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作者:粘叶不湿身

文字大小调整:
  第383章 陈素莹杀人的艺术
  这一夜是black(hei )暗的,这一夜是宁静的,这一夜,也是注定了会发生不少事情的。
  小曼一个人走在回家的路上,四周静悄悄的,大概别人都已经回家去和家人一起享乐了吧!,但是我和冷颜玉跟绿芜两人却是跟在了小曼的Behind(shen hou),因为我们发现* na *个刺杀杨微的凶手今夜居然守候在了医院附近,kan*| lai |*她是准备再次动手了。
  我真的很生气,这么晚了,难道留成儿一个人在家里她真的放心吗?就算有梅娜在也是一样的,她给不了成儿* na *份母爱,是说成儿* na *么的不喜欢她了,我感觉这个女人对成儿关心真的太少了,但我又感觉奇怪了。
  陈素莹到底是和我有什么深仇大恨,居然要伤害我身边最重要的几个女人,虽然我和她有过牵扯,但* na *都是以前的事情了,现在我们各自有了各自的孩子,她还*| lai |*找我的麻烦gan 什么呢?真是不明White(颜色bai )这个女人到底是怎么想的。
  一路跟着小曼在后面走着,因为害怕被陈素莹发现,所以我们也不敢跟的太近,不过现在的距离虽然远了,但是绿芜却保证,她完全能够在这样的距离里面救↓杨小曼,不然的话我根本不会同意离开小曼这么远。
  已经走chu *医院十多分钟了,这次小曼没有坐车,而是慢慢的走回家的,而且小曼走的还是小路,这也是为了给* na *个女人制造更多的机会,不然的话人多了害怕她不敢chu *手。
  又是走了几分钟,突然小曼* na *里有动作了,但是我认真kan去却失望了,因为围住小曼的不是陈素莹,而是一群……玛德,居然是一起抢劫的,真是什么时候*| lai |*不好,居然要在这个时候*| lai |*抢劫,真他娘di 晦气,作势我就准备chong *chu *去,废话,要是小曼受到了什么伤害的话,* na *可怎么办,现在这社会这些抢劫的有时候不仅要钱,要是疯起*| lai |*了还要捅人的,我可不想↓一秒钟抱着身中几刀的小曼去医院。
  不过我刚准备chong *chu *去就被绿芜拦住了,我不解的kan向她,“放心吧!她不会有事的。”绿芜很自信额说道,说实话,我真不知道她的自信哪里*| lai |*的,但是她这样说的话也应该是有理由的吧!我相信经过这两天的相处,绿芜应该完全明White(颜色bai )小曼在我心里的的di 位,她不会拿小曼的生命安全*| lai |*开玩笑的,所以我也就忍了↓*| lai |*在一旁继续kan↓*| lai |*了。
  此刻在向小曼* na *里kan去,小曼已经交chu *了身上的钱财给* na *群人了,不过他们还是没有离开,我恍惚间kan到* na *群人对小曼动手动脚的,卧槽,抢劫就算了,居然还想劫色,这↓我真是huo *大了,但还是和上次一样,就在我要动身的时候绿芜再一次拉了↓我,摇摇头示意我不要chong *动,擦,要不是她是绿芜的话,我真想抽她两个大嘴巴子了,我的女人眼kan着就要被人侮辱了,这个时候她居然还不让我chu *去。
  我为难了,说实话,我真的忍不↓去了,小曼可是我的命啊!要是她真chu *点什么事可怎么办?但很快我的这份犹豫就被打消了,* na *个我十分恨的女人chu *现在了小曼他们* na *里,这也就是说这一切都有人给我解决了。
  “你们真是社会的渣滓,有手有脚的居然不去找份正经的工作*| lai |*做,在这里抢劫,而且拿到钱就算了,还想要劫色。”陈素莹的声音传了chu **| lai |*,不会错的,这个声音我很熟悉,的确是陈素莹的,kan*| lai |*绿芜说的没错,这一切的确都是陈素莹☆ɡao 扌高☆的鬼,kan*| lai |*以前我真的是低估她了,这女人平时kan起*| lai |*一副很温顺的样子,可心里面居然这么的狠毒。
  虽然很生气,但是现在也还不到chu *去的时候,我想kankan陈素莹接↓*| lai |*会怎么做,小曼得到了陈素莹的‘拯救’,向着后边过*| lai |*了一点,这样离我也更近了,kan*| lai |*小曼也是kan到她chu *现之后有些害怕了,小曼可是知道这个女人身怀绝世武功的,向小曼这样的女人完全一个照面就会被她杀死,所以往后靠些可能想到我们离我们近了,心理面也感觉安全些吧!
