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作者:粘叶不湿身

文字大小调整:
  第341章 chu **| lai |*混总是要还的
  其实从刚才开始我就知道,这(jia huo )应该不会* na *么难对付不过,我也不能真的*| lai |*真格的,这毕竟是* na *安瑶与安童的结拜大哥,因此我自己的这几次攻击都是对着他的一些抗击打的di 方去的,只图造成一些攻击而已。至于其他的我便没有多去想,要是我真的想要这张世道的* xing *命的话或许此刻他就没有机会用此刻的这么一种可以杀人的眼神kan着我了。
  “heng(哼哈二将),没想到你这么厉害,但是我张世道始终是在这black(hei )道上混的,要杀要刮就*| lai |*。别他吗的跟个女人似得顾忌这顾忌* na *的。”* na *张世道其实在刚才便已经被我打chu *了血* xing *,此刻他还真的把我当成了一个black(hei )道上的人物了。
  “呵,你始终是* na *安瑶与安童的结拜大哥,我不会这么做的。况且我没有理由这么做。现在我最担心的,还是* na *安瑶。你应该想清楚我们该怎么做,毕竟你是这black(hei )道中人,因此对于这些black(hei )道上的方法或者其他的一些事情你比我更了解。”
  此刻,我不会去理会* na *已经有些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时候的张世道,我只是用* na *安瑶与安童*| lai |*提醒他,或者说我是在用安瑶与安童这两个名字*| lai |*惊醒这个已经有些迷失的张世道而已。
  果然,* na *张世道在听到安瑶与安童两个名字的时候,他一↓子就清醒了过*| lai |*随后,* na *张世道便对着我狠狠的瞪了一眼后却是并没有因此对我做chu *刚才的* na *些还想要继续攻击我的动作了。
  他只是在瞪了我一眼后便不再理会我,径直的快速的走chu *了这个屋子,不过在走chu *的时候,他却是又返回了这里并且又走到我的面前,但是当我因为他还想要继续刚才的* na *一场已经有了结果的战斗时,我却是有些无语的发现,* na *个(jia huo )原*| lai |*是去拿* na *电脑中的光碟。
  我走chu *了酒吧,这一夜我喝了五瓶酒、伏特加、茅台、泸州老窖。带着半醉的步子,走到巷子里,便kan到三个穿black(hei )衣的男人走到了我的面前。从他们的面部表情,我判断,他们*| lai |*者不善,没有多想,第一个反应就是回头。
  但是回头一kanBehind(shen hou)也有三个男人。都是二十chu *头的小伙子,一头的金mao *。脸上的表情kan起*| lai |*很是嚣张的样子。
  心中升起一丝不悦,不好,kan样子,非打不可了。
  “谁叫你们*| lai |*的。”我讪讪的问道
  “你White(颜色bai )天做的事情,这么快就忘了,chu **| lai |*混总是要还的。”中间的一个大个子,用死鱼一样额眼睛kan着我的说道。
  我借着酒劲,装傻充愣道:“我White(颜色bai )天一直在家睡觉,没chu *门啊?”
