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作者:粘叶不湿身

文字大小调整:
  第382章 陈素莹又有动作
  在绿芜* na *里得知到了陈素莹就是伤害微微和倩倩的凶手,我当时huo *大至极,不过后*| lai |*我想了想,如果就这样去找陈素莹的话,难保她不会抵赖,所以直接去找她肯定不会是好办法,而且还会引起打草惊snake(she 虫它),这年头说的好,捉奸要在床,既然陈素莹袭击了微微一次,又去袭击了倩倩,* na *她自然不会放手的,因为还有小曼。
  而我们现在有利的局势就是,陈素莹并不知道绿芜已经*| lai |*到了巫溪市,也不知道我们已经知晓了她就是这次袭击事件的主要凶手,所以这些我们都是可以充分的利用起*| lai |*的。
  我住院的事情被冷颜玉告知了小曼,小曼很快就*| lai |*到了医院,不过这样也好,我顺便就将陈素莹的事情给小曼说了,而且我们四人还一同商量了捕捉陈素莹的计划,小曼对此马上答应了↓*| lai |*,当然我在小曼答应的时候不止一次的问过绿芜到底会不会有危险,看到了茹小mei(女眉)额事情之后,我不希望再次有这样的事件发生了,我经受不起这样的打击。
  在绿芜再三的保证↓,最终我也勉强答应了↓*| lai |*,至于绿芜,小曼*| lai |*的时候我没有告诉她我和绿芜的真实关系,小曼虽然发现了不对,但是也没有去问,我现在感觉越*| lai |*越麻烦了,本*| lai |*就只有杨式三女的,可现在好了,越*| lai |*越多了,而且我真的不知道最后到底要怎么样去收场,最后我发挥了我的特* xing *,想不通的事情直接不去想了,反正船到桥头自然直,一切的事情总会有解决的办法的,现在想也是多余的。
  经过我们的商量,决定了三天后就开始引snake(she 虫它)行动,因为我的伤也还要再修养三天才能够彻底的好过*| lai |*,所以没办法,只好再等三天了,至于这三天,我将冷颜玉安置到了小曼她们的身边,本*| lai |*是想要绿芜去的,但是我怕陈素莹万一又去的话,到时间认chu *绿芜就不好了,所以才让冷颜玉去的,可惜众女不明White(颜色bai )我的心思,还当做我是想要留绿芜↓*| lai |*亲hot(英文:hot,中文:re ),而且连绿芜都是一脸羞Red(* hong *)的看着我,当时我心里* na *个郁闷啊!怎么我正常的考虑事情的时候,大家总以为我不正常呢?这个世道是说没人愿意做好人了,做好人肯定都是和我一样被人误会成是坏人了,所以谁还愿意做好人呢?
  两天后我chu *院了,chu *院的当天我去了一个di 方,茹钟娟的家里,当然不是去找她续什么前缘的,茹小mei(女眉)是她的mei mei,现在茹小mei(女眉)死了,我当然要和她交代一声。
  走到了茹小mei(女眉)的家里,开门的是她的* na *位管家。
  “阿姨你好,请问茹钟娟在家吗。”我很有礼貌的问道,没办法,这老阿姨的手艺确实不错,她的荷包蛋我最喜欢了,吃了别人两次饭,所以嘴当然也就软了,看*| lai |*俗话真的很对啊!吃别人嘴软,现在我不就是这样吗?
  “哦!秦先生啊!小姐在的,你jin **| lai |*吧!”说完阿姨给我让开了路,她可是真的我和茹钟娟不正常的关系的,所以也没有再去问茹钟娟是不是要我jin **| lai |*,反正去问了也是一样,* na *还何必去问呢?弄不好还要被茹钟娟埋怨,这样吃力不讨好的事情她当然不会去做。
  jin *到了茹钟娟的家里,被阿姨告知茹钟娟正在房里看书,我对阿姨说了声谢谢就向着她的书房走去,走到了房门口我还是敲了敲门,关系虽然在* na *里摆着的,但是毕竟还不到和小曼她们* na *样的关系,所以还是敲门好些,不然的话到时间茹钟娟还认为我太随便了,其实,我真不是一个随便的人。
  很快茹钟娟就给我开了房门,见到是我后先是惊讶了一↓,接着马上兴奋的搂住了我的脖子,“秦,好* gao *兴你会主动*| lai |*看我。”茹钟娟在我怀里撒jiao (女乔)似的说道,这话说的我很尴尬,似乎对于杨式三女之外,其他的女人我的确很少会去主动找,一般都是去酒吧或者什么事情刚好碰到才会再在一起纠缠。
  本*| lai |** na *慑人的体香和茹钟娟诱人的躯体都会让我很兴奋的,可是* na *是平常的时候,今天我是给茹钟娟带*| lai |*了不好的消息,她的mei mei被我带chu *去之后死了,看着茹钟娟我真不知道到底该如何开口,她就这么一个mei mei,我看的chu **| lai |*,她们姐妹两的感情还是很不错的,但今天,我*| lai |*这里却是为了告诉她,她唯一的mei mei死了,茹钟娟能够承受得住这个打击吗?
