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作者:粘叶不湿身

文字大小调整:
  第342章 魔鬼身材
  他们惊讶于我的突然反击,如同一只逃窜的老鼠一↓子变成了老虎。但是很快他们也都回过了神*| lai |*。一个胖子拿起了手中的开山刀向我劈*| lai |*。刀未至,刀峰带起的呼啸之声,已经让人心寒。
  手中的钢管迎上了这把开山刀
  “铛。”的一声,huo *光四she 。
  * na *个胖子又一刀砍*| lai |*这一次的power(*li dao*)更重。又是一声闷响。
  我这厢已经隐隐的kan到有三个男人牵着三条杜宾dog(gou = quan )向我们这边跑了过*| lai |*。
  我明White(颜色bai )这是警铃把其他的保安给招*| lai |*了。我也算是这山庄的不速之客。但是眼前的危机更是jin 张。当开山刀第三次,有是大力向我劈*| lai |*之时,我选择了闪躲,同时鄙视了一↓这个胖子的智商和打斗的技术。他的刀一劈空,我便欺身而上。钢管先是重而准确的打在了他的手上,让他的开山刀,掉在了di 上,然后就我的钢管在他的脑门上一顿的乱打。
  接着我狠狠一脚,踢在他的xiong 口,他如同一堵墙一样的倒在了di 上。旋即* na *个小胡子,想报仇,一钢管向我捅*| lai |*。我正把* na *个胖子的脑袋当木鱼。这一捅,我没有挡住,好在我用内力护体,虽然是很痛,但是没用把我打倒。
  就在他想第二次攻击我的时候。我已经一拳打在他的鼻子上,他的重心被我破坏。就在他调整重心准备再一次chu *击时。我的钢管已经重重的落在了他的脑门之上。血在black(hei )夜之中划chu *了一道Red(* hong *)光。剩↓的两人互相打了一个眼色,决定一起向我chu *击。
  我镇定了一↓心神,然后冷冷的说道:“你们一起上好了。省得我一个个的*| lai |*,lang费时间”这时杜宾dog(gou = quan )的叫声已经清晰可闻。
  我也没有多想。我不想找麻烦,只想在他们*| lai |*之前打倒这两人,然后在翻门chu *去。
  这时* na *两个人也听到了杜宾dog(gou = quan )的叫声。他们突然放↓了武器,chong *倒了铁门上。开始了爬门。我也明White(颜色bai )了此刻他们的想法,不错拧与人斗,不与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打。要是被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给咬了。* na *更惨。
  但是他们两人还是晚了。杜宾dog(gou = quan )已经chong *了上*| lai |*。我当即原di 不动。这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都有一个mao *病,就是喜欢追逐。人要是越跑他们就越追得凶。* na *两人刚爬上铁门两步,两只杜宾dog(gou = quan )就跳了起*| lai |*,咬住了他们的pi *gu *。
  我心中暗shuang XX大XX。但是我的面前还有一只杜宾dog(gou = quan ),它大概有四尺长。瞪着眼睛kan着我。鼻子离我很近,我猜得chu *他今天肯定没有吃饱。
  铁门上的两人被咬到了pi *gu *,发chu *声嘶力竭的呐喊。我越听越怕。这时* na *三个保安chong *了上*| lai |*。其中一个kan我老实,掏chu *了电木奉(bang),对着我道:“不想吃苦,就放↓武器。”
  我是好汉不吃眼前亏。当即放↓了手中的钢管。没有了武器,他们意识到了我的威胁少了很多。也就没有再关注我。开始招呼起爬在铁门上的两人,这两人被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咬了pi *gu *,还不松手。用脚踹开了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继续向上爬。
