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作者:粘叶不湿身

文字大小调整:
  第348章 不测
  播音员继续读道:“这次缴获的毒品可卡因总共是二百五十千克是我市破获的最大的一起贩毒案件。我警方当即击毙歹徒十名。贼首潜逃。缴获了毒资五百万……”
  这个消息很是振奋人心。于公这一次,是为了南珠市除了一害,于si 禾厶我是少了一个竞争对手和宿敌。但是还是有一个很不好的消息,贼首潜逃。这就意味这我还有很大的威胁。这个王步,也是一个狠角色。我相信他一定不会,如此轻易的就于放过我。
  我的眼中闪过了一丝的忧郁,赵冰冰kanchu *了,我的犹豫道:“天穷,你担心什么?”
  我低喃道:“* na *还有问吗,当然是王步的报仇了。”
  赵冰冰冷冷的说道:“你还怕什么。他现在什么实力都没有了。就如同一只过街的老鼠。”我没有回答,这时电视上的新闻已经结束,接着开始了天气预报。我无心理会天气,关了电视,然后靠在了赵冰冰的身上,轻声的说道:“我们睡吧。”
  第二天早上醒*| lai |*,我们去南珠市最大的酒楼,天池楼去喝早茶。这里的装修极为的奢华。赵冰冰挽住我的手,缓缓的走jin *了酒楼的餐厅。
  一位侍者,很礼貌的请我们落座。送上了菜单。
  我把菜单递给了赵冰冰,让她点菜。她点了我喜欢吃的烧卖和小龙虾,点的茶是我喜欢的龙井。
  我轻轻的说道:“我们再要一笼凤爪,一笼nai (*&女乃*&)黄包。”这两样是赵冰冰她喜欢吃的。
  她的唇上微微的一笑。kan*| lai |*是很喜欢我把她的喜好放在心上。
  只从和我在一起之后,她变得有了很大的变化,就连她的手↓,都si 禾厶↓说她变得有了女人味。我对此还是很满意的。
  “我好久没有chu *去玩了。明天我的徒步qq群里,有活动。我们chu *去徒步吧。”赵冰冰缓缓的说道。
  我点了点头,对于户外运动,我还是很喜欢的。chu *去活动一↓,放松身心还是很* gao *兴的。没有想到这一次徒步差点要了赵冰冰的命。这天我们按照约定*| lai |*到了集合的di 点,没有开车。
  第二天我们首先*| lai |*到了在长途汽车站与驴友们会合。等时间到了早上八点半。驴友的领队便领着大家上了去郊外的长途公共汽车。我们了上车之后,我们选择了一个靠前的双排得位置我把靠窗的位置留给了赵冰冰。
  长途公共汽车在开到郊区后,又大概又过了四五分钟左右,汽车便转入了县城与乡镇之间的**乡村公路路,我们也享受了一把村村通通路的便利。
  这一路上开始呈现chu *旖旎俊秀的自然山shui *,如同一付移动的山shui *画,连绵起伏的sen lin(木木木很多树)和大山,一座练着一座,树林极为茂盛,人迹罕至的样子。如同等候我们的光临他们就横亘在我们一行人的眼前。
  幽幽绿绿的山峰,到视线的尽头与蓝天White(颜色bai )云自然的融合连在了一起。
  这里也没有了城市的吵杂,没有纷扰的人际关系。没有*| lai |**| lai |*往往的车流。
  只有一辆小巴车在狭窄的山间小路上缓缓的行驶。虽然它有些不受安全条例,一路上是招手就停。
  但是并没有影响我们的兴趣。
  傍边的田野,屋舍宁静而和谐。不时chu *现的小桥流shui *。更让人期待这次徒步过程中kan到的美景。
  又开了大概四十分钟,小巴车在一片林荫↓停了↓*| lai |*。
  这时领队的清亮的声音响起,通知我们说道:“各位驴友,我们在这里↓车,接↓*| lai |*就是我们这一次要徒步完成的行程了。等会儿!我会带大家穿越这一片原始sen lin(木木木很多树)。请大家跟jin 我,这样会比较安全。”
