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作者:粘叶不湿身

文字大小调整:
  第349章 我以为你……
  赵冰冰痛得咬了咬牙,然后眯上了眼,她很艰难的说:“我从小就没有母亲,是爸爸一个人把我带大。”
  “还有呢继续说。”我一边走一边用谈话减轻赵冰冰的注意力,她的注意力分散了,也就没有这么痛了。
  “后*| lai |*二十一岁* na *年我的父亲也死了。”赵冰冰说到这有些动容。
  我继续引她说话道:“他老人家怎么死的。”
  我kan不到她的表情,但是可以感到她很痛苦,她的话断断续续:“王步* na *个混蛋害的,但是我们一直没有证据。”
  “你放心我一定会,找到* na *个混蛋,替你报仇。”
  “我恐怕kan不到* na *个混蛋死的样子了。”赵冰冰的话还没有说完,雨好像又加大了。我只觉得豆大的雨滴,如同钉子一样直接的打在了我的脸上。回头一kan,雨伞掉在了di 上,赵冰冰的头搭在了我的肩膀上,她已经昏了过去。
  我两手都托着赵冰冰的body(* shen | ti *),根本腾不chu *手去捡掉在di 上的雨伞。索* xing *不去捡伞,说了一声:“冰,撑住”加快了脚步。
  我晃了晃赵冰冰的body(* shen | ti *)大声的说道:“冰,你不要睡,撑住。”赵冰冰没有会答,只是两只手无力的垂落在了我的xiong 前。
  让我的心中有了一种很凄凉的感觉。我们两人的body(* quan | shen *)都被浓密的雨点儿淋wet(英文:wet,中文:lao shi )了。我的脚感觉是也越*| lai |*越沉,呼xi 口及也越*| lai |*越粗。我到极限。我走不动了。可是每次我想停↓*| lai |*时,就在这雨中休息之时,却又不知道,哪里*| lai |*了一股强大的0力量,让我咬着牙也要坚持↓去。
  我知道自己不能停。
  雨低带着枯黄的树叶落在了赵冰冰的头发* shang * mian *,赵冰冰没有hands(*yong * shou *)拿开。过了一会儿才被风chui 口欠走。
  我背着赵冰冰咬着牙,很艰难的泥泞的道路上行走。
  “我一定要把你背chu *去。冰,撑住!你不会有事的。相信我。相信我。”我自己给自己鼓气大声的说道。
  走着了几步,泥泞的di 面实在太滑了,我一个踉跄,重重的摔到在di 上。
  在我摔到之时,我立即用我的body(* shen | ti *),垫在赵冰冰的body(* shen | ti *)body(* shen | ti *)↓。
  这一↓,赵冰冰反而是醒了过*| lai |*,她微微睁开了双眼。她body(* shen | xia *)的我,* rou *声的问我道:“你没事吧。”
  我kan到赵冰冰醒了立即忘记了摔跤的痛。我抱住赵冰冰有些发凉的body(* shen | ti *)说道:“冰,你醒了就好,醒了就好,不要再睡觉了。我以为你”
  赵冰冰忍着痛,温* rou *的说道:“阎王爷说,我还不能死。欠了一个男人的债。要还完了债,才让我死。”
  我把赵冰冰再次背肩上,顶着风雨说道:“* na *这笔债,我可是要收很* gao *的利息的。”
  我迈着沉重的步子继续向前走去。膝盖的摔破了一个大口子,在雨中渗chu *丝丝的血*| lai |*。
  雨还在↓。我一边在泥泞之中行走,一边与赵冰冰说话道:“冰,坚持住。”
  “冰,冰。”我在雨中呼唤着赵冰冰的称呼。
  但是只有雨shui *呼啦啦啦落↓的声音,没有赵冰冰的回应之声。
  我已经意识她快支撑不住了。就在这时,老天爷似乎给了我们一次机会。雨开始渐渐变小了。我加快了脚↓↓的步伐。喘着粗气,艰难的走着。我还在呼喊赵冰冰的名字,虽然是没回答,但我相信她能听见。
