对不起,我不是有意提起你的伤心事的!”
  她显然被我这一突然的举动弄得有些惊讶,身子僵直了,两只手放在跟前不停的打转,不知道要怎么办才好。
  “没事的,这不怪你!”良久,她才开口微微的回了我这一句话。
  搂着她的手一点点的收jin ,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突然的这么多她,只是当我看见她眼中的伤痛的时候,本能的就想要用自己的身体去温nuan (温度适合让人感觉舒服)她的心。
  “秦总,你可以放开我吗,我想先去浴室换一↓衣服!”
  余静的话惊呼是小的让我几乎听不懂,如果不是将自己的↓巴搁在她* na *瘦小的肩膀上的话,我可能是听不到她的话。
  她的话倒是让我才意识到,自己失态了,连忙放开了她,shen 手挠挠自己的后脑勺,有些尴尬的看着她。
  “呵呵,不好意识,刚才我失态了!”
  Ta Ma的还真的是(bie)屈啊,我还是第一次觉得自己像是个娘们一样的(bie)屈啊。
  得到释放的余静快速的飞奔朝着浴室里走去,我能够很清楚的看见她脸上* na *两抹还未退的Red(* hong *)潮。
  听着浴室里传*| lai |*哗啦哗啦的雨shui *声,此刻的我又觉得**开始造次了,要知道这浴室里此刻洗澡的是一个女人,而且还是一身材多姿的女人啊,这个房子里就只有我和浴室里的* na *个女人,这能不让我想入非非吗。
  现在我和余静就好像是夫妻一样,老公坐在沙发上等待着妻子洗完澡和自己上床,越是这么的想,我就越是觉得自己开始口gan 舌燥。
  “不行,得赶jin 找点冰shui *解解渴,要不然,我会被***烧死的!”
  我一边自言自语,一边起身到处的找shui *。
  可是让我非常蛋疼的是,这么一个偌大的房子,除了一些基本做摆设的家具以外就连一瓶shui *也没有,这倒是让我有些急躁起*| lai |*,没有shui *怎么办,待会儿还不知道自己会做chu *什么事情*| lai |*呢。
  听着浴室里传*| lai |*的哗啦哗啦的雨shui *声,我才知道,自己为了找shui *,竟然找到浴室里*| lai |*了,这大概是我寻着shui *的声音*| lai |*的吧,在心底这么的告诉自己。
  通过浴室,我能够很清楚的看清一个婀娜多姿的身影真在一遍遍的被雨shui *chong *洒着,我的hou long一↓子jin 了起*| lai |*。
  想要就此推门而入,狠狠的攻略一↓* na *门后面的美好,可是就在我的手指刚碰到浴室的门的时候,浴室的门竟然在这个时候开了。
  “秦总,我忘记拿睡衣了,你可以帮我拿一↓吗,在我房间里的左边的橱柜里!”
  余静因为被hot(英文:hot,中文:re )shui *chong *洗的有些微**晕的脸颊此刻透露着的是无尽的you huo ,而她* na *隐藏在门后面的jiao (女乔)躯更加的让我想要立马推开门好好的观赏一番。
  “秦总?”
  见我没有回应,她再一次叫唤着我的名字。
  “哦,好,你等一些啊!”
  我说完快速的朝着她刚才所说的房间里跑去,天呐,我差一点把持不住要将她给吃了,有些不争气的shen 手拍拍自己的额头,这可怎么办,现在是***烧身了,就这么chong *jin *去上了她,还是继续做着自己正人君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