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作者:粘叶不湿身

文字大小调整:
  第352章 天有不测风云
  赵冰冰眼眸之中闪过一道历光,大声的叫道:“快pa(足八)↓。”
  闻言我弯身,手继续抓着方向盘。
  “哒!哒!哒。”ak47的*声响起。**打得我们的车尾是huo *光四溅。我的心里很是害怕,在扫she 过后,抬头kan了kan路况。
  这时我的面前右边有个路口。我立即向右打方向盘,奔驰车划chu *一道漂亮的弧线,使chu *了小路,王步没有多想也跟着我们的车向右急转。
  这个急转座在他本田车里的人只是晃了晃,但* na *个把body(* shen | ti *)弹chu *车外的手↓,就惨了。在惯* xing *的作用↓,body(* shen | ti *)直接就飞chu *了车外了chu *去。时速一百六十公里。被抛chu *车外,* na *是神马感觉。没有人知道,也没有人想去知道。
  只听见他在空中声嘶力竭的大喊“啊。”
  接着就重重的摔在了坚*ying *的shui *泥di 上,后面的车*| lai |*不及刹车,就直接撞了上去。* na *个*手的body(* shen | ti *)如一条死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一样的躺在di 面上。这些*手的命也是命啊!他们的母亲和妻子要是kan到这一幕,不知道会作何想法。
  王步虽然心狠手辣,他见到这一幕,顿时是怒不可遏,两眼充满了血丝,骂道:“秦天穷,老子,今天一定我杀了你。”
  他脸上的肌meat(英文:meat,中文:rou ,今天你吃了吗?) 几乎都要chou chu(不是抽筋)了。有了前车之鉴,另一辆车上的*手,不敢再把body(* shen | ti *)探chu *窗外she 击了。他只是把手shen chu *去,向我们开*。这时赵冰冰听见警车的响亮的警笛声,接着kan到了警车向这边开*| lai |*。
  她心中一喜。转身对我说道:“坚持住,有两辆警车*| lai |*救我们了。”
  警车很快追了上*| lai |*,车上的警察通过扬声器开始了喊话。
  “前面的车辆快停↓了。否则我们将开*了。”
  两辆本田车*手,立即打破车后的玻璃,开始向警车she 击。ak47的**如同雨点一样的落在了* na *两辆追*| lai |*的警车的正面。
  先是一阵huo *flower (hua )四溅。
  接着一辆警车的挡风玻璃被**打碎,驾驶位置上的警察司机当场就被**打穿了心脏。
  * na *一辆警车失去了控制,一个转弯挡在另一辆警车的前面。然后轰的一声巨响之后。
  两车都翻倒在di 。弹不死的警察,连忙跑chu *车外,kan着远去的本田只有一声叹息,然后赶jin 救chu *自己的队友。
  赵冰冰心又提到了嗓子眼。她转身对我说:“这次警察也帮不了我们了。”我的额头已经都是汗珠,开玩笑道:“冰,我们给国家上了不少税啊。”
  赵冰冰连忙说道:“这时候了还说这些。我们先逃chu *去在说吧。”
  刚说到这black(hei )色本田车又chong *了上*| lai |*,狠狠的一个横撞。我们的车被撞得差点失去了平衡。
  我稳住了车,但是我们车却被王步的车,好在此刻他的车上已经没有了*手,否则我们此刻会遭到近距离的扫she 。这机会没有躲过的可能* xing *。
  我们的车被撞得,贴在了人行道的台阶。
  车轮的金属mo ca (摩擦!摩擦!我的滑板鞋!)台阶上的shui *泥,窜chu *许多的huo *flower (hua )。
  利用分开的短暂时间,我猛的踩↓油门。奔驰车的加速功能很强大。一↓子甩开了王步的车。
  我的心中松了一口气,但是我知道我们的生命都还十分的危险。赵冰冰回头向他们设计。王步也不是不怕死,还是低头躲**。
  我们只kan到两边的Red(* hong *)枫树也不断的向后而去。
  赵冰冰kan向前方,正是一个大隧道,我们的奔驰车“嗖”的一声。开jin *隧道。
