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作者:粘叶不湿身

文字大小调整:
  第36章 莫非有别的目的?
  我毫不犹豫的按了几行字发过去:“这两天停止行动,听我候令再行动。”
  发完信息后,我把收赖明吉的* na *条信息和自己发送chu *去的信息都删了,昨晚这一切,我才感觉放心多了,或许一切都能按照我的计划执行。
  这一晚,我是搂着杨倩在宾馆睡得,为什么要搂着她,我解释为自己是担心她半夜醒*| lai |*跑了,自己的计划就泡汤了,但内心里真正的感觉告诉我,就是想搂着她睡。
  这一次,我没有先离开,第二天杨倩在我怀里醒过*| lai |*的时候,很羞涩,以至于忘记追问我为何她会再我怀里醒*| lai |*的事情,也忘记了昨晚她的行动了。
  我跟杨倩说,我已经跟公司请假了,今天不要去上班了,我们去放松一天,我带她去一个好di 方玩。
  杨倩kan着我hot(英文:hot,中文:re )切的目光,终于点了点头。
  我们去了游乐园,虽然是小孩子的玩意多,但杨倩却玩的流连忘返,开怀大笑。她告诉我,小的时候很少chu **| lai |*玩这些,都是被*在家里学习,所以很Yearn(*ke wang*)能像今天这样玩一回。
  去动物园kan狮子,河马,杨倩说很喜欢老虎,老虎是动物之王,kan到老虎,能使人充满希望和斗志。我不赞同她的观点,其实老虎没有小bird(niao )快乐,小bird(niao )可以自由飞翔,老虎却要被关在笼子里任人参观娱乐。
  杨倩听了,良久没有回应我的话。
  我们去kan了瀑布,杨倩说是她kan过最美的瀑布,的确很壮观,颇有飞流直↓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的景观。
  最后我们坐在山坡上kan夕阳西↓的景观,真美啊,真希望这一刻可以长留。
  等我们累得都走不动的时候,已经是天black(hei )了,吃过晚饭后,杨倩朝我依依不舍的挥手。我也不想跟她分开,我们玩的很尽兴,但我还有别的目的。
  送我回家的路上,杨倩都显得心情非常好,我一直在想着怎么能跟她度过最后一个夜晚,明天杨微就回*| lai |*了,我就可以不用这么辛苦了。
  送我到家门口,杨倩跟我说了晚安,就准备上车了。
  我突然拉住她的手,然后深深的吻住了她。杨倩回应的也很激烈,我的手透过薄薄的衣物在她身上**,杨倩禁不住###起*| lai |*,我趁势一把抱起她,然后朝我家走去。
  小lang一般睡得比较早,这个时候他已经睡着了。
  我抱着杨倩jin *了卧室,然后锁上房门,防止小lang突然jin **| lai |*。
  把杨倩丢在chuang shang 的时候,她已经ruan (车欠)弱无骨般,没有一点力气爬起*| lai |*,还在喘着气。
  我禁不住嘿嘿笑了起*| lai |*,要是有机会,让张小漫和杨倩一起服侍我,* na *该有多美。不过此时此刻我没有心情再细想各种环节了,因为张小lang正用一种很难过又带点风怒的表情kan着我。
  都怨我,昨晚把杨倩的衣服拿chu *去后,回*| lai |*忘了锁门,否则哪有这事。
  “秦哥哥,这个女人是谁?你为什么跟她睡在一起?”张小lang说话声音从没有这么大,应该是很生气了。
  “小lang,你先去上学好么?晚点秦哥哥再跟解释怎么回事。”我催促他离开,这个时候可不是解释的好时机,有杨倩在,弄不好会打起*| lai |*。
  张小lang跟我较劲了很久,始终不肯走,最后我跟他说杨倩要起*| lai |*换衣服了,他不走,人家不好意思起*| lai |*,这才把他哄走。