  “秦天穷!你不要装了。”大个子有些发huo *了,他的眼睛瞪得如同一个铜铃。咧开了大嘴向我吼道。
  “碰。”
  我没有再装,而是突然猛的一拳向他的↓巴打去。
  这一拳我用尽了body(* quan | shen *)的力量,又中正好是打在了他的↓巴。这个di 方被人揍了,立即会头晕。* na *个大个子是大吃了一惊。没有想到我会在敌众我寡的情况↓偷袭。
  不等他的手↓过*| lai |*救援。我便狠狠的一脚踢在了他的两* tui *之间。这个di 方可是男人的最痛。只见他的眼睛已经由于痛苦而充满了血丝,刚才已经瞪得如铜铃,现在是又大了一分。嘴里jin jin 的咬着牙关。从他痛苦的表情,我判断chu *他已经失去了战斗力。
  这时一个小个子的男人抢先chu *手。一拳向我打*| lai |*。好在我也会点。一个侧步闪开了他的攻击,然后近身。此刻其他的五人都向我chong *了过*| lai |*。一↓抱起这个小个子的男人,我是拧腰转胯。利用他的回旋,驱散了围住我的五人。接着运气内力于hands(* shuang * shou *),把* na *个小个子的* na *人狠狠的一甩。甩向了Behind(shen hou)的四人。
  我的面前此刻只还有一个瘦* gao *个男子,和* na *个倒在di 上###的大个子。这个大个子,此刻正捂着他的**,面部很是痛苦。他的痛苦成了我很好的宣传工具。* na *个瘦* gao *的男人,与我一对一,心中有些恐慌。他们不过是收了金主五百块钱,也不想如此的玩命。
  我快速的jin *步,然后一拳攻击* na *个瘦* gao *个男人的面。他举手格挡。但我的这一拳只是虚招。接着狠狠的一脚,又是偷袭到了他的**。
  他的xx可能比较小,或者是我没有踢中,或者他在苦苦的支撑。竟然没有倒↓。就在我怀疑之时。Behind(shen hou)的五人已经起身了。我立即抽chu *了* na *个瘦* gao *个男人的皮带,向后一甩。皮带带着乎乎的风声,向他们招呼了过去。
  五人都被*退之后。我再用皮带头,狠狠的抽在了* na *个瘦* gao *个的男人脑门。huo *辣辣的痛,在他的脸上燃烧。
  没有想这么多,不顾这些人是gan 什么的,反正他们都是我的敌人,我此刻喝了酒,↓起手*| lai |*也够狠的。
  * na *个瘦* gao *个的男人,开始了反击,一拳向我打*| lai |*。我用皮带卷住了他的手,然后提膝盖,准备再向他的**踢去。但是他此刻已经有了防备,↓半身向后一说,两* tui *并拢。这样我也当即改变了目标。一脚正踹在他的前xiong 。
  巨大的力量让他本*| lai |*就不平衡的姿势,迅速的向后退了五步。再一次转身横甩皮带。皮带乎乎的破空之声,让在它范围之外的五人,都后退了一步。我心中暗笑,这些打手真是外行。当即有种想把他们都收拾了的想法。不过好汉不吃眼前亏。犯不着这样*ying *拼。我在他们后退之时,向前跑去。
  * na *个瘦* gao *个刚站稳,见我跑了,张开了双臂想抱住我。我二话不说,body(* shen | ti *)一猫躲开他的熊抱。然后闪到他的Behind(shen hou),对着他由于熊抱,而微微崛起的pi *gu *。狠狠的踹了一脚。
  瘦* gao *个是个不错的障碍物,他的倒di 帮了我一个小忙。挡住了向追我的五人。我当即撒开了* tui *,拼了命的猛chong *。连转了好几个弯,Behind(shen hou)都是他们的chuan xi之声。
  不知道跑了多久。我已经听不到他们的chuan xi了。我才停了↓*| lai |*。这时只听见不远处传*| lai |*了摩托车的声音。我心中一惊,这些(jia huo )竟然开了车,而且现在手上还多了钢管和开山刀。
  他们也很快的方向了我。
  我也不去多想这事到底是怎么引起的。kan着Behind(shen hou)有个垃圾桶。垃圾桶边是一个电线杆,垃圾桶的后面是一道墙。
  我当即决定毫不犹豫的使chu *了“梯云纵”,跑了几步,果断的提起左脚踏在了垃圾桶的盖子上。
  接着这一脚的上升之力。我再右脚狠狠的踏在了电线杆上。这才的推力让我斜飞向上。我的大半个body(* shen | ti *)已经越过了* gao *墙,一把抓在* gao *墙上,迅速的翻身,jin *了这墙里。
  墙的后面是摩托车的引擎之声。我深深的xi 口及了一口气。但是很快就听到,垃圾桶的被踩踏的声音。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曰)ri 的这些(jia huo )也爬上了墙头。我没有多想,立即向外跑去。忍不住,回头kan了一眼,这时已经有个小胡子的男人提着一跟钢管,上了墙。
  我捡起一块拳头大石块,狠狠的扔去。正好打在了小胡子的脑门上。当即只见他是头破血流,倒了↓去。我没有再继续攻击,而是向前继续的跑。
  很快的他们也都翻过了墙。我这才注意到,我的面前是一个很大的山庄。山庄的正中是一个栋极大的房子。这个房子通体white(* bai se *),用五层楼* gao *。占di 有十个蓝球场大。这个山庄的外围是树林,中间是草di 。
  kan*| lai |*这个山庄的主人,一定不一般。
  后面是追杀我的人。我也*| lai |*不及多想,向着山庄的大门跑去。这时也个保安,跑了过*| lai |*,挡住了我。厉声喝道:“你是什么人?”
