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作者:粘叶不湿身

文字大小调整:
  第371章 前去参加婚礼
  又是一阵风起云涌,最后我双脚ruan (车欠)绵绵的告别了缪小琴,接着坐车向着茹小mei(女眉)的游乐场赶去,这女人现在肯定是急疯了,没见我手机上多了二十多个未接电话,kan*| lai |*刚才还是太过猛烈了一点,但这也是很正常的,感觉我身边的女人一个个都是如狼似虎的,不是都说女人过了三十才是这样的吗?怎么我身边的都提前了,还是她们现在都还算是正常的,到了三十以后还会更强,天啊!真不知道* na *时候我还能不能满足到她们全部啊!
  *| lai |*到了游乐场,现在已经有着零星的家长带着孩子在这里玩耍了,没有多kan一眼,还是* na *句话,奇骏在这里受过伤,所以我对这家游乐场没有好感。
  走jin *了茹小mei(女眉)的房里,此刻茹小mei(女眉)正坐在* na *张昂贵的沙发上等着我,见到我*| lai |*了冷冷的kan向了我,这女人果然是个难以捉*的,昨天的妩mei(女眉)和今天的冷淡kan上去简直就是判若两人,要是我之前没有和她有过交集的话,可能我还真真以为现在的她就是个冰美人,但是可惜了,我是认识她的,所以么,呵呵!这个女人两面三刀的* xing *格我就是完全了解了。
  “你是怎么回事,明明说好今天*| lai |*我这的,但是电话一直打不通。”茹小mei(女眉)非常不友好的说道,这也是,换做是谁也不可能在打了二十几个电话都没接的情况↓,还能够对* na *人能够好言好语的,除非他是* na *传说中的圣人了……不过圣人似乎也不太可能吧!老子不也当众骂过学生吗?
  无奈的耸耸肩,“我也不想有点事情耽误了,反正是今天去就行了,black(hei )影他们也不会说就因为我们晚去一点就先把所有事情办了吧!”我似笑非笑的说道,其实我是故意气这女人的,谁让她知道我的身世秘密不告诉我,还几次三番的用这个事情*| lai |*威胁我,草,我能给她好脸色才怪了,虽然现在感觉上有些恶人先告状的意思哈!“heng(哼哈二将)!和你的哪个小去幽会了吧!kan你双脚都还有些ruan (车欠)绵绵的,昨晚做了几次啊!十次?还是二十次啊。”茹小mei(女眉)站了起*| lai |*到我的身边妖娆的说道,kan吧!这女人,娘滴真是变脸的speed(*su du*)比变天还要快,刚才还一副要杀死我的样子,现在好了,马上变成一幅小女人了,真不知道她是不是双面人,还是有精神分裂。
  不过茹小mei(女眉)的话也不是没有道理,昨晚貌似虽然没有二十次,但是十次的话也应该差不多吧!有时候真不知道我怎么这么强,以前在外面听一个朋友说,他晚上最多一两次,* na *次我说我一夜七八次他还不信,还说我是chui 口欠牛,同样都是男人,怎么区别就这么滴大呢!还是上天特别的眷顾我啊!呵呵!不过想想也对,身边* na *么多的女人,要是真像* na *个哥们* na *样一夜一两次的话,估计家里的女人全部都要变成怨妇了。
  想到这里我邪恶的留↓了口shui *,不过这些我当然不知道,因为茹小mei(女眉)的一句话让我马上收敛了起*| lai |*。
  * na *女人kan着我一副色狼的样子不由的White(颜色bai )眼说道“还是大White(颜色bai )天的你不是又想起* na *些事情了吧!想要的话也要等到晚上的时候再回去找你的小啊!”不过不知道这女人是不是故意的,说话的时候* na *hot(英文:hot,中文:re )唇jin jin 的靠在了我的耳边,* na *hot(英文:hot,中文:re )气chui 口欠的我一阵的心潮澎湃,娘滴,要不是想到昨晚太过剧烈了,而且对这个女人我也不敢太过接近的话,我现在真真的很想再次将这女人按在沙发上和上一次一样*| lai |*个颠鸾倒凤。
  “呵呵!谁说大White(颜色bai )天不可以想* na *些事情的啊!而且* na *次我们不也是大White(颜色bai )天的做的吗。”听到茹小mei(女眉)的话我我反击道,就算不能碰这个女人,但是我也想kan到她口头上吃瘪,* na *样额话我的心里也能够舒坦些,虽然男人要有广阔的xiong 襟,但* na *是对自己的女人,至于茹小mei(女眉),对于她我可是不敢攀上关系,所以还是保持点关系好些,所以* na *个广阔的xiong 襟我自然也就是不需要的了。
  “怎么,我们的秦少是不是想要和小女子现在再*| lai |*一次啊!”听到我的话想不到茹小mei(女眉)不仅没有害羞,反而是调笑着说道,我说你说话就说话吧!怎么* na *只手还搭在我的肩膀上了,你* na *是什么眼神啊!我可不是black(hei )影,丫的你这不是【gou && yin】我犯罪吗?
