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作者:粘叶不湿身

文字大小调整:
  第345章 因为你是我男人
  这一刻,我觉得有一些浑身不自在起*| lai |*,*| lai |*不及与经理寒暄,我就急忙的拉着赵冰冰快步走到吧台。
  点了两瓶轩尼诗。
  赵冰冰缓缓的将自己的酒杯倒满,然后chong *我温* rou *一笑说道:“天穷,我先敬你一杯!你……这些天辛苦了。”说完,她便抬起了酒杯,优雅的di 将一杯酒缓缓的喝了↓去。
  我感觉到有一些儿不对,因为平时的赵冰冰对于酒总是浅尝则止,而今天却是如同完全变了一个人似的。
  想了想之后,我若有所悟。我劝道:“冰,别喝得* na *么的凶,我这两天事情忙,是我不好,以后我再忙,也抽空*| lai |*kan你。”
  赵冰冰继续倒酒。我挡住了酒瓶口,温* rou *的说道:“今天晚上是*| lai |*开心的,又不是*| lai |*比酒量的。”
  “你别管我。”
  我索* xing *也端起酒杯,kan着赵冰冰倔强而委屈的眼眸说道:“*| lai |*,冰,碰一杯。”
  碰杯之后,我们各自小喝了一口
  “为什么不接受我的帮助?”赵冰冰借着酒劲说道。
  我喝了一口酒,然后才缓缓的说道:“我是一个男人,怎么能拿你这么多的钱。”
  “可你是我的男人,你要开公司,却是向银行贷款。我有的是钱。你开个口,我直接给你。”赵冰冰Red(* hong *)着面颊说道
  我定了定神,赵冰冰这个女人可以说是,天↓男人都想娶回家的女人。人长得漂亮,又有钱,而且对人好起*| lai |*就狠不得要把心wa (dug:用工具或手从物体的表面向里掘取)chu **| lai |*给* na *人一样。但是我却有自己的想法。她是* na *种占有yu (谷欠)很强的女人。她想完全的得到我。而我却是享受,* na *种男女平等的关系。
  我不能因为自己要成功要赚钱,而成为她包养的一个、一个男宠、或者说事一个牛郎。
  我低声道:“冰,我喜欢你想得到你的心,所以我才要用银行的贷款开公司。我不要你当我的老板。我们之间的关系是平等的。”
  赵冰冰眼眸之中都快要留chu *了眼泪道:“我们之间还不平等吗!你*| lai |*kan我的时候,我从*| lai |*不带保镖。我什么时候用命令的口气和你说过话……”
  “不还不够。我要的是真正的平等,而不是你施舍的平等。”我轻声的说道。
  在这个现实的世界,如果一个女人想得你而施舍的平等,不是真的平等。只有当我真正的成功了* na *样的平等,才是真的平等。
  接着道:“冰,愿意当我的合作伙伴吗?”
  赵冰冰kan了kan我。
  我继续说道:“现在是房di 产最huo *爆的时候。这个时候,jin *入南珠市的di 产界,会大用前途。”
  赵冰冰再一次的kan了kan我,然后道:“我们其实很早就想jin *入这个行业。你说↓去。”
  “我的公司还想找一个合作伙伴。用了你们的加入,我们想我会很快的在南珠市,有所作为的。”
  赵冰冰喝了一口酒然后问道“要多少钱。”
  “我向银行带了两百六十万的款,你要是入股就入两百四十万。”我轻声的说着。
  “你真是大男人主义。你是要当公司的大老板。占股百分之五十六。你说了算是吗。”赵冰冰直接的问道。
  我确实是这个想法,不想当一个靠女人吃饭的ruan (车欠)蛋。没有说话,表示了默认。
  赵冰冰自己倒满了一杯酒,喝↓了一杯,到在了我的怀里,道:“你当大老板好了。其实我才不想管这些,我就想找个男人,接过我手中的这一摊子。你要是愿意,整个社团你可以当老大。”
  说完了这个,她倒在了怀里。这几年对她*| lai |*说,很痛苦。她把自己包裹在一个女强人的外衣之↓。而其实她的内心,很* rou *弱。
  我将赵冰冰扶chu *酒吧,上了车。轻轻的把她放在了后排。没有了伪装的她,kan起*| lai |*,和其他的女人也没有什么不同。
  回到赵冰冰雨雾山庄后,赵冰冰早就已经睡得云里雾里了,我叫她道:“冰,到家了上楼了。”
  赵冰冰醉眼蒙蒙的kan了kan我,接着如同小猫挠人一般的撒jiao (女乔)道:“抱我上去。你不是说叫你一声情郎,你就抱我的吗?天穷,我的男人。抱我。”
  没有办法,我可以拒绝她的强势命令,却我无法拒绝她的妩mei(女眉)的祈求。
  苦力活又*| lai |*了,我抱起她小心的爬上四楼,醉了酒的人,总是有些晃动,又不好支住,而且赵冰冰又的女儿之身,虽然我有些内力,但是我把她抱上三楼时,已是满头大汗,气喘如牛。可是她的房间在五楼。
  gan 嘛住这么* gao *嘛,要是二楼多好啊!
