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作者:粘叶不湿身

文字大小调整:
  038章市场部总监
  正当我为男主的不断艳遇刺激的流鼻血时,突然听到陈素莹的卧室一阵尖叫,是梅娜的声音,我赶忙丢了手里的小说,飞奔过去。
  说是飞奔,其实speed(*su du*)并不快,只是用*| lai |*形容我此时的心情。况且我body(* shen | ti *)还不是很好,哪能健步如飞呢。
  等我到了陈素莹的卧室,kan到门关着,我直觉的举起手*| lai |*礼貌的敲门,谁知道等了几秒钟,没有任何声音批准我jin *去。我又开始纠结,担心梅娜在里面除了什么事,但又没胆踏jin *去,陈素莹的厉害我是尝过的。
  “好痛,哎呀,好痛……”我听到了梅娜的###声,顾不得* na *么多了,我直接推门jin *去,门居然没锁。
  只见梅娜躺在di 上,手抓住大* tui *直交换。NM啊,这是什么姿势,两* tui *打开,而且正对着我打开的这扇门,这还不是关键,重点是,梅娜穿的是睡裙,更重点的重点是,她没有穿内ku 。
  突然鼻子一hot(英文:hot,中文:re ),我*了一↓,满手是血,该死的,我真的流鼻血了。
  我顾不上继续讨论鼻子的问题,赶jin 过去问梅娜chu *了什么事情。她已经疼得chu *不了声,kan这姿势,估计是踩到什么滑了跤,只是不知道到底摔到了哪里。
  我把她抱到chuang shang 躺着,然后赶jin 去冰箱拿了冰块用棉布包着,然后hands(*yong * shou *)在她的大* tui *上四处按动。我是想能按到她的痛处,好jin *行冷敷。
  梅娜突然清醒了般,大* tui *不住往回缩,我只好停↓*| lai |*问她,到底哪里受伤了。
  她hands(*yong * shou *)指了指脚踝,丫的,害我White(颜色bai )忙乎半天,原*| lai |*是扭了脚了。我把冰袋拿过*| lai |*敷在她脚踝上,她疼得直抽气,美女痛苦的表情一般都是会让男人怜惜的。我kan了于心不忍,只好放慢力度,轻轻的rou着。
  大概过了五分钟,她好像没* na *么痛了,表情轻松了很多。我赶忙扔掉了冰袋,去倒了点hot(英文:hot,中文:re )shui *在mao *巾上,然后又开始给梅娜的脚jin *行hot(英文:hot,中文:re )敷。
  期间我都没有说话,梅娜一直盯着我,我知道。她的目光很灼hot(英文:hot,中文:re ),烧的我的脸gun tanggun tang的,丫的,该不是想以身相许吧。我暗自想到。没想到,梅娜果然shen 过手*| lai |*,** fu **上了我的脸。
  我有半秒的惊诧,然后不自觉闭上了眼睛,但我的手还停留在梅娜的脚踝上,我还没忘记我的使命。
  梅娜的手轻轻的在我脸上**,非常的温* rou *,让我有回到了母亲怀抱的感觉,只想把头深深的靠在美女的怀里,然后xi 口及着大拇指安然入睡。
  丫的,想歪了,梅娜突然抽了张纸巾卷成一小截,然后往我鼻孔里塞。这么粗鲁的动作,怎么经由她手就变得这么富有lang漫气息我呢。
  梅娜想给我止鼻血,我kanchu *了她的意图,我就纠结自己是不是血气过旺,留了这么久还没止住,亦或是梅娜mei (鬼末)力实在无可抵挡。
  梅娜突然莞尔一笑,真是有倾国倾城之貌啊。莞尔一笑流云浮过,天际划chu *一抹明mei(女眉)的伤痕,如撕裂的温情,如泣血一笑。我禁不住喃喃chu *声。
  猛di ,梅娜突然把我的头抱到了怀里,我的头如愿以偿的靠在了美女* gao *耸的xiong 部上。只是我还不能xi 口及允我的大拇指,因为我还不想睡,我还想办正事。
  “你喜欢我么?”梅娜说这句话的时候忒严肃,让我不禁接不上去。我一向是自诩为少妇杀手的,其实梅娜也已经到了少妇的年纪了,只是尚未嫁作人妇而已。
  但在梅娜面前,我失去了往(曰)ri 的自信,变得有点小心翼翼不知所措。
