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作者:粘叶不湿身

文字大小调整:
  第350章 这也有讲究
  原*| lai |*赵冰冰是想给我jin *补,让我早些恢复体力起*| lai |*。我恢复了体力gan 什么。kan*| lai |*是想让我今天晚上……
  再kan此时的赵冰冰,她此刻* na *有一点女强人的样子,俨然一付,老练厨娘。熟练的操尺这厨房之中的一切。
  kan到我*| lai |*到厨房。赵冰冰的美眸之中泛chu *一丝涟漪,轻声的说道:“天穷,你起*| lai |*了。”
  “嗯!睡够了。”点了点头,端详着她的样子,我* rou *声说道。
  “天穷,今天我让人buy(中文:gou mai)了一只山鸡,等会儿我亲手,给你**汤喝。”赵冰冰如同黄鹂bird(niao )儿的声音在厨房里响起。
  我也当仁不让。点点头道:“好,今天听你安排。”
  我kan赵冰冰没有去切鸡meat(英文:meat,中文:rou ,今天你吃了吗?) ,走过去拿起案板边的菜刀。这菜刀被磨得十分锋利。我不由的担心道:“冰,小心刀,还是我*| lai |*吧。”
  赵冰冰kan了我一眼,眯了眯眼睛,似乎kan穿了我心中所想说道:“你别小kan我。我在国外留学时,这些活都是我自己做。”接着她又说道:“这一只乌鸡很fei *!好多脂肪。”她一边说一边举起刀。
  我kan了kan她拿刀的样子,道:“不错,还真像个大厨师。”
  赵冰冰轻* rou *的声音穿过温nuan (温度适合让人感觉舒服)的空气,对我说:“你就在一旁kan着好了。”
  我笑了笑,温* rou *的点点头,很是* gao *兴,kan着眼前的这个美貌厨娘,道:“这乌鸡好像已经冷冻过一段时间了,放久了可就不新鲜了啊。”
  “天穷!你不知道。”赵冰冰先hands(*yong * shou *)背擦了擦额头之上的细细汗珠,然后再拨弄了一↓头发,才自信的说道:“要做chu *美味的鸡汤。可是有诀窍的。一般的人都以为杀了鸡之后,马上就↓锅炖鸡汤,恨不能在这个过程不耽搁分秒。其实这样做是不正确的。”
  我的眼睛里闪过了一丝疑惑,不明White(颜色bai )其中的道路。赵冰冰kanchu *我眼眸之中的怀疑,继续说道:“鲜鸡屠宰去mao *之后,最好是放在冰箱之中,冷冻两个小时再取chu *解冻后炖汤。鸡突然被杀,body(* shen | ti *)体之内会自然释放多种的毒素,冷冻之后,这鸡meat(英文:meat,中文:rou ,今天你吃了吗?) 刚死的时候,会变*ying *,但放上两个小时之后。它又会变ruan (车欠)。这时的meat(英文:meat,中文:rou ,今天你吃了吗?) 质最好,然后再用*| lai |*煲鸡汤最是香tender(nen)可口。”
  听到到赵冰冰有板有眼有理有据的说得清清楚楚头头是道,我不由的有一些佩服,想不倒赵冰冰也会有这么一手绝活。kan*| lai |*今天中午我是有一顿。
  赵冰冰kan到我脸上已经没有了先前的怀疑又道:“天穷,你还是在外面等着吧!我等会儿就把这鸡汤炖好了。”
  kan*| lai |*赵冰冰是知道一点,老人家常说:“要想拴住男人的心就要抓住这男人的胃。”
  赵冰冰用抹布擦了擦手,然后整理了一↓她的香奈儿时装。然后才缓缓的说道:“天穷,离吃饭还有些时间。你先去kankan电视。”
  说话之时,我注意到她的眸光十分的明亮。赵冰冰继续gan 活开始了淘米做饭。我没有走,而是在原di kan着她。就在我注视她之时,她的明眸眨了眨,在长长的睫mao *一张一翕之间。如同振翅的蝴蝶,闪过一种动人心魄的美。
  想到这个女子的温* rou *婉约,此刻在为了我↓厨。我一↓子忘记了她的身份,我心中不由一动。
  等到这米淘好,赵冰冰却没有把淘米shui *倒掉,而是留在shui *桶之中。kan她的样子,却是在厨艺上有两把刷子。等到饭开了之后,她kan到从* gao *压锅里冒chu *的White(颜色bai )气,这才关小了电磁炉的huo *力。将饭用小huo *慢慢煨熟。赵冰冰一边煮着饭,一边开始切一些配菜。老练的在shui *龙头边洗gan 净姜,准备好了盐。kan样子她现在就要动手炖鸡汤了。
  但是赵冰冰还是没有直接的把鸡meat(英文:meat,中文:rou ,今天你吃了吗?) 就这样给放到锅里炖。而是在↓锅之前,把洗gan 净的鸡meat(英文:meat,中文:rou ,今天你吃了吗?) ,放入淘米shui *中浸泡。
  我问道:“这是为什么?”
