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作者:粘叶不湿身

文字大小调整:
  第381章 杨微受伤之谜(jie kai)
  当我再次醒*| lai |*的时候已经是躺在医院里面了,问着* na *难闻的消毒shui *味,还有周边* na *White(颜色bai )乎乎的一切,这都让我很不shuang XX大XX,说实话,医院是我最讨厌*| lai |*di 方,因为*| lai |*这里不是我有事了,就是我身边的人有事了,而且都不会是好事。
  “你醒了。”冷颜玉的声音打断了我的沉思,我抬头kan着守护在我窗边的冷颜玉就是感到一阵温nuan (温度适合让人感觉舒服),又个美女一直在身旁的感觉总是* na *样的好啊!
  “你感觉怎么样了啊。”见我kan着她冷颜玉只是深情的笑了笑,接着又是关切的问道我,说着还将* na *羊脂hands (yu shou 保养的好)放到了我的额头上,* na *动作很是轻* rou *,而冷颜玉的这一面也只会在我的眼前表现chu **| lai |*,换做了其他人,任* na *人是谁都不可能在得到冷颜玉的温* rou *。
  “呵呵!我没事了,你一直守护在我这吗。”一把抓住了冷颜玉的小手我问道。
  “恩!”见到我这样冷颜玉小脸**的点了点头应道。
  “真是辛苦你了。”kan着冷颜玉小脸都有些蜡黄了,我心痛的说道。
  “还有一个女孩也一直在这里的,不过她刚刚chu *去了↓。”冷颜玉突然对我说道。
  “还有一个女孩。”我不解了,还有谁呢?要是是我身边* na *几个人的话冷颜玉都是认识的,* na *她直接叫名字就行了,不可能会叫还有个女孩啊!既然冷颜玉这样叫的话* na *就是说她也不认识* na *个女孩,这↓我迷离了,还有谁是冷颜玉也不认识的。
  “一个绿衣的少女,她很漂亮哦!”说道这里冷颜玉有些嫉妒的的意思了,而且还颇有深意的kan了我一眼,* na *眼神里的意思很明确,不错嘛!又在外面沾flower (hua )惹草了。
  没有接冷颜玉的话,女人吃醋的时候最好先让她冷静一↓,现在说什么她都是听不jin *去的,反之我则是开始想冷颜玉口中所说的* na *个女孩了,绿衣少女,难道是我昏迷前救我的* na *个倩影吗?她也是一身绿衣,而且我清楚的记得在我昏迷之前我听到了* na *个女孩的声音,* na *声音真的很熟悉,* na *就是说这个女孩我应该是认识的咯,* na *到底会是谁呢?
  “秦哥哥,你醒了。”这时一个好听的女声传jin *了我的耳里,会叫我秦哥哥的本*| lai |*只有王敏一个,所以我也当做是了王敏,可惜我忘记了,还有一个人,一个和我曾经生死相依的女孩,* na *个让我魂牵梦里的女孩,当然了,暂时我还是将* na *女孩当做是了王敏。
  “敏敏啊!你先坐吧!”没有抬头我就这么说了一句,因为我还在思考* na *个绿衣少女到底是谁,但是很快我发现不对劲了,王敏的话不可能会这么老实真的坐在一旁不说的,* na **| lai |*的应该不是王敏咯,我抬起了头,一个美若天仙的女孩正气嘟嘟的kan着我。
  “谁是敏敏啊!”* na *女孩非常生气的kan着我问道,* na *样子大有一口将我吃掉的想法,只是她* na *个殷桃小嘴想要这样做的话难度不是一般的大而已。
  “绿芜!”我大惊的喊了起*| lai |*,不错,这绿衣女孩正是绿芜,* na *个我本*| lai |*认为会终生归隐山林不在chu *世的绿芜,kan*| lai |*她师傅说的不错,我们的确是有注定的姻缘的,这不,没想到又见面了,而且还间接的救了我一命。
  “heng(哼哈二将)!还以为秦哥哥你已经忘记我了呢!”绿芜耍起了小孩子的脾气撒jiao (女乔)说道,不过这一幕让我想到了* na *次在山林中的一切,我和他被暗夜苍狼追杀,两人一起生死相依的一幕一幕,* na *一切感觉都像是昨天发生的事情,现在我还历历在目。
  kan到这样冷颜玉主动退了chu *去,可能是知道留↓*| lai |*会让她和我都有些尴尬吧!不得不说冷颜玉很懂事,也很体贴人,什么事都会先为我想好。
  见到冷颜玉走了chu *去我起身一把将绿芜拉到了我的怀里,kan着怀中* na *个天仙般纯洁美丽的天使,我忍不住一↓吻上了她的双唇,还是* na *样的* rou *ruan (车欠)啊!
