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作者:粘叶不湿身

文字大小调整:
  第356章 我们在gan 嘛?
  “* na *个,真的不好意思,要不是因为你我肯定早就被这人给……今天太感谢你了。”女人朝我不住的道谢。
  我眼睛微微一斜,“你说这话什么意思,我可不是为了救你才这么做的啊,怎么,你以为我是想救你么。”我的神情有些微微的惊愕,其实我是故意装作如此的,因为任凭是谁都能清楚的kan到我脸上的戏谑之情。
  可偏偏女人没有kan到,她此时的神情很慌乱,她以为我不是为了救她,* na *么又是为了什么呢?突然,她脸色惊慌的kan着我,“你,你跟他是一伙的。”
  她的hands (yu shou 保养的好)就牢牢的指着我的鼻子,我肯定不是啊,只是她既然这么误会我了,我也就勉为其难的顺着她的意思↓去捉弄一↓她。
  “恩,我们好像是一伙的,你打算怎么办。”我似笑非笑的kan着这个虽然慌乱但还是很精致的女人。
  “大哥,你饶了我吧,我↓次再也不敢了,我kan您也是个正人君子,应该不会趁人之危吧。”女人在我面前低声↓气的说道。
  我微微挑眉,“你怎么知道我是个正人君子,怎么现在正人君子都在脸上写这么?好像我跟你不是很熟悉吧。”我的这句话是发自内心肺腑的,的确,我也不认识眼前的女人,她凭什么就认定了我是个正人君子呢。
  女人微微点头,“您在车上给老人家让座了,我知道你是个好人,你为什么不能原谅我一次呢。”
  女人的声音有些微愠了,kan起*| lai |*我还是不像个坏人啊,没办法,天生的玉树临风,扮坏人都没有人愿意相信。
  我kan了一眼di 上眼巴巴望着我的小偷,他的脸上满是求饶的神情,我也在考虑要不要放了这个龟孙子。
  毕竟男人能窝囊到这个di 步也ting *不容易的,一个大男人,做什么不好,居然做这等偷鸡*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的事情。偷不到也就罢了,还居然想作奸犯科,###好玩么?我恶狠狠的盯了他一眼,他被我锐利的眼神给刺到了,忙不迭的低↓了头。
  “你以后还犯么。”我冷冷的kan着小偷问道。
  “不敢了,大哥,我以后都不敢了,你饶了我这次吧。”小偷不住的低头认错。其实我知道这些个惯犯了,即使他认错了也不代表什么,以后该gan 什么还是照旧会做的。我沉思了片刻,然后想起了,这个时候是该拨打110了。
  几分钟后,迅速到达现场的警察清理了垃圾,当然是指的* na *个小偷了,女人朝我道谢后,突然深深的凝视了我一眼,“我叫小曼,以后有机会再见。”女人要赶着会警局做笔录,所以跟警察一起走了。
  我望着她远去的背影,突然就有了一股的chong *动,好想追上前去,然后赶在女人的前头,对她说一句话,“跟我回家吧,今晚我们一起睡。”
  这句话我终究还是没有说chu *口,并不是我不敢说,也不是我不愿说,而是这个时候我突然想起了女人告诉我她的名字,小曼?杨小漫?不会这么凑巧吧?这个女人也叫小曼?还是只是同音而已啊?
  我心里嘀咕了一阵,眼前的这个女人勾起了我无穷的回忆,好像是有一阵子没有回家kankan了。我拿chu *了电话,然后拨通了家里的座机。
  “喂,你哪位。”电话里传chu *好听的声音。
  我一听就知道是杨小漫特有的* rou ** rou *的强调,便赶jin 回答道,“是我,你好么。”
  其实这句对White(颜色bai )不应该chu *现我们之间,毕竟我跟小漫已经不是普通的关系了,她可是我孩子的妈啊。
  “恩,我很好,秦,你什么时候回*| lai |*啊,奇骏想死你了,天天在我面前念叨你什么时候回*| lai |*,你再不回*| lai |*,我可没办法跟你儿子交代了。”小漫有些微嗲的说道。
  其实女人都是感* xing *的动物,她心里想着我,所以就跟我说了这些话,其实她也明White(颜色bai )我在外的苦衷,但就是控制不住自己去想我。要回去么,这里的事情都还没有告一段落,此时回去,也不知道会发生怎么样的变数呢。
  我有些踌躇不安了,但又确实是很像小漫她们,我问道,“奇骏呢。”
  “他在外面玩,刚才还说要去找爸爸,好不容易哄他chu *去玩一会,你要叫他过*| lai |*听电话么。”小漫kan我提起了奇骏,赶忙说道。
  “不用了,他待会听到我的声音,指不定会更加哭着要找我呢,还是不要让他听了。baby(bao bei ),你要自己照顾好自己啊,我会想你的。”我开始甜言蜜语了起*| lai |*。
  “讨厌,谁让你想了,你这负心汉,我不理你了。”小漫作势撒jiao (女乔)道。
  “呵呵,真不理我了?我可是很想你的啊,每天做梦都想你,工作也想你和儿子,你要真不理我,我可是会伤心的哦。”我故意装作很可怜的样子。