  “你想要我么?”梅娜又再次问道,语气带点* tiao dou *和mei (鬼末)惑。
  我控制不住了,想起刚才jin *门kan到的美景,此时头部感受到彻骨的ruan (车欠)绵,我凶猛的把梅娜扑倒在chuang shang ,不费chui 口欠灰之力的就掀翻了她的睡裙。此时在我面前躺着一个洁White(颜色bai )的美丽的女人的body(* shen | ti *),我感到非常幸福。
  “你有过多少女人啊?”好像女人一般都在意这个,特别是###之后,都喜欢问类似的问题。
  我没有正面回答梅娜的问题,反而抛给了她:“你猜一↓kankan!”
  “你坏死了,像你这么多情的男人,肯定自己都记不清了吧!”梅娜作势用粉拳敲打我的xiong 膛。
  我哈哈哈一笑,然后握住了她的粉拳shen 到嘴边狠狠咬了一口,她痛的直呼叫。我这才放过她:“知道错了吧!”
  “其实我不在乎你以前有多少女人,* na *都是过去的事情了,可是,我们以后,你能给我一个承诺么?”梅娜悠悠的说完这番话,然后kan着我。
  我被她kan的有点心虚,其实我不是一个为了一棵树就放弃整个sen lin(木木木很多树)的主。如果真是这样,上床了就要谈婚论嫁,许定终身的话,* na *十个秦天穷恐怕都不够她们分的。
  “你是不是喜欢莹莹?你不回答我是因为对她有感情么?你告诉我,我绝对不为难你。”梅娜kan着我许久都没有吭声,以为我是因为顾及到陈素莹,故问道。
  梅娜接着说,“从莹莹领你回*| lai |** na *天,我就kanchu **| lai |*了,这小妮子喜欢你,并且感情很深了,如果真是这样。”她停顿了一↓,kan着我,“我不会为难你们,我们就当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
  我深感梅娜对陈素莹的* na *份呵护之情,愿意把自己的爱人chu *让的不多,女人之间本就没有真正的友情。
  但我心里确实对她们两个都没有* na *种爱情,如果说爱人,我第一个爱人是张小漫,张小漫走后,我发现自己对杨微的感情有点说不清。
  “梅娜,你是一个好女人,真的。”我也很严肃的说道,“陈素莹也是一个值得托付的好女人,只是,我心里早已有了别的女人,我恐怕,不能接受你的这番美意,注定是要辜负你们了。”
  “秦天穷,你忘恩负义。”突然门外chong *jin **| lai |*一个人,我一kan,是陈素莹,她↓班回*| lai |*了,她站在门外听了多久了?她全知道了?
  陈素莹开始激烈的哭泣起*| lai |*,“我这么死心塌di 对你,可你……呜呜呜。”
  我?我怎么了?我没说什么过激的话啊,跟梅娜上床也不是the first time(di yi ci ),怎么* na *一次她也没这么大反映啊,我有点郁闷。
  “莹莹,你怎么了?你先不要哭啊。”梅娜从被窝里试着爬chu **| lai |*,她忘记自己还光着身子,加之脚伤还没好完全,疼得直xi 口及气。我赶忙过去抱过她jin *被窝里面,但是,我忘记我也是光着身子了。
  估计我们两个都光着身子这个事实深深的刺激到了陈素莹,她可能介意自己一个人穿着衣服吧,所以气的浑身发抖,指着我们,说不chu *话*| lai |*。
  陈素莹气急败坏了十几秒钟后,然后重重的一跺脚,狠狠的kan了我和梅娜一眼,接着把门一甩,离家chu *走了。
  我开始觉得陈素莹气的离家chu *走这件事非常严重,因为梅娜几乎不再理我了,任由我自生自灭。她在着急的每个可能chu *现陈素莹的di 方寻找着。
  我也是罪魁祸首,所以尽力帮忙寻找。
  没想到,就在大家寻找无果时,陈素莹打电话约我某某时间在某某宾馆会面,还不能告诉梅娜。我不知道陈素莹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为什么要约在宾馆呢?难道她想先奸后杀?毁尸灭迹?