  “不要啦。”绿芜挣扎着一把推开了我,“秦哥哥好坏啊!* na *么久没见,一见面连句问候的话都没有就直接亲人家。”kan*| lai |*小丫头是生气了。
  “你要我说什么啊!哟说什么我现在慢慢的说给你听。”我一↓将绿芜压在了body(* shen | xia *)坏坏的说道,而嘴上说着但是我的手也没闲着,这不,绿芜的衣服一件一件的减少了起*| lai |*。
  ‘砰砰砰’,一阵敲门声后,一名护士sister(* mei mei *)走了走了jin **| lai |*。
  “小sister(* mei mei *),你kan够了吧!”我一早就发现这个女人jin **| lai |*了,只是没有说破而已,不然的话要说让绿芜也发现了她的存在,* na *之后的chan (缠)mian(纟帛)还会继续得↓去吗?
  “啊!!!,怎么会有人。”果然,刚一听到我的话绿芜赶jin 向着门外kan去,* na *名小护士还在kan着我们,赶jin 她似乎还想kan个↓半场,刚才还有些意犹未尽的意思。
  “对不起,对不起。”* na *护士发现了自己的处境马上道歉了两声就退了chu *去,我kan见* na *丫头居然一瞬间的时间里脸上的Red(* hong *)晕直接延生到了脖子根处。
  “你个大坏蛋,都是你,现在好了,被人kan到了,你让我还怎么chu *去见人啊!”绿芜一↓子扑到了我的怀里在我xiong 前拍打了起*| lai |*,我真郁闷了,谁让你刚才* na *么投入的,不然的话连我都能够听到你不可能发现不了啊!不过其实我也是很投入的,之所以发现* na *护士sister(* mei mei *)的身影还是多亏了我在* shang * mian *,所以她jin *门的* na *一刻我才能kan到,而绿芜则是被我死死di 的压在了body(* shen | xia *),kan不到当然是很正常的了。
  “嘻嘻!丫头,是不是又想要了。”我把被子一蒙,接着和绿芜两人在里面再次开始了不为人知的秘密,事后我发现了一个问题,医院的床真的有些不结实,我们运动的时候老是发chu *吱吱的响声,让我老怕他突然会垮掉一样,哎……要不是这个原因的话,起码* na *天还能多*| lai |*两次的,当然这都是我后面才想到的。
  最终我和绿芜累到无力在奋战了,我们两人依偎在一起躺在了chuang shang 。
  “绿芜,你是怎么想到突然会chu **| lai |*的啊。”我望着绿芜好奇的问道,这也是我刚刚才想到的,之前冷颜玉还专门派人去找过绿芜了,但是她都不肯chu **| lai |*,但是这次为什么会主动chu *山呢?我猜想里面肯定是有故事的。
  “因为我们越女门的* na *个叛徒再次使用越女剑法行凶了。”绿芜突然一改* na *jiao (女乔)小可爱的小女人姿态,换成了一副杀气凛然的表情说道,kan到绿芜这样我心里倒是有些不安,因为女人要是皱眉多了以后真的很容易长鱼尾纹的,我可不希望我身边的女人们老了一个个都是满脸的皱纹,我巴不得她们都能够永远都保持着现在*样。
  刚听到绿芜的话我还没有说什么,但是我很快就想起了一件事,绿芜所谓的* na *个越女门的叛徒不正是陈素莹吗?* na *绿芜这一次↓山岂不是?想到这里我就是明White(颜色bai )了,绿芜是*| lai |*清理**的,陈素莹曾经发chu *毒誓,说过今生都不会在表露chu *有武功的事情,而这次她却违反了誓言,而且还被绿芜知道了,* na *她自然是痛恨无比了,难怪绿芜会↓山了,原*| lai |*是因为这个,但我我要不要组织绿芜呢?再怎么说陈素莹现在还是个可怜的女人。
  “怎么,你不会和* na *个女人有关系吧。”绿芜似笑非笑的kan着我问道。
  “恩!的确是有过一些交际。”说道这里我便犹豫了起*| lai |*,接↓*| lai |*是给陈素莹求情呢》还是放人不管呢?再怎么说成儿也是我的gan 儿子,我不能kan着成儿变成孤儿吧!但是我说的话绿芜会不会听呢?
  “如果你想为* na *个女人求情的话还是算了吧!因为要是你知道她是对什么人使用的越女剑法,* na *你就绝对不会阻止我了。”绿芜kan着我肃然的说道,这话一chu *我的心里感到了一股不好的预感,难道陈素莹伤害的人是我身边的人?
  “是谁。”自己思考是lang费时间的,所以我直接问道了绿芜。
  “杨微!”听到我的问话绿芜只是从嘴里吐chu *了这个名字,但是这个名字从绿芜的嘴里说chu *我感觉到了无比的愤怒,原*| lai |*是她,难怪我会感觉杨微body(* shen | ti *)上的* na *个伤口* na *么的眼熟了,* na *不正是越女剑法造成的吗?
  “陈素莹!”暴怒之↓我大喊道这个女人的名字,我真的不明White(颜色bai )她为什么要这样做,我和她早已是井shui *不发河shui *了,为什么她还要*| lai |*伤害我身边的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