  “heng(哼哈二将),就你会油嘴滑舌的,你到底什么时候回*| lai |*啊?。”小漫三句不离我要回*| lai |*的事实,她kan*| lai |*是真的很想见到我的。
  我想了想,决定还是会巫溪市一趟,毕竟这里也算是初步的稳定了,回家一趟也好,了了自己的心事。男人虽然是应该以事业为重,但老婆和孩子也是不能丢的呢。
  于是我对电话* na *头的小漫说,“这样吧,明天我就回*| lai |*一趟,你可要准备好酒好菜等着我啊。”我开玩笑似的说道。
  “真的?你真的明天回*| lai |*?你不骗我吧。”小漫果然惊喜的跳了起*| lai |*,虽然我在这边kan不到她跳脚的动作,但是我绝对想象的chu **| lai |*她* gao *兴的表情。
  “恩,* na *明天见了,*| lai |*,baby(bao bei ),我们亲一个。”我调侃道。“恩,明天再说了,电话里亲有啥意思,明天……我好好犒赏你……。”
  挂断了小漫的电话,真是一切都在不言中啊,到底是老夫老妻了,说什么都能心领神会,一想到刚才小漫* na *曼妙的声音,还有她美妙的胴ti,我的心情就开始不自禁的跳跃起*| lai |*。
  今晚注定是个不眠之夜了,只等明天启程回巫溪市,不管怎么样,养足精神再说。
  第二天一早,我早早的起*| lai |*了,然后叫上司机一起chu *发。在车上的时候,突然接到了一个陌生的女人电话。其实刚开始我也不确定是哪个打过*| lai |*的,因为没有*| lai |*电显示。虽然是这样,但我总感觉这个女人的声音有些熟悉。
  “你哪位,再不说清楚我挂电话了。”我在试探了几次未果之后,耐心几乎殆尽了,所以对着电话* na *头有些huo *气大的说道。
  “别急嘛,怎么这么快就忘记了我这个旧人了,秦少还真的是只见新人笑不见旧人哭啊。”对方调侃的语气不急不慢,让我的心yang (羊羊羊)yang (羊羊羊)的。她的声音很甜美,而且语调平和,kan似咋撒jiao (女乔),但又好像不是。
  “* na *个,我真不知道你到底是谁,而且我也不想跟你玩这种哑谜,你再不说清楚,我真的挂电话了。”我微微的扫到旁边的司机老王在不住的偷瞄我,所以我的心情更加糟透了。
  这个老王平(曰)ri 里也很老实,这回估计也是被我的语气给惊到了,毕竟我可是很少发脾气的,待人温和一向是我的宗旨啊。
  “瞧瞧,居然发huo *了,你忍心对我这么jiao (女乔)滴滴的美人儿发huo *么?我可是你的知交Red(* hong *)颜啊,你真的不记得我了。”对方又jiao (女乔)婉的说道。
  “哦?要不你提示一↓,我实在猜不chu **| lai |*。”我的兴趣也被挑起*| lai |*了,既然她说是我的知交Red(* hong *)颜,难道我们发生过超乎精神方面的关系?我们上床了?
  “我们上床了。”我还真的问chu **| lai |*了,本*| lai |*只是在心里犹疑了一↓,没有想到居然真的说chu **| lai |*了,所以在说chu *了这句话后,我心里还是ting *懊悔的。
  “呵呵,你是这么想我们的关系。”对方银铃般的声音传过*| lai |*,她好像心情很好的样子。不对啊,一般女人如果听到这句话一定huo *冒三丈的挂断我的电话才对,她果然是与众不同的很。
  “这样吧,我实在想不起*| lai |*你到底是谁了,你要是愿意给点提示就给,不愿意我也不勉强,我们今天的谈话就到这里,。”说完,我就摁断了电话。
  只是在我挂断了电话后,对方又打了过*| lai |*,还真的是不屈不挠的很啊,我心里有些纠结的想着。可手里的电话响个不停,我决定还是接起了电话。
  “喂,你到底想gan 什么。”我的声音有些郁闷。
  “呵呵,我们巫溪市见吧,你什么时候回*| lai |*。”对方突然对我发chu *了邀请,见面的邀请,能跟一个没有谋面的美女见面* na *该是多么兴奋激动的事情啊,我当然是义不容辞了,所以我这回没有不耐。
  “我现在就在回巫溪市的路上,怎么样?什么时候见面啊。”我的语气里多半是玩笑的成分。其实我以为对方是玩玩的,毕竟我们肯定是没有见过面的,而且她这么神秘也不让我知道她的电话号码,肯定就是不想我知道她是谁,又怎么会跟我见面呢?
  谁知道我的猜错居然是错的,对方不仅要求跟我见面了,而且还是很* gao *兴的一口就答应了,这种答应的情绪也感染了我,让我的心情也* gao *兴了起*| lai |*。
  没有想到这回回一趟家还能发生点艳遇,真是不简单的事情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