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作者:粘叶不湿身

文字大小调整:
  第385章 我不死了
  转瞬的时间我们就和陈素莹交手在了一起,陈素莹的身手连我都比不了,要不是身法上面确实比我快上一些的话我都想和她单打独斗了,不过为了安全考虑还是算了,不是怕我会被她伤到,而是怕她逃掉了,一动手* na *自然会到处动,所以说不好就会让陈素莹给逃tuo *了。
  我和冷颜玉都是属于* gao *手,而绿芜更是* gao *手中的* gao *手,在我们三人的练手夹击之↓,陈素莹能得到好吗?* na *肯定是不可能的,而且陈素莹本*| lai |*唯一的依仗——身法,* na *在绿芜的面前也是班门弄斧了,所以陈素莹很显然就是节节败退了。
  终于,在激战了几分钟之后,陈素莹露chu *了一个空门,而绿芜当然不会放过了,当↓不知道从身上什么di 方也是抽chu *了一把软件,接着就软直突突的就刺入了陈素莹的小腹内,接着冷颜玉一脚踢在了她的* tui *上,陈素莹的jiao (女乔)躯就这样飞了chu *去。
  陈素莹败了,但是她似乎并没有害怕,难道她不怕死吗?还是她天真的以为我们会放过她,不会真的杀看她?但我想后者的可能* xing *应该可以忽略不计吧!以她做的事情*| lai |*看,不论怎么说我们都是不可能会放过她的。
  我们几人向着陈素莹走了过去,现在的她已经没有什么伤害力了,小腹上的伤口不断的流着血,估计这样↓去不给她处理的话,就算我们不杀她,* na *她也会流血过多而亡的。
  “你输了。”*| lai |*到了她的身前我不带丝毫感情的对她说道。
  “呵呵!* na *你想要杀死我是吧。”没有恐惧,陈素莹用一种不明意味的笑容看着我说道,不知道为什么,她的这种笑容让我心里感到了一种莫名其妙的感觉。
  “你当我们不敢杀你吗。”绿芜可不管* na *些,听到她的话马上就举起了手中的软剑,看这样子绿芜想要马上就结束这个女人的生命了,但我shen 手阻止了绿芜的行动,我也不明White(颜色bai )为什么我要这样做,只是突然间感觉到了一个很好笑的想法,* na *就是如果我真的让绿芜这样杀死陈素莹的话,* na *我可能会失去一个很重要的秘密。
  陈素莹身上还有什么秘密吗?我不知道,但这个女人到底有什么是隐瞒着我而我不知道的呢?就算有的话,和我又有什么关系呢?一连串的问题接着又chu *现在了我的脑海里。
  “你还有什么话要说吗。”我看着陈素莹问道。
  “你帮我照顾成儿吧!”想了想陈素莹说chu *了这么一句话。
  看着她我真的很想大骂她一顿,“你既然还念着成儿,* na *何必去做这些无谓的事情呢?你这样做到底能够得到什么。”我终于将我心中的问题问了chu **| lai |*,这个女人,既然都做了母亲了,* na *为什么不好好的呆在成儿的身边呢?而且这次的事情更加的让我不明White(颜色bai ),如果她是为了钱而*| lai |*做这件事的话,* na *起码我还能联想到她是为了想要养活成儿,让成儿有更好的环境*| lai |*生活才这样做的,但是听她的话*| lai |*看,她这样做完全就是凭借自己的意志做的,没有别人指使,她想要伤害杨微她们几个都是自愿做的。
  “呵呵!秦天穷,你好意思说这句话吗?你真的不明White(颜色bai )我为什么要做这一切吗。”陈素莹凄凉的看着我冷声说道。
  “你做这些事和我有什么关系。”我不解的问道了陈素莹,而旁边的三女也都*| lai |*了兴趣,她们听到陈素莹的这句话马上就能够联想到一些不同寻常的事情了,一个个都是盯着陈素莹,想要知道她接↓*| lai |*呼说chu *什么。
