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作者:粘叶不湿身

文字大小调整:
  354章震撼的消息
  冷颜玉是个说做就做的女人,拿得起放得↓,她领着我到了一个古色古香的di 方,然后对我说了一句,“随便坐吧,”之后就jin *去了,一直没kan到chu **| lai |*。
  大概过了二十*| lai |*分钟,我kan到她chu **| lai |*了,她好像是经过了什么激烈斗争一样,额头上都溢chu *了微微的汗珠。
  “你带我*| lai |*这里gan 什么?刚才是jin *去探朋友么?”我有些奇怪的问道。只是我的这个话才说chu **| lai |*,她突然像kan怪物的一样的kan着我,“你不会以为我这么无聊吧?”
  我有些丈二和尚*不着头脑,然后也不知道该怎么反映的时候,她又说话了,“你回家去等消息吧,你的美人大概晚上就能跟你团聚了。”
  “真的?谢谢了,太感谢你了。”我一个劲的朝着冷颜玉道谢,倒也忽略了她话里的意思。这是我的感谢话并没有让她冰冷的表情有所变化,反倒是我说完之后发现她更冷了。
  她一句话不说,突然转过身掉头就走,我*了*脑袋觉得不知所措之际,她又转过身*| lai |*,“回家吧,这里不是你呆的di 方。”
  说完她再也没有回头转身走了,什么叫不是我呆的di 方,难道这里是民宅?我正诧异着,突然走chu **| lai |*一个中年男人,“您是门主的朋友吧?还请您到一边去小坐一↓,我们这里不招待外*| lai |*人的。”
  我成了外*| lai |*人?这是什么逻辑,我刚想争辩几句,可对方有礼貌的说完这句话后,就朝我点了点头,然后jin *去了。
  这一切都是这么的神秘,我既然是冷颜玉的朋友,怎么就不能在这里呆一会了?还急哄哄的赶我走,想到这里我越是不想动了,他让我走,我就偏不走。
  不过为了引起不必要的误会,我还是尽量的找了个可以藏身的di 方,就在我藏身好不久,就有几个头发斑White(颜色bai )的老人走了chu **| lai |*。
  “你说颜玉是怎么了,三番四次的动用门内的力量也不知道到底在☆ɡao 扌高☆什么?”一个身材* gao *大的男人说道。
  “是啊,她不是跟black(hei )影结婚了,难道还缠着* na *个(jia huo )不放?还是* na *个男人又*| lai |*纠缠颜玉了?”一个有点矮胖的老头说。
  这时,我大概是听明White(颜色bai )了,原*| lai |*这里真的是冷颜玉的总部,* na *么这几个老头就是她说的难缠的长老了?想必他们嘴里的(jia huo )就是指我了,只是我还不知道自己的名号居然被这些个快过百的老头知道了,真是荣幸啊。
  我从藏身的di 方走chu **| lai |*,此时几个老头已经远去了,他们刚刚谈论的话题还在我脑海里回想着。我这一生注定是要辜负冷颜玉,她的情意心里此刻也明White(颜色bai )了几分,只是我拿什么回报她的这份情呢。
  “秦,你回*| lai |*了?你这几天到哪里去了?我们可担心死你了,打你电话也不通,实在是急死我们了。”小漫kan到我jin **| lai |*,急忙走到我身边。
  “爸爸,你可回*| lai |*了,奇骏好久没有kan老虎了呢。”奇骏也扑过*| lai |** gao *兴的说道。
  我一把抱起了奇骏,“baby(bao bei ),爸爸也想你啊,*| lai |*给爸爸亲一口。”我吧嗒一声在奇骏###的小脸上狠狠的亲了一口。奇骏乐的哈哈大笑起*| lai |*,有的时候爸爸比妈妈更能取悦小孩子,不是么?
  环顾了↓四周,怎么没有kan到杨微和杨倩呢。哦,都忘了这茬了,杨倩不是到二股东家里认祖归宗了么。
  “微微呢,她怎么不在家里,这个时候也应该↓班了吧?”我说。
  小漫微微一笑,“她这几天帮廖姐的忙,她学校chu *了点事情,比较忙。”
  “哦?什么事情连财务也要加班?”我记得杨微是做财务的,怎么也要参与学校的事务么?
  “廖姐让她帮↓忙的,应该没什么大事情,你不用担心了。对了,你这几天到哪里去了?”小漫依偎到我身边,然后抬头kan着我。
  “一言难尽啊,”我把整个事情的*| lai |*龙去脉都跟小漫说了一遍,她听了两眼发亮的kan着我,“你有武功了?还会飞?”