  雨过天晴了。太阳爬chu *了black(hei )云。草di 上布满了一颗颗的晶莹剔透的小shui *珠儿。一双满是泥的鞋子,重重的踩过这些tender(nen)草,在雨后松ruan (车欠)的泥草di 上,留↓两排深深的脚印。
  “冰,说话。”
  可是我背上* rou *美女子,依然没有回答。
  阳光穿过了sen lin(木木木很多树)里茂密的层层的叶子,斑驳的落在我们的面前,我只觉得自己也越*| lai |*越累。就在此刻我的前方chu *现了两个灰色的人影,这是两位jin *山采药的山民。这两人kan起*| lai |*都是三十岁左右的样子,他们的皮肤黝black(hei ),一* gao *一胖。他们两人kan到了,我背着赵冰冰艰难的行走着,立即就迎了上*| lai |*。
  赵冰冰静静的闭着眼,pa(足八)在我的背上,脸色如同White(颜色bai )纸,一个* gao *个的男子问道:“小伙子这位姑娘是怎么啦。”
  我kan了他们的装束,赶jin 说道:“她被眼镜snake(she 虫它)咬了。”
  “中毒了。”傍边的* na *名矮个子胖胖的山民说道:“kan样子,她中毒已经有一个小时了。这种毒* xing *很强,要是晚了会chu *人命的。”
  我kan着这两个山民,此刻的我很累了,我也不知道还有多久才能把她背chu *这个sen lin(木木木很多树),所以我焦急的说:“我想请两位老乡帮帮忙,我会付钱给你们的。”
  * na *个* gao *个山民kan着赵冰冰惨White(颜色bai )的脸庞,道:“年轻人,先别说钱,救人一命,是我们的本分。你先放↓她吧。我这里有些草药。可以解snake(she 虫它)毒。”
  我赶忙轻轻的把赵冰冰缓缓的放到di 上。
  按* gao *个的山民从Behind(shen hou)的箩筐之中。把一种叶片的形状很奇怪的草药,递给了我,然后才说道:“你把这个一半让她吃了,一半嚼烂了放她的伤口上。”
  我赶jin 接过这药草,然后连声的说:“谢谢,谢谢。”
  “不用客气。”* na *个* gao *个山民,kan着我,继续说道:“你让她吃了这些之后,可以缓解一↓毒* xing *。然后再倒城里的医院。”
  “谢谢!这些你们收↓吧”我从钱包里拿chu *了三百块人民币。
  两个淳朴的山民只是很是朴实的摇着手,然后很简单的说:“不要钱。”村中之人,民风淳朴。都守望相助。我当↓有些感动。
  只觉得这都市之中,却是比较混作。不仅是受到污染的空气,更是受到了污染的民风。在城市之中,如果遇到这样的情况,说不定的士司机还要多收一百块钱。
  我更要感谢他们,把三百块钱,*ying *生生的塞到了他们的手中。当我把这药草放到赵冰冰的唇边,原*| lai |*的jiao (女乔)tender(nen)Red(* hong *)唇已经变得仓White(颜色bai ),没有了一点血色,她长长的睫mao *上沾着细小的shui *珠。我kan得是十分揪心,大声的呼喊说道:“冰,醒醒。”
  可是赵冰冰没有任何的反应。我连忙把这药草放到嘴里,入口又苦又涩,咬着牙嚼烂,然后顾上围观,就嘴对嘴的喂赵冰冰吃了↓去。然后再附上了一半在她脚踝上的伤口。
  过了一会儿,药草到了她的胃里,她咳了咳。
  我kan得赵冰冰缓缓的挣开了双眼,灵动的眼睫mao *如同蝴蝶翅膀一样的眨了眨。然后* gao *兴的说道:“冰,你终于醒了。”接着我jin jin 的把赵冰冰的脑袋抱在自己的怀中。
  kan着我们两个小青年,又亲又抱的,这两个淳朴的山民又是憨直一笑。感慨了一句道:“现在的小青年啊……”
  我笑着说:“谢谢,谢谢。”
  “不用谢了,要是见死不救,我们还算是人吗?”这一* gao *一胖两个山民带着憨直的微笑,继续上山采药去了。离开了我们。
  *| lai |*倒了乡镇上,给赵冰冰的手↓打了一个电话。我就在镇上给赵冰冰换了一身的衣服。给她buy(中文:gou mai)了一瓶绿茶。
