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作者:粘叶不湿身

文字大小调整:
  第372章 金帖
  “对了,我记得我回巫溪市的时候你打了个电话给我,* na *时候你找我gan 什么。”坐在车上我突然问向茹小mei(女眉),这个问题本*| lai |*上次就想问的,不过* na *次前面去的时候茹小mei(女眉)先是对对我引诱在先,随即我忍受不了了将black(hei )影的喜帖拿chu **| lai |*,* na *女人又是气愤的↓了逐客令让我走了,这个问题也就一直闷在了心里,现在既然有了机会当然要先问chu **| lai |*,不然的话我心里可不会好过。
  听到我的问话茹小mei(女眉)kan了我一眼,“本*| lai |*就是打算叫你帮我找black(hei )影的,我动用了一切的力量都是没有他半点的消息,所以就想让你帮帮忙,但谁知道会变成这样,早知道的话我就早些打给你了,* na *样也不用今天去参加他的婚礼了。”茹小mei(女眉)有些伤感的说道。
  但是我听到这话感觉有些不对了,茹小mei(女眉)不会真的是转* xing *了吧!她今天真的只是单纯的想要去参加black(hei )影的婚礼而已?怎么我感觉不太像呢?但听她这句话又有些不像是说谎啊!这个女人到底在想什么?
  “记得你说过的话,我带你参加完婚礼之后你就要告诉我,我的身世秘密。”想不通我也就不在想了,反正什么事情都是* na *样,该发生的你逃避也是没用的,还不如现在清闲一点享受↓,该*| lai |*的始终要*| lai |*,到时间只要去面对就好了,其他的事情就不在我的考虑范围之内了,许多人都说防患于未然,但是没有人知道你的人生↓一秒会发生什么,要是↓一秒你死了,再多的规划都说没用的。
  不知道是谁说过这么一句话,每个人的背后都有一个鬼马编辑,他总是不会让你太过如意,因为一帆风顺的人生是没有意思的,而作为编辑当然就是要导演chu *一部精彩的片子,而我们每个人无疑都成为了各自编辑的试验品。
  虽然我不太喜欢这句话,因为我感觉自己的人生就是自己掌握的,但是经历了太多的事情之后我已经有些接受这句话了,现在的我不就是这样吗?最先开始jin *入龙华的时候感觉* na *里会是我腾飞的di 方,但谁知道我和杨式三女在* na *里却遭到了无情的打击,要不是倩倩是二股东女儿的话,估计我们都要被二股东赶尽杀绝,以我对二股东的了解他绝对做的chu **| lai |*,后面他不也有收buy(中文:gou mai)杀手*| lai |*杀我吗》但是无奈我的运气总是* na *么好,所以二股东也一直没有如愿。
  想想自从jin *入龙华之后我的人生就开始发生了巨大的变化,虽然身边的美女总是不少,但是我的生命也是总受到威胁,不知道到底有多少人对我是yu (谷欠)杀之而后快,可惜我的命就是比小强还要*ying *,阎王也不肯收走,今后我也会对* na *些人好好的‘报答’的。
  “放心吧!我会履行我的诺言的。”kan了我一会儿茹小mei(女眉)说道,在她的眼里我kan到了复杂,不知道这到底是什么意思,为什么提到我的身世她的眼里会有这样的神情呢?我开始越发的对我的身世不了解起*| lai |*,当然了,更多的是对我的身世好奇起*| lai |*了。
  原本我还以为我只是个平凡的人,但jin *入龙华后杨董事长说龙华居然之前是他和我父亲一起创办的,而且他还是我父亲的情敌,接着是王市长,他居然也和我的父亲认识,而且我总感觉王市长对我不一般,至于我和王市长之间到底有什么样的关系,可能真的就像他平常说的,只是单纯的认识罢了。本*| lai |*这一切都可以问叔公的,可惜叔公也死了,而现在茹小mei(女眉)无疑是我的最后希望了。
  听到了茹小mei(女眉)的回答我还是比较满意的,这个女人虽然* xing *格上有些多面,但是说chu *的话还是能够得到保障的,不然我也不敢和他做这笔交易了,我绝对不会去做吃亏的buy(中文:gou mai)卖,* na *样的话我也就不是秦天穷了。