  不能怪我心里阴暗,实在是这个社会的女人太厉害了,先是张小漫在人群面前栽赃我非礼她让我蹲了一会监狱,后杨倩yu (谷欠)*杀我于暗处。
  现在陈素莹突然主动向我示好,她* na *天气chong *chong *的离开后,差不多三天没跟我们联系,照理她应该是恨我的,可现在,我百思不得其解。
  但我还是去赴约了,不为别的,至少我觉得应该跟她说清楚,该离开* na *个家的是我,不是她,* na *里是她自己的家。
  可我没想到等待我的却是另一场翻云覆雨的艳遇。
  依据电话里陈素莹的指示我准时敲响了204的房门,这个数字我有点感冒,直觉没好事。前*| lai |*开门的是陈素莹,几天不见,她仿佛憔悴消瘦了不少,我心里感到惭愧。
  “坐吧,我先去洗个澡。”陈素莹说完这句话,不等我反应过*| lai |*,就立马钻jin *了浴室。
  我呆呆的怔立了一会,突然意识到事情远远chu *乎我的意料之外,怎么会这样?陈素莹kan到我不是应该劈头盖脸的一通臭骂?她说去洗澡?为什么要洗澡?
  我无聊的坐在屋子里,只能靠东张西望*| lai |*打发时间。我无意间kan到桌子上有瓶饮料,正对着我直冒气泡,突然想起一路过*| lai |*,口gan 的厉害,于是我拿过一口喝光了。
  陈素莹这个澡洗的有点久,我又坐了一会,突然感觉浑身很(zao 。re ),好似有一团huo *从心里深处冒chu **| lai |*,烧的我很难受。我不自觉的扯开了衬衣的纽扣,然后(jie kai)了ku 子的皮带,最后……我tuo *光了自己body(* quan | shen *)的衣服。
  我还是感觉hot(英文:hot,中文:re ),听到陈素莹###的哗哗shui *声,脚步开始不听使唤的朝着* na *扇禁门走过去。
  我随手一推,门开了,陈素莹洗澡向*| lai |*锁门的,就是为了防止我突然闯入。现在我一个大活人站在这个只有两个人的套间里,她居然没锁门,我觉得有点匪夷所思。
  不过这个时候已经被一股莫名的**掌控的我已顾不得思考这些,只想着快点jin *去,然后洗个冷shui *澡*| lai |*降低这股(zao 。re )。
  浴室里满是蒸汽,有点kan不清楚,我*索着jin *去,然后再*索向前。突然我*到一个凉凉的滑滑的东西,我觉得突然之间找到了(zao 。re )的源头,于是不自禁的想要更多。
  我继续往上*索着,滑过一个优美的弧形,而后到了* gao *耸的山峰。我**,###着,山峰的主人发chu *一声声***的叫声,声声入耳,刺激着我更jin *一步探索。
  我更兴奋了,开始往↓走去,触*到一处茂密的sen lin(木木木很多树),有草有flower (hua ),我禁不住在里面流连忘返。
  此时的陈素莹已经被我挑拨的**** gao *涨,只恨不得立马被我扑倒,然后享受* na *股**。我却不急,因为** fu ***带给我的**跟###一样甜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