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作者:粘叶不湿身

文字大小调整:
  第384章 * na *动手吧!
  “不用退了,今天无论如何你都是要死的。”陈素莹冷笑着kan着小曼说道。
  “是吗?我到想要kankan谁能够动我的女人。”我站了chu **| lai |*kan向陈素莹寒声说道,这种寒冷的语气是发自内心的,对于这个女人,我昔(曰)ri 里的* na *一点情谊已经完全的消失不见了,此刻取而代之的是无限的愤怒,任何人敢于动我身边的女人的话,* na *他一定要付chu *绝对的代价,而现在,陈素莹既然伤害了杨微,而且还让杨微从今以后失去了生育的能力,这样的仇恨我只能用陈素莹的* xing *命*| lai |*偿还了。
  “是你。”见到我chu **| lai |*了陈素莹一脸慌张的表情kan着我,本*| lai |*还在向着小曼靠近的身躯突然间向着后面退了几步,而在陈素莹后退的时候小曼一把扑jin *了我的怀里,她身上还有些chan dou (颤抖吧!凡人!),kan*| lai |*刚才的惊吓对她*| lai |*说不可谓不大,我只能轻轻di 的拍着她的后背温* rou *的安慰着她。
  “陈素莹,还有我,还认识我吗。”绿芜也是站了chu **| lai |*kan向陈素莹说道。
  kan到绿芜陈素莹的眼里充满了恐惧,kan*| lai |*她还真是越女门的叛徒啊!不然不可能kan到绿芜就这么害怕,不过现在想起*| lai |*,刚才陈素莹使用的招式,我以前似乎也kan绿芜使用过,哎……人啊!这记* xing *还真是不行啊!
  “不,我不是什么陈素莹,你们认错人了。”听到绿芜叫chu *了她的名字,陈素莹死不认账的抵赖道,可这有用吗?这些不过都是徒劳之举罢了。
  ‘呼’,一道劲风chui 口欠过,身旁的绿芜一个闪身离开了原di 向着陈素莹奔去,kan这丫头的身法,kan*| lai |*这段时间又有精jin *啊!要是我和她比speed(*su du*)的话,* na *完全是龟兔赛跑的典故再现了。
  见到绿芜朝着自己袭*| lai |*,陈素莹名字里面虽然有个素的,但她也不是吃素的,当↓挥动起了手中的ruan (车欠)剑和绿芜战作了一团,只见两个倩影不断的换动着身形,而两人的攻击也是一次次的向着对方的要害攻去,但我发现了一件事,绿芜现在似乎并不是要杀掉陈素莹,因为要是真的想要↓杀手的话,绿芜就不会只是赤手空拳的对战陈素莹了,绿芜擅长的是用剑,越女剑法才是她的强项,kan*| lai |*绿芜现在是另有打算啊!
  陈素莹和绿芜比起*| lai |*明显就不是一个档次的,就算绿芜不用剑但是陈素莹也不能伤到绿芜分毫,两人* gao *↓马上就可以分断chu **| lai |*了,不过也是,天↓估计除了暗夜苍狼外,其他人也没有谁再能够称得上是绿芜的对手了。
  “啊!!!”陈素莹突然间传*| lai |*了一身大叫声,但这声音却没有疼痛的感觉,* na *么绿芜应该是没有伤害到她啊!* na *她还叫个什么劲啊!
  这时候一道身影如风般的*| lai |*到了我的身旁,kan到了* na *绿色的身影,我当然知道这是绿芜回*| lai |*了,此刻kan她的手上,还拿着一块black(hei )巾,* na *正是陈素莹用*| lai |*遮盖自己面部的black(hei )巾,是说陈素莹会发chu *尖叫了,原*| lai |*是马上就要露chu *庐山真面目了,* na *不就得马上被我们认chu **| lai |*了。
  kan向了陈素莹* na *边,果然,* na *张动人的脸庞chu *现在了我们的眼前,此刻她的脸上尽是慌张之意,她想要挡住自己的面容,可惜已经晚了,我们全部都kan到了。
  “陈素莹,你现在还有什么话可说吗。”绿芜晃动着手上的* na *块black(hei )巾对着陈素莹笑意绵绵的说道,原*| lai |*绿芜是想要慢慢的折磨陈素莹啊!是说刚才没有直接chu *手将她击杀了,kan*| lai |*绿芜对这位越女门的叛徒恨意也是不小啊!
  “秦,我,我不是有意的。”陈素莹居然先是对着我说道,这让我不解了,秦?这是我身边女人才这样叫的,但是陈素莹这样叫是为什么?我们已经没有关系了啊!而且以往陈素莹不是也对我不加理睬的吗?怎么会突然间变成这样了呢?
