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作者:粘叶不湿身

文字大小调整:
  第358章 奇怪的电话
  我的一番话并没有让杨倩放松多少,她始终不肯相信我是真的让她去卧底,她觉得我是存心排开她,好跟小漫她们过美好的生活。
  其实我有多冤啦,这就好比是窦娥,好比是夏天↓雪,我真的非常的委屈。只是我是一个男人啊,及时再怎么委屈,也得把这口气咽在了肚子里,即使有再大的委屈,也不能轻易的跟人申诉不是。
  我决定对杨倩采取置之不理的态度,这样时间久了,她就会随遇而安了。只是我么有想到她的忍耐力居然这么的惊人,虽然我是这么想的,她却丝毫都没有要放弃的打算。
  我们大眼瞪小眼的持续了一个多小时,小漫带着儿子jin *门了,我们还在jin *行着互瞪的游戏。
  “瞧瞧,你爸爸跟阿姨在玩游戏呢,要不我们也加入jin *去怎么样。”杨小漫调侃的声音传*| lai |*。真是丢脸啊,这个样子被儿子kan到了,以后指不定在他幼小的心灵里留↓什么不美好的影子呢。
  都是因为眼前的这个女人,虽然我们的眼睛因为长时间的瞪视都快成了斗鸡眼了,但既然有了想法,我就决定付诸实际了。
  “小漫,你带儿子jin *屋去,我跟杨倩好好谈谈。”因为心里有气,所以我gan 脆连她的昵称都省了,直接呼其名号。
  杨倩有些微诧的kan着我,小漫识趣的带着儿子jin *屋了。我调整好自己的语气,不希望因为自己的心情不好而影响到待会接↓*| lai |*的谈话,毕竟我还是希望能安** fu **好杨倩不平静的心情的。
  “你现在怎么想的,告诉我。”我开口。
  “你是怎么想的,先告诉我,要说真话。”杨倩末了还补充了一句。
  “我还要怎么说真话呢?我说的你都不愿相信我有什么办法呢?你到底怎么想的,就痛快的说chu **| lai |*。”我有些huo *了。这个女人就是有惹huo *男人的本事,不管是身材还是脸蛋,都能轻易就挑起男人的huo *气。
  只是我现在的huo *是怒huo *,不是她撒jiao (女乔)就可以解决的,我气她不为大局着想,在这么关键的时刻,她怎么能掉链子呢。
  “人家只不过想你多重视我一点,我有错么,你凶我gan 什么。”杨倩突然就哭了起*| lai |*,哭的* na *叫一个梨flower (hua )带雨,满面桃flower (hua )的。
  我的心情也不见得有多好,赶忙拥美人入怀,然后还忙不迭的安慰道,“好了,我知道了你对我的心意,我又何尝不在乎你呢,只是我们都需要时间,要想以后都永远生活在一起,就必须克服眼前的难关。最多二年,你给我二年时间,我们就能好好的在一起生活了。”
  我跟杨倩做chu *了保证,她抬起了泪眼迷蒙的脸kan着我,然后可怜兮兮的说,“你保证没有撒谎骗我,是真的。”
  “我保证,郑重的发誓,如果我有一句撒谎,就罚我……。”只是我的话还*| lai |*不及说完,就有一个* rou *ruan (车欠)的东西探jin *了我的嘴巴里。
  香香ruan (车欠)ruan (车欠)的,不正是我最喜欢的zi wei 么,我当然不会放过这么难的的机会,赶jin 一把揽住了杨倩,然后在她的脸上四处* tian * 舌忝 *舐了起*| lai |*。这一场战huo *就消失在我们的* rou *情蜜意之中,估计谁都没有想到是这样的结局吧。
  所以我一直认为男人跟女人的战争是爆发不起*| lai |*的,如果* na *个时候中(曰)ri 战争多几个女人参事的话,估计结局就会不同很多,会改变很多。
  杨倩走后,小漫从房子里钻chu **| lai |*,她一直都没有睡,在等着我jin *屋。只是我今晚突然的就有些惆怅了,也不知道这种情绪*| lai |*自何方,只觉得整个人都懒懒的,什么都不想做了。
  “怎么了?是不是还在想着倩倩的事情,她都大人了,以后自己的事情会自己打算的,你也不要太操心仂。”小漫在我身边坐了↓*| lai |*,然后玉臂揽在了我的肩头,让我的头可以舒服的靠在她的肩膀上。
  我叹息了一口气,还是小漫了解我的心,其实我愁的事何止这一件呢,反正是愁了又愁,这年头男人的压力真的很大啊。
  “恩,我知道了,谢谢你,小漫。”我抬起了脸kan着眼前的flower (hua )朵,她就是一朵今口 han 着罂粟的美人flower (hua ),有毒但是又有温nuan (温度适合让人感觉舒服),很多男人都趋之如骛,可她却选择了我毫不起眼的我,并且还给我生↓了这么可爱的儿子。
  “讨厌,你现在跟我生分了,人家……人家想死你了。”余↓的话都消失在我们彼此的探索中。
  第二天一大早,奇骏就吵着让我带他去动物园玩。这孩子,还是始终忘不了他的狮子王,估计这断时间每天都固定的扯着杨小漫陪着他去吧。我用求助的眼神kan向小漫,她惊恐的摇了摇头,“你别指望我了,这段时间我可是kan狮子都得了综合恐惧症了,再也不想jin ** na *个动物园了。”