  我转过身去。心中暗想,我大概会被送到派chu *所。然后交些罚款。这样起码被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咬了的好。
  这时两人已经快爬到门的顶部了,就在这两人以为快可以逃tuo *时。只见一个保安,走到了门卫室,按↓了一个Red(* hong *)色的开关。顿时只见这两人是浑身的chou chu(不是抽筋)。然后从铁门上摔了↓*| lai |*。
  靠,* gao *科技啊,居然这铁门还能带电。我心中庆幸自己逃晚了一步。
  不久我被带到了这间山庄之中。大厅里端坐着一个很* gao *贵的女人。她大概二十四五,大大的眼眸,长长的睫mao *,有种让人难以拒绝的you huo 。玉盘一样的脸蛋,皮肤极为的细腻。要不是她身上散发的气魄,很难让人丛她的皮肤判断她有二十七八,到还是认为她只有十五六岁。
  她的身材如同魔鬼,是该凸的di 方凸该凹的di 方凹。改大的di 方大该小的di 方小。
  她kan到我之后,冷冷的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我也没有撒谎,因为我也是*不得已才si 禾厶闯民宅,直接就说道:“我叫秦天穷。”
  “为什么*| lai |*我家。”她的声音很是清冷,在这悠悠的大房子之中飘dang 。
  我忍不住kan了kan她美丽的脸庞,当然此刻我也没有多余的心思yy。但是想到我好歹是落在一个美人的手中,没有落在* na *些泼皮的手中,还是有些得意的。
  怂了耸肩膀道:“早上打了一个混蛋,晚上人家想报复我。我总不能站在给他们打成猪头吧,所以我就打伤了他们之中的五个,然后逃跑。慌不择路,*| lai |*到了,你这里,打扰了姑娘。”我口没有遮拦的说道
  * na *个女人的声音再一次响起,你很能打。* na *五个人都伤得很重。
  “正当防卫。我不想死。”我缓缓的说道
  “你知道他们是谁的人吗?”女主人朗声问道
  我开口说:“就是White(颜色bai )天* na *个混蛋的人。我闯入你的房子不对,你们要怎么处理我。”
  * na *个美女缓缓的说道:“我要是想罚你,根本用不着,动手。只要把你放chu *去。用不了三天,就可以在河里找到你的尸体。当然也可能事其他的方式。”
  我的心中一颤。
  * na *个女子继续说道:“你得罪的人*| lai |*头不小。他可是我们南珠市的一霸。black(hei )White(颜色bai )两道都很吃得开。”
  我开始有些后悔,但是并没有怕,后悔的是当初打他时,↓手轻了,没有把他弄死。
  这样起码是一命换一命。
  接着* na *个女人冷冷的说道:“不过你不用怕,我叫赵冰冰。我会帮你。”接着她吩咐↓属道:“被他打死的两人拉chu *去埋了。剩↓的三个你们知道该怎么做。”
  “是。”一个black(hei )衣男人的声音冰冷的传*| lai |*。
  刚才chu *于生存的压力,才chu *了狠手,果然是杀人了。我有些后怕。但是kan赵冰冰的样子,似乎死人对她*| lai |*说只是一件很稀疏平常的事情罢了。没有多去想这些,我的脑子开始想她会怎么对付我。她到底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
  很快我发现了她是一个女王控。
  赵冰冰冷冷的说道:“我kan你的身手还不错,你就留在这里,当我的手↓吧。我正缺人手。说说,你以前是gan 什么的。”
  “我是☆ɡao 扌高☆房di 产的。”
  老实说我部太喜欢被困在这个山庄之中,因为这样我还想着其他的女人。徐静还在家中等着我去和她chan (缠)mian(纟帛)。但是我别无选择。
  第二天的报纸上刊登了我从酒吧chu **| lai |*的巷子里发现了一具尸体。* na *个被我踢中**的大个子也死了。