  当初我好像已经记得茶经上说过,神农氏(曰)ri 常百草,饮茶解之的记载。我也知道不肯能就这样解去她身上的毒伤,但起码她这样不口渴。喝了一口绿茶,赵冰冰多了一分精神。我们*| lai |*到了乡村的医院,果然她们没有治疗这种snake(she 虫它)毒的血清。只是安排我们休息,面对血流得太快。
  好在过了一会儿,我们的司机就*| lai |*了,把我们接去了南珠市第一人民医院。送到了急救室。由于我认chu *了* na *是一条眼镜snake(she 虫它),所有医生很快的对症↓药。给赵冰冰注she 了抗毒血清。
  当天赵冰冰的脸上恢复了血色。我就在她的身边受了一夜。第二天,赵冰冰一睁开眼睛就kan到我睡在她的身边。她还是有些感动**我的头发。我被她温* rou *的触*惊醒。睁开了眼睛。四目相对,都有种难以言语的感觉。
  赵冰冰道:“我没事了我们chu *院吧。”
  “医生让你,留院观察几天。乖听医生的话。”我温* rou *的说道。
  赵冰冰kan了kan我道:“我真的没有事了。”
  “你要是没事了我就回公司了。”我试探着说。
  “混蛋,我重要,还是你的公司重要。”赵冰冰撒jiao (女乔)的嗔怒道。
  “当然是我的公司重要了。”我故意气她说道。
  “秦天穷,你这大混蛋。”她把头撇到一边,不理我。
  我笑了笑,道:“baby(bao bei ),你不是说没有事了吗?你有事时候,你最重要,你没有事的时候,我的公司才重要。”我这样一说,赵冰冰的脸上立即破涕为笑。
  “讨厌!body(* quan | shen *)上↓这张嘴最坏了。你说你骗了多少女孩子。”赵冰冰开始质问我了。
  我也不打算冒充光荣的Male virgin(*chu | nan*)哥哥。
  一边坏笑,一边数指头道:“一二三四五,数不过*| lai |*啊。”
  粉拳开始打在我的身上。盯着我的眼眸里充满了一团huo *,赵冰冰jiao (女乔)* rou *的说道:“我今天就要回去我的雨雾山庄。你要抱着我会去。否则我一被子都不理你了。”
  “你这女人没良心。我昨天可是很辛苦的才把从原始sen lin(木木木很多树)里,你背chu **| lai |*。”我撇了撇嘴,然后说。
  “所有我才要让你今天好好的休息一天。哪也不要去,就在房间里好好的休息,你昨天照顾了我一天,我也想好好的照顾你一天。”赵冰冰的脸上泛起了一丝的温* rou *,轻轻的说到,这样的温* rou *,让我无法拒绝。
  kan样子今天的晚上,我会有一个很香艳的夜。
  说不定在White(颜色bai )天就……
  很快我们就结了住院费。回到了雨雾山庄。
  一道了云雾山庄我便,躺了↓,在我朦朦胧胧要睡↓的时候。听到了赵冰冰要人buy(中文:gou mai)了一只。
  并且吩咐↓人,说她要自己↓厨。我有些感动,这个女人竟然要亲自给我煲汤jin *补。
  等我醒*| lai |*了。洗漱之后,我*| lai |*到了厨房。只见赵冰冰在电磁炉上用一平di 锅在烧hot(英文:hot,中文:re )shui *。鸡meat(英文:meat,中文:rou ,今天你吃了吗?) 已经是经过了宰杀,但是还有些细mao *。赵冰冰正认认真真的在剔除这些细mao *。
  我kan了kan这只鸡,从这只鸡的大小*| lai |*kan,我知道这还是只上好的童子鸡。而且这只鸡的皮肤都是black(hei )的,是乌鸡。这还是一只没有与母鸡配过种的小公鸡。这种小公###meat(英文:meat,中文:rou ,今天你吃了吗?) 最是鲜tender(nen)可口而且大补,是用*| lai |*做上好得鸡汤最好食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