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作者:粘叶不湿身

文字大小调整:
  第351章 我在家管男人
  就在我公司举办公司周年纪念之时,* na *个我和赵冰冰的共同的敌人,王步已经回到了南珠市,而且通过了一些关系,知道了是我害了他。这是因为我当初在他被公安局通缉之后,就立即裁掉了他安排在我公司里的卧底。
  这是他怀疑的原因之一。后*| lai |*更是请了si 禾厶家侦探。经过了一年时间的调查。终于让他们在上海* na *边找到了我请得* na *个个商业间谍。通过严刑拷打知道了是我安装的窃听器。他所有的通话记录,都可以从我的电脑里听到。
  为了保密,王步让* na *个商业间谍,从人间蒸发了。当然这些我是很久之后才知道的。今天是我公司的周年纪念,司机驾着奔驰车带我*| lai |*到了雨雾山庄。车门打开,赵冰冰见到了我。露chu ** gao *兴的笑容,这大半年我们都在一起。
  今天我上身穿了一件灰White(颜色bai )相间的竖条纹* gao *级免烫衬衫,**穿了一条咖啡色的九牧王休闲长ku 。而今天的赵冰冰穿了上身是一件white(* bai se *)的香奈儿的时装,**是一条淡淡的卡其色的直筒ku 。kan起*| lai |*很美。
  “冰。”我大步上前一把揽过赵冰冰,把她如同一只小猫一样的jin jin di 抱在怀里
  “今天恭喜你。”赵冰冰shen chu *手环住了我的腰,温* rou *的依偎在我的怀中,轻轻di 闭上眼睛。时间仿佛静止在了这一刻,两人沉浸在重逢的喜悦之中。
  “冰,这也是你的公司。”我轻声问。系好安全带,司机发动车子,转动方向盘,开chu *了雨雾山庄。
  很快车子平稳di 行驶在道路上,我专注di 凝视着前方。认真的开车。
  我们公司的这次周年庆典开得很隆重。赵冰冰在这方面用很强的能力。所有的事情都是她去策划筹备的。
  我们包↓了南珠市最大的五星级酒楼,天池楼整一层。*| lai |*庆祝。我们两人*| lai |*到了酒楼的餐厅。里面已经*| lai |*了很多的客人。这些男宾都kan上去* gao *贵,他们举止优雅负于绅士风度。
  女士都很美丽端庄雍容华贵。我shen chu *了手腕。赵冰冰kan了我一眼之后,挽住我的手。我们两人jin *场,赢得了一片喝彩之声。
  我走到主席台上说道:“很感谢大家这一年*| lai |*,与我一起奋斗。这一年*| lai |*,我们取得了不少的业绩。这是我们大家共同努力的结果,这一年可以说的东西太多了。但我只说一点,就是我们的腰包都鼓了。”对↓属说话,我总是言简意赅。只要让他们知道跟着我他们可以赚大钱,就可以了。
  我的发言通常不会超过三分钟。很快我的开幕词,就在一片掌声之中。落幕了。
  我在侍者的托盘里拿了一杯酒,hands(*yong * shou *)托着,抿了一口香醇的Red(* hong *)酒,kan着做在一边的赵冰冰。我走了过去。坐在她的身边。
  她kan了kan我,低声的说道:“没有想到你这么能gan ,我把我的生意都交给你。你*| lai |*打理这一切好吗?”
  我问道:“* na *你gan 什么?”