  于是我把她放了↓*| lai |*,改成了背。她jiao (女乔)* rou *的body(* shen | ti *),才贴在了我的后背。(su)酉禾麻的感觉便袭向了我的感官。我心想:“这小妮子的xiong 部又大了,而且很有弹* xing *了嘛,比三天前背她的时候好像大了!kan*| lai |*上这几天太想我,或者是上一次xiong 部* rou *过了我的后背,刺激得第二次发育了。”
  一边yy一边上楼。果然yy给我带*| lai |*了无穷的力量。我从赵冰冰的ku 子口袋中取chu *钥匙将门打开,jin *去后将她放在的了她的大chuang shang 。我已经chu *了一身的汗。不过我还是想先照顾好赵冰冰。
  我走入她的###间,打开精致的玻璃制成的shui *笼头。shui *哗哗的流chu *将mao *巾打wet(英文:wet,中文:lao shi ),我用力的拧了一↓shui *,轻声轻脚的走到她身前,温* rou *的打开了mao *巾,轻轻的帮她擦擦脸。
  没想到赵冰冰这时,突然shen chu *hands(* shuang * shou *)使劲di 抱住了我的脖子,睁开双眼,泛着Red(* hong *)晕的脸上带着一种酒后才有的勇敢,大声的说道:“天穷,我爱你。”
  “冰,我也爱你。你醒了,现在感觉好些了吗?”我温* rou *di kan着她美丽的脸庞轻声的说道。
  “天穷,我现在要你爱我好吗?”赵冰冰的气息有些不稳,面色潮Red(* hong *)。房间里洋溢这她迷人的体香。我kan着她jiao (女乔)羞的表情,让我的**被点燃起*| lai |*。
  “恩。”我等点点头轻声的温* rou *的回答道,* na *是一种积储已久的Yearn(*ke wang*),让我变得有了想征服她的**,我无法自抑无法拒绝。
  赵冰冰便扑jin *我jin *怀里,我是感觉ruan (车欠)玉温香。我捧起她* na *一张迷人的清丽脸旁,认真di 端详着,欣赏着。
  由于喝了酒,这时的赵冰冰,脸上泛Red(* hong *),浑身发烫,眼眸迷离,四肢松ruan (车欠),早就已经忘记了她现在自己身在何处,只是温* rou *的如同一只小猫一样,闭着眼睛,全心全意的接纳我的安** fu **。
  “别急,我先去洗个澡。然后……好吗,天穷?”赵冰冰说完,轻轻的推开了我,走jin *了卫生间。
  很快,卫生间里面传chu *哗哗的shui *流之声,这对我*| lai |*说是一种极度的you huo 。在赵冰冰沐浴时,我已经忍不住三番四次的走近卫生间的门,狠不得就这样chong *jin *卫生间,然后*| lai |*个yuan ** yang(中国著名的观赏鸟类,被kan成爱情的象征)戏shui *。
  当赵冰冰在卫生间裹着浴袍di 妖娆诱人的走chu **| lai |*时,带*| lai |*了一阵沐浴露的清新的芬芳,还夹杂着女人与生俱*| lai |*的幽幽的体香,这两种香味巧妙的混合在一起,在她漂亮的闺房之中袅袅的弥漫着,四处充满了迷人的you huo 。让我意识到今天晚上肯定有事情要发生。
  “啊,真美。”我用惊叹的语气赞美赵冰冰着,我就像在欣赏一件精美绝伦的艺术珍品一样欣赏赵冰冰。
  她的皮肤在ai mei (*(曰)ri 爱*(曰)ri 未*)的灯光↓,有种特别的光泽,仿佛是透明的一般。
  听到了由衷的我的赞美,赵冰冰对我的回答是笑得更加的灿烂了。古人说的* na *种浅笑春山,就是* na *种笑吧,她扭着腰肢,袅袅娜娜,婀婀娜娜di 迈着细碎的步伐,向我走*| lai |*。
  此刻无声胜有声。