  kan到我不解的眼光,赵冰冰一边gan 活一边解释道:“在↓锅之前用淘米shui *浸泡十五分钟。这样第一是可以除去鸡皮上的腥味,第二呢,是能够让鸡meat(英文:meat,中文:rou ,今天你吃了吗?) ,变得更加的鲜tender(nen)shuang XX大XX口,有一种特殊的嚼劲。虽然只是利用了最简单易得的食材,却可以收到不一般的效果。”
  我点点头,心悦诚服的说道:“我知道了。”
  虽然我也经常一个人吃东西,但是还是不会做得如此的好。
  接着赵冰冰把鸡、冷shui *、姜片,一起放到灶上,把电磁炉的huo *开到了最大,很快,shui *就煮到了沸腾。
  shui *一到沸腾,赵冰冰就马上把山鸡捞chu *,在冷shui *↓chong *洗gan 净。我又有些不解。问道:“这汤不要了吗”
  “这样做chong *掉是洗去鸡身上附着的一些浮沫,第二是还能使鸡汤在煮的过程之中,meat(英文:meat,中文:rou ,今天你吃了吗?) 不易烂、保持皮与meat(英文:meat,中文:rou ,今天你吃了吗?) 的完整。”赵冰冰继续解释道:“这个步骤叫做飞shui *。这样可以更好的去掉鸡meat(英文:meat,中文:rou ,今天你吃了吗?) 的生腥味,同时也是一次彻底清洁的过程,不要小kan这个步骤。只有这样做才能使成汤清亮不混浊,鲜香而无异味。”
  接↓这一步可以使说是烹饪鸡汤之中的关键中的关键——去除鸡身上的附件。只见赵冰冰先除去了这乌鸡的Red(* hong *)色内脏,肝,肫、肺、心等被她一一的wa 除放在另一个盘子里。
  我已经也炖过鸡汤,不过总是鸡meat(英文:meat,中文:rou ,今天你吃了吗?) 内脏一起炖,不太理解她为何如此做法,便好奇的问道:“这是gan 什么?”
  赵冰冰轻* rou *的说道:“这些内脏都有一些儿的异味。在煲汤时是一定要除掉的。否则会影响整个鸡汤的香醇味道。”
  我老实的听着,以前我做菜的时候,也没有追求。只是为了填饱自己的肚子,补充足够的营养。而赵冰冰竟然做得如此之细致。我kan得chu **| lai |*她是用心为了我在烹饪。接着赵冰冰开始小心的用菜刀切掉鸡爪上的趾甲。
  不等我问赵冰冰用她温* rou *的声音,缓缓的说道:“指甲之中存有大量的脏东西。”
  继而赵冰冰开始用菜刀砍去鸡的鼻子。赵冰冰又解释道:“别kan这个过程不算什么,绝大多数人,都不知道炖鸡汤,是要砍去鸡的鼻子。如果不去除gan 净的话,煲chu **| lai |*的鸡汤就会有一股儿的异味。”
  最后赵冰冰用提起菜刀,对着鸡的pi *gu *用力的砍↓。
  “这个部分可以多切除一些。虽然有些人很喜欢吃鸡pi *gu *,但是在煲鸡汤之时还是不要用的好。”
  接着赵冰冰开始煲鸡汤了。她像一个厨房里的大师傅一样,很权威的说道:“炖鸡汤一定是用冷shui *↓锅,而且shui *最好是一次加足,不要在炖到一半时随意添加shui *。这样做会让原料随shui *温的缓缓的升* gao *而充分释放营养物质和脂肪之中香味。先用大huo *炖十五分钟,然后打开盖子,在沸腾的状态↓,除去* na *些表面的浮沫,这样炖chu **| lai |*的鸡汤才会清澈,没任何杂质。除去好浮沫之后,再调整到小huo *,之后再就不要揭盖了,就这样继续炖十分钟。炖鸡汤还有一个关键是最后放盐。这放盐的时间能决定这鸡汤的口味的好坏。一些人↓锅时就放盐,有的人时半熟时放,其实他们这样都是不对的。放盐之后再转大huo *一刻钟,然后再停huo *,中途不要揭开盖子,不光味道全跑了去,而且这样的鸡汤鲜味更浓。还有一点,放盐后不要搅拌。”
  等到开饭之时,我到了的最美味的鸡汤。
  饭饱了之后,就在我想入非非之时,赵冰冰又托着茶盘,一边沏茶一边说道:“天穷!饭后喝点茶促消化。”赵冰冰小心的用拿chu *刚烧好的开shui *,认真的按照茶道的过程,chong *泡。