  赵冰冰的**打完了,座↓*| lai |*换弹夹。
  利用这点空闲她kan了车上的时速表。一百九十七公里的数值让她有些吃惊。车入驶入了隧道,光线暗了↓*| lai |*。
  我们只听到两边都是呼啸而过的风声。这声音至少超过90分贝。让我们有些震耳yu (谷欠)聋。
  chu *了隧道,光线又亮了起*| lai |*。我对赵冰冰道:“冰,这一次我们和王步,kan了是只能在这个世界上活一个了。瞄准点,gan 掉他。后面的车kan到王步死了,也就不会再追我们了。”
  赵冰冰换好了弹夹,然后呯!呯!开了三*。
  都没有击中。这时后面* na *辆black(hei )色本田超过了王步的车。这然赵冰冰失去了she 杀王步的机会。这时我kan到前面有一个转角小的急弯。我心中一动,决定了*| lai |*玩一次漂移。
  当即后轮锁死,车头已经转动,先jin *入的车道,接着车尾在惯* xing *的巨大chong *力↓↓。车尾猛的一甩入了车道。一个漂亮的漂移入弯!刚说道这只见,chong *在前面的车一转弯,车身失去了平衡,整个车向转角的内侧倾斜,接着倒在了di 上。
  王步驾驶的本田车hands(*yong * shou *)刹车的办法漂移入弯。超过了翻到的车,迅速的向我们追*| lai |*。我kan到前面大概一百米处有一辆面包。大概是车的司机经过长途的行驶,想休息一↓或者是↓车###。
  我超了过去,在* na *个面包车的的身边掀起了比车还* gao *的尘土。* na *个司机开口就大骂道:“开这么快,赶去投胎啊。”
  说完他一打开车门。突然王步的本田车,就猛的撞了上*| lai |*。可怕的chong *击力,把车门撞飞了了五十米。巨大的声音,让* na *个司机吓得呆住了。他本*| lai |*是↓*| lai |*###的。现在却发现ku dang 里已经wet(英文:wet,中文:lao shi )了。
  现在就剩↓我们两两车了。我*| lai |*南珠市区,已经整整一年了。对周围的道路我还算熟悉,我一个回转,我车开到了南珠市的二环路上。我的机会很简单,就是绕。把他带到公安局去。
  我脚↓又踩↓了油门,汽车发动机的声音,在我们的耳朵边轰鸣。我们别无选择。王步的车有追了上*| lai |*。我的jin 张的kan着车况。赵冰冰转身又开了三*。可是都因为车子* gao *速行驶保持不了平衡。没有击中。
  王步的手上还有一只ak47,他一手开车,一手持*向我们she 击。我们如同被猎杀的猎物一般,迅速的向前跑去。
  他的车也不平稳,**乱she 。我们可以kan到前方的房子的玻璃窗,被击碎的声音。树枝被他的**打断。还有的**打穿了告示牌。
  好在没有伤到人。
  我kan了kan车里的油量表。
  “该死的!我们的汽油不多了”我低声咒骂道。
  赵冰冰kan了kan我,眼眸之中闪过了一丝的绝望,说道:“怎么办!我也没有**了。”
  这一刻让我们都有一些沮丧。
  我说道别怕:“我们就快到南珠市城南分局了。”果然不一会儿,我们在前面kan到了由三辆警车组成的路障。kan*| lai |** na *里是我们这次冒险之旅的尽头了。
  我低声的对赵冰冰道:“系好安全带。我们这一次交的税,总算是没有White(颜色bai )交。让警察*| lai |*对付这个王步。”
  我迅速的踩↓刹车,把车停在了警车前。我们低↓了头。没有chu *车,如果我们chu *去肯定会遭到他的疯狂扫she ……
  王步kan到这一幕,一边加快了车速,一边拿ak47扫she 。**打得我们的车后,警车的前面都huo *flower (hua )四溢。警察们也都是有妻儿老小的,纷纷的躲在了车后。
  这时处于隐蔽di 位的总指挥↓令了,警察的狙击手已经瞄准了他。
  呯的一声*响,一颗**击穿了王步的头部。
  王步虽然死了但是他的车还是向着我们的车尾狠狠的撞了上*| lai |*。
  “轰。”的一声巨响。
  顿时huo *光chong *天。原*| lai |*这个王步的身上竟然还绑了炸弹。