  “等等,我们似乎没有什么关系吧!你这样叫我的话,会让我感到不习惯的。”我有些不太* gao *兴的对着陈素莹说道,废话,小曼已经用一种疑惑的眼神kan着我了,要是现在不将这件事说清楚的话,我估计我回去之后又要被她们几个女人审问了。
  “秦,难道你就这么讨厌我吗?真的对我一点爱意都没有了吗。”陈素莹似乎没有听到我说的话,还是* na *样称呼我,而且这次说话的时候她居然不仅没有向后退去,反而是迎上前*| lai |*了,她这是做什么呢?虽然在我和冷颜玉、绿芜的联手之↓陈素莹的确可以说没有一点逃tuo *的机会,但这样靠近我的话,* na *机会不是更渺茫了。
  “如果说以前的话,或许我会对于伤害过你的事情感到内疚,也还保留着对你的一些感情,但现在,我告诉你陈素莹,从你伤害到杨微的* na *天起,我们就是已经势不两立了,你知道你对微微造成了多大的伤害吗。”我对着陈素莹近乎咆哮的说道,我发觉我已经快要控制不了我的情绪了,现在一kan到她就让我想到了医生的* na *句话,这个女人已经不能生育了,不能不能生育了,她已经不能生育了,就* na *几个字已经在我脑海中响起,而这一切都是眼前的这个女人造成的,这个堪比snake(she 虫它)蝎心肠的女人造成的。
  “我知道我让杨微受重伤住院了,可我最后一刻不也没有杀死她吗。”陈素莹还在做着辩解,她这样说不仅没有得到我的一点点的原谅,反而是让我更加的生气了。
  “* na *好,* na *今天小曼的事情呢?难道你是到这里*| lai |*玩的吗?要是我们不在的话,* na *你是不是准备将小曼杀了呢?* na *你还有什么好说的呢。”我再次质问道陈素莹,今天她必须的死,而且我还会让她死的心服口服,我要kankan这个女人到底能够怎么去辩解她身上的一切罪责,她犯↓的过错已经是无可原谅的了。
  “她?她该死,为什么我的孩子就没有爸爸的关怀,而她的孩子就有呢?为什么,为什么?上天对我这个做母亲的就这么不公平,能够给孩子母爱,但是却不能够给他一份父爱。”陈素莹先是指着小曼疯狂的吼道,接着又是一副可怜女人的表情说着。
  他这话让我纳闷了一↓,你的孩子没有父爱* na *关我什么事呢?* na *gan 嘛要伤害我身边的女人呢?再则说了,成儿也是我的gan 儿子啊!我也疼爱他的啊!虽然给不了父亲的* na *份爱,但是我也对成儿很好了啊!不过这些事情只是在我的脑海之中一闪而过,一想到杨微,* na *这一切都已经不算什么了,比起杨微受到的伤害,还有其他更重要的吗?我怒视着陈素莹。
  “好,好,很好,你说老天对你这个做母亲的不公平,* na *我问问你,你知道你对杨微真正造成的伤害是什么吗。”我kan着陈素莹冷笑着说道。
  “杨微到底怎么了。”陈素莹似乎也发现事情的不对了,好奇的kan向了我问道。
  “杨微因为你的* na *一剑,她终生都失去了做母亲的权利,* na *你还有什么可说的吗?啊。”最后我愤怒的将身边的墙壁轰chu *了一个大hole(dong ),在我的全力一击↓,* na *去墙壁马上陷jin *去了,一个深深的拳印chu *现在了墙上,我真的快要暴走了。
  “杨微不能生育了。”陈素莹也是震惊了,她可能也不知道* na *一剑居然造成了这样的后果吧!
  “秦,你说什么,你说微微不能再有孩子了。”小曼马上抓住了我的手问道,她也是明White(颜色bai )杨微对于孩子的喜爱,可以说杨微的母爱完全表现在了奇骏的身上,有时候杨微对于奇骏的宠溺甚至超过了小曼,可能杨微之前将和我的孩子打掉之后就将* na *份母爱用在了奇骏的身上吧!而这些小曼都是kan在了眼里的。
  “恩!送杨微jin *入医院的* na *天医生最后chu *急救室的时候对我说的,我怕你们漏嘴说给微微听了,所以就一直隐瞒了你们。”我深xi 口及了一口气平复了一↓心情对着小曼说道,这些事反正也是瞒不住的,所以现在就说开了吧!免得以后再说更麻烦。
  “陈素莹,你还有什么可说的吗。”我指着陈素莹用寒的刺骨的声音对她问道,而我也已经开始蓄势待发了,对她,我发现真的没有话在可以说了。
  “我,我……”陈素莹张了两次口,但是都没有说chu *什么话*| lai |*,不过也是,到了这个di 步她还能说什么?而且她说什么都是已经没用的了,她的话我们这里根本就没人会听。
  “既然你无话可说了* na *我们就动手了。”见她* na *样我也不准备继续拖延↓去了,最后说了一句之后我直接就朝着她*去,而冷颜玉和绿芜见到我动手了也是跟着我的Behind(shen hou)也朝着陈素莹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