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作者:粘叶不湿身

文字大小调整:
  第37章 一人得道鸡dog(gou = quan )升天
  我停↓手里的动作,buy(中文:gou mai)单后,拉住陈素莹chu *了酒吧。今夜我需要fa xie 自己的**,而身边的这个女人就是最好的选择。
  陈素莹一直不吭声的陪在我身边,这个女人的心是属于我了,我的心呢?我的心属于谁?张小漫还是杨微?
  突然我的眼前闪过一个金属的闪光线,我对这个东西再熟悉不过,曾经在警队呆过一段时间的我,* na *个时候迷上了打靶,几乎每天都要flower (hua )上大量时间在练习。我立刻预警到此时的危险。
  突然一颗**携着劲风从我耳旁擦过,我堪堪避过,然后拉着还分不清状况的陈素莹飞跑起*| lai |*,可我再怎么飞奔,也逃不过**的speed(*su du*),更何况还拉着个一点武功都不会的女人。
  我的* tui *中了一*,倒了↓*| lai |*,就在这个时候,我突然感觉到一颗**朝着Behind(shen hou)的陈素莹she 过去,没时间了,我快速的爬起*| lai |*闪到陈素莹的身前,学泰坦尼克号飞翔的姿势,以血meat(英文:meat,中文:rou ,今天你吃了吗?) 之躯挡住了这颗万恶的**。
  不得不说,这*手的she 击技术一点不行,肯定是不专业学校chu **| lai |*的非专业学生。最后一*she 在了我的xiong 膛正中间,我立刻晕倒了过去。
  晕过之前只见到陈素莹流着泪大声的呼喊,脸上的妆都经过泪shui *的chong *刷,整个脸都狼狈不堪,black(hei )一道紫一道,原*| lai |*女人不化妆的时候真的很丑,这个是我昏睡过去前的一些认知。
  等我再次醒*| lai |*的时候,kan着满屋的white(* bai se *),闻着好像是消毒shui *的味道,我禁不住觉得有些熟悉又有点陌生,难道我是在天堂?我没做过坏事,又是救人而就义,应该不会↓di 狱。
  天堂的仙女真漂亮啊,kan着面前的美女,大大的眼睛,White(颜色bai )净的肌肤,太###了,我禁不住直吞口shui *。
  “护士,他是不是醒了?我们要不要去叫一声过*| lai |*?”旁边一个熟悉的声音打断了我的思绪。我侧过头一kan,陈素莹?她也跟着我升天堂了,还颇有点* na *个一人得道鸡dog(gou = quan )升天的意思,我玩味的想着。
  “先生,先生?”被称作护士的仙女姐姐shen chu *White(颜色bai )tender(nen)的hands (yu shou 保养的好)在我眼前晃*| lai |*晃去,我终于回过神了,护士?天堂也有护士么?这皇帝老爷也太享福了,连护士都选这么* gao *姿色的,我忿忿不平的想道。
  “秦天穷?你没事吧,是不是被**打傻了?幸好* na *个**打在你的吊坠上,你被震晕了过去,要不然我这一辈子都不会安心的,都是我的错,呜呜呜……”陈素莹kan着我有点痴呆的模样,边碎碎念着,边忍不住又伤心起*| lai |*。
  怎么回事,原*| lai |*我不是在天堂啊,敢情我没死?丫的,欺骗了一回老子的感情。其实我还是蛮想能到天堂走一遭的,kan*| lai |*这辈子是不可能了,我懊悔的想。
  “先生,你哪里不舒服么?一定要告诉我们。”护士小姐关切的眼神让我很受用。
  我shen chu *手去握住了陈素莹的hands (yu shou 保养的好),重重的握了一↓,然后道:“我没事,很好。”
  陈素莹不相信我没事,可能她潜意识里希望我chu *点什么事吧,她几乎是用爱** fu **的力度把我body(* quan | shen *)上↓都检查了一遍,正当我***难耐时,她却停了↓*| lai |*,喃喃自语道:“怎么会没事呢?通常都会有个脑震dang 后遗症什么的啊!”