  ↓了车,领队快速专业的清点了一↓人数。她没有hands(*yong * shou *)指指人。这在旅游从业者中是有规范的。都是五指并拢。hands(*yong * shou *)指人是不礼貌的。
  确定所有的人都↓了车,领队便深xi 口及了一口气,开始了徒步穿越。
  我们的眼前是一片茂密的原始sen lin(木木木很多树)。真正的带着野* xing *的* na *种原始sen lin(木木木很多树)。我们一jin *去,可以听到许多的bird(niao )叫,虫鸣。
  kan到很多古树藤萝。有的藤萝挡在了我们的面前。但是这也给我们增加了一些徒步的乐趣,没有把它当成是障碍,反而有人在他们的面前合影留恋。
  我们一行人踏着山民jin *山砍柴的小路向这山顶走去。我一直走在赵冰冰的前面,不时的回头,kankan赵冰冰。
  这一路林深树* gao *,我们是盘坡绕藤,两边都是一些我和赵冰冰见过,但是却又不知道名字的植物。
  我们一路上沿着小溪的shui *流向西方前jin *,越*| lai |*越深入jin *入了这一片人迹罕至的原始sen lin(木木木很多树)之中。慢慢的,我们这一行人对大自然的亲切感开始消退了,脚↓得步伐开始也跟着减缓,呼xi 口及也变得也粗重了起*| lai |*。
  一个年级在四十岁的驴友停了↓*| lai |*,擦了擦脸上的汗,气喘吁吁di 大声说:“我……我需要休息!咱们等会再赶路把”
  领队连忙kan了kan大家,我和赵冰冰都不太累,其他人也感到了有一些的疲惫。领队kan了kan时间然后说道:“大家都原di 休息吧。”
  “先喝点shui *吧,”我说:“给。”我拧开了shui *壶的盖子,把shui *壶想赵冰冰递过去。
  赵冰冰一边喝shui *,一边kan着小路边的清澈的小溪。驴友们已经有人想到了放松脚部肌meat(英文:meat,中文:rou ,今天你吃了吗?) 的办法。他们tuo *了鞋子和袜子,光着脚丫踩着河边的鹅卵石,在河边泡起了脚*| lai |*。
  我和赵冰冰也走到了到溪边。
  两人坐在河边轻松di 泡脚,让河shui *释放肌meat(英文:meat,中文:rou ,今天你吃了吗?) 中的酸痛,清冷的河shui *带走了脚步的酸zhang (**月长**)。同时给大脑带*| lai |*一种莫名的轻松。我们一边打量着四边沉默无声一排接一排的* gao *大的树木,一边享受着这样的宁静。
  领队再一次kan了kan她的专业腕表,已经是快到中午十二点了。
  她拿起了挂在xiong 前的哨子,chui 口欠起了一声长哨,等大家都把目光注视过了,领队便宣布道:“各位驴友,现在道了饭点的时间了。现在开始吃饭。”
  这些驴友也都饿了,有的都听到肚子里咕咕作响。一听到现在可以开饭了,便立即开动了起*| lai |*。
  有的捡柴,有的生huo *。有的则使用固体酒精炉。
  我们用的是固体酒精炉。赵冰冰大早就在超市buy(中文:gou mai)了很多的食物。其中有一只鸡,我们准备用这的shui *做泉shui *鸡。
  吃过了中饭我们继续上路。
  我们发现这条线路比我们想象之中的远多了,走了一个小时之后。大家都有些累了。
  我kan到赵冰冰的脸上都有了一些疲倦。但是di 形依旧持续的上升,我们的眼前都是向上的山路,di 表的岩石也越*| lai |*越多。
  随着我们的前jin *,四周的光线越*| lai |*越亮,* gao *大的树木已经少了很多,我们的头顶是烈(曰)ri 阳光。
  很快的我们就发现了我们的前方是chu *现了一堵如浮躁刀劈一样石壁。* na *应该是某座山丘的一部分她向这远方山脉的不停的延shen ,石壁之上只有点点绿色,太阳正照在这堵岩壁上。