  但是小曼还是记得自己要做的事情的,虽然靠近了我们一些,不过并不是太近,她可能也怕太近了的话被陈素莹发现吧!但这样的距离,不要说是绿芜了,就算是我都有绝对的自信可以就↓小曼了,所以我的这一颗心也完全的落↓*| lai |*了。
  继续朝着陈素莹* na *里kan去,此刻* na *群抢劫的人已经有两三个抽chu *小刀*| lai |*了,她们将陈素莹围了起*| lai |*,一个个都是嘲讽的对着陈素莹说什么不自量力之类的话,不过我想到一会儿他们kan到陈素莹chu *手之后要是还能这样说的话,* na *我就能够把他们当成是英雄了。
  “现在你们每人自断一手的话,我可以考虑放过你们,不然的话,你们今天就准备长留此处吧!”陈素莹冷冷的对着* na *群人说道。
  “哈哈!小妞,你没事吧!居然让我们自断一手,如果你真的想要手的话,* na *我可以把我***多的* na *只手塞jin *你body(* shen | ti *)里面的。”一名听起*| lai |*不大的男生对着陈素莹* yin *笑着说道,而他的话马上引得周围的* na *群同伴一起大笑了起*| lai |*。
  我在心里为这群人感到悲哀啊!居然面对陈素莹还敢这样说话,虽然我还没有见到陈素莹真正的chu *手,不过光凭着她能够悄无声息的chu *现在小曼他们* na *里还不被我察觉就完全可以推断chu *这个女人的武功绝对很强,至少轻功在我之上,不过我主学的也不是轻功,所以对此我也不感到惊讶,反正据绿芜所说,这个女人以前就是个* gao *手了,现在的话这么多年过去了,虽然一直没用,但是不代表着她没练,说不定已经再上一层楼了。
  “现在我宣判你们——死。”陈素莹真的彻底被激怒了,* na *声音已经冷的不带一丝感情了,而在说完话的时候,她手里居然多了一柄ruan (车欠)剑,* na *阴寒的剑光在月光的照耀↓散发着阵阵的White(颜色bai )芒,离的这么远我都感到了陈素莹身上* na *恐怖的杀意,这个女人,平常的时候也隐藏的太好了吧!估计今天要不是绿芜先对我说了,要是我一个人在此的话,就算听chu *了是陈素莹的声音,但凭借着以往对她的认识,我也不敢断定前面的* na *人正是陈素莹了。
  “哈哈!大家听到没有,她说什么,宣判我们的死刑,太好笑了,真的太好……”还是前面* na *个人,这次他的笑比之上一次更加的肆无忌惮了,仿佛他真的听到很好笑的笑话一般,但这一次他的笑却是短暂的,因为陈素莹chu *手了,* na *ruan (车欠)剑已经割破了他的喉管,一击致命,绝无存活,* na *人死劲的按住自己的脖子,想要以此*| lai |*阻止* na *还在向外pen( 口贲)的鲜血,但这些都是无用的,因为现在就算是给他止血也已经*| lai |*不及了。
  这个女人好狠啊!居然用这种必死但又不会马上置人于死di 的方法*| lai |*折磨对方,我此刻越加的感觉到眼前的* na *个陈素莹可怕起*| lai |*,她真的是我以前认识的* na *个* rou *弱的陈素莹吗?但一个女人真的可以差别这么大吗?要说茹小mei(女眉)已经算是让人感觉接受不了了,因为她变的很快,但说到陈素莹,* na *不是一句简单的接受不了就能够了事的,这个女人,城府之深简直让人想想心里都感到了一股寒气涌*| lai |*。
  被陈素莹割喉滴血的* na *人在di 上挣扎了几十秒后终于是一动不动了,除了di 上* na *一团还hot(英文:hot,中文:re )乎的鲜血外,谁也不相信刚才还活蹦乱跳的一个人现在就成了一具尸体,而且chu *手的女人还是平(曰)ri 里* na *个kan一眼就想要好好保护的* rou *弱女人。
  “杀人了,杀人了。”* na *一伙抢劫的人发现陈素莹chu *手居然杀害了自己的一名同伴后全部大叫了起*| lai |*,他们试图想要跑,但是这有可能吗?在陈素莹这样的* gao *手之↓,他们要是能够跑得掉的话,* na *陈素莹这么多年的武功不是White(颜色bai )练了。
  只见陈素莹脚尖轻轻的在di 上点着,kan她的身形感觉像是在跳舞,而她的ruan (车欠)剑却在这样的情况↓一个一个的收割起了* na *群抢劫的年轻人的* xing *命,这时候我才发现,原*| lai |*杀人也可以做的这么优雅,杀人也可以让人kan了这么赏心悦目,杀人也能够让人kan起*| lai |*像是一种艺术。
  不到半分钟的时间,* na *七八个人全部躺在了di 上,而他们都有一个共* xing *,* na *就是全部都是被陈素莹割破了喉管,陈素莹在慢慢的折磨他们,这种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感觉真的光是kankan就让人感到不寒而栗,我开始觉得我和陈素莹的距离越*| lai |*越远了,这个女人,我真的不知道到底要怎样去形容她了。
  小曼在一旁kan的也是一阵心惊meat(英文:meat,中文:rou ,今天你吃了吗?) 跳,此刻她正捂着小嘴一脸不敢置信的表情kan着陈素莹,她也知道面前的这个救了自己女人就是陈素莹,但是小曼真的不敢相信以前* na *个kan起*| lai |*jiao (女乔)弱无比的女人现在居然在自己的面前大开杀戒,kan她* na *样子,杀人和吃饭似乎并没有多大的区别,因为陈素莹杀完人之后一点反常的表现都没有。
  “你很害怕吗。”陈素莹终于kan向了小曼,她一边向着小曼靠近,一边说道。
  “不,你不要过*| lai |*,你不要过*| lai |*。”小曼也不傻,既然对方向着自己这边走*| lai |*,* na *小曼当然是向着我们这边靠近了,所以陈素莹离我们的距离也是越*| lai |*越近了,这时候我突然发现小曼真的很有演戏的天赋,她的一切做的连我这个当事人都kan不chu *有任何的破绽,可是我不知道的是,小曼当时是被吓到了,这些都不是装chu **| lai |*的,而是真实的表现,我真的感到很自责,让自己的女人面对这样的风险,还让她担心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