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作者:粘叶不湿身

文字大小调整:
  第354章 漂亮女人
  “就这间吧,kan着风格,这摆设,绝对符合兄di 你的气质。”这虎一帆拍起了马屁,只是我不知道他为何要使劲的夸我,虽然我是长得玉树临风貌比潘安没错了。
  但是不能因为我长相好kan就作死的夸我吧,而且这餐厅的风格和摆设怎么也牵扯上我的气质了?我有些纠结的想着。
  当然我这句话我也没必要说chu *口了,毕竟这也关系到人家的一番心意,我若是唐突的问chu *口了,人家说不定就会尴尬的,我能做这种让人太尴尬的事情么,肯定不能啊。
  所以我三缄其口了,就等着虎一帆继续张罗,他倒是熟门熟路,至少对于这个di 方应该是。只见他熟稔的招手叫*| lai |*了serivce(中文:fu wu)员,然后就让serivce(中文:fu wu)员把菜单递给他。只是他才拿过菜单,立马又还给了serivce(中文:fu wu)员。
  我有些不解的kan着他,不知道他这里卖的是啥葫芦药。“小姐,一条清蒸石斑,Red(* hong *)烧带鱼,铁板烧牛meat(英文:meat,中文:rou ,今天你吃了吗?) ,剁椒鱼头,还*| lai |*一个大补汤。”他口里倒是说的很顺溜嘛,只见他说完这些话后,就开始慢悠悠的喝起了茶shui *。
  这鬼丫的绝对是个吃食老手了,虽然我对吃的一向不讲究,但至少也知道哪些好吃,哪些不好吃啊。这些菜一上*| lai |*,我眼睛都发亮了,且不说哪些颜色五光十色的,Red(* hong *)Red(* hong *)绿绿搭配的煞是好kan。
  光闻这香味也是口shui *直流啊,我心里的欢喜就不用说了,本*| lai |*就有些饿了,这↓见到了这些个美味的饭菜还不口shui *飞溅了啊。我拿起了筷子,不客气的夹起了一块牛meat(英文:meat,中文:rou ,今天你吃了吗?) 就往嘴里送,哇,好烫,好香,好有嚼劲。
  许久未吃到小曼做的饭菜了,实在想念的jin 啊,当然了,在想念的同时,我也不忙的嚼着嘴里的美食。
  “怎么样,兄di ,我够意思吧,一吃美食就想到了你,然后就巴巴的带你*| lai |*这里了,。”虎一帆突然探过头*| lai |*,讨好的跟我说。
  kan着他的盈盈笑脸,我也有些欢喜的笑了,“不错,够兄di ,以后我zhao着你,包你吃香的喝辣的。”话才说完,我就感觉虎一帆的眼神不相信的kan着我,他的意思是我怎么能让他吃香喝辣的吧。毕竟我现在一身的邋遢,也kan不chu *多么的有钱有势嘛。
  当然在座的人是谁也想不到我居然是一个公司的总经理了,更不要说我有么有钱buy(中文:gou mai)这一桌子的单。所以虎一帆这样的眼神我还是ting *理解的,并且我也觉得自己又必要交代清楚身世了,既然已经是结拜兄di 了,就不应该彼此隐瞒着,不是么。
  “* na *个,兄di ,我有个事情要告诉你,你知道么,我其实……。”我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打断了,他大手一挥,“不说* na *些没用的,兄di ,我们吃饭,喝酒,今天不醉不归。”这老小子kan起*| lai |*还是很开心的嘛,kan他这架势没有三两壶酒是不会让他尽兴的。
  果然他又招手让serivce(中文:fu wu)小姐过*| lai |*,然后笑哈哈的说道,“再*| lai |*两瓶二锅头。”汗滴滴,这丫的是想灌醉他自己还是我啊?我可是千杯不醉的,想灌我估计有点难度,这个样子灌醉他自己还差不多。
  果然,酒过三巡,他就不行了,嘴里开始一个劲的说着胡话,也不知道他嘴里嘟囔着是些什么东西。丫的,不会是已经醉了吧,难道今天注定要我背着他回家么?我心里* na *个纠结啊,就别提了,虽然是的了一顿免费的午饭不说,但是要送这么一个庞然大物回家还是需要体力的,估计我刚刚吃的* na *点东西现在都快消耗完了。
  “一帆,你家里到底在哪里啊,怎么到现在还没到啊。”从↓了的士车到我扶着他走了十几分钟了,还没有kan到他家的影子。他嘴里一个劲的说着到了,到了,我才让司机开了车门然后两人一起↓车的,可是现在都走了快十分钟了,还是没有到他家。
  我有些泄气了,本*| lai |*心里就烧的慌,扶着他这个重量级的人物一路走*| lai |*,也是累的直喘气不说,连嗓子眼都开始冒烟了。
  “兄di ,不要急,就快要到了,不要急。”他倒是沉得住气,嘴里还一个劲的安慰我,我心里* na *个怅惘啊,就别提了。
  “不是我急,而是我肚子急啊,我要内急了,快(bie)chu *病*| lai |*了。”自打遇见了这老小子,自己就没有离开过跟尿打交道的境di 。