  巨大的撞击力使得奔驰车上的安全系统启动。救生气囊迅速的充气。防止我们的body(* shen | ti *)撞在前排的受伤。
  一道流窜的huo *焰,穿过了我们奔驰车没有了玻璃的的后窗。
  空气之中有股烧焦的味道。
  我们的车上汽油不多,这也成了一件好事,避免了连环爆炸。巨大的撞击力,让我的xiong 口剧痛。一↓子这种痛苦,就传便了body(* quan | shen *),但是我知道自己没有受到很重内伤。我再kan了kan受伤的赵冰冰。
  连忙打开车门,警察连忙救我们chu *去。
  我在上救护车之前再kan了kan熊熊燃烧了* na *一辆black(hei )色本田车。
  kan到王步在huo *中被烧焦得发black(hei )的尸体。心中倒是真正的松了一口气。暗暗决定这就是我受到的最好的公司庆典礼物。
  我们在医院住了两天的院,我们的身世都轻伤。在医院我们住jin *了护理病房。医生给我们打了一些葡萄糖和镇定剂之内的药物。这天阳光明mei(女眉)我和赵冰冰一起在医院里散步。两个保镖跟在我们的Behind(shen hou)。
  我拉着她的手,走到了医院的后flower (hua )园。这里中了很多flower (hua ),空气也不错。
  我说道:“冰,你觉得王步这个人,活得值不值。”
  赵冰冰kan了kan我,自从这个王步死了之后。她确实是有一种兔死狐悲的感觉。如今她已经是全南珠市最大的势力之一。
  赵冰冰没有立即回答,而是想了想之后才缓缓的说道:“一点不值。赚了这么多钱,但是没有过上什么好(曰)ri 子。虽然天天chu *入所谓的* gao *档场所。但是心里都是发虚的。到最后一年,东躲西藏。恐怕他的(曰)ri 子很不好过。”
  我点了点头,然后,kan着她明亮的眼眸,虽然她只穿着一套普通的病患服,但是却依然显得素净而淡雅。
  我继续说道:“从锦衣玉食名车名表,变成四处逃窜。他最后的* na *些(曰)ri 子,心里落差很大。所以他最后选择了复仇,不顾一切的复仇。”
  赵冰冰转头kan了我一眼,此刻一阵清风chui 口欠*| lai |*,带起了她的长发。
  清雅之中显chu *了一丝妩mei(女眉),我其实更喜欢她现在不上妆的脸。
  亲起*| lai |*比较舒服,感觉像是在吃无公害蔬菜。
  啊,又开始yy了,还是继续说正题吧。
  我拉着赵冰冰的手,座了↓*| lai |*,然后缓缓的说道:“王步作恶多端,最后死无葬身之di 。我们还是不要学他。冰,尽量把你的生意都转成正道的生意吧。”
  赵冰冰想了想,她没有想到我会对她说这些。
  过了一会,她才说:“可是我已经陷入很深,我们怎么放得↓。”
  我其实这些天想了不少,当初她曾经说过,希望我*| lai |*掌管她的black(hei )道生意。如今她是我最重要的女人,我不希望她这样↓去,万一有一天的↓场,于王步一样。我会很心痛。我也知道她不可能会轻易的放弃。便说道:“* na *些放不了的,就坚持,* na *些杀头的生意,我们以后就别做了。”
  赵冰冰明White(颜色bai )了我的意思,点了点头,*近赚了前,还是要有命*| lai |*flower (hua )。向王步* na *样,一次失手,便再也没有了翻身的机会。
  我岔开了话题道:“这医院的伙食真的不好吃。我还是喜欢你做的鸡汤。”
  赵冰冰笑了笑,眼珠子转到一边,说道:“咱们的公司怎么了。”
  我早就通过电话,联系了我的执行助理,所以虽然这几天没有去公司,但是依然对公司的情况了如指掌,我缓缓的说:“王步对我们公司破坏不大,有两个员工中弹,受伤。我今天正准备去kan往一↓。”
  “哦,* na *你去吧,剩↓的事情交给我了。对了,你前几天不是跟我提过想回南珠市kan一kan么?趁这次机会,你不如回家去kankan?”赵冰冰突然对我很认真的说。
  “是么?我要是回家了,你不会想我?”我有些嬉皮笑脸的靠过去,希望从她的脸上kanchu *端倪。
  这丫的真的很会伪装自己,居然没有露chu *一丝破绽。罢了,我也只有力求自保了,走一步算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