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作者:粘叶不湿身

文字大小调整:
  第347章 魂不守舍
  我正在得意之时。
  “老总?”慕容小姐姗姗的笑了起*| lai |*,然后滚滚hou long:“* na *你一定富二代或者官二代吧。”
  “我才不是什么富二代官二代还有军二代的,”我淡淡的说道:“我就是一个普通的人。”
  慕容小姐的眼珠子从左边赚到了右边,用狐疑的口气问我道:“哦,对不起,我还是要问问,* na *您的钱是……。”
  “哦,这个没什么的,这些钱都是我自己赚的呀,再说了现在有个两百万也不算多啊。”我从容的淡淡的理所当然的说道:“你放心吧,我buy(中文:gou mai)房的钱,绝对*| lai |*路光明正大,不是什么black(hei )钱。”
  我自己也是一个房di 产公司的老板,知道现在有人利用房产洗black(hei )钱。
  慕容小姐没有了顾虑,“咯咯”的笑了起*| lai |*,她的声音很清丽,如同黄鹂bird(niao )儿唱歌一样。妖娆的声音就好象有一只* rou ** rou *的爪子在我的心尖上轻轻的挠抓一般着。
  我刚刚引诱了王步上当,心中正有种阴谋得逞的快乐,此刻是kan什么都特别的顺眼。
  轻轻的问了一句:“你再笑什么啊?”
  “没什么,没什么,”慕容小姐亲亲的回道,她把一只雪White(颜色bai )###的hands (yu shou 保养的好)轻轻的搭在了我的肩榜之上,小手一放上去,似乎感觉到我微微jin 张,她温* rou *的笑着说:“我再想我的称呼错了,不该叫秦先生,而应该称呼您一声秦总。”
  “呵呵,”我轻轻的笑,然后平和的说道:“我也不习惯别人叫我先生或者老总,我叫秦天穷,你叫我名字就可以了。”
  “秦天穷?”慕容小姐用一种特别的似笑非笑的眼神瞟了我一眼,
  这一眼和赵冰冰kan我时候的ai mei (*(曰)ri 爱*(曰)ri 未*)的眼神居然有八分相似。带着几分的妩mei(女眉),带着几分的妖娆。带着几分的you huo 。
  * na *是一种女* xing *独有的成熟的韵味。这种ai mei (*(曰)ri 爱*(曰)ri 未*)的眼神是酒吧* na *个眉飞色舞的场合经常有的。我的心微微跳了跳,觉得又被电到的感觉。再kan了kan着慕容小姐,她还真的有几分姿色。
  只见慕容小姐hands(*yong * shou *)kan起*| lai |*很随意的轻轻掠了掠飘逸的black(hei )色长发,一股淡淡如同幽兰一般的香气就散发chu **| lai |*,飘到了我的鼻xi 口及之中:“我叫慕容瑞,你也可以直接叫我的名字。”
  ###自有###的风情和味道,若是单单的论xi 口及引男人的mei (鬼末)力,她们绝对会比* na *些青涩纯洁女生要强上很多倍。
  就只刚才* na *几个简单的但是liao 人的动作,和* na *几句简单的但是用ai mei (*(曰)ri 爱*(曰)ri 未*)的语气说chu *的话语,已经弄得一般的男人魂不守舍了。
  当然我不会,我的定力比一般的男人强太多,这与我有多个女人有直接的关系。我现在想得却是她为什么要用* na *种* tiao dou *的眼神kan我?她还如此ai mei (*(曰)ri 爱*(曰)ri 未*)的把手放到了我肩膀上?莫非……莫非……以前也听说过售楼小姐工作压力大,为了卖房,不惜卖身,buy(中文:gou mai)一送一。”我胡思乱想着,但是我还没有真正的经历过这事,所以觉得有些发虚,微微的有些发呆。
  “你在想什么呢?”慕容瑞用一根White(颜色bai )玉一般的手指在我额头上一点,嗔道:“你是不愿意叫我的名字吗?”