  赵冰冰笑了笑,轻松说道:“我在家斥候男人咯。”
  我轻轻的一笑。
  横跨black(hei )White(颜色bai )两道。我自然很想,但是black(hei )道这一块,我知道我是做不*| lai |*的。
  虽然我也够心狠手辣。但是毕竟我没有多年的浸染在其中。而且我对这也没有什么兴趣。因为我这一年赚的钱,比赵冰冰整个社团三年赚的都多。
  我推迟道:“我可没有这方面的工作经验。”
  赵冰冰想了想低声的说道:“你这个没有工作经验的,一chu *手,就让王步* na *个混蛋番不了身。”
  我笑了笑道:“我们以后再谈这个。”
  酒会很成功,我们chu *了这个宴会。就在我们走chu *这个酒店之时,kan到了一个我们熟悉身影,不是别人正是王步。而他的身边还有五个人。
  我立即意识到危险。连忙拉起了身边的赵冰冰向我们的车跑去。
  这五个人穿着长衫,如同香港**十年代的警匪片里的black(hei )社会一样。
  我怀疑他们的长衫之↓,有*,果不其然。他们掀起了长衣。从里面拿chu *了ak——47。没有想到这一年时间,这个王步也发展壮大了不少。
  我们是仇人见面分外眼Red(* hong *),两人都没有多说什么。他们就直接向我们开huo *了。
  “突!突!突!……”自动突击步*的声音,响了起*| lai |*。**在车上,台阶上留↓了一窜huo *苗。
  我们是攻击的重点。好在我们及时的躲在了一辆车的后面。赵冰冰躲到我的Behind(shen hou),她的body(* shen | ti *)蜷缩着
  砰!砰!*声不绝于耳。
  我们藏身的汽车后面的一颗小章树,在ak-47强大的huo *力中已经被打得树叶树枝凌乱的散落一di 。
  震耳的*声并没有让赵冰冰慌乱,她依然很真定。这时我们的保镖也chong *chu *了会场,开*,还击。司机很敬业,冒着生命危险,开车过*| lai |*,低着头,打开了车门。先让赵冰冰上了车,然后我也扑jin *了车内。
  王步的几个*手,kan到我们上了车。立即向我们开*。我们的车后,立即招到了一派**的攻击。被打得是huo *光四she 。
  这时我们的一个保镖,趁他们攻击我们的车,没有了huo *力压制,瞄准了他们之中的一个大个子。“呯。”一*。击中了这个大个子的头部。
  **在他的头部,留↓了一个窟窿。他整个人如同一更木头一样的重重摔在了di 上。王步等人立即展开了还击。一阵*响之后。* na *名保镖被打得如同筛子一般。这ak47的威力,还真不是一般的大。
  我们及时的上了车,向前开去。但是王步他们早有准备。他们的司机也开了两辆black(hei )色的本田车过*| lai |*接应。他们也上了车。这时一名*手chong *到了我们的前面,正想用ak-47对我们扫she 。这个距离打起*| lai |*恐怕我们的脑袋都要被打开flower (hua )。
  赵冰冰及时的掏chu *手*,瞄准了* na *个*手。
  “呯!呯。”两*之后,* na *个*手倒↓了
  后面的王步等人如同疯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一样的队我们扫she 。我kan到他们已经打完了整整一梭子的**,正在换弹夹。二话没说。我加足了ma li ,从* na *个中弹*手的身上压了过去。因为别无选择。
  王步见我和赵冰冰开车逃跑了。王步也立即开车追了上*| lai |*。通过后视镜我kan到王步负责开车,剩↓的两个杀手,还不停的把*shen chu *了开*向赵冰冰和我的车扫she 。
  我知道王步已经杀Red(* hong *)了眼,现实的他是见人就杀。kan样子他是想好了逃跑的路线。为了避免伤及无辜,我向城外开去,后面本田车穷追不舍,车上的*手不顾危险从车的侧面探chu *body(* shen | ti *),疯狂di 朝我的车开着*she 击。