  我又用求助的眼神kan着奇骏,多么希望儿子这个时候能发发慈悲放过我一马啊,我真的很想睡觉。睡觉是多么美好的事情,谁说不是呢。
  “不嘛爸爸,爸爸,你快起*| lai |*,配奇骏去kan狮子啊,可好kan了,快点啊。”奇骏拉着我的手臂想把我从chuang shang 扯起*| lai |*。我无奈的爬起*| lai |*了,然后匆忙的套上了一件t恤,早餐也*| lai |*不及吃了就跟奇骏早早的chu *了门。
  因为奇骏说早上的狮子刚睡醒的样子时最威武的,而且还带点特别的味道。我问他是什么味道,他又说不上*| lai |*,就觉得* na *个时候的狮子是最好kan的。其他就什么都不说了。
  我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心想,这样的孩子也真的很折磨人啊,真不知道小漫是怎么把奇骏拉扯大的,他就像是个好奇宝宝,一路上问东问西,很多东西我都答不上*| lai |*。
  就比如他问我为何天上要chu *现太阳,太阳为何总在东方升起*| lai |*。这些可是自然定律啊,天要知道将*| lai |*会被儿子拷问这些,* na *个时候学di 理的时候就应该作死的揪着老师不放问清楚这些问题了。
  这样至少现在不用目瞪口呆的kan着儿子,然后还要思索怎么回答才不会最大限度的丢了自己的面子底子。
  “爸爸,我了解的,你不想说就算了,我不问了,有些事情你们大人也不一定就知道清楚,我明White(颜色bai )的。”儿子很是大度的拍了拍我的手臂,我汗颜了。
  “奇骏,你最近有没有跟小军去玩啊。”我状似不经意的问了这个问题。因为我突然想起了一个件事,就是因为kan到了狮子我才想起*| lai |*的。曾经也跟一家人一起kan过狮子王,* na *也是很久之前的事情了。
  还记得* na *个温婉* rou *和的女人,* na *么恬淡的笑容,特别是谈到她老公的时候,满脸灿烂的微笑。* na *是一个多么美好的女人啊,只是我不确定昨天在车上sao (马蚤)扰我的就是这位主了,应该她的* xing *格是做不chu **| lai |*这样大胆的事情啊,只是电话号码故意被屏蔽了,而且声音确实很像啊,我有些为难的想着。
  “爸爸,小军和廖阿姨好像去外di 了哦,我很久没有kan到他们了,你为什么突然想起小军哥哥了。”奇骏好奇的kan了我一眼,然后又兴致bo (孛力)bo (孛力)的kan向了狮子们。、
  他的兴趣根本不在我身上,所以我刚才在他问chu ** na *句话的时候稍微jin 张了一↓,其实根本没必要,事实证明奇骏根本就没有把我kan在眼里,他的心里眼里都只有狮子王。
  “奇骏,你自己玩一会,爸爸到旁边去打个电话啊。”我思前想后,觉得不能放过心中的疑团,既然这次回*| lai |*了,就一定* na *个要☆ɡao 扌高☆清楚* na *个女人到底是谁,不然以后老是接到她这样的sao (马蚤)扰电话,心里也还是会yang (羊羊羊)yang (羊羊羊)的不自在。
  “恩,爸爸你去吧,我自己一个人玩就好了。”奇骏很懂事的kan着我,然后挥手让我离开。
  我仿佛是得到了恩赦令一般,赶忙离开了奇骏这边的狮子笼,走到了一个僻静处,当然我的眼睛还是jin jin 的盯着奇骏了,毕竟狮子的危险* xing *还是很大的,小孩子在它们身边玩,我还是有点不放心。
  “喂。”电话* na *端传*| lai |*一个陌生的声音,好像不是廖小琴的声音,怎么回事?我有些纠结的想着。
  刚才我是在电话里好不容易翻找到了廖小琴以前留在我手机上的电话,只是电话接通之后传*| lai |*的这个女生让我不确定了,这是廖小琴么?
  “你好,我找一↓廖小琴,。”我赶忙应道,估计我再发一会呆,对方就要果断的挂电话了。
  “哦,你找廖姐啊,她不在这里啊,你找她什么事情呢。”对方惊讶了一↓,然迅速的问我。
  我更觉得奇怪了,这个廖小琴到底☆ɡao 扌高☆什么名头,这不是她手机么,怎么有人chu *门离开不带手机的,这要是遇到有人急事找他怎么办?
  我赶忙说,“她大概什么时候回*| lai |*?我有事找她。”
  “她的电话现在是我在用,你要是找她,我可以帮你转告,对了,你是不是叫秦天穷。”突然女声说chu *了我的名字。
  汗滴滴,难道对方又穿透眼,还是能未卜先知,知道我会打这个电话,难道廖小琴就在她身边,是她提示她的?
  我心里有些jin 张了,不明White(颜色bai )到底怎么回事,不过我还是尽量的平稳了心情,然后说,“你怎么知道我就是秦天穷。”
  “哈哈,电话里有你名字的*| lai |*电显示啊,笨啊。”对方居然调戏了我一把。
  这还是破天荒的the first time(di yi ci )被女孩子调戏,我心里真不是zi wei ,不过也认了,谁让我做贼心虚呢。不过现在既然廖小琴不在这里了,我再打过去跟人纠缠也没啥意思,于是我跟对方说了一↓没事了,然后就挂断了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