  车子一路朝着颜玉帮的总舵行驶而去,当然路是我给茹小mei(女眉)指的,不然这女人可能早就跑到颜玉帮去了,也不会空打了我二十多个电话没人接后还老老实实的呆在游乐场等我了,现在想起还是感觉ting *舒服的,当你在和一个美丽的女人邂逅的时候,又有另一个美女在等待着你,不知道男同胞们有没有过这样的处境,* na *绝对会* gao *度的膨zhang (**月长**)一个男人的虚荣心理。
  当然了,前提是* na *个和你邂逅的女人不会缠上你,而等待你的也不是你的老婆。不然这一切也就不好玩了,做男人该有的责任还是要尽到的,虽然我很flower(flower (hua )),但是无可否认,对于家里人我还是很重视的,她们的kan法对我*| lai |*说很重要,所以到目前为止杨式三女才是我公开的女人,而她们三个里面也应该小曼最适合做一名妻子,而且还替我生↓了奇骏,这也就奠定了小曼家里女主人的di 位了。
  想到奇骏我又想到了微微,倒不是说微微像是个小孩子,而是微微的伤口,我还记得医生的* na *句话,她今后已经不能在生育了,微微之前也有过我的孩子,可是顾虑到我她打掉了孩子,* na *时候我知道她是多么想要生↓* na *个宝宝,可是我在她心里的di 位让她不忍心kan到我烦恼,本*| lai |*打算(曰)ri 后要一个的,谁知道现在好了,微微不可能再为我添一个孩子了,我是不在意,但我不知道今后将这件事告诉微微的时候,她是否能够承受得住。
  渐渐di 我和茹小mei(女眉)也到了眼一般的总舵,↓车一kan好生hot(英文:hot,中文:re )闹啊!门口早已经是宾客满堂了,一辆辆豪华轿车随意的停放在门口,kan到* na *些车我叫一个心痛啊!这些车有的一辆车的价钱就够一些普通老百姓奋斗一辈子了,而且还是一家人一起奋斗,想起之前kan过的蜗居,擦!因为房子的事情里面闹的不可开交,但这里的车,就算最差的一辆也是过百万的,虽然在* na *些大城市buy(中文:gou mai)不到一套房子,可在* na *些小di 方不仅可以buy(中文:gou mai)到房子,还能够让一个三口之家安安稳稳额过↓去了,哎……要是把这些车都偷走的话,* na *也能够拥有不少的钱了,我心里有些邪恶的想到,现在kan到* na *些车就像是kan到了一打一打的钞票在像我招手一样。
  “你kan什么啊。”见我我傻愣愣的站在* na *里发呆茹小mei(女眉)走过*| lai |*问道,她是不知道我心里的想法,要是知道了的话,我想她肯定会在身边放一块牌子,* shang * mian *写着我不认识他,最后还有一个箭头,* na *个箭头当然就指向我了,不过这些都是要在jin *入颜玉帮的总舵之后,呵呵!谁让这女人没有请帖呢!不靠我你能jin *去吗?所以啊!jin *去之前在茹小mei(女眉)这里我就是爷。
  “没事没事!”* na *些不好的想法我当然不会跟茹小mei(女眉)提起了,当↓收回了自己主持正义将这些车全部拖去卖掉的想法,不要笑,这些车我敢说百分之八十都是*| lai |*历不明的,要不然就是buy(中文:gou mai)车的钱*| lai |*历不明,black(hei )影和冷颜玉的婚礼,* na *么*| lai |*参加的大多都是black(hei )道上的人物,呵呵!谁能说chu *black(hei )道上的钱是*| lai |*历很清楚的吗?所以就算我将这些车拿去卖了,* na *我的心里也不会愧疚的,只不过接↓*| lai |*要面对的可能就是整个巫溪市几乎全体black(hei )道的追杀了。
  钱虽然重要,但是还buy(中文:gou mai)不了小命,所以将车拿去卖掉的想法只能胎死在腹中了。茹小mei(女眉)shen chu *小手挽住了我的胳膊,要jin *去只有一张请帖,所以她只能装作是我的情侣了,不然的话到了门口绝对会被守卫给直接丢chu **| lai |*的,kan* na *些守卫一个个只kan请帖不kan人的表情就知道了,除非你有请帖,不然天王老子的帐也不buy(中文:gou mai)。