  **不断的在我们的身边呼啸而过。我开着车驶chu *了市区,在盘山公路上疾驰,我开车的技术还算不错。后面的两两*** feng ***田车穷追不舍。
  我踩↓油门,目光jin jin 的盯着前方。正试图甩开后面的两辆本田车。赵冰冰jin jin 抓住车内的扶手,每小时一百六十公里的speed(*su du*)和急速的转弯,让她的胃开始胡乱翻滚。
  砰!一声清响,我们的后窗玻璃被**击中了,碎了一di 。
  该死的,我一声低咒,猛di 一转方向盘,尖锐的轮胎mo ca (摩擦!摩擦!我的滑板鞋!)di 面的声音几乎可以划破人的耳膜。以时速每小时一百六十过弯,每一个转弯都充满了巨大的危险。但是后面的*手更加可怕。这时我的前面chu *现了一个擦路口。我突然调转了方转弯疾驰而去。
  追截在后的王步也不肯罢休。
  他也快掉打转方向盘,过了弯,他踩足油门猛di 向我们的车撞*| lai |*。
  “嘭”一闷声,车尾立刻受到了重击,一些灰尘掉落。巨大的反chong *力使得车身剧烈的摇晃,失去了平衡,这样横容易翻车。我努力的控制住方向盘,保持平衡。透过后视镜我kan到王步的脸上一副得意的样子。
  王步驾驶的本田车,带着他嚣张的表情,又一次重重di 撞*| lai |*,我们的奔驰车尾巴,很快就被撞得凹凸不平。
  在第五次撞击之后。防撞杆终于承受不了。掉落在了di 上。
  我们的车在马路上扭*| lai |*扭去,随时都有翻车摔↓去的危险。
  我kan到赵冰冰的body(* shen | ti *)晃*| lai |*晃去,跟她说道:“冰,不要怕,我一定带你过去。”
  赵冰冰点了点头。接着转身,掏chu **,还击了两*。我冷静的观察这路况和车况。
  这是一条四车道的公路。前面顺行的车,两个车道都有一辆大车,它们像一堵墙堵在我们奔驰车的前面,让我不能超车。而对面的逆行一个车道的车,距离大概六十五米处。是一辆Red(* hong *)色的捷达车。大概以每小时五十公理的speed(*su du*)向我们驶*| lai |*。
  我心中估算了一↓时间,只有三秒。我觉得了冒一次险利用这个空挡,chong *过去。当↓我猛打方向盘一个左转弯,* cha *(把细长或薄的东西放进去)入逆行的车道。交通状况立即变得更加的混乱。对面的捷达车司机,是吓得目瞪口呆。他连忙踩↓刹车。这给了我更多的时间超车
  赵冰冰kan着迎面开*| lai |*的Red(* hong *)色捷达车,这个人都jin 张了起*| lai |*。而* na *Red(* hong *)色捷达车的司机,也吓得是一身大汗,更要命的是他的副驾驶上,座着一个才七八岁的小女孩。
  但是这样的惊恐没有持许多长的时间。我们的车在超过了前面的一辆车之后,迅速的转回了原*| lai |*的车道。车身虽然有些漂,但还算平稳。由于急速的转弯赵冰冰body(* shen | ti *)重心向左靠撞到了我的身上,Red(* hong *)色捷达车就要撞上*| lai |*了。
  两车之间距离近得,我都可以清晰的kan到对方司机* na *张大嘴巴里的虫牙。
  王步十分的气愤,但是中间隔了一辆车,没有办法直接对我们she 击。
  他的一个金色头发的手↓,对着前面另一个车道的卡车,开了两*。然后大声的嚷道:“快停车。”
  卡车驾驶室里的侧面的车窗和正面的挡风板被打破,吓得司机老老实实的马上就停了车。
  这样顺行的车道上有了一个口子。两辆本田车很快穿过了之个口子又追了上了。
  赵冰冰向后kan了一眼,然后深xi 口及了一口气有些ji cu *的说:“他们又*| lai |*了。”说完转身向前面的车开了一*,打破了他们的挡风玻璃。
  想继续开*,这时赵冰冰就kan到,一个小胡子*手,不顾危险把body(* shen | ti *)探chu *了本田车的左边,*口的准心对着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