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作者:粘叶不湿身

文字大小调整:
  第355章 分一杯羹?
  每个人的心里都藏着一个小秘密,任何人都会有的这种小动作,即使是世界首富他心里也会有纯真的一面。
  所以我从不认为犯罪的人不会幡然醒悟,就好像穷光蛋不会永远都穷光蛋是一样的道理。可我站在公交车上,kan着夜色的阑珊,然后不经意间kan到了一件事情在眼前发生后,心里的这个想法就改变了。
  其实人* xing *本善是靠不住的,很多人根本就与善良挂不上边,他们更多的是有无穷无尽的贪婪和**,正是因为有了这种贪婪和**所以他们的一切就都变得没有方向感,只知道追命多利,没有想过其他。
  我kan见的是一个男人的手正偷偷的shen jin *一个女人的小包里,其实女人的穿着打扮kan起*| lai |*好似很有钱,难怪会给这个年轻男人盯上了,否则,车上这么多的女人,他怎么就偏偏盯她一个呢?
  我的猜测是对的,正如我从*| lai |*都没有被小偷光顾过一样,我的身上其实也有几张Red(* hong *)票子,估计亮chu **| lai |*也能让身边的歹徒起了* na *种异心不可。但正因为我穿的不修边幅,我自认为天生丽质难自弃,是不需要任何保养品和外在的东西*| lai |*修饰的。
  当然是我有这个自信,但很多男人和女人都么有这个自信,而且眼前的这个歹徒也没有自信,所以他就盯上了kan似穿着很有钱的女人。他错了,我也错了,其实女人根本没有钱,她的华丽的外表都是伪装的,她的伪装也是很* gao *明的。
  我和女人和小偷都是一站↓的车,在小偷偷走了女人的钱包时,我并没有大惊小怪的声张,也没有帮助女人捉住这个小偷。我的原因有一个,因为我现在之所以站着也是拜这个女人所赐,她抢在一个老人家的前头把座位给坐了,于是我充分的发挥了雷锋的精神让老人家坐在了我的位置上,但就因为这个事情我对这个女人起了一股怨气。
  其实男人不应该这么斤斤计较的,可谁让我是一个与众不同但求经典的男人呢,她惹过我,现在有人惹上了她,是她活该了。
  我笑了笑,准备把这个事情放到一边去,不再想她了。可就在我↓了站台准备往家的方向赶去的时候,一个怪异的事情发生了,我说的怪异的事情真的很怪异,不知道有没有人见过小偷偷了人家的钱包还想方设法追上去还了的情景。
  我就见到了,所以我几乎是目瞪口呆的kan着这一幕,以为是小偷回心转意了,kan*| lai |*还是人* xing *本善啊。kan着小偷健步如飞的脚步,急匆匆的想要把钱还给女人的表情,我有些微微的感动了。
  可我的感动最多维持了一分钟不到,情况就发生了急剧的变化,不对,应该是戏剧* xing *的变化。
  “臭###,没钱装什么有钱人,居然摆个臭门面*| lai |*忽悠人,你找死是吧。”小偷把钱包朝女人砸了过去。女人听到声音正好准备转身,这个钱包就不偏不倚的刚好砸在了女人* gao *耸的xiong 部上,以致于* na ***White(颜色bai )皙的xiong 部都随着这个动作而稍微的颤了颤。
  我视力特别好,站的位置比小偷跟女人的距离还要远的多,都kan的特别的清楚,这个动作还是ting *让男人pen( 口贲)鼻血的,所以我有些心猿意马起*| lai |*。我这厢心动了,小偷肯定也不甘示弱,他大概也被眼前的美景给xi 口及引住了。
  他贪婪的目光jin jin 的跟随着女人xiong 部的颤动,两手握成了拳头,大概在心里做着激烈的斗争:是要钱还是要女人,如果把女人玷污了,估计也不好意思再讨要钱了吧,可要了钱,女人不能归自己###一翻,* na *也太lang费了。
  小偷目光炯炯如炬的盯着女人,漂亮的女人居然很理直气壮的反唇相讥,“你是谁?为何有我钱包。”女人太天真了,她kan似美艳的外表↓藏着这么一颗蠢的心,叫我情何以堪呢?
  我有些叹气的摇了摇头,心里拿不定主意要不要管这档子事,万一要是管了,岂不又惹得麻烦上身了么?
  只是kan着眼前女人茫然的表情,我还是有些纠结,现在的女人不都很精明一个么,宰起男人的钱包*| lai |*毫不手ruan (车欠),雷厉风行不正是她们的个* xing *么?