  虽然还是中午,但是我已经有了一种chong *动。吃了饭之后,就把赵冰冰带到了房间。
  赵冰冰靠近了我,shen chu *hands (yu shou 保养的好),放在我的后脑,接着道:“你昨天救了我,你施于我一命,我便还你一命。”说完* na *泛着shui *润光泽的Red(* hong *)唇便温* rou *的贴在了我的唇上。
  * na *Red(* hong *)唇上的灼hot(英文:hot,中文:re )温度,如兰一般的馨香。一↓点燃了我心中的huo *。赵冰冰的hands (yu shou 保养的好),不停的在我的身上游弋,她的手温nuan (温度适合让人感觉舒服)而光ruan (车欠)。如同一块nuan (温度适合让人感觉舒服)玉在我的身上###。温nuan (温度适合让人感觉舒服)的手如同liao 人的huo *焰,游弋到哪里,便在哪里燃起**的huo *苗。
  这个吻让我一↓子放弃了所有了念想。我很是很投入的享受着,这liao 人的温* rou *。赵冰冰的**2 pian*** rou *唇,拨了拨我的上唇,房间之中的ai mei (*(曰)ri 爱*(曰)ri 未*),已经是春色满园。**2 pian**唇儿微微的分开。是因为吻得太久要换气。
  一呼一xi 口及之间,我的鼻息之中,都是赵冰冰的馨香。我再也任不住了,shen chu *hands(* shuang * shou *),一把抱住了赵冰冰,**2 pian**薄唇。带着灼hot(英文:hot,中文:re )的气息,贴了上去。趁赵冰冰不备,一条滑舌穿过了赵冰冰的贝齿,###起她的丁香。赵冰冰也shen chu *了Tongue(英文:Tongue,中文:she tou )与之相触。(su)酉禾麻而令人愉悦的感觉一↓子传遍了body(* quan | shen *)。两人都觉得好像是吃了人参果一般,body(* quan | shen *)的mao *孔都无比舒坦。
  仿佛是在泡温泉,有好像在春风之中一般。两人舌吻chan (缠)mian(纟帛)之际,双双坠落在赵冰冰房间中* rou *ruan (车欠)的卧榻之上。我的熟练的解↓了赵冰冰腰间的皮带。轻* rou *的剥落了雪White(颜色bai )的外衣,放在床头的椅子上。
  这时的风忽然而起,窗帘掀起,不过我们没有管这些。我的吻落在了赵冰冰###的玉脖之上。缓缓xiang ↓(),开始轻吻她xiong 前的蝴蝶骨。
  “啊!啊。”的嘤咛之声,从赵冰冰的贝齿之中溢chu *,更让我不能自已。赵冰冰的手也灵巧的(jie kai)了我的皮带。褪去了我的外衣,一身牯牛一般的肌meat(英文:meat,中文:rou ,今天你吃了吗?) ,展现在赵冰冰的面前。
  强烈的男* xing *气息扑面而*| lai |*,让赵冰冰有些动容,她的脸上已经有些潮Red(* hong *)。当↓垂↓了眸子。
  我温* rou *的卸↓了赵冰冰身上最后的“防御。”……
  一个月后……
  政府开始拍卖缴获的王步的公司的固定资产。
  我在他的办公室里安装了许多的窃听器。我不想让这件事情被人知道。于是我再一次flower (hua )了三万块,从上海请了* na *个商业间谍。
  我对这次拍卖,不敢兴趣。因为,王步注意是☆ɡao 扌高☆black(hei )帮的生意。他的* na *些正道的生意,基本上是一个空壳。
  在房di 产上,也没有什么jin *步。我的公司的楼盘预售工作jin *展得很顺利。我和赵冰冰都赚了不少的钱。快乐的时间总是很快就渡过。年底的时候倒了,我给员工们多发了一千块的薪shui *。很快又过了半年,我的公司已经是南珠市,最大的房di 产公司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