  就知道这些个都市小White(颜色bai )领都崇尚武艺* gao *强的男人,我还真的是没White(颜色bai )吃苦,至少现在我的女人就用* na *种仰视英雄的眼光kan着我,禁不住有些飘飘然起*| lai |*。
  “其实我的轻功还不熟练,还需要慢慢练习,呵呵,不说这些了,我要跟你说个事情。”刚才我故意隐瞒了绿芜的事情,就是想等到后面*| lai |*个重头戏的。
  “嗯,你说吧,”小漫没有任何心机的说道。就是不知道她听了我的话后,会不会很郁闷了。
  “是这样的,呆会可能会有个女孩子到我们家*| lai |*,她也许只是暂住几天。”我把绿芜的事情都坦White(颜色bai )了,还重点说了她救了我* xing *命的事情。
  “事情就是这样,你,你怎么想的?”kan着小漫低↓头的样子,我有些慌,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语气伤了她。
  “没事,她既然是你的救命恩人,*| lai |*我们家住也是理所当然的,我们就当是报恩了。”小漫故意一言带过去,她何尝不知道绿芜跟我的关系ai mei (*(曰)ri 爱*(曰)ri 未*)不清呢。
  我有些头大,不过这个时候也不好说什么了,只能等到冷颜玉把绿芜救chu **| lai |*,然后再想办法安顿↓*| lai |*了。
  只是我的想法彻底的错了,等到晚上的时候,绿芜倒是没有过*| lai |*,反倒是冷颜玉*| lai |*了。
  突然我电话响了,我一kan*| lai |*电,正是徐静的号码。“喂?徐静?”
  “是我,你什么时候过*| lai |*这边,都快乱成一锅粥了。”徐静在电话* na *头的声音有些的ji cu *。
  “哦,chu *什么事情了?”我有些惊讶的问道,难道* na *里发生了什么大事请不成?
  “这个你别问了,反正你到这里就知道了,你到底什么时候过*| lai |*啊?”
  “明天吧,我明天过*| lai |*,”我给了徐静一颗定心丸。
  “* na *好,就这么说定了,我明天去接你。”挂断了徐静的电话,我脑海里有点乱,一↓子是绿芜的影子,一↓又变成了徐静的样子。
  然后直到冷颜玉*| lai |*了,她站在我面前,一声不吭。
  “她不肯chu **| lai |*。”冷颜玉kan了我一眼,然后突然低↓头说了这么一句话。
  “啊?她不肯chu **| lai |*,* na *里面有什么好的,又沉又闷,又没有好吃的,她是怎么了?”我有些急的问道。当时不是答应了跟我一起chu **| lai |*么?只是后*| lai |*发生了意外,才让我们分开了。
  “她说对外面的世界并不了解,还说你都已经有老婆和孩子了,她chu **| lai |*找你也没意思,所以还是回她自己家里去了。希望你以后都不要再找她了,这是她的原话,我带到了。”冷颜玉就跟是在述说别人的事情一样,有些面无表情。
  “她现在回家了?”我一点都不意外绿芜会知道我的事情,虽然之前我是瞒着她自己有孩子的事情,但现在她既然知道了,虽然我不知道是谁告诉她的,不过纸终究是包不住huo *的,我不怪她。
  “嗯,她回去了。她还让我转告你,让你保重body(* shen | ti *)。”冷颜玉补充了一句。
  保重body(* shen | ti *)?说明她对我还是ting *在意的,其实我又何尝不在意在山崖↓发生的事情,经过一段时间的相处,我对她的感情也变得有些牵扯不清了。
  “谢谢了,我知道了,”我也低着头,心情有些失落。
  “你很爱她吧?”冷颜玉突然问道。“啊?”我抬起了头,不知道她这么问的意思是什么,所以不敢轻易的作答。
  “如果爱她,就把她追回*| lai |*,不要失去了才知道后悔。”冷颜玉说道。汗滴滴,认识她这么久,就这一次她说了一句最像人话的话了。
  我苦笑着摇了摇头,虽然自己也很想过去找绿芜,只是我现在的状况不允许啊。明天就要去南珠了,谁知道* na *里会发生什么事情,不管是小漫还是儿子,我都不想现在就带过去,省的她们跟着我吃苦。
  “以后再说吧,今天真是谢谢你了,有机会一定报答你。”我说道。
  冷颜玉突然悠悠的叹了一口气,“以后再说吧,或许有缘才有机会几面。我走了。”她的声音才落di ,然后就准备离开。
  “等一↓,你……你保重。”我咽了千百回,才响起*| lai |*这么一句临别道言的话,真是有点羞愧了。
  “嗯,”冷颜玉chong *我点了点头,然后纵身一跃,就不见了踪影。
  哇,这样的身手我至少还要锻炼几年吧,kan*| lai |*二爷肯定对我藏si 禾厶了,不然我怎么可能会这么的菜呢。
  不过现在没有心思考虑这些事情了,还有大把的事情等着我去做呢。明天到了南珠,一切都等于是从头开始,或许* na *边有很多艰难险阻在等着我,也只有*ying *起头皮往前闯了,除了闯,我没有别的办法。
  每个人都有一个梦想,我的梦想就是能拥有一个完整的家庭,然后跟自己的孩子老婆和和美美的生活在一起。没有纷争和烦恼,能多快活就多快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