  “没有,小姐……不,慕容瑞,我们还是去kan写字楼吧。”我尽量镇定的说道。
  慕容瑞用带着一些,幽怨的眼神,kan了我一眼之后,走到了我前边,继续给我带路。
  这个眼神让我又忍不住的胡思乱想了一会儿。
  我跟着在慕容瑞的Behind(shen hou),目光是自然而然的落在了她妖娆的身上,慕容瑞的身材非常木奉(bang),如同魔鬼一般的身材,整个曲线浑然天成。
  此刻她穿着合体的职业套装走起路*| lai |*,纤纤细腰顺着她的步伐交错款款摆动,正如痛风中杨柳,带着一种对男人独有的xi 口及引的韵律,说不chu *的好kan,我的眼睛qing bu zi jin 的落在了她**的###的buttlocks(butt是其缩写,pi gu )部和* na *不堪一握的芊芊细腰,悄悄吞了口唾沫,只觉得心huo *开始烧了起*| lai |*。
  忽然听到”哎哟”一声,慕容端已经摔倒倒在了di 上,我吃了一惊,连忙上前焦急的问:“慕容瑞,你怎么了?”
  “我的脚扭了……”慕容瑞微微皱起秀气的眉mao *,然后低声的说道:“好疼啊,kan*| lai |*我是走不了路了。”
  这时我们两人的脸近在咫尺,* na *吐气如兰的气息,全都扑在了我的鼻息之中,让我qing bu zi jin 的用力xi 口及了一口,当↓只觉得自己心中的心huo *又旺盛了几分。
  “我kankan,”我俯**去,hands(*yong * shou *)轻轻握住她的脚。
  我轻轻的拿起了她的脚,然后仔细的kan着慕容瑞受伤的脚踝,rou了rou,然后kan着慕容瑞的惹人怜惜的表情,想了想之后,还是站起轻轻搀扶起慕容瑞,然后打了一辆车开到了对面的思维大厦。
  一路上,慕容瑞都依偎在我的身边,随着车子的起步,慕容瑞xiong 前的曲线也都节奏的起伏,jiao (女乔)躯也在有节奏di 摇晃。
  我只用一只手楼扶住她的body(* shen | ti *),慕容瑞借此把整个身子完全浸没在了我怀里,慕容瑞身子* na *样ruan (车欠)玉温香,有男人无法拒绝的you huo 。我现在只感觉到这个女人身上发chu *若有若无的体香味正不停di liao 拨着我的呼xi 口及,使劲的往我的鼻子里钻……
  一到达思维大厦,我就被这里的环境xi 口及引了,很喜欢这里的环境。四周都是大量的绿树所环抱,草di 很平整,空气清新鲜醇、夹杂林间的土di 芬芳,随着nuan (温度适合让人感觉舒服)风缓缓的送*| lai |*,沁人心脾,让我觉得很舒坦。
  我们↓了车,我问慕容瑞道:“你的脚怎么样了。要不我自己上去kankan吧。”
  慕容瑞道:“我没有事,应该可以坚持上楼。”
  我笑了笑道:“慕容瑞,其实你不避这样,我是真的打算buy(中文:gou mai)↓一层楼当我公司扩张的办公室。所以……”
  慕容瑞有些难堪,她没有想到自己的小动作都已经被我kan了chu *。
  我继续道:“你们售楼小姐的工作压力很大吧?”
  她点了点头,道:“我*| lai |*了半年了,都没有业绩,我要是在失败,就要被炒鱿鱼了。在南珠市,要是没有了工作,会很惨的。”
  我没有继续与她说话,而是笑了笑,kan了kan这思维大厦道:“我很喜欢这里的环境,我决定buy(中文:gou mai)了。”
  她有些惊讶道:“您不先kankan楼盘了。”
  我笑道:“你的脚有伤我不想让你这样陪着我上去,你只要和我说一句话,这个楼盘是不适合我开公司。而且是房di 产公司。”
  慕容瑞有些发傻了,楞了楞之后才点头道:“很适合。就是* gao *了点四十九层。”
  四九就是世世代代久久远远的意思。我很喜欢。
  我轻轻的一笑,温* rou *的说道:“好吧,我要了。”
  “我还是带你上去吧!刚才我是由于工作压力大,所以才使用了这些小flower (hua )招。你是我的第一个客户,我不想到时你flower (hua )了这么多的钱buy(中文:gou mai)了房子之后,后悔,这样我会良心上过去的。”
  我轻轻的说道“你的脚?”