  “秦,你是不是有什么话想要和我说。”看着我* na *副yu (谷欠)言又止的样子茹钟娟问道。
  “恩!我*| lai |*是想告诉你,……。”说道一半我感觉自己还是说不chu *口,到了嘴边的话儿又吞了jin *去,我平时* na *么的胆大包天,可今天怎么连一句话都说不chu **| lai |*了呢?
  “秦,你是不是不爱我了,想要和我分开。”茹钟娟可怜巴巴的看着我问道。
  “不,不,不是这个原因,我今天*| lai |*是其他的大事要告诉你的。”我连忙对着茹钟娟解释道,怎么女人一般想到的都是男人不爱自己,要和自己分开这些事情呢?哎……是说现在情侣分手比吃饭还要*| lai |*的快速了,原*| lai |*都是这个原因了。
  “秦,* na *还有什么事情比这个还重要呢。”茹钟娟好奇的看向我,看*| lai |*她到现在都还没有发现茹小mei(女眉)失踪的事情啊!不过也难怪,以往茹小mei(女眉)经常都是忙着的,她们也都是有时间才会聚在一起,联系都是比较少,而现在茹小mei(女眉)死了也才三天左右而已,以往茹小mei(女眉)也不是没有消失过这么长的时间,茹钟娟没有发现茹小mei(女眉)的事情也是正常的。
  看着茹钟娟我面色逐渐的严肃起*| lai |*了,最终我↓定了决心“茹小mei(女眉)死了!”我用最简单快捷的话语将我心中想说的事情给说了chu **| lai |*。
  我的话刚刚说完,茹钟娟刚才还带着微笑的脸上马上阴暗了↓*| lai |*,* na *双瞳孔失神的看着我,“秦,你说什么,你说小mei(女眉)怎么了。”茹钟娟似乎不敢相信我刚才说的话,再次向我问道,虽然我不想伤害她,但是这件事她还是要清清楚楚的知道的,因为茹小mei(女眉)是她的mei mei,是她唯一的亲人,我无法剥夺她的这个权利。
  “茹小mei(女眉)死了!”我再次将之前的话重复了一次,这一次茹钟娟终于发现了自己没有听错,她的双* tui *一时间似乎失去了支撑的力量,整个身体都差点倒了↓去,好在我及时的接住了她,我将她轻轻di 搂入了怀中。
  “哇哇哇哇!”茹钟娟刚一jin *入我的怀里就像是个小孩子般的大哭了起*| lai |*,所有的悲痛都开始fa xie 了起*| lai |*,但是这样我的心里才没有* na *么jin 张了,要是茹钟娟不哭的话,我估计现在肯定是担心无比,因为一个女人要是将所有的事情都放在心里的话,* na *很容易chu *事的,而将这些事情fa xie chu **| lai |*了,* na *事后就算还会难过,但起码不会去做傻事了。
  任由茹钟娟在我的怀里哭着,哭wet(英文:wet,中文:lao shi )了我的衬衣,我用*| lai |*安慰她的手也被她抓chu *了道道的血痕,但是我没有发chu *一点声响,我任由这个女人fa xie 着心中的悲痛,哭吧!哭吧!这是作为女人的权利,我只是静静的陪着她而已、
  “秦,谢谢你!”不知道茹钟娟哭了多久,最后她停了↓*| lai |*有些歉意的看着我说道。
  “呵呵!没事,只要你没事了,就算将我全身都哭wet(英文:wet,中文:lao shi )了我都愿意。”我温* rou *的*了*茹钟娟的小脸对她说道,听到这句话茹钟娟笑了笑,但是我发现她的笑容里有着一丝苦意,是啊!自己刚刚得知了唯一的mei mei离去的消息,这个时候还有谁能够真心的笑的chu **| lai |*。
  “秦,告诉我小mei(女眉)是怎么死的。”茹钟娟看着我说道,* na *眼神里很坚定,见此我也没有隐瞒,将和她去参加black(hei )影和冷颜玉的婚礼的事情从头到尾的说了一次,当然,我和茹小mei(女眉)的交易被我隐瞒了起*| lai |*,这件事我没有告诉茹钟娟。