  我只好留在了赵冰冰的身边当起了她的保镖。我也穿上了black(hei )色西装,第二天,这些black(hei )衣人的头李达带我去了di ↓室,交给我一把手*。并且教会了我如何用。
  我意识到自己这一次,真的麻烦大了。但是我已经是一个手上有三条人命,不对是六条。因为被打成了重伤的胖子和爬门的两人都被赵冰冰个灭了口。
  在这里的第三天,赵冰冰开始带这我chu *门。我对南珠市还不熟悉,这次我座的位置是在赵冰冰的旁边。她的坐qi (马奇)是一辆black(hei )色的奔驰,这车开起*| lai |*很是平稳。赵冰冰一上车,便冷冷的说道:“去工厂。”
  我很想知道她的工厂叫什么名字,当然我猜chu *她是black(hei )社会的头子。这个公司不过是个掩护。就在我们的车chu *了郊区,在山道上盘绕时,突然后面chu **| lai |**| lai |*两辆奥迪。
  李达道:“大小姐,我们被跟踪了。”
  话音未落,奥迪车就从后面撞了上*| lai |*,车子开始了剧烈的晃动。接着“碰。”的一声*响。我心头一怔。black(hei )社会*战,以前只在电影里kan过。没有多想连忙低↓了头。就在这时另一个做在后排的保镖,把赵冰冰的头按在了我的大* tui *上。
  在这危险之时我的心中居然有些yy,只觉得大* tui *之间有一股hot(英文:hot,中文:re )流流过。天啊!我这方面的能力也太强大了吧
  呯!的一声*响。后窗的玻璃被打碎了。我kan到刚才按赵冰冰的脑袋* na *个保镖的头上飞chu *一道血shui *。他被**打了个对穿。脑子当即尸体一横,倒在了车上。
  啊!赵冰冰终于没有了刚才的镇定。我的心中当即泛起了一股男子要保护女人的天* xing *。
  这是我遇到的最危险的事情了。
  呯!
  我当即意识到王步这个(jia huo ),和这赵冰冰也有着很深的过节。我要保护她,不管是什么愿意。哪怕只因为她是一个女人。
  就在这时又是一声*响,一颗**从我的耳边穿过,就在我庆幸自己之时,发现前面副驾驶位置上李达的已经死了。
  呯!呯!两声*响,我现在能做的就在把赵冰冰按着后座上,我没有用自己的body(* shen | ti *)挡住赵冰冰,因为我已经用了另一个保镖的body(* shen | ti *)当了盾牌。
  我问道:“这些(jia huo )都是chong *你*| lai |*的吧。”
  赵冰冰想了想,才缓缓的说道:“不错,这个王步,早就想杀我了。这也是我留你在握身边的原因,我们有共同的敌人。”
  我勾起**,笑了笑,然后道:“冰冰,你放心,不管是什么原因,我都会保护你的。”
  “不许叫我冰冰,要叫我赵姐。”赵冰冰喝道,到了此刻她还在保持着她的威严。
  我没有和她争辩,掏chu *了抢,开始还击。
  呯!呯!我kan了两*。但是车实在是晃得厉害,我知道没有打中。
  “呯。”一个**从我的头顶掠过。
  我连忙俯身。却发现了手正按在了赵冰冰的头上。她对此也有些不满意,我装作没有kan见的样子,继续开*。
  这一次我定了定神,车也正好走的是直路。只见前面的一辆奥迪车的司机,表情很是得意,speed(*su du*)加快了向在奔驰车的后面撞*| lai |*。没有多想,我对着* na *司机嚣张的脸上,就开了一*。
  呯!的一声。透过了后窗,我清晰的kan到,挡风玻璃碎了,* na *司机的脑袋上多了一个窟窿。
  奥迪车失去了控制,整个车子翻↓了山路边的斜坡。一连打了几个跟斗。最后轰的一声爆炸。燃起了熊熊的lie *huo *。
  少了一部车,我们的压力并没有减轻。
  此时赵冰冰拿chu *了死去的保镖的手*。她动作很娴熟。正探chu *头,想要开*。这时后面的* na *一部奥迪车,从车的侧面shen chu *了一支乌兹chong *锋*。我赶jin 把赵冰冰给按↓了。chong *锋*的小口径**在车的后排留↓了一排排的**印。huo *flower (hua )四溅。这时我感觉到了车子的距离晃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