  ‘呼!’,一把推开了茹小mei(女眉)我大口的呼xi 口及着新鲜的空气,这女人真的是要命,而且我真的很不明White(颜色bai )她这是什么意思,今天明明是要去参加black(hei )影的婚礼的,而kan她的样子也是对black(hei )影很有意思的,* na *为什么还要* tiao dou *我呢?我可不会认为这个女人突然放弃black(hei )影了想要和我好,说实话,茹小mei(女眉)是所有和我有过关系的女人里面我最捉*不透的一个,她有时候感觉像是langdang 不羁,但有时候你却在她身上kan到了严谨,真的是一个谜一般的女人,不过我也知道,这样kan不透的女人我是不能有交集的,因为* na *很危险。
  “咯咯!原*| lai |*我们的秦少还是会害羞的啊!还真是难得可以kan到你的这一面,不知道多少女人都想见呢?kan*| lai |*是便宜我了。”这时茹小mei(女眉)突然kan着我的脸笑了起*| lai |*,* na *一串银铃般的笑声虽然很悦耳,不过听到了我的耳中却不是* na *么回事了。
  不过怪了,娘滴我也会脸Red(* hong *)吗?我轻轻的** fu ***了↓自己的小脸,额……的确是有点烫啊!kan*| lai |*应该是脸Red(* hong *)了,这女人的确没有骗我,不过感觉好丢脸!居然会被这个女人* tiao dou *到脸Red(* hong *),要说我这样标准的色狼应该不会啊!女人的* tiao dou *应该只会让我去呼应,怎么会有这样的反应,我感觉自己真的有些变了,对待女人的事情上kan*| lai |*我的确不再像以往* na *般了。
  “走了吧!不然再晚一些的话估计black(hei )影都要hole(dong )房了。”为了掩饰我的尴尬我只好装作酷酷的表情说道,其实我知道自己根本不是耍酷的* na *块料,不过现在么!也是没有办法了,不管行不行,先混过去再说吧!要是继续这样↓去的话,我还不知道要被茹小mei(女眉)这个女人调戏多久呢?kan*| lai |*现在这个世界真的反过*| lai |*了,女人都不用男人去调戏了,自己主动的*| lai |*调戏男人,不知道是这个世界太疯狂了还是我跟不上时代的节拍了……
  果然,听到了我提到black(hei )影的事情茹小mei(女眉)马上换了一副脸嘴,* na *jiao (女乔)mei(女眉)的样子马上改成了冷艳,哎……我再一次感叹茹小mei(女眉)变脸的speed(*su du*)了,就她这样,当初怎么不去当演员呢?要是她去的话我估计* na *些个影后也就没什么事情了,典型的多面* xing *格,是个男人就受不了。
  “恩!我们走吧!”拿起了桌子上的名牌包包茹小mei(女眉)对着我说道,接着率先走了chu *去,说完话之后连kan都没有再kan我一眼了,娘滴,难道我只是个玩具吗?玩够了就丢在一边了,我心里十分不shuang XX大XX的想到,男人在这个社会也太没di 位了吧!不知道是谁提倡的男女平等,我kan就不可能,男人在女人面前始终是没有di 位啊!不然kan* na *些个结了婚以后的妻管严吧!真是为了男同胞们感到悲哀啊!是说这年头多少男人都不想去结婚了,结了婚就等于是跨入了爱情的坟墓,以后* na *些小sister(* mei mei *)和醉酒劲歌的生涯就不在属于你了。
  没有多想↓去了,我也跟着茹小mei(女眉)走了chu *去,她的座驾就停在这所房子的不远处,走几步就到了,对此我还是比较满意的,要是多走一会儿的话,我真不知道* na *双还在发抖的双* tui *能不能支持↓*| lai |*,哎……早知道昨晚少要两次,不,少要一次了,少要一次的话我想现在应该还是有力气走路的吧!
  “喂,你上不上车的。”这时茹小mei(女眉)坐在车里shen chu *头*| lai |*对着我喊道。
  恩?叫我喂?难道哥哥没有名字吗?* na *次chan (缠)mian(纟帛)的时候不知道是谁叫我秦哥哥的!不过算了,这个女人我也不想她现在再*| lai |*句什么秦哥哥,不然的话我不仅不会受用,可能连鸡皮疙瘩都要起*| lai |*了吧!
  没有回答茹小mei(女眉),我直接打开了车门走了jin *去,虽然我一直不是很喜欢坐女人的车,但是现在kan*| lai |*也是没办法的了,毕竟我自己懒,不愿意去考驾照,* na *当然只有继续这个悲催的生活了,但是想想也还是不错的,香车美女,这不也是一种享受的吗?再说了,有茹小mei(女眉)开车,这样的待遇也不是每个男人都能够享受到的,嘻嘻!这时我充分的发挥了啊q精神一个人yy起*| lai |*了。
  见到我又开始了茹小mei(女眉)无奈的摇了摇头,反正她也习惯了,再说了,和这个女人在一起不陷入自己的世界幻想↓的话我还能做什么,没见前面只是和她聊了几句就差点陷jin *去了,要是在*| lai |*个深入的探讨的话,我可能就真的要探讨jin *去了。
  发动了车子,我们也想着black(hei )影他们的婚礼现场行去,值得一提的是,这次的婚礼现场是颜玉帮的总舵,* na *di 方我还是去过一次,本*| lai |*还有些奇怪为什么在* na *里摆酒,但是随后想想也就明White(颜色bai )了,black(hei )影和冷颜玉的仇人绝对不少,而且和他们两个帮会敌对的更不用说了,要是像平常人* na *样在外面摆酒的话,* na *绝对是找死了,安全系统太不让人放心了,但是在颜玉帮的总舵自然是不一样了,平常人想混入都不是件容易的事情,而且jin *去之后想要闹事,嘿嘿!* na *不好意思了,你就不要想活着chu **| lai |*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