  “* na *好,我告诉你秦天穷,你不配做一个男人,更不配做一个父亲。”陈素莹怒视着我大声吼了起*| lai |*,* na *感觉真的像是我欠了她很多很多东西。
  “恩。”这次我没有反口,疑惑的看着陈素莹,我也感到事情的不对劲了,换做平时要是谁敢说我不配做一个男人,不配做一个父亲的话,我绝对会大怒的,但此刻这句话从陈素莹的嘴里说chu **| lai |*,而且还是在这样的一个情况↓,我不仅没有生气,反而心虚了起*| lai |*。
  “你还记得我们之间发生的事情吗。”陈素莹看着我问道。
  “恩!但* na *些事情都过去很久了,你难道就为了* na *事*| lai |*伤害微微她们。”我不知道陈素莹到底是个什么意思,大家都是成年人了,而且当初* na *些事我也没有强迫她,我以为我们都能够将* na *些事情当做是一场梦一样的忘掉,看*| lai |*陈素莹并没有这样做到,似乎还对以前的事情耿耿于怀的。
  “不,你想错,要只是* na *件事的话我不会怪你,但你知道吗?* na *次之后我怀孕了。”陈素莹平淡的一句话犹如晴天霹雳让我们几人的脑袋都是昏沉沉的,这句话的震撼太大了,但是我不知道,更震撼的事情还在后面。
  “你说你怀孕了?* na *最后呢。”我此刻已经顾不上小曼她们会不会吃醋了,我急忙的蹲↓去拉住陈素莹问道。
  “呵呵!原*| lai |*你还会在意这些事情啊。”陈素莹看见我这样脸色稍微好了一些,但是还是冷言冷语的说道,不过对于这些我都不想去理会,也没有* na *个心思去理会了。
  “快告诉我,* na *之后呢。”我再一次急切的问道了陈素莹。
  “我把孩子生↓*| lai |*了。”说道这里陈素莹的脸上chu *现了一丝爱意,但我看的chu **| lai |*,* na *丝爱意不是爱情的爱意,而是母爱的爱意,这丝爱是对* na *个孩子流露chu **| lai |*的。
  “你真的生↓*| lai |*了。”我此刻不知道该怎么去形容我的心情了,激动,愤怒,总之一言难尽,激动的是我除了奇骏之外还有其他的孩子,现在的我以前不是以往的* na *个秦天穷了,我有* na *个能力*| lai |*养活更多的孩子,所以我也有过打算让微微她们再给我* tian * 舌忝 *几个小子和小妮子,但是想到了微微我又是感到愤怒,因为陈素莹彻底的剥夺了微微成为母亲的权利。
  “你不觉得成儿和你长得很像吗。”陈素莹看着我的说到,我从她的眼里看chu *了浓浓的不满,还有深深的怨恨。
  “成儿。”我疑惑了一↓,“难道?难道成儿就是我的孩子。”我终于反应过*| lai |*了,要不是这样的话陈素莹不可能会说chu *这样的话。
  “不错,成儿就是你的儿子,就是我和你的儿子。”陈素莹说chu *这句话的时候心里面很不情愿,想想也是,这么多年*| lai |*我一直没有尽过一个做父亲的责任,也没有做到对她们母子两父子,难怪陈素莹说我不配做一个男人,不配做一个父亲了。
  三女都是沉默的站在一旁没有说话,她们将这一切都听jin *了耳里,也听jin *了心里,但是她们也找不到话可以说,此刻她们都是感觉陈素莹是一个可怜的女人,对她之前的事情估计都快抛到九霄云外去了。
  至于陈素莹的话到底是不是真的,我完全没有去考虑这个问题,因为这种事陈素莹不可能拿*| lai |*开玩笑,也不会想要用这个借口*| lai |*骗取她生存的机会,所以对于成儿是我儿子的事情,这绝对是不会错的。
  “秦天穷,以后好好照顾成儿,我看得chu **| lai |*,成儿是喜欢你的,我想他呆在你的身边肯定会比呆在我身边要快乐的多。”陈素莹对着我交代道,在听到她这句话的时候我就感觉不对了,她似乎在交代身后事,果然,她刚刚说完就再次拿起了手中的软剑准备自尽了,还好我及时的将软剑从她的手里打飞了chu *去。
