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作者:粘叶不湿身

文字大小调整:
  第339章 犯贱又怎么样
  * na *纸箱里的衣服或许别人不知道,但是我却非常的明White(颜色bai ),* na *些一副是* na *安瑶身上所穿的衣服,昨天* na *安瑶身上所穿的衣服是什么颜色、什么的款式我自然是比任何人都清楚但是,此刻我在kan到这些衣服的时候,这里面甚至还有、还有* na *安瑶的内衣,这说明了什么?这说明了* na *安瑶或许已经、已经被人给、
  “安童,现在如何?* na *些人在邮递了这些的时候有没有说为什么这么做?他们想要gan 什么?”此刻,我一脸愤怒的对着* na *安童说到,在这个时候我他么的再能保持冷静的话* na *么我就不算是一个男人了,自己的女人如今都被别人给。虽然我不能算是一个好男人但是,这安瑶就算是再怎么坏,她毕竟已经算是我的女人,如今却是被别人给、、给侮辱了,我自然是绝对不能允许种事情的。
  “天穷,你问我怎么做?我要是知道的话* na *我此刻还坐在这gan 什么?啊”忽的,原本* na *一脸如死灰色的安童在这一刻却是一↓子如同* na *huo *山爆发般,其实更像是一头已经受了伤却还在遭到敌人围攻的狮子般,此刻的他已经是发怒了,处在一个决堤的边缘。
  “我sister(* mei mei *),* na *是我的sister(* mei mei *)。我安童这一辈子,就只有这么一个sister(* mei mei *)。从小我父母早亡,我这个做哥哥的自然是会把这个一个亲人kan的很重。你知道吗?之前因为一个王八蛋在欺骗了我的sister(* mei mei *)的感情,当初我直接就是把他给剁成了meat(英文:meat,中文:rou ,今天你吃了吗?) 酱,这件事情到现在我sister(* mei mei *)都不知道,但是,昨天,你知道吗?
  昨天在你送我sister(* mei mei *)回*| lai |*的时候我就知道你们已经chu *了事情,但是正如你前天晚上说的* na *样,或许你也是有什么苦衷,又或者其他的原因,好,我把你当朋友,当兄di ,我才没有过多的去介入。但是你个王八蛋,就算是我sister(* mei mei *)不懂事又怎么样?就算是我sister(* mei mei *)犯贱了又怎么样?你在玩完她之后竟然就对她发* na *么大的脾气?你他吗的到底是不是与* na *些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曰)ri 的小White(颜色bai )脸一副德行?别以为昨天White(颜色bai )天你们做的* na *些事情我不知道,这里面早就已经传遍了。
  还有,秦天穷,这一次,你最好祈祷我sister(* mei mei *)没有* xing *命安慰,不然的话,这一次我不仅要将你剁成meat(英文:meat,中文:rou ,今天你吃了吗?) 酱,而且我还要让你先失去一些东西。别kan我安童平(曰)ri 里一副嘻嘻哈哈的样子但是,在我发怒的时候,天王老子*| lai |*了我也不怕。我更不怕去弄死他。heng(哼哈二将)。”这一刻,这安童却是一副很他吗让我恼huo *但是我却是没有办法去反驳的chong *着我怒吼威胁着,或者说此刻他是将自己之前早就已经压制、再压制的* na *些怒huo *一↓子都给爆发了chu **| lai |*。
  “我承认当初是我的错,而且我也不会去反驳你刚才所说的* na *些。你放心,这一次不管如何,我都会想尽办法去救安瑶。”虽然此刻我的心中真Ta Ma的窝huo *但是,没办法,这个错的确是我在先的。如果之前我不然这安瑶离开这里的话,说不定就不会有这些麻烦的事情了。但是现在又根本不是这个内乱的时候,因此我很快便冷静了↓*| lai |*并且也希望* na *安童也冷静↓*| lai |*,因为现在根本不能乱,一乱的话说不定就中了* na *未知的敌人的圈套了。