  就在我们欣赏这断壁的险峻之时风变了,我缓缓的说:“这里好凉快啊。”
  “可能要↓雨,”领队抬头kan了kan天上的black(hei )云说:“我们现在赶jin 去找个di 方避避雨。”
  而此时的赵冰冰的脚踝突然被什么东西叮了一↓。穿*| lai |*了一阵疼痛。
  突然听到“啊”的叫了一声,我连忙kan去,不好,赵冰冰的身边竟然是一条black(hei )色的眼镜snake(she 虫它)。我是倒xi 口及了一口凉气。拿起了开山刀,一把飞chu *,锋利的刀刃一↓子切断了snake(she 虫它)的脖子。
  我kanchu *赵冰冰表情有些不自然,头上冒chu *了冷汗,我走过去拉住了她White(颜色bai )皙的皓腕说道:“冰,你撑着点。”
  赵冰冰强打起精神点了点道:“嗯。”
  我连忙俯**,开始用嘴巴给她xi 口及毒。用力的xi 口及允。她的伤在脚踝。我附身的时候,赵冰冰很激动。
  我继续用力的xi 口及允。把毒吐在了旁边。然后继续的xi 口及。直到血液都变成了Red(* hong *)色。
  领队过*| lai |*一kan赵冰冰苍White(颜色bai )的脸上,然后焦急的说道:“不好,还是中毒了。”
  我很jin 张赵冰冰的病情,kan了kan领导的眼眸,焦急的问道:“现在怎么怎么办?”
  领导想了想,很权威的说道:“得马上送她去医院,给她注she 血清。”
  我继续道:“我们怎么办?”
  领队很有经验,按照以往的惯例,她果断的决定道道:“chu *了意外,我们立即中止这一次徒步的行程。原路返回。”
  就在这时,雨↓了起*| lai |*。哗哗的大雨落在了众人的身上。大家连忙躲雨。
  我kan着赵冰冰脸上的表情很是痛苦。虽然我很flower(flower (hua )),但是我对每个女人都很不错,当即我↓了决心说道:“领队,你带他们躲雨。我先带我女朋友按原路返回。我一定要把她带去大医院。”
  “现在要↓雨了,小心路滑。”领对说道。
  我把赵冰冰温* rou *的背在背上,她的xiong 口再一次贴着我的后背,曾经我很享受这种旖旎妖娆的感觉。但是当领队把雨伞交给了赵冰冰,她几乎连拿伞的力气都没有了。
  我开始有些后怕,害怕失去了赵冰冰。
  我立刻迈开大步,背着赵冰冰在树林间艰难的行走。虽然我用些内力,但是我们走到这里可是整整走了四个小时。也就是说走chu *去,大概要flower (hua )的时间也是四个小时。
  雨哗哗的↓了起*| lai |*。
  一↓子朦胧了* na *些驴友的视线。很快的我和赵冰冰的身影就消失在了大家的注视之中。
  “我,我的脚好痛,啊。”赵冰冰用微弱的声音咬着牙说道。
  她拿着伞的手,我可以清晰的感觉越*| lai |*越没有了力量。被毒snake(she 虫它)咬到是很危险的,随时都会致命。而且死之前会产生极大的痛苦。我连忙安慰道:“坚持住,冰。就三个多小时路程!很快的,你在我的背上休息一↓,过会儿你就会没事的!”
  雨开始变大,雨点在树叶上哗哗作响,雨滴经过多层树叶的过滤终于落了↓*| lai |*。
  赵冰冰扶在我的肩膀上,将她的整个body(* shen | ti *)都靠在了我的身上。她xiang ↓()kan着我的鞋子,在稀拉拉的泥路之间交错。
  我的鞋子都浸满了泥shui *。但是我依旧是深一脚浅一脚的坚持着向前走着。
  我一边走一边和赵冰冰说话,确定她的情况,道:“冰,你给我说↓,你小时候的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