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作者:粘叶不湿身

文字大小调整:
  第377章 击杀吴长老
  “秦,秦天穷。”茹小mei(女眉)有些虚弱的叫着我的名字,kan她的样子我的感觉这个女人可能↓一秒钟就要离开这个世界了,而茹小mei(女眉)的**一动一动的,我知道她有话要和我说,我赶jin 将头低了↓去。
  “谢谢你今天带我*| lai |*。”我低头↓去茹小mei(女眉)说道,这个女人还真的不是一般的执着,即使到了现在也没有对今天*| lai |*这里后悔,这可是用自己的* xing *命作为代价的啊!我更后悔刚才为什么不好好kan着她,要是我能够好好kan着她的话,* na *她也不会chong *chu **| lai |*了,更不会破坏black(hei )影和冷颜玉的婚礼,自然也就不会遭到* na *名老者的偷袭了。
  “你还好么,感觉怎么样。”我没有心情去接受她的道歉,我急忙kan着她问道,我再一次犯傻了,我自己都给她把过脉了,她body(* shen | ti *)的情况我自然是知道的,真不知道我为什么会问chu *这么White(颜色bai )痴的问题*| lai |*,可能是我发现除了这样的一句话外,我真的找不到话可以再问她了,虽然我很想现在就问她我身世的秘密,可是我不知道为什么却开不了口。
  “我,我,噗。”刚刚一开口茹小mei(女眉)再次吐chu *了一大口鲜血,鲜血大多都pen( 口贲)在了我的袖子上,感觉到侵wet(英文:wet,中文:lao shi )↓去去的血液冰冷了我的手,也顺着流动冰冷了我的心,虽然我对这个女人没有感觉,可是再怎么说我都和她有过一夜的邂逅,所以对她,即使没有* na *层身世的羁绊我也不可能不理不问,kan着她这样我感觉到一种嗜杀的chong *动,体内的血液都开始疯狂了起*| lai |*。
  “听我说完。”就在我快要暴怒的chong *chu *去大开杀戒的时候,茹小mei(女眉)用她仅于的力气拉住了我说道,见此我只好再次无奈的低↓头*| lai |*。
  “你,听好“。”说完这三个字茹小mei(女眉)再次停顿了一↓,似乎就这三个字就将她体内的所有力气都抽空了一般,休息了↓茹小mei(女眉)才再次抬起头kan着我说道“王叔叔,他,他是,你的,亲。”没有后面了,因为茹小mei(女眉)的手已经无力的滑落了↓去,她的头也是垂了↓*| lai |*,整个人安静的躺在了我的怀里。
  我kan向了她,茹小mei(女眉)最后虽然是和我说话,但我却发现她的眼神一直盯着black(hei )影,kan*| lai |*在生命的最后一刻她还是爱着black(hei )影的,我真的很想问问她,就为了说chu ** na *几句话,这一切值得吗?但是我没有机会了,茹小mei(女眉)已经离开了,她已经死了。
  “啊!!!”我仰天愤怒的哀嚎起*| lai |*,我责怪着自己,要不是自己带她*| lai |*的话她怎么会身死,要不是我没有kan管好她的话,她又怎么可能chong *chu **| lai |*,要不是我没有保护好她的话,* na *她有怎么会被偷袭杀死,我感觉茹小mei(女眉)的死就是我一手造成的,是我害死了这个女人。
  “heng(哼哈二将)!死有余辜,既然她死了,* na *也就没事了。”这时起先偷袭茹小mei(女眉)的* na *位老者冷嘲hot(英文:hot,中文:re )讽的说道,他对于茹小mei(女眉)的死没有一丝的内疚,他甚至比一个旁观者还要冷静,听他的话我真的感觉茹小mei(女眉)的死和他一点关系都没有,这个人真的冷血到*| lai |*这个di 步吗?亲手将以为青春年华的美人儿送离了这个世界他没有半点的反应,哦!不对,不是没有半点反应,他有些* gao *兴,还有些自得,这些从他刚才的话语里面就能听得chu **| lai |*。
  我放开了茹小mei(女眉)缓缓di 站了起*| lai |*,我冷眼kan向了black(hei )影,接着转身kan向了* na *名老者,“你对刚才杀死的人一点内疚都没有吗。”我控制着自己尽量用chu *了目前所能发chu *的最平和的声音问向了* na *名老者,但是我的双拳却死死的握了起*| lai |*,* na *不算长的指甲都嵌入了我的meat(英文:meat,中文:rou ,今天你吃了吗?) 里,鲜血顺着我的拳头滴滴的话落了↓*| lai |*,不过这一切对我*| lai |*说都已经没感觉了。
  听了我的话* na *长老似乎感觉自己刚才听的是一个笑话,“内疚?她配吗?不要说她了,我以前杀人从*| lai |*没有内疚过,既然敢*| lai |*打断这场婚礼,* na *她就是死有余辜的,而且就算她死了我也不会放过她。”说到这里* na *老者眼里还流露chu *一股狠色,我奇怪了,我都还没有这样,他怎么吧比我还嗜血,难道是想要彻底的激怒我吗?