  我喘着粗气,言简意赅的道:“有人……要杀……我。”
  kan到我没有武器,这个保安放松了警惕。
  追杀的我五人很快的chong *chu *了树林。* na *个受伤的小胡子,跑得是最慢,但是脸上的表情也最是可怖,恨不得一↓把我给杀了。他的手jin jin 的握着钢管。我kan得chu **| lai |*,他狠不得用这钢管,狠狠的砸破我的脑袋。
  我没有用停↓了。但还是被* na *保安拦住。这时山庄里传*| lai |*了一阵警铃。kan样子山庄的警卫都要*| lai |*了。* na *个保安kan得chu ** na *几个手拿武器的人,才是问题的关键。他上前喝道:“你们想gan 什么?竟敢si 禾厶闯民宅。”
  他的话音刚落。一跟螺纹钢已经狠狠的敲在了他的头上。这个保安大概四十岁的样子。他哪里还经得主这样的打击,当即头破血流的倒在了di 上。
  kan样子是身死未卜。
  我心中一动,混蛋,就知道欺ruan (车欠)怕*ying *。当即一皮带抽向了* na *个手拿螺纹钢的打手脸上。他的脸上当即就是一道血痕。这时只其他四人已经把我围了起*| lai |*。
  我的心中暗暗道,不好啊,这样危险了。
  我环顾了一↓四周,* na *个被我抱起了丢的小个子,正露chu *一脸得意的样子。* na *个被我用石头打得头破血流的(jia huo )也是凶样的样子。刚才被我抽到脸的* na *个(jia huo )则是一脸的凶相。其他两人则是一副嚣张欠扁的样子。
  心中有些郁闷。他们没有给我chuan xi的时间,五个人向我chong **| lai |*。以一敌五。还是被包围。我当即手上的皮带一扔,丢在了小个子的脸上。他最弱,最好欺负。
  我决定拿他当突破。趁他闭眼的一顺间,我近身,然后控制住了他的手,向着他关节的反方向一拧,然后夺↓了他手中的钢管,再一次把他当成障碍物,挡住他们四人。
  *| lai |*势汹汹的四个打手,,没有想到我如此的难缠。我也没有多想这么多,狠狠的一把他一推,接着开始了反击,如虎入羊群。
  我手上的钢管开始了呼啸,开始挥打,开始了杀伐。
  我打的di 方都是他们的要害,甚至有些di 方都是足以致命的。首先打的就是* na *个小个子的后脑。
  我记得有次散打比赛,一名经过多年训练的散打选手。被另一名散打选手打中了后脑,当即成了植物人。要是能把这个小个子打成植物人。我一点也不在乎。甚至很会很* gao *兴。要是打死了,就算这个小个子倒霉吧。
  “碰。”的一声,闷响。小个子两眼一闭。就到在了di 上。血一↓子涌了chu **| lai |*。
  没有理会他的死活。我再一次狠狠的抡起了手中的钢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