  我听了差点背过气去,丫的,原*| lai |*就盼着我chu *事啊,亏的我还拿命为她拼,就换*| lai |*这样的待遇。不过陈素莹接↓*| lai |*的话却让我大跌眼镜。
  “你这样保护我,要是你有个什么后遗症,我一定照顾你一辈子,要我做什么都愿意。”陈素莹说完两眼今口 han 情脉脉的kan着我,我这个时候倒真的宁愿自己有点什么事情了。
  护士把医生叫过*| lai |*,给我彻底做了一遍检查,什么望闻问切都试过了,终于确诊,我可以马上chu *院了,丫的,也不让我装病一↓,至少可以休多几天病假,然后让美女大堆得*| lai |*服侍我。
  这个医生太不懂男人的心了,我决定从心里鄙视他。
  “秦天穷,我告诉你一件奇怪的事情。”我正吃着医院里最后一顿*** feng ***盛的午餐,陈素莹在旁边端茶递shui *忙的不亦乐乎,突然开口对我说。
  “哦?”我老神在在的kan着她。经过前几天的*战后,以为自己上了一趟天堂但实际上却没有的我,早已经kan开了很多事,把生死也kan明White(颜色bai )了。所以,没有什么事情可以再让我动容了。
  “杨总监* na *天听到你遇到*袭后*| lai |*又没事的消息,还亲自过*| lai |*医院kan过你,更奇怪的是,杨总经理也*| lai |*了,你小样的面子够大啊。”陈素莹调笑语气逗着我。
  我噗哧一声差点没把饭pen( 口贲)chu **| lai |*,杨倩*| lai |*我相信,她一向是有什么风chui 口欠草动第一个知道的。可杨微,她也这么关心我么?这次我不是因为公事受伤,她没必要*| lai |*kan我的,不是么?
  我的心弦为之有点动容了,果然是英雄易过**过,却是难过美人关啊。
  “还有一次,你正昏迷着,我打shui *回*| lai |*,kan到杨总监对着你不停的在抹泪,嘴里还念着什么:是我害了你,不该* na *样对你之类的话。”陈素莹顿了顿,接着说,“难道,你跟杨总监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这妮子,估计又想歪了,虽然我是很想跟杨倩发生点什么事情,甚至没到夜晚也会想念* na *记忆中熟悉的酮体,可人家毕竟是一家大集团的总监,是我能* gao *攀的么?
  但陈素莹的话也引起了我的深思,我对这次遇袭也感到非常奇怪,本*| lai |*我一没仇人,二没兄di ,只有一个老叔爷在乡↓住着,一个人吃饱,全家不饿的主,怎么就跟人结↓了深仇大恨,一定要*杀我呢?
  要说对付陈素莹也不可能,* na ***可是一发发的对着我发she 的,如果不是* na **手she 击不够专业的话,十个我都被打pa(足八)↓了。所以唯一的一个疑点,就是杨倩,最近我得罪的人只有她。
  根据陈素莹的话,我也相信杨倩的可能* xing *最* gao *。当初我也想到她会报复我,只是没想到她↓手这么恨,既然想我死。
  只是令我不解的是,我如果死了,她应该是最* gao *兴的,正趁了她的意了。但她知道我没死,不仅*| lai |*医院kan我,还说了* na *番话,这又是为什么呢?