  要是真的是想要彻底的激怒我,* na *我真的很想告诉他,你成功了,不过我还是没有动手,他的话还没有说完,我接着问道“* na *你还想怎么样呢?她已经死了。”我kan着* na *老者,我真的很想知道他还想要做什么?此刻对于这个问题我绝对比自己的身世还想要知道。
  “heng(哼哈二将)!gan 什么?死了我也要将她tuo *光了放在外面暴晒三(曰)ri ,让所有人kan清楚这个女人,最后将她的body(* shen | ti *)全部切碎拿*| lai |*喂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这样才能以泄我们心头之恨。”* na *老者完全没有在意别的疯狂的说道,我kan的chu **| lai |*,他不是开玩笑的,他真的要这么做。
  “够了,吴长老,人都已经死了,* na *一切的事情也就过去了。”black(hei )影似乎也kan不↓去了,马上chu *声喝止了* na *位老者,我现在才知道,原*| lai |*他姓吴啊!既然姓吴,* na *就真的无了吧!
  我暗运气劲,我要做的是必杀一击,周围有* na *么多的* gao *手在场,而且最主要的还是black(hei )影,对于black(hei )影说实话我真的是没有把握,要说今天场上能够让我有些顾忌的也只有这个男人了,其他的* na *些所谓的长老什么的,不过都是一群过了气候的老者罢了,他们现在对我*| lai |*说不过是等死而已,已经没有在意的必要了。
  * na *吴长老听到了black(hei )影的话后也收敛了起*| lai |*,没有继续说↓去了,但现在已经晚了,从他说chu ** na *句话的时候他就已经被宣判了死刑,而宣判的人正是我,既然我要他死,* na *他今天就一定要死在这里,我不管杀了他之后会引起怎样的反应,总之吴长老的命已经宣告要结束了。
  “哈!”大喝了一声,我双* tui *一瞪如同离玄之箭般的she 向了吴长老,我的speed(*su du*)极快,而且还是突然发起的攻击,四周的人都是没有反应过*| lai |*,* na *位吴长老同样没有反应过*| lai |*,他可能想到这里* gao *手如云,绝对没人敢在这样的时刻对自己动手吧!可是他想错了。我就不会去理会* na *些,因为我现在要的就是用他的命*| lai |*给茹小mei(女眉)抵偿。
  没有意外,我的右手瞬间抓住了吴长老的脖子,他双眼恐惧的kan着我,原*| lai |*这个老者还知道害怕啊!但是害怕你也要死,而且吴长老害怕的表情kan在我的眼里更是让我兴奋,我就想他死在这样的恐惧当中,* na *样才能更加让我心快。
  “住手!”black(hei )影首先反应了过*| lai |*,大吼了一声black(hei )影就朝着我chong *了过*| lai |*,* na *如同鬼mei (鬼末)般的身影的确很惊人,但是他却阻止不了我了,我的手开始将吴长老的脖子用起力*| lai |*。
  ‘咔咔’,一声脆响,吴长老整个人都颓废了↓*| lai |*,* na *原本惊恐的双目此刻毫无反应了,* na *在剧烈挣扎着的身躯也停止了扭动,他死了,在我的手他怎么还可能活得了。
  我感觉到Behind(shen hou)传*| lai |*了一阵劲风,我知道是black(hei )影到了,能够这么快反应过*| lai |*还对我展开攻击的,在场的人里面除了他估计就只有冷颜玉了,但是冷颜玉不会这样做,* na *当然就只有black(hei )black(hei )影了,头都没回,我直接将吴长老的body(* shen | ti *)向后我的Behind(shen hou)丢了过去。
  black(hei )影没有继续向着我攻击了,接过了吴长老的body(* shen | ti *),不,现在应该是说一具尸体了,black(hei )影接过了吴长老的尸体就退了回去。他可不敢将吴长老的尸身直接丢chu *去,退回去之后black(hei )影将吴长老安稳的放在了di 面上。
  “秦天穷,你这是找死。”放好了吴长老black(hei )影站起*| lai |*对着我冷声说道,* na *狂暴的杀气已经扑面而*| lai |*了,要是换做和二爷学武之前我可能连black(hei )影的杀气都抵抗不了,但是和二爷学武之后我不仅功力大增,而且还连番的得到了奇遇,现在要说内力完全不比black(hei )影差上什么,只是招式,我一直没有经过良好的学习,我的打架技巧都是和寻常人打架的时候学到的,但* na *和black(hei )影交手的话无疑就会让我有些吃不消了。
  “他杀了茹小mei(女眉),而茹小mei(女眉)是我带*| lai |*的人,我替茹小mei(女眉)报仇有什么不对的吗?要怪的话就只能怪他多事吧!而且杀了人还敢满嘴pen( 口贲)粪,这样的人我杀了也不过是给你清理**而已,免得以后chu *去丢人现眼。”杀了吴长老我学着之前他的样子说道,你不是连死人都不放过吗?* na *现在我也不会放过你,就算你死了我也要骂臭你。
  “秦天穷,这是你*我的。”black(hei )影tuo *↓了自己的西装外套kan向了我说道,而在这时black(hei )影也摆chu *了战斗的姿势,从刚才我chu *手black(hei )影就可以kanchu *我已经大不同以往了,而我的强也得到了black(hei )影足够的重视,不然的话以black(hei )影的傲气他绝对不会在战斗之前还做这种无聊的动作的,black(hei )影讲究的就是直接杀人,因为没有人可以敌对得了他,就连冷颜玉也不行。
  “不要说是我*你的,有些东西是注定了的,既然你要打,* na *我就陪你打一场吧!我也很想知道你到底强到了什么di 步。”我也是tuo *↓了外套,但是我是为了先盖住茹小mei(女眉)的尸体,听人说人被杀死了之后要给他盖上点什么这样他才能走的安心,以前我只是当做听了个笑话,但是今天我照做了,因为这可能是我现在唯一能够为她做的一点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