  “kan你穿的人模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样的,钱包里一分钱都没有,真Ta Ma的晦气,呸。”小偷有些愤怒,在色迷迷的眼神收回*| lai |*后,忍不住啐了一口。
  年轻女人总算是明White(颜色bai )自己钱包是被盗了,而不是眼前的男人拾金不昧给还了回*| lai |*,她明White(颜色bai )了这个道理后,就开始秀美jin 锁,然后突然吼道,“你敢偷老娘的钱包,你找死是吧。”
  这一声吼无异于是狮子吼的功力了,可惜眼前的这个小偷却丝毫不为之所动,他的目的不是求财就是贪色,所以在两者都没有捞到任何便宜的前提↓他是不会放弃向这个女子*| lai |*所求的。
  小偷嘿嘿一笑,然后向前了几步,他的眼神飘忽不停,仿佛在思考什么重要的东西一样。女子秀美锁的更jin *了,她仿佛也感觉到了周身存在的威胁,这个时候到知道在乎自己的人身安全了。
  “你,你想gan 什么?你,不要过*| lai |*……。”女人发chu *微弱的呼喊声,只可惜现在已经是临近夜深了,路过的行人本*| lai |*就很少,加之这已经是在小路边上,就更加不要想有别人*| lai |*救援了。当然除了远在十步开外的我了,不过我隐藏的很好,身子被浓浓的颜色遮盖住,不认真仔细的kan,是绝对kan不chu **| lai |*我的存在的。
  所以我的存在并没有对小偷构成任何的威胁,也没有对女人的心理差生任何的信心,可以说,我的存在就是一个飘渺的东西,就是一个神话的东西。
  女人的呼喊声并没有阻止住小偷的步伐,反而倒是助长了小偷的气焰,他往前走的步子倒是更急了。
  “别嚷嚷,美人,我这就*| lai |*帮你平息心中的郁闷和不平了,*| lai |*,让哥哥给你kankan,是不是哭的梨flower (hua )带雨的了。”小偷的声音很***,连我这个已经快十五步开外的外人听了都觉得有些刺耳。
  女人自然是更加害怕了,她不住的后退,因为她的后退,小偷就更加前jin *了,而我一直站着不动,所以我距离他们的距离就更加遥远了。这种距离并不是实质上的,还有一些是我们心中的距离在影响着彼此的关系。
  我对于眼前的这一幕并非完全无动于衷,虽然女人曾经得罪过我,也充分的在我面前表现chu *了一个非人* xing *的一面。但是我的心里还是非常的在意一个弱女子被一个男人给zao * ta 的悲惨景象的,我怎么能容忍这样的事情在我眼前发生呢。
  女人的恐惧更深了,仿佛是掉jin *了无尽的深渊里,她的两个瞳孔此时不断在放大,就好像是见到了极具恐怖的东西。
  “你不要过*| lai |*,你再过*| lai |*我就喊人了,你不要过*| lai |*……。”女人的声音时大时小,她的害怕心里让她不能再像刚才* na *样理直气壮的喊chu *声了。或许这个时候她唯一想到的就是保命,然后再去想其它的东西吧。
  小偷在* yin *笑了几声后,他停↓了,因为这个时候女人因为无路可退,被小偷给*到了墙角处,正好让小偷可以把女人牢牢的给拥抱在怀里。女人的脸因为害怕而改变了颜色,在路边微黄的灯光的照she ↓,反she chu *特别诡异的颜色。
  我忍不住的往前走了两步,然后故意很用力的咳嗽了一声,“* na *个,打扰一↓……。”
  “谁?快chu **| lai |*,。”小偷倒是反映很speed(*su du*)嘛,他的身子迅速的转过*| lai |*对着我的方向。然后kan到了在夜色中雄赳赳的ting *立着的我的身影。他眯起了眼睛朝我打量了一番,然后突然哈哈笑了,“这不是刚才在车上* na *小子嘛,怎么,你也想逞英雄救美?还是准备跟兄di 我分一杯羹啊。”
  小偷故意* yin *笑的样子很容易就让人误会我跟他是一伙的,女人从最开始听到我的声音时脸上的惊喜表情已经慢慢转变为怀疑的神色了。
  我没有多余的心思去想这个女人此时在想些什么,只想赶快把眼前的事情解决完毕然后爬上我温nuan (温度适合让人感觉舒服)的大床好好的休息一翻。
  只是很显然小偷不明White(颜色bai )我的心里,他固执的以为我就是*| lai |*跟他分一杯羹的,所以即使有些不* gao *兴,但kan在大家都是男人的份上,他勉为其难的两手一摊,然后说,“要不这样,我先上了这女人,你后面*| lai |*。”
  我没有作声,手往前微微一抬,然后就听到小偷的哎呀声,接着他的身子就在半空中悬浮起*| lai |*。
  这一招我只不过使了二成的power(*li dao*),连头老虎我都能搬得起*| lai |*,更何况眼前这个骨瘦如柴的小青年呢。小偷的身子浮在半空中,他的脸上布满了惊疑的神色,旁边的女人这个时候倒是学的聪明了,kan我占据了上风,她不管不顾的突然急步跑到了我的Behind(shen hou),躲起了。
  我的手指微微弯缩了一↓,然后就见到男人的身子在半空中也随着我的手势开始打转,之后就突然一跌,到了di 上。
  其实人的power(*li dao*)是可以随意控制自如的,我之所以故意让他跌落到了di 上,就是想kankan他狼狈的样子。不能不说我是有点坏心眼的,毕竟对待坏人我是好不会手ruan (车欠)的。
  小偷被我狠狠的摔在了di 上之后,他的表情有点慌张,毕竟没有人在意识到对方的强大之后,还心存侥幸的以为* na *只不过是巧合的。
  所以我也机会在同时迅速的在小偷身上连着点了好几↓,这几↓让我的心情非常的shuang XX大XX,从而也让小偷无法动弹了。
  身边的女人这个时候探chu *脸*| lai |*,她大概也是感觉到了我的厉害,而且她好像也认chu *了我,知道了我就是在公交车上给被她抢了座位的老nai (*&女乃*&)nai (*&女乃*&)让座的* na *个人,她的粉面有些微微的泛Red(* ho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