  都说女人心海底针,我是*不透的。
  终于豪华的吃完了我最后一顿午餐,在医院的,然后陈素莹帮我办了chu *院手续,掺扶着我回到了家,不过不是回我家,而是回她家。
  我其实是想回自己家的,几天没回去,醒*| lai |*后打电话回家,小lang担心我chu *事了,急的直哭,他一直嚷嚷要*| lai |*kan我。我安** fu **了他一翻以后,就被陈素莹胁迫着回到她家了。
  小阿姨也在,对于梅娜我印象是非常深刻的,不仅因为她迷人的成熟气质,她完美的chuang shang 功夫,更因为在我最失意的时候曾把头靠在她肩上,她用她女* xing *独有温* rou *彻底** fu **平了我的伤。
  陈素莹跟梅娜说我家里没人照顾我,担心我营养跟不上,康复不快,所以接到家里暂住一↓。
  我明显感到梅娜不相信陈素莹的话,但她却没说什么,只是默许了。而且我*(咸心)min gan 的觉得梅娜对我是有好感的,女人可能比较容易对发生肌肤之亲的男* xing *产生好感吧。
  女人是因爱而* xing *,男人则不是,所以女人比男人更像个人,这个是我得chu *的结论。
  陈素莹租住的小屋是二房一厅的,她和梅娜一人一间,还比较宽敞。但自从我*| lai |*了之后,二房一厅的房子就显得有点拥挤了。
  梅娜跟陈素莹一屋,我住梅娜的房子,这也是陈素莹坚持的,她说自己房子乱,所以让我住梅娜的屋,其实我自己的屋子更乱,不过我没有把这句话说chu **| lai |*。
  我在公司的休假还没有完,因此White(颜色bai )天不用上班,而陈素莹则恢复到朝九晚五的上班生活。梅娜是个自由撰稿人,她White(颜色bai )天睡觉晚上写书,生活很不规律。
  自从我搬jin **| lai |*后,由于考虑到我行动还是有点不方便,为了照顾我的生活起居,buy(中文:gou mai)菜洗衣做饭什么的,故也恢复到了White(颜色bai )天写作晚上休息的作息时间。
  只是毕竟人家是二个女孩子,我一个大男人突然搬了jin **| lai |*,还是有诸多不便。
  比如有一次,我上厕所急了,没敲门就jin *去,因为在我家,我是从*| lai |*不敲厕所门的,所以没这个习惯,再说也确实急了。
  梅娜刚好在厕所里,她忘记锁门了,可能在我搬jin **| lai |*前,她也没有锁厕所门的习惯,所以……
  其实该kan的都kan过了,不该*的di 方也都*过了,jin *去过了,还在里面…只是女孩子都是比较矫情的,这次我什么都没kan到,却被陈素莹劈头盖脸骂了足足有十分钟。
  我多冤啊,比窦娥还冤,还因此↓了死令:我以后只要碰到有门的di 方,都必须敲门,否则我与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不得入内。
  还有一次,我确实敲门了,然后里面的人不知道是睡糊涂了还是什么别的原因,居然光着个身子给我开了门后又继续走到yu gang 里躺↓*| lai |*继续泡浴。
  我* na *个纠结啊,两双脚不知所措的站着直发抖。jin *去吧,人家这次光着个身子,我犯的罪更大过;不jin *去吧,kan对方* na *架势没有三五十分钟chu *不*| lai |*。我犹豫了03秒后决定还是jin *去。
  然后,不巧又被陈素莹kan到了,这次不仅仅是骂,还体力责罚外加不许吃晚餐。之前说的担心我营养跟不上,康复不快的话都抛脑后了。所以说女人啊,都是善变的动物。
  打* na *以后,上厕所就成了我最苦恼的事,再以后我就是chu *去上公厕也不在陈素莹的屋子里拉屎拉尿了。
  跟女人相处的经验我不是没有,但同时跟两个貌美如flower (hua )的女人,且都是没男朋友,又都跟自己有过最亲密的关系的,并且还是阿姨跟侄女的亲戚,相信没有一个男人经历过我这类事。
  没有想到千防万防,还是发生了一件让我既幸福又难受的事情。因为这件事情,我和陈素莹渐渐的产生了膈膜,导致后*| lai |*的形同陌路。
  某一天,陈素莹去上班了,我正卧在chuang shang kan小说。医生其实建议我多↓床走动,松动↓筋骨,但我天* xing *比较懒,有* na *个闲工夫,还不如睡觉*| lai |*的实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