  听完整件事的经过之后茹钟娟没有特殊的表现,只是哀伤的说了一句,“她终于将* na *些(bie)在心里多时的话给说chu **| lai |*了,这样她也应该达成心愿了吧!”听这话看*| lai |*茹小mei(女眉)以前就跟茹钟娟提过她喜欢black(hei )影的事情了,只是茹钟娟没想到原*| lai |*茹小mei(女眉)对black(hei )影的爱这么的深,居然到最后愿意放弃生命*| lai |*换说* na *几句话的权利。
  茹钟娟没有再多问什么,每个人都有自己选择爱情的权利,既然茹小mei(女眉)选择了这样,* na *众人也是没有办法,最后在茹钟娟的请求↓,我带她*| lai |*到了茹小mei(女眉)的坟前,这是她自己mei mei的坟,所以肯定是要让她知道的,以后清明和祭(曰)ri 的时候起码茹钟娟还能够找得到这个di 方*| lai |*给她上柱香,陪她说说话。
  *| lai |*到了茹小mei(女眉)的坟前,茹钟娟当然忍不住再次大哭了起*| lai |*,坐在自己mei mei的坟前,如中举再也顾不上什么矜持美丽,坐在* na *脏兮兮的土di 上抱着自己mei mei的墓碑大哭着,当然* na *个所谓的墓碑也不过是我们当初找到的一块木头做成的,最后用石头在上面刻↓了茹小mei(女眉)之墓这几个大字,虽然写的很草,但是还是能够认chu **| lai |*这是茹小mei(女眉)的名字的。
  默默di 的守在一旁,我没有说话,实际上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安慰茹钟娟吗?我不明White(颜色bai )我该以什么样的身份去安慰她,茹小mei(女眉)虽然不是我杀死的,但是我总感觉和我有间接* xing *的关系,我认为要不是我的话,茹小mei(女眉)现在可能还是* na *个活蹦乱跳的小妖精,就算知道了black(hei )影和冷颜玉结婚的消息,* na *也只要有一段的时间就可以忘记了,就算忘不掉,但也比死了要好吧!话是这样说,但想到要不是茹小mei(女眉)的话,我和冷颜玉可能就真的要天各一方了,所以我又是对茹小mei(女眉)这次去的事情感到是正确的,都说女人是矛盾的生物,怎么我感觉此刻我也有些矛盾起*| lai |*了,看*| lai |*真的是和身边额众女相处久了,我都开始变得感* xing *起*| lai |*了。
  茹钟娟和茹小mei(女眉)说了很多话,属于她们姐妹两的悄悄话,所以我当然是没有听的,我只是在旁边守着而已,这就是我唯一能做的事情,直到最后天black(hei )了↓*| lai |*我才带着茹钟娟回到了城里,本*| lai |*我想多陪一↓茹钟娟的,可是冷颜玉她们*| lai |*电话说有重要的事情要和我说,所以我也就告辞了茹钟娟,我相信经过今天的fa xie 之后,茹钟娟很快就会好起*| lai |*的。
  *| lai |*到了医院我才知道原*| lai |*是冷颜玉发现了一个black(hei )衣人在附近晃悠的事情,但是冷颜玉没有惊动对方,所以* na *人应该还不知道冷颜玉她们保护小曼的事情,而根据冷颜玉回*| lai |*和缪小琴对照之后,发现* na *人应该就是* na *天袭击杨微的black(hei )衣人,身材体型都是相差不多,看*| lai |*如果不chu *意外的话* na *人应该就是陈素莹了,看*| lai |*这个女人真的还没有死心,还要继续动手,既然如此* na *我也不会对她客气了,于是我们的计划也就将开始付诸行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