  很快,我的衣服就被赵冰冰温* rou *的tuo *↓,我清晰的kan到她的眼中,有一团huo *焰在熊熊的di 燃烧。我的body(* shen | ti *)之中,也是如此。我们都不是* na *种可以一见面就上床的人。
  我抱起赵冰冰走向了床边,把她温* rou *的放在chuang shang ,然后我整个人就压了上去。她的床很* rou *ruan (车欠)。我可以闻到她chuang shang 有种香奈儿五号香shui *的味道。要是说什么香shui *给人的感觉最* gao *雅。许多名人的选择恐怕都是这种可以liao 拨人心中Yearn(*ke wang*)的香奈儿五号香shui *的味道。
  赵冰冰温* rou *的抱着我头,仔仔细细的端详一↓,接着开始对我的“{qin ** fan}”,赵冰冰她没有向一般女人一样的矜持,而是霸道的吻上了我的唇。
  我很喜欢她这样,但是我不喜欢被动。于是四片唇瓣如同交锋的战士,*| lai |*回的嗜杀了起*| lai |*。
  赵冰冰趁我不备,马上把Tongue(英文:Tongue,中文:she tou )shen jin *了我的嘴里,她的吻有些生涩,但是反复抽着* cha *(把细长或薄的东西放进去)着,慢慢di *| lai |*回* tian * 舌忝 *着,还是让我很是受用。
  kan*| lai |*我又是输了一回。但是我也很快的搬回了一城。我用Tongue(英文:Tongue,中文:she tou )抵住了她的舌根,这是一处不容易触及的di 方。一般的吻都不会触碰到这里。* na *种(su)酉禾麻的感觉让赵冰冰有些动容。我的脸上总算有了些面子,否则被一个女孩推到,还是一个**堆到。我会很没有面子。
  赵冰冰亲吻完了我唇后,轻轻的离开我的唇,开始了深深的xi 口及气,刚才的吻,几乎耗光了她肺部的氧气。随着她ji cu *的呼xi 口及,xiong 前的曲线起起伏伏。让我难以自已。
  赵冰冰立即板转我的body(* shen | ti *),用她* rou *ruan (车欠)若没有骨头一样的body(* shen | ti *)挨近我,她* na *不是很**的但是很匀称的xiong 前的* rou *ruan (车欠),温* rou *的贴着我的背部,这种**实在是让我**难耐。
  “你舒服吗?”赵冰冰温* rou *的说道。
  “唔,唔。”我应答着,再也忍不住了,我温* rou *的搂住赵冰冰,轻轻用body(* shen | ti *)挤压着她熟透了的微耸xiong 前的* rou *ruan (车欠)和*(咸心)min gan 之处。
  这时的赵冰冰竟然如同一只八爪鱼一般jin jin di 缠住了我的body(* shen | ti *),我几乎都产生一种窒息的感觉。
  “啊,啊……”一声声温* rou *的嘤咛。由于激动难抑而吞tun tu吐今口 han 糊不清但是又是带着致命的you huo 。
  这时赵冰冰的body(* shen | ti *)已经浑身发烫,泛着Red(* hong *)晕,整个人松ruan (车欠)成了一团,* na *双刚才yuan *溜溜的泛着涟漪的深邃的秋shui *双眸,现已微微合上,长长的眼睫mao *在ai mei (*(曰)ri 爱*(曰)ri 未*)的灯huo *↓留↓一道淡淡的阴影。流露chu *一种迷离的神情,和让人无法拒绝的you huo 。
  艳唇轻启,带着兰兰香气的口中里还不断发chu *今口 han 糊不清的呢喃。
  “快,快……”懵懂中,我听到赵冰冰正在催促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