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作者:粘叶不湿身

文字大小调整:
  第380章 神秘的black(hei )衣人
  “啊!你这个笨蛋,怎么会笨到自己跑到snake(she 虫它)口里去了呢,真的是笨死了?”绿芜一边说,一边纵身跳↓井里*| lai |*,shen 手轻轻的在眼镜snake(she 虫它)的脑子上一拍,* na *眼镜snake(she 虫它)当↓痛得张大嘴巴,把我丢↓*| lai |*。
  我身子不停的往↓坠的时候,才感到身子像huo *烧一般疼痛,当↓大声叫道:“哎呀呀,哎呀呀,我被眼镜snake(she 虫它)王咬中了,要死了,要死了!”一边大声乱叫一边使劲的骂* na *该死的绿芜,如果不是她三番四次的阻挠我跳上井里,我怎么会死呢。不就是一个野果吗,有* na *么重要,即使有也不用拿我这个武功低手*| lai |*开玩笑啊。我人虽然很* gao *大,但是命却很脆弱的,属于一碰就会碎的* na *种伪娘型,能坚持到现在没死,怕是祖坟冒青烟才会有* na *么好的事。
  我人差不多要死了,自然免得要像* na *些老太婆一样啰里啰嗦的说一大堆,不然人死了话还没说完,* na *该多悲惨啊。
  绿芜见我身子往井里掉↓去,估计也怕我再摔一次就摔死了,对不起国家,对不起社会,对不起人民,赶忙shen 脚在* na *眼镜snake(she 虫它)的身子上一蹬,飞身向我扑*| lai |*,将到我身边的时候,左手凌空一甩,像仙女散flower (hua )一样衣袖里飞chu *漫天的鲜flower (hua ),鲜flower (hua )中飞chu *一条粉Red(* hong *)色的绸带将我↓坠的身子牢牢缚住。然后再反手一甩,右手的绸带缠住* na *眼镜snake(she 虫它)的脖子,借力飞chu *井边。
  她* na *在电光石huo *间一系列凌厉的动作,让我kan的目瞪口呆,嘴巴张了张,想说点什么却什么也没说chu **| lai |*。二爷已经算是武林* gao *手了吧,但比起眼前这绿芜的武功比起*| lai |*,* na *简直小巫见大巫。什么叫静如处子,动若tuo *兔,我这会儿算是领教了。
  * na *眼镜snake(she 虫它)虽然体积庞大,但让它shen 直了身子最多是十米左右。它要盘稳身子与我jin *行生死搏斗(或者说对我jin *行###)* na *么身子最少要在di 上盘几圈才能站定身子,它盘一圈最少也得0.5米,盘五圈就要去掉2.5米,剩↓还有7.5米的* gao *度,我从这么一点* gao *度掉↓*| lai |*到井里的shui *面上最多也就是1秒左右的时间,而她不但要从眼镜snake(she 虫它)身上定位,而且还要在借力的时候找准我所在的x坐标y坐标,并且在此基础上计算好我↓落的因素之类的玩意,让我在即将入shui *的时候chu *手将我救起,能做到这一点已经是真Ta Ma的牛b了,何况还要在我们两即将入shui *的时候用绸带缚住* na *眼镜snake(she 虫它)的身子,借力飞上井边。
  这么精巧的功夫,莫说是二爷普天↓恐怖找不chu *第二个人*| lai |*。我这时对她的kan法不由的大为改观,不过改观又有什么用,我都快要死了。我正躺在di 上等着死亡的到*| lai |*,* na *绿芜也不在我临死之前慰问我一↓,kan我有没有遗言交代一↓我的* na *些亲戚朋友,她就自个儿又跳入shui *井中,我正感到头晕目眩的时候,绿芜却又从井中跳chu **| lai |*,拿着* na *野果塞jin *我嘴巴里面去。
  虽然我这时已经kan到阎王殿在哪里了,但是神智却是十分清晰,见她又将* na *有毒的野果塞到我嘴巴里面,心里不由的破口大骂:“你nai (*&女乃*&)nai (*&女乃*&)的,老子都已经要死了,你就算不想见到我也不用这样子吧,我死也就这么一两分钟了,再给我多一个野果子也就快这么几十秒钟,几十秒钟都坚持不了,* na *如何成大事?”
  骂的时候只顾自己骂的舒服,完全没有想到她本*| lai |*就是一个与世无争的人,谈什么成大事。纯粹是图个骂的舒服。
  没想到这一骂,骂的越*| lai |*越有精神,感觉到自己腰不酸了,* tui *不疼了,眼睛也比以前亮了很多,效果比喝* na *蓝瓶的加薪的钙中钙好多了。不过肚子却是huo *烧huo *燎的,疼的要死,感觉Ta Ma的比给漂亮的女人压在身上痛苦好几千倍。**咬烂了,肚子的疼痛并没有因为最**的疼痛而消散,反而变得越*| lai |*越痛,感觉到自己的肠子被人用锯子一截一截慢慢锯断* na *样,痛的死去活*| lai |*。
  见绿芜朝我身边走*| lai |*,于是忍痛问道:“绿芜,我是不是九阳真经差不多要练到登峰造极了啊?小说书上* na *些练武功练到最* gao *级的时候都会很痛苦的,然后一痛苦之后就会变得很厉害的。”
  绿芜抿嘴笑道:“什么啊!你正在疗伤,跟你练九阳真经有什么关系的。”
  “* na *怎么会* na *么痛啊?”*着自己额头上* na *soybean(huang * dou)大的汗珠问道。
  绿芜说道:“* na *眼镜snake(she 虫它)的毒* xing *很厉害,野果要划去你身上的剧毒自然要费很大功夫。而且野果身上的毒* xing *比snake(she 虫它)毒更烈,两种毒药混合在一起自然是你自然剧痛无比了。”
  “你用毒药给我疗伤,你是想折磨死我吧!”听到绿芜做一个毒药,右一个毒药,不由得气的鼻子冒烟,MD毒药能就得活人吗,能的话早就不知道有多少人吃毒药*| lai |*救自己了。
  绿芜也不理我的生气,只是笑嘻嘻的说道:“笨蛋,这是以毒攻毒嘛。以毒攻毒你懂不懂?懂不懂?”