  杨倩的上衣已经被我撕坏了,我找了一件张小漫的衣服给她穿,她吃醋的说道:“原*| lai |*传闻是真的,你跟张小漫是情侣?你这里有她的衣服。”
  我苦笑着摇了摇头,哎,早知道就去宾馆开房了,就不会有这么多bird(niao )事情,吃gan 抹净,拍拍pi *gu *走人就好。
  没想到杨倩醋劲还ting *大,*ying *是把我的屋子里里外外的仔细搜寻了一遍,估计丫的都早把要偷并购案的事情抛到九霄云外去了。
  “秦天穷,你跟张小漫交往多久了?你们发展到什么di 步了?”这姑nai (*&女乃*&)nai (*&女乃*&)今天是跟我杠上了,不问咯究竟估计不肯罢休。
  我只好哄她,说张小漫已经走了,她跟我分手了。
  杨倩不死心,又问我* na *个男孩子是谁,我骗她说是我表di ,在我这里暂住。她这才放过我,末了临走时,还*着我的脸说,希望↓次*| lai |*时,不要在kan到张小漫的任何东西,否则……
  到底否则什么,她也没有说chu **| lai |*,不过我知道肯定是不好的事,杨倩的铁血手腕是我见识过的,不过我是不会再把杨倩领家里*| lai |*了。我发誓。
  杨倩到公司后,就一直忙的不见人影,我知道是为什么,因为杨微回*| lai |*了,这次可算是打了她一个措手不及。而且我在二天前给杨微手机发了条短信,今口 han 糊其辞的说公司有大事发生,让她快点回*| lai |*。
  所以我一到公司,杨微就把我叫jin *她办公室。
  这次见杨微,有点憔悴,估计是连夜搭飞机累的,我有些心疼。
  杨微还是* na *么美,* na *么* gao *贵,杨微的气质如同仙女般纯净,透明,这是我最喜欢她的di 方,她不会给人咄咄*人之感,即使是命令人去做事,也是威严中透漏着一股亲切和不容抗拒。
  “你之前发信息给我说公司有大事发生,是什么事情?”杨微的清脆的声音打断了我的冥想。
  我迅速在脑海里整理词句,不能把杨倩透漏chu **| lai |*,我有点不忍心供chu *她,再说自己也没证据。
  “哦是这样,我在外听闻我们公司的竞争对手玉华集团也对这个并购案很感兴趣,并且已经跟对方取得联系了,所以我担心我们的并购会被人家抢先得到,才给你发了信息。”我脸不Red(* hong *)心不跳的说完,毕竟我说的部分是事实。
  杨微听了,想了一会,不亏是领导,遇到大事都不惊不慌,颜色未变。
  她说:“你说的都是真的么?消息可靠么?”
  我很慎重的点了点头,nai (*&女乃*&)nai (*&女乃*&)的,从杨倩口里说chu **| lai |*的话还能不可靠么?有时候千防万防就是忘了防自己人,杨微就是输在这点上,她对杨倩还顾念着姐妹之情,否则,* na *次杨倩栽赃我入狱,完全就可以扳倒她的。
  杨微思考了一↓说:“不管消息是否确切,我们都要做好防备措施,之前是我疏忽了,没到签合同都不可大意,秦天穷,谢谢你这次帮了我。”杨微真心的朝我笑道。
  我有点受宠若惊,难得救命恩人也有要谢我的时候,还真是受用啊。
  离开杨微的办公室,我心情是澎湃的,我感觉杨微对我的好感也是与(曰)ri 俱增,特别是临别时妩mei(女眉)的一笑,莫非,她也跟杨倩一样暗恋我?我有些自得的想着。
  不过我不太幸运,很快就从山顶跌倒了低谷。
  杨倩通过赖明吉的汇报很快知道了是我☆ɡao 扌高☆得鬼,我故意帮杨微拖延时间,阻碍杨倩偷得并购案的计划书。
  当杨倩叫我到她办公室去的时候,我已经做好了一切心理准备,肯定是一场大暴风雨的洗礼。但没想到,到了杨倩办公室,等待我的却是她的笑脸盈盈,还嘘寒问nuan (温度适合让人感觉舒服)的关心了我几句。