  虽然kan起*| lai |*很狂,但是这也是没有办法的,谁让对方是black(hei )影和冷颜hands (yu shou 保养的好)↓的人呢?black(hei )影和冷颜玉完全就可以代表了巫溪市的black(hei )道,所谓打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也要kan主人,跟着这样的主人,就算真是一条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 na *身价也是翻倍的上涨,所以外人也不会因为这件小事多说什么。
  和茹小mei(女眉)‘亲密’的走了过去,到了守卫* na *我将喜帖从西装的内包里面拿了chu **| lai |*递了过去。
  “哦!原*| lai |*是秦先生,里面请,里面请。”本*| lai |*脸上毫无表情的守卫见到我的喜帖后居然马上一脸恭维的说道,我纳闷了,我什么时候这么chu *名了?不光是我,就连其他*| lai |*参加婚礼的人都是一副见了鬼的表情kan着我。
  没办法,我穿的西装不过是外面几百块的货色,而kan周围* na *些人,谁的西装低于过万啊!他们也想不通一个穿着如此寒酸的我为何会得到守卫如此的礼遇,虽然我是长的帅了一点,可其他的也没什么了啊!
  “居然是金帖!”这时有人突然惊恐的kan着我的* na *张喜帖说道,这话一chu *所有人都是kan向了* na *张喜帖,好像是啊!* na *张喜帖里面居然是镶金的,这还不算,注意kan的话就会发现black(hei )影和冷颜玉的名字周围居然还有着闪闪发光的东西,吗的,居然是钻石,起初我怎么没有发现呢?哎……早知道这样我刚才就自己拿给守卫kan了,现在可好,拿过去了也不知道对方还会不会还给我,不还的话可就糟糕了,* na *可是钻石啊!kan* na *体积虽然不是很大,但胜在不少啊!要是以后没钱了的话本*| lai |*还可以取↓*| lai |*拿去卖的,现在好了,说不定什么都没有了,我只能眼巴巴的kan着我的* na *张所谓的金帖了。
  “秦先生可能不知道吧!这种金帖这次发chu *不到十张,每一张金帖都代表了* na *人的身份,得到了这个金帖的人都是我们的上宾,而金帖的* na *几位持有人* shang * mian *也是早就交代过了,请秦先生跟我往这边走。”。* na *守卫说完对我做了一个请的手势,见此我也茹小mei(女眉)也没多什么什么,跟着* na *守卫走去了。
  而在我的Behind(shen hou)* na *群人就议论了起*| lai |*,“* na *人是谁啊!怎么会有金帖。”一人kan着我行去的背影迷惑的问道,旁边马上又有人接道“谁知道啊!但kan他穿的西装也不过是di 摊货吧!怎么会有喜帖呢。”明显这人的语气里有着浓厚的不满,但是他也不敢fa xie chu **| lai |*,毕竟冷颜玉和black(hei )影想要将金帖交给谁不是他们能够管的,“哎……真是人不可貌相啊!kan*| lai |*是以为低调的大人物吧!”又是一人开口说道,他的话马上得到了不少人的赞同。
  不过我是听不到* na *些话了,我现在对于金帖的影响力不在意,我只是在意* na *位在前面带路的守卫会不会将金帖还给我,妈呀,我的钱可都在他的手里啊!怎么当初我拿到的时候没有多kan一眼呢?要是kan清楚了也不会这样了,不行,如果守卫不还给我的话,一会儿我去给black(hei )影他们再要一张,就说,额……就说我拿*| lai |*纪念的,相比这样说的话black(hei )影也不可能不给我吧!恩!就这样做,反正我一定是要将金帖拿回*| lai |*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