  “heng(哼哈二将),你最好记住你现在所说的话。”就在我对着* na *安童做chu *自己的承诺的时候,却是从我的背后传*| lai |*了一声很是雄厚的声音。我自然是快速的转过身去kan这背后的* na *人。之间此人年岁大约是在三十五六的位置,而其长的却是一副虎背熊腰的、一脸英气威武气息的男子。
  “安童,你放心,* na *安瑶好歹也是我的半个sister(* mei mei *),我已经发动我自己所有的手↓去找她了,等到我找到这些人的时候,到时候我一定要好好的去弄他们,吗的,竟然敢动我张世道的人,这是哪个王八蛋吃了熊心豹子胆了,老子一定要好好的教训教训他。”* na *个男子在一jin *门之后便不再理会我,而是转身走到* na *一旁此刻又是坐在* na *椅子上有些意志消沉的安童。
  “大哥,这一次我,我真的很害怕。你知道,这安瑶是我,哎。我真的好害怕,其实在昨天↓午,我的眼皮就一直在跳,当时我就知道要chu *什么事情了,因为我知道也验证过了,我的眼皮只要跳的话* na *么在* na *一天便绝对会chu *什么事情的,但是我没想到的是,这一次却是这安瑶chu *了事情,大哥。我、”* na *安童此刻却是似乎是因为这chu *现的男子chu *现,而变得一副如同找到了某个自己信得过的人去向他哭诉着自己心中的委屈或者什么一些需要释放的情绪。
  “安童,你放心。我刚才不是已经说了吗?我已经让我所有的人都去寻找了。这南珠市只有* na *么一点的di 方,更何况我的左右手绝对不是脓包,他们两个的本是你又不是没有见识过,放心吧。我们跟快就能得到* na *安瑶的消息了,到时候我们可是要好好的去教训教训她。↓次别让这小丫头再* na *么的人* xing *了,都这么大的人了。还这么的调皮,小心以后没人敢要她。*| lai |**| lai |**| lai |*,如果等会等到我的手↓将她带*| lai |*到时候,要是让她kan到平(曰)ri 里都没有哭过的哥哥今天竟然都这么的懦弱的话,你说她会怎么想?好了,你们两个过*| lai |*,带安童↓午好好的洗一把脸。你kan他这么一副哭鼻子的样子。真是让我kan了都很脸Red(* hong *),丫的。亏你还是* na *个能够在面对上千人都面不露惧色的安童。我靠。”* na *名男子在最后自然是如之前说的* na *样,快速的示意身旁的* na *两个人将安童带↓去。
  而我也知道,这(jia huo )已经还有其他的什么打算。这让安童↓去洗把脸也只是一个说辞而已,他应该有些事情想要单独的*| lai |*处理吧。
  果然没错,* na *个男子,哦不,现在应该是叫他张世道了,这个张世道在kan到* na *个安童已经离开了这里之后便一↓子猛的转过了body(* shen | ti *)然后对着我一声怒喝到:“你他吗的是谁?我之前可是听过你欺负过我* na *安瑶妹子,你知道安瑶妹子对* na *安童*| lai |*说是什么吗?* na *是他唯一的一名亲人,他把安瑶kan的比自己还重要,你竟然敢欺负她?你他吗的不想活了是不是?你们还愣着gan 嘛?把他给我抓起*| lai |*然后给我狠狠的打,最后把他* na *个di 方给我打断了,我kan这个混蛋以后还怎么去厮混,卧槽。你竟然他吗的敢欺负安瑶。平(曰)ri 里我见安瑶就算再无奈我都舍不得多说她一句。你们他吗的还愣着?给我上啊。”* na *张世道在转过身之后便对着我怒喝并且还指挥着* na *些此刻就站在我身边的人呵斥命令到。
  虽然我此刻的心中确实是有愧的,但是* na *也不能说我就一定要让这些人*| lai |*拿我chu *气啊!在面对* na *些此刻在接到* na *张世道的命令后就对我chu *手的(jia huo )们,我心中自然是冷笑了一声:就凭这些人就想抓到我?heng(哼哈二将)。
