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作者:粘叶不湿身

文字大小调整:
  第353章 撒尿风波
  有个哲学家曾经说过,人在倒霉的时候,连喝凉shui *都会塞牙缝。我可算是真正的体会到了这句话的真谛了。
  我今天只是突然的想去###↓,结果###没chu **| lai |*,反倒是被人给溅了一身的尿。话说这个人尿的也真够shui *平的,可以说他没见过比这个男人还尿的更不像个人尿的样子了。
  男人当然是站着尿的,只是他的姿势很怪异,不知道大家有没有见过小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的姿势,旁边的这个男人就是这么尿的。他一只脚抬起*| lai |*,然后微微的侧着往###池里***了。
  起初我也没有注意这么多,以为对方只不过是尿意*| lai |*了,所以*| lai |*不及做一些比较正常的动作。估计是被尿(bie)得实在受不了,否则怎么会如此的慌不择食呢,能摆chu *这个动作*| lai |*拉尿的人可没有几个啊。
  但对方在稀稀拉拉的拉了一会后,突然就有一条shui *线笔直的朝着我she 过*| lai |*。本*| lai |*是稀稀拉拉的尿shui *怎么she 过*| lai |*的时候就变得这么雄浑有力了,这也是我所不能理解的一件事情。
  话说这尿撒也撒了,我只有自认倒霉了,而且如果对方能稍微* na *么和气的跟他说一声,他也没有什么可抱怨的了。
  可坏就坏在对方一句话没说,尿完了后跟没事人般拉起了ku 子的拉链,然后就朝着旁边的洗手台走去。而且还很利落的洗完了手,接着kan着面前的镜子不停的摆弄自己的一头秀发。
  这↓我就有气了,这不是摆明了坑人么,自己被他尿了一身不说,且这个ku 子都wet(英文:wet,中文:lao shi )嗒嗒的,他怎么就能这么一声不吭的继续摆着他的pose呢。
  我气不过了,决定找人家评评理,好歹也跟自己道个歉什么的,这样心里也能好受点不是。所以他当机立断的也赶jin 拉上了ku 子的拉链,刚才因为太过于惊讶对方的举动,所以忘记了拉上自己的拉链了。
  “这位先生,你是没记* xing *呢,还是故意装White(颜色bai )痴啊,尿完了就想走人。”我平(曰)ri 里都市很斯文的,可这回真的是被这个老小子给气到了。kan他西装革履人模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样的,怎么就净gan 这些不着边的事情呢。
  “你是在跟我说话么。”面前的男人转过脸*| lai |*,这回算是仔细的kan清了他。又black(hei )又粗的眉mao ****居然长了一双绿豆眼,这也就算了,偏偏又长了一颗大蒜鼻子。
  天,这样的五官组合在一起要多别扭就有多别扭,可眼前的男人估计是太自恋了,刚刚还努力的照着镜子想把脸上的仅存的几颗青春痘给挤没了。这回估计是没挤成功,所以chong *着我发huo *了。
  其实按理说我的huo *气应该是比他还要大才对,他凭什么这么凶的对我说话呢,我刚才的语气就是太温* rou *了,虽然这句话有理不在声* gao *,但有的时候,即使是有理还是要用很大的声音*| lai |*说话的。
  有理了再加上声* gao *,就更加能证明自己的有理了,这绝对不是歪理,而是事实考验chu **| lai |*的真实理论。
  “你没耳聋,我的确是在跟你说话,你至少应该跟我道个歉吧。”我强忍着怒气,努力的平息自己内心的熊熊hot(英文:hot,中文:re )huo *,就期盼着能心平气和的解决眼前的事情。
  “我跟你道歉?凭什么啊?你是吃饱了撑得难受么?还是你肚子里不舒服,找人在这拉泄呢。”对方还真的很拽,说话都带蹦儿得,可惜我也不是善茬,估计今天是有场好杖要打了。
  “这位先生,你知不知道刚才###在我身上了。”我几乎是善意的提醒了他。可没有想到这小子反应还真的很大。
  “你说我###在你身上,你有什么证据,再说了,我有没有###在你身上我自己会不知道么?你是不是想诬赖我###在你身上呢?你到底是何居心,从实招*| lai |*。”汗滴滴,这倒是成了我污蔑他了。刚才明明就是他往我身上###了,现在居然就不承认了。
  这只不过是眨眼的事情,现在这世道真的是人心不古啊,哪里会如我这般纯洁* gao *尚的人啊。我有些气结于心了,只是又不好当场发作,只好再一次深呼xi 口及了↓,然后决定好言相劝,kan能不能让这位仁兄对我* gao *抬贵手。
  “这样,你站好,我示范给你kan。”我话说完,然后就从洗手台前面捧了一捧shui *chu **| lai |*,就朝着对面的男人洒过去。当然了,我手里的shui *势必不能呈直线似的往对方身上溅去,所以没有达到自己心目中理想的效果了。