  “坐吧!”杨倩气质* gao *贵的端坐着,指示我坐她对面。丫的,昨晚在chuang shang 的时候怎么没见你这么矜持,我暗道。
  “杨微今天回*| lai |*了,你知道么?”杨倩在公司从*| lai |*不叫杨微总经理,一直都是直呼其名,从这也kan的chu **| lai |*,她明显的没有把杨微放在眼里。
  “杨总经理回*| lai |*了?”我装作很惊讶的问道。确实啊,像总经理的行踪又岂是我等小员工能掌握的。
  杨倩听了我的回答,微微一笑:“哦,你不知道么?我还以为你们刚才见过面了,kan*| lai |*我是kan错了”
  nai (*&女乃*&)nai (*&女乃*&)的,这公司到处是杨倩的耳目,我的一举一动都逃不过她的眼睛。早知道刚刚就承认了,也省的她兴师问罪。
  “你还有别的话要说么?”杨倩突然凝视我,很深的目光,见不到底。我被她盯的mao *mao *的,早已忘了*| lai |*时的慷慨就义,好不容易培养起*| lai |*的一点胆量都抛到九霄云外去了。
  “昨晚,是一场意外,我希望你也忘了,我很快也会淡忘的,你明White(颜色bai )么?”杨倩说话的语气透漏chu *一股浓重的失落感。
  我仿佛也感染了她的想法,心情变得非常的低沉,我几乎就忍不住跟她坦White(颜色bai )了我帮杨微的事情,只差一点。
  走chu *杨倩的办公室,还沉浸在刚在的情绪中,一不小心撞到了陈素莹。有多久没kan到她了?自从* na *次事件后,每次kan到我都是匆匆躲避,平时工作就接触不多,所以我都几乎忘了有这个么个人,忘了* na *晚的事。
  “今晚愿意陪我喝一杯么?”我在跟她* cha *(把细长或薄的东西放进去)身而过时,突然甩chu **| lai |*这么一句话,连我自己都觉得惊讶怎么就这么轻易说chu *口了:“晚上七点,格调酒吧见面。”
  我不知道陈素莹会不会去,其实我也不在乎,只是想找个人喝酒,就这么碰见她了,仅此而已吧。
  杨倩现在心里对我肯定失望头顶了,或许也会像对付杨微一样对付我,我在龙华集团的(曰)ri 子可谓是如履薄冰。我暗自叹了一口气,禁不住又握jin 了xiong 前的铜钱大小的吊坠子,每次心情不好的时候,握着它仿佛就有了希望。
  陈素莹*| lai |*的时候,我一个人独自已经喝了差不多一打的啤酒,但我丝毫没有一点醉意,很清醒。
  陈素莹知道我有心事,也默默的陪着我喝酒。
  “做我女朋友吧!”我觉得自己不清醒了,当我突然握住陈素莹说chu ** shang * mian *这句话的时候。
  陈素莹也呆了,kan着我半天没作声。我hands(*yong * shou *)使劲捶了捶自己的脑袋,心里懊悔的要命。
  “我愿意。”正当我想说点什么*| lai |*掩饰这种不安的时候,陈素莹突然蚊子般的声音低低的答应了我。
  我后悔了,我根本就不爱眼前的这个女人,虽然有过短暂的自己都想不起*| lai |*的***。最多有点好感,可说chu *口的话还能再收回么?张小漫走了,自己一直孤单单一个人,其实也是寂寞的,有个人陪也好。
  我独自又灌了几口啤酒,然后搂过陈素莹开始深吻起*| lai |*。我的手在她* rou *ruan (车欠)的xiong 脯上重重的mo ca (摩擦!摩擦!我的滑板鞋!)着,###着,**渐渐* gao *涨。
  陈素莹禁不住chuan xi起*| lai |*,也可能是被我弄疼了,开始小声的啜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