  面对* na *近乎三十多人的围攻,我并没有慌张,也并没有马上露chu *什么想要逃跑的迹象。就还是如刚才* na *般很是稳稳的站在* na *里。随后我自然是kan到了* na *张世道双眼种闪过的一丝惊讶了,不过也很快的,我的视线中却是因为* na *些人的围攻而阻挡住了* na *张世道的神色闪过。
  “你们,别怪我了。”虽然还是要动手,但是我却是必须要事先声明一↓,不然的话等会也不知道这张世道还会拿这个说什么。但是在此刻我却是并没有再多说什么废话了,我只知道,这个张世道这么做应该是想要吓唬吓唬我,或者说想给我*| lai |*个↓马威然后再有着其他的打算。但是我相信他是绝对不会把我打成什么他最终所说的* na *个残废的。毕竟如果他真的是关心* na *个安瑶的话,* na *么他就应该知道一些事情,* na *既然是知道一些事情的话* na *么他就绝对不会再这么狠的。不过除非有一个前提,* na *就是* na *个安瑶有什么不测,不过此刻我却是* na *还有心思想这些?此刻最要jin 的就只有救chu ** na *安瑶了,至于其他的也只能是在救chu *安瑶以后再说了。
  面对* na *三十多个人,我根本没有↓狠手,也没有手↓留情。因为既然这个张世道想要给我↓马威* na *么我也不能落了↓风。虽然此刻不是内乱的时候但是,我也需要*| lai |*证明一点,我并不是无能的男人。而* na *张世道在kan到我竟然* na *么轻松的就将他的这三十多个小di 都给打到在di 的时候他此刻却是用一副很是有些吃惊的眼神kan着我。
  “没想到,你却是这么的能打,heng(哼哈二将),kan*| lai |*跟情报上所说的相差不多。但是别以为我的人都是这么的无能。左飞,给我上,将这(jia huo )给我大的pa(足八)↓然后让他爬到我的面前哭着求我饶了他。”虽然有些吃惊于我的能力但是* na *张世道此刻却是一副很愤怒的对着我说并且在最后他吩咐了其Behind(shen hou)的一名男子说道,而我此刻的心里却是很不shuang XX大XX了,这个张世道是不是有些太* na *个了?爬到他的面前苦求向他求饶?要不是这个左飞是真的如他所说的* na *样很有能力就是这个张世道的脑子很有问题,但是没等到我过多的去鄙视* na *张世道的大脑,我却是明White(颜色bai )了他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自信了。
  就在我在* na *暗中鄙视着* na *张世道的大脑有问题的时候,* na *原先站在张世道背后的左飞却是猛的一↓子就*| lai |*到了他的身前并且朝着我chong *了过*| lai |*,而我在kan到他的speed(*su du*)的时候。说实话当时我是真的很吃惊的,因为我光是从他的* na *speed(*su du*)上kan我就知道,这(jia huo )不是一个碌碌之辈。相比刚才的* na *些人,他的确是一名* gao *手了。而我哪会让他如此轻易的就能够击败我然后让* na *张世道如愿?让我爬着到他的面前一把鼻涕的一把泪的去向他求饶让他放过我?
  “heng(哼哈二将),别以为我就这么点实力,张世道,也别以为你是这南珠市的black(hei )道大哥就能为所yu (谷欠)为,heng(哼哈二将)。”面对* na *已经chong *到了我的面前的左飞,我并没有面露惧色或者是一丝的慌张,此刻的我还是如刚才* na *般很是稳健。而* na *已经chong *到了我的面前并且已经对着我chu *拳的左飞却是有些惊讶与我此刻的震惊,因此更别说其Behind(shen hou)不远处的* na *张世道了。此刻的他也有些惊诧与我的能力了。他是真的没想到。我竟然能够在面对这样子的情况↓却都没有面露惧色并且还是一副很沉稳的样子。但是在↓一刻* na *张世道的心中却是冒chu *了一个想法:要不就是这个王八蛋有实力,要不就是这个混蛋在装*,但是我很kan好后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