  可惜了,这些个小shui *珠很不争气,有的落到了di 上,有的滴到了对方的鞋子上。只有寥寥的几颗shui *珠被我抛到了对方的身上。很快,他的西装就wet(英文:wet,中文:lao shi )了一大块。没有想到这个shui *珠的效力还是蛮大的。
  我心中舒服了一点了,毕竟是自己造成了对方这样受伤的局面,所以怎么着心里还是ting ** gao *兴的。
  “你,你到底想gan 什么。”男人不gan 了,他愤怒的kan着我,然后指着我的鼻子问。我是故意给他这个机会让他指着我鼻子的,一般人还没有这个能力能指着我鼻子说话的呢。
  “我什么都不想gan ,只是做了一些刚才某些人对我做过的事情,所以这就叫做以牙还牙,你明White(颜色bai )么。”我优哉游哉的kan着对方,然后嘻嘻一笑。
  “你,你真的是疯子,我懒得跟你这个疯子牵扯不清。”其实他还赚了便宜啊,想我身上的可是他的尿shui *,他身上的可是gan 净无污染的自*| lai |*shui *。
  我亏大发了,其实我心里才苦啊,只是这种苦又像谁去诉说呢,我的妈啊,只能怨自己倒霉了。
  “你才是疯子,你是一个大疯子,彻头彻尾的疯子,你应该到老人院,不对,是疯人院去常住才对。”我口不择言了,的确是被他气坏了,不然我很少做chu *如此的失控行为的。
  对方居然被我骂得一怔都忘记回我话了,过了半响,才想起*| lai |*我是在骂他,于是便挠了挠头,“算了,我不跟你计较了,我们也算是扯平了,刚才其实我是故意的,主要是我们公司在做一个调查,kankan遇到这种情况的男人一般会作何反应。呵呵。”男人居然话锋一转。
  我懵懂了,神马啊,这是什么逻辑?他居然是试试我的反应,是为了迎合他公司的调查取证?我成了一个活生生的标榜了?
  “这位兄di ,我比较认同你的这种做法,虽然是为了自己的工作前赴后涌在所不惜,你这种敬业的态度值得我佩服,可是,我想问一↓,你有没有试过被人家这样用尿直接pen( 口贲)she 过*| lai |*的zi wei 呢?你是否介意我也拿你*| lai |*取证一↓呢。”我开始朝着眼前的男人使劲咆哮着。
  没办法,我就是无法忍受自己像个White(颜色bai )痴一样的给人家耍着玩了,毕竟我也是有尊严的,他怎么能因为自己的工作需要就拿旁人的自尊*| lai |*玩耍呢?
  面前的男人显然是不知道为何刚才还风和(曰)ri 丽的我突然就发了这么一大通的脾气,不过我心里还是ting *明镜似的。
  “* na *个,兄di ,我很对不起你,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想请你吃个饭,如果你介意的话,可以用尿shui *重新泼我一次。”男人很中规中矩的说话。
  其实我也不是* na *么很介意的,不过既然男人已经说到这个话上*| lai |*了,我也不好再jiao (女乔)* rou *做作了,所以就很大度的故意哈了一声,然后说,“兄di ,其实我也不是* na *么很在意,但是你刚才* na *态度实在让我太模棱两可了,现在你又这样……。”
  “呵呵,刚才就是为了验证你的表情啊,kankan最后你会愤怒到何种程度。你别说,我们一些同事在做这个实验的时候还被人揍了呢,呵呵,不过现在这个世道本*| lai |*就是弱者被欺凌,只有强者站chu **| lai |*才不会受人欺负。所以没有人受了这等委屈,还愿意忍受的。”
  男人本*| lai |*就是实话实说了,但我听在耳里心里就有些不舒服了,什么忍受啊,我难道刚* na *样就叫做好欺负么?早知道就发飙揍他一顿了,这丫的站着说话也不腰疼。如果哪天有机会我还真的在他的身上狠狠的撒泡尿才行。哈哈。
  不过既然人家现在都已经这么说了,我也就既往不咎了,而且对方的态度很明朗嘛,要么请客吃饭,要么就让我揍一顿,我怎么做都还是ting *划算的。思前想后,决定还是让他buy(中文:gou mai)单请吃饭算了,正好我现在还没吃饭呢。
  *| lai |*得早就不如*| lai |*的巧,这泡尿还真没White(颜色bai )撒,认识了一个风趣的朋友不说,还赢得了一顿免费的午餐。
  只是这个朋友我都还没有请教他的* gao *姓大名,彼此聊了快一个小时了,居然不知道对方姓甚名谁,有点说不过去了。
  所以我很恭敬的请示了一↓他叫什么名字,然后他哈哈哈一笑,告诉我,“虎一帆。”
  虎一帆?汗滴滴,这不是最近hot(英文:hot,中文:re )播的电视剧里的男主人公的名字嘛,这气质,还真的不太像。
  “兄di ,你确定你是叫虎一帆么?你没蒙人。”我有些不死心的在他身边转悠,怎么kan都不符合这个名字的气质啊。虽然名字是死得,但人是活的,他身上活着的东西可没有半点跟这个名字搭了关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