  她摇了摇头,然后说“我的脚没事。”
  “好,我们上去,你可要给我介绍清楚哦。”我温* rou *的说道
  慕容瑞点了点头。我的香艳buy(中文:gou mai)房之旅结束了,取而代之的是专业的介绍。我决定在这方面我更喜欢,现在这个侃侃而谈的慕容瑞。她介绍得很详细。很符合我的功用。当即我便决定buy(中文:gou mai)↓这层楼盘,虽然比先前多了五十万,但是我决得这很值得。
  购buy(中文:gou mai)了房子之后,我把这个香艳的过程告诉了赵冰冰,她有些吃醋,这让我也很满意,当天晚上我又和她###了一回。
  第二天,我就派了人去打听王步公司请装修队的事情。当然这些都是通过我的手机直接在外面联系的。到了晚上回*| lai |*之时我已经有了他们的消息。
  结果我flower (hua )三万块钱,从上海请*| lai |*了一个商业间谍。帮我安装好了所有的窃听设备。
  这些设备就放在我新buy(中文:gou mai)的办公室里的一个隔间。
  我没有把原*| lai |*的办公室退掉。而是打算两边都办公。让* na *个王步的卧底继续留在老办公室* na *边。
  经过我精心的布局,很快就有了效果。
  我收到了很多关于王步公司的商业秘密,更掌握了他一些见不得光东西。利用这些资讯我在生意投标只时,都是比他的公司多了一点点。让我总是赢得投标的胜利。
  他的房di 产公司,已经半年没有投得一块di 了。不过这在房di 产业也不算什么。
  对于王步*| lai |*说,房di 产不过是他用*| lai |*洗钱的工具。他与black(hei )道和White(颜色bai )道的生意都有密切的*| lai |*往。我虽然有赵冰冰这个后盾,但是还是要特别的小心。
  终于我在一次窃听之中,掌握了他与南珠市某位领导,si 禾厶↓交易的时间和di 点。
  我心中暗喜。很快这次会谈的音频文件,在我的安排之↓,由一个中年男人送到了反贪局。
  不久我在报纸上kan到了* na *位领导jin *宫的消息。
  我心中暗喜,在中国black(hei )社会的势力再大,也大步过政府。王步少了White(颜色bai )道的支持,* na *么他后面的black(hei )色势力,也就很容易对付了。
  不过我没有想借助赵冰冰的势力去彻底的打垮王步,因为我觉得我给政府交了不少的所得税,他们有义务为我处理这件事情。
  这天我打开了电脑,带上了耳机。耳机之中,又传*| lai |*了有价值的信息。
  “大哥,这一次我们从缅甸带了五十斤的原料。带到南珠市,你把他卖掉,可值上五百多万。”
  “这件事要特别小心,过了镜就打电话给我。到时我们在交易。”
  什么东西要从缅甸jin *,他没有kan玉器店。只有一种可能是毒品。每个公民都有为警察提供线索的义务。我觉得履行一次,公民的义务,当然这主要是因为毒品太可恶了,而* na *个王步,更加可恶。我开始更加认真的窃听王步的所有的消息。
  三天之后。我听到了我想知道的消息,然后很快警方也就知道了这个消息。这天我正在赵冰冰的房间里,她温* rou *的给了我一杯牛nai (*&女乃*&),我正要喝了牛nai (*&女乃*&)之后上床睡觉,这时电视里传*| lai |*了南珠电视台的新闻。
  电视中播音员,朗声说道:“最近我南珠市警方,在市郊破获了一桩贩毒大案。
  我听到这个消息当即展颜一笑。赵冰冰温* rou *的躺在了我的身边。也kan起了电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