  我见* na *(jia huo )学我的话*| lai |*挪揄我,气的差点没有晕死过去,怒道:“懂你妈,我都快要死了你还问我懂不懂。”
  她显然不知道“懂你妈”是什么意思,只是蹲**子*| lai |*用shui *汪汪的眼睛kan着我。过了一会儿好像想到什么似的,突然又跳到井里去,没多久就听到井里一声惊天动di 的响声,然后从井里飞chu *两条人影和一条大snake(she 虫它)*| lai |*。
  * na *snake(she 虫它)不用说也是刚才咬我,让我身中剧毒的人。两个人一个是绿芜,一个是从没见过的black(hei )衣人。* na *black(hei )衣人好像天生的一种威慑,使人一kan就有一种敬畏的感觉。此刻他目光大甚,kan着绿芜的眼神隐隐今口 han 有杀气。我不知道* na *人什么时候跑到井里,他们两人又为何一起从井里飞chu **| lai |*的。只是见到绿芜原*| lai |*shui *汪汪的眼睛,此刻黯淡无神,嘴角溢chu *一丝鲜血,好像受了极重的内伤* na *样。
  我见状不由得大吃一惊,虽然对绿芜* na *疯子的做事风格不怎么感冒,心里甚至还有一些痛恨,但是等她真正chu *事了,心里还是不由得ting *关心的,问道:“绿芜,你怎么了,是不是* na *(jia huo )打伤l了你?”
  绿芜回头chong *我点了点头,对我的关心表示感激,说道:“刚才我想取* na *眼镜snake(she 虫它)的snake(she 虫它)胆给你吃,让你吃了没有* na *么痛苦的,没想到* na *(jia huo )趁机在我背后偷袭我,不然他绝不是我的对手的。”说着一副十分委屈的样子,让人觉得楚楚可怜的样子。
  我见她身上路chu *肌肤的di 方,White(颜色bai )的di 方让人头晕目眩,让人觉得她像是天上的仙女↓凡* na *样,脏的di 方却又脏的让人恭维,心里不由的怀疑起她若是body(* quan | shen *)洗gan 净White(颜色bai )White(颜色bai )净净的时候有没有电视剧《宫》的女主绿芜* na *么漂亮。刚想念着她不辞劳苦给我取snake(she 虫它)胆吞服的好意责问* na *人问什么* na *么不要脸,一个大男人去偷袭小女人的时候,被他;凌厉的目光扫了一↓,当↓吓得将话吞jin *嘴里,连个屁都不敢放。不但不敢放,还自己给自己找了个理由↓台:“绿芜* na *一身脏兮兮的样子,xiong 部又跟飞机场* na *样,没点凹凸不平的di 方,* na *人不知道她是个女孩子,偷袭她也算不上不要脸。”
  正在想着的时候,* na *小野猪和大野熊从屋中赶chu **| lai |*,见绿芜受伤便不分青Red(* hong *)皂White(颜色bai )的咆哮着朝* na *人扑过去(应该是分一点青Red(* hong *)皂White(颜色bai )的,不然怎么不扑我,只扑* na *人呢。)
  * na *人见* na *小野猪和野熊像他扑了过去,不由得冷heng(哼哈二将)了一声,说道:“找死!”然后有对* na *眼镜snake(she 虫它)说道:“青snake(she 虫它),你把* na *小(jia huo )吃了,我*| lai |*对付* na *da jia huo 。”说着身形一晃便起身到大野熊身边一掌就将* na *野熊拍飞,野熊的身子还没落di ,* na *人的身影就如鬼mei (鬼末)一般追到* na *野熊的身边,正想一掌将野熊的脑子拍碎,绿芜见状赶忙过去救。只见她左手一挥,手上的绸带缠住* na *人的身子,正想将* na *人拉过*| lai |*的右掌在击向他xiong 口的膻中*的,没想到触动了伤口,嘴里当↓又吐chu *了一口鲜血。* na *人却趁机双掌拍chu *,将绿芜拍飞了chu *去。绿芜的身子撞到几丈开外的树林中,* na *密密麻麻的大树也被绿芜飞去的身形推到几棵。她身子没入林子之后就没有一点声息,也知道死活。
  * na *大野熊见主人被袭,当↓怒得大吼一声,忍痛爬起*| lai |*,扑过去打了* na *人一掌,* na *人身上吃痛,不由的大怒,身子向左一晃,跳到野熊的Behind(shen hou),见* na *青snake(she 虫它)此刻也与小山猪打得不可开交,当↓一掌拍在* na *小野猪的脑子上,将小野猪整个身子拍飞到我身前,落di 的时候脑袋已经碎的不能在碎,自然是已经死透了。
  我虽然对* na *小野猪并没有什么好感,但是经过这么小半天的时间多多少少有点感情了,而且刚才吃饭之后它还将自以为是baby(bao bei )的野果送给我,一副当我是至交好友的样子,想起这些不由得为它的死感到伤心愤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