  “你这是gan 什么?你死了成儿怎么办。”我怒斥到陈素莹。
  “成儿有你照顾我放心了,我不想她以后长大了知道我这个做妈MD是一个怎样的人。”陈素莹面如死灰的说道,说这话她的双颊还流↓了两行清泪。
  这个女人,原*| lai |*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成儿,可能在她想*| lai |*,要是杀了小曼她们的话,* na *就可能能够再次和我在一起了吧!* na *成儿也能够再拥有一个完整的家庭了,但是她没有想到她刚刚付诸行动我却恰巧在这个时候回*| lai |*了,而且绿芜也不知道从哪里得知了陈素莹再次使用越女剑法的消息赶了过*| lai |*。
  这本*| lai |*可以说是完美无瑕的计划,但是却偏偏被天意所打破了,我在这个时候赶回了巫溪市,而绿芜也在这个时候chu *现了,可以说,少了我们任何一个人回*| lai |*,绿芜的计划就算不能够成功的施展,但是也不会流落到现在。
  没了我的话* na *陈素莹估计就真的会杀死小曼了,而绿芜在不知道的情况↓当然也保护不了小曼,* na *之后我回*| lai |*了,之前的事情我当然不知道,所以我可能还会怪罪绿芜。
  而要是没有绿芜的话,以陈素莹的武功,虽然敌对不了我,但是我在身法上却是不及她的,所以即使今天我设↓这个陷阱* na *最后也是没有用的,她一样可以逃离,* na *我一样不会知道事情的真相,* na *陈素莹即便是失败了* na *没有什么坏处,
  真是天意弄人啊!所有的巧合拼凑在了一起* na *就注定了陈素莹计划无法成功的施展↓去了,但可惜的是微微,这个善良的女孩虽然没有丢掉* xing *命,可是依旧受到了伤害,而这个伤害对于微微*| lai |*说,可能比杀掉她还要难以接受吧!
  我叫过了三女,和她们到一旁商量了起*| lai |*,这件事我已经做不了全部的主了,所以还是要和她们商量之后才能决定到底要怎么样去处理陈素莹的事情,而在叫过她们的时候我还点了陈素莹的*道,一方面是怕她再次自尽,而另一方面也是点了她止血的*道,并让绿芜用她独门的金疮药给陈素莹处理了伤口。
  商量了一会儿,最后我们终于得到了一致的意见。
  走到了陈素莹的身边(jie kai)了她的*道,“你现在跟着绿芜回越女门去面壁吧!”我对着她说道,这是绿芜也同意了的,本*| lai |*按照规定陈素莹是必死无疑的,但是有了刚才陈素莹所说的事情,绿芜也是改变了主意。
  “算了,还是让我一死吧!”陈素莹只是淡淡的说道,我从她的眼里看chu *了求死的决心。
  ‘pa 口拍’,我一巴掌打在了陈素莹的脸上。
  “你死了倒好,* na *成儿怎么办,难道你忍心让他做个没有妈MD孩子吗。”我大声的对着陈素莹问道,现在唯一能够让她在燃起生存之心的应该就只有成儿了,所以我没有办法之↓只好将成儿抬了chu **| lai |*。
  “成儿并不喜欢我,他更喜欢你,和你在一起我相信他会开心的!”还是没有丝毫的反应,陈素莹依旧平淡的说道,看她这样,似乎求死之心是无法动摇得了。
  “我是会好好照顾成儿,但是就像你说的,我能够给他父爱,但是我无法给她母爱,一个没有母爱的孩子成长的过程中难免会留↓阴影,如果你想让成儿不健康的成长,而且走到哪里都被人说成是一个没有妈MD孩子,* na *你尽管死吧!”说完我还将她的* na *把剑递在了她的手里,话我只能说到这里了,要是陈素莹还是想要求死的话,* na *我也是无能为力了。
  看着手中的软剑,陈素莹又看了看我,她回味着我刚才所说的* na *些话。
  ‘砰’,陈素莹将手中的软剑丢开了。
  “我不死了。”看着我们,陈素莹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