  真是窘迫啊,偏生在这个人生di 不熟的di 方发生这等让人尴尬的事情,我有些心急如*了,所以就更加快的催促起虎一帆,希望他能尽快想起*| lai |*他到底住在哪里。
  突然电话响了,我kan了一↓自己的手机,应该是虎一帆的,他的铃音真奇特,居然是“老婆*| lai |*电话了,老婆*| lai |*电话了。”这丫的,要是他*| lai |*电话被她老婆听到了,不知道听到这声音作何感想,我有些坏坏的想着。
  他罪的已经分不清东南西北了,可* na *电话还是响个不停,好像不等到主人接听电话就不罢休似的。我心里还是很介意这个声音继续的吵嚷着我的耳膜,所以就赶忙从他的兜里拿chu *了* na *个手机,然后一kan号码,居然真的存的是他的老婆的号啊。
  虽然我是不认识他老婆是何方神圣了,不过kan在这个扰人的铃音* shang * mian *,我还是不甘愿的接起了电话。
  “喂。”我接了电话然后喂了一声。
  “我找虎一帆,他到哪里去了。”对方好像很适应这种自己老公的电话被别人接听的事实,所以语气很是平淡的问道。
  而这个时候我是很乐意的把虎一帆丢给他老婆去打理的,毕竟带着这么一个大男人在大街上压马路也不是我的风格啊,要压马路肯定是找小姑娘啊,在怎么滴也不会找虎一帆了。
  但是我又有别的顾虑了,听到对方声音的不容置疑* xing *,我感觉虎一帆肯定是怕老婆的,听到这个有些威严的声音就知道了。一点都不温* rou *,说实在的,所以我担心把虎一帆醉酒的事情说chu *去了,对方会不会对他采取比较严厉的措施啊。
  我最kan不得自己的兄di 被他的老婆折磨了,所以思前想后我都不知道怎么回答她。就在这个时候,虎一帆倒是自己承认了自己的处境了,他嘴里大声嚷着,“老婆,我喝酒了,过*| lai |*带我回家,我要睡觉。”
  听这么一个大男人对着自己老婆撒jiao (女乔)还是ting *折磨人的事情,而且特别是自己还站在他身边的时候,况且这电话还在我手里,所以我的心情是很纠结的。
  “虎一帆,限你三分钟马上回到家,否则你以后都不要回*| lai |*了。”他老婆还真的是有个* xing *,三分钟?她知道虎一帆在哪里么?难道她有千里眼不成?
  我心里正疑惑着,没有想到虎一帆的老婆为何会说chu *这番话,谁知道就在电话被对方强制* xing *的摁断了之后,我居然kan到了前面急匆匆的走*| lai |*一个青春靓丽的女人。这个女人有一番特别的味道,怎么说呢,就好像是新chu *炉的面包,我只能想到这个词了,因为吃是最you huo 人的。
  女人走过*| lai |*的时候,还凑巧的带起了一阵香风,所以她应该是一个香味四溢的好吃的面包了,我心里有些得意的想着。
  只是我这么想着的时候,对方却没有朝我这边kan一眼,她带起的一阵香风还在我的鼻端之间回dang 着。然后我扶着虎一帆的手臂却已经被人给liao 开了,然后一双芊芊hands (yu shou 保养的好)接替了我的位置,扶着了虎一帆。
  “* na *个,额……。”其实我是想说点什么的,但是就在最后关头,我居然什么都没有说chu *口,其实我是不害怕跟美女单独相处的,只是现在彼此之间隔了一个醉鬼,而且还是醉得一滩烂泥的醉鬼。
  偏生的这个醉鬼如此的好福气,有一个这么美丽jiao (女乔)艳的老婆还不懂得珍惜,还让老婆这么晚chu **| lai |*扶他回家,我现在都有些鄙视身边的虎一帆了。
  “老婆,老婆,你*| lai |*了?是不是老婆*| lai |*了。”虎一帆这不是借着醉意*| lai |*偷袭他自个老婆吧。只见他的猪嘴居然猛然亲上了身边女人的Red(* hong *)唇。
  kan的我血管都快爆开了,这真的是一幕***亲密啊,我kan不↓去了,只要想到虎一帆* na *张臭嘴吻在了美女的小嘴上,就感觉浑身都快掉鸡皮疙瘩了。
  果断的,美人居然也有同感似的,推开了虎一帆的亲吻和拥抱,“臭死了,一身的酒味,↓次见你喝酒,一定不饶过你,走,回家去。”
  这个女人的力气也不小啊,我才愣神* na *么一↓子,她居然一力扶起了虎一帆,然后架着他就往前走去。
  我呆呆的kan着远去的夫妻的背影,心里突然感觉酸溜溜的,虽然自己也有家有老婆孩子,只是他们现在不在自己身边啊,说什么都是空谈。这一刻,我突然怀念起了有老婆孩子在身边的感觉了,这种zi wei 是常人都能体会到的。
  我的这种愿望其实很多人都能实现,可唯独到了自己这里就不灵了,不仅实现不了,而且也只能默默的埋藏在心里了。男人如果想闯chu *一番事业*| lai |*,有的时候必要的牺牲是再多难免的,我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