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作者:粘叶不湿身

文字大小调整:
  第337章 主心骨
  “呵呵,我想我知道她为什么生气。我只是想确定一↓她有没有安全的到你哪里,我也怕她不会去你哪里。既然你都这么说了,* na *我就放心了。kan样子此刻她还在气我了。”我在听到陈美娟这么说的时候我便知道,* na *徐静此刻应该是在她的旁边,或者* na *陈美娟已经kanchu **| lai |*这徐静是为什么生气了。更或者之前* na *徐静便已经对着这陈美娟倒chu *了自己的苦衷。
  “天穷。其实徐静姐姐也是担心你,你也不能怪她。明天你就哄哄她吧。女人很容易哄的。嘻嘻。到时候我再帮你说说,我想徐静姐姐也不会真的生你的气,她自是很担心你而已。”* na *陈美娟此刻对着我温* rou *的说道,并且在说的时候她也是似乎有一种很有把握的信心。
  “呵,这个我知道,好了,你们睡吧。赶快睡吧,这都几点了,。我这边什么事情也没有,对了,明天我再去找你们,到时候再说吧。”我一想此间已经时间不晚了,自然是要让她们两个人赶快睡觉了。
  * na *陈美娟在听到我这句话的时候自然是有一点不情愿,kan样子我平时还是没有去过多的关心她啊。不过这也不能怪我啊!这都才几天?我这才与这陈美娟刚刚* na *个啥啥啥的,随后我竟然又跟这个安瑶* na *个啥啥啥了。此刻我根本是两方照应不过*| lai |*,不对。是三方,还有徐静这边了。至于* na *两方,我是再怎么的去想要,但是徐静这边我是绝对不会去放手的吧,她才是我的主心骨啊!
  额,好像说错了,不能够用主心骨这句话*| lai |*说,* na *样子岂不是显得我很* na *个啥,* na *个很没用?只能说这徐静在我的心中是很重要的,自然是比这个陈美娟还有* na *个安瑶更重要的,她的重要* xing *、重量级别是与* na *杨倩几人相等的。
  不过好在,* na *陈美娟哪怕是再怎么不舍,她也还是在在很是关心的对我说了声:“天穷,你也要保重,注意一点。然后再早点睡啥的然后,她这才很是依依不舍的挂掉了* na *电话。只是我不知道的是,* na *一边的陈美娟在挂掉电话的时候,坐在一旁的* na *徐静却是一脸戏谑的对着她说道:“呦呦呦,kan*| lai |*我们的冰美人是不舍得这位帅哥啊?要不如,我把他送给你?对了,美娟,你说,天穷他在* na *个的时候,怎么样?”
  面对这徐静的话,躺在chuang shang 一旁的陈美娟却好似有些不好意思,虽然她已经听明White(颜色bai )这徐静所说的是哪一方面但是她还是很发傻的对着* na *陈美娟问道:“徐静姐姐,你说什么啊?人家完全听不懂你说什么?”
  “嗯?听不懂?是嘛?但是我怎么觉得你好像已经听明White(颜色bai )我在说什么啊?如果你没听懂的话,* na *你gan 嘛害羞?* na *你gan 嘛脸Red(* hong *)?嗯?说,如实招*| lai |*。你说说kan* na *个臭男人在哪方面的怎么样?不过我想他应该是很厉害的,不然的话也不能将你给征服吧?嗯?”如果我在这里的话我也会大吃一惊的,没想到这徐静在与女* xing *在一起的时候是这么的放得开,不过这话也不假,在某些时候,我在与徐静* na *个啥啥啥的时候,她也会一改平(曰)ri 的* na *一种温* rou *贤淑的模样,*| lai |*一点很辣的* na *一种野* xing *。让我绝对是眼前一亮啊!
  “不跟你说了,人家要睡觉,讨厌。”* na *陈美娟此刻却是没有再说什么,而一旁的徐静确实kan的chu *她的* na *脸颊已经是如* na *猴pi *gu *般Red(* hong *)透了,在听到陈美娟这么说的时候徐静便一↓子将* na *已经用被子蒙住了自己的头的陈美娟的body(* shen | ti *)给抱住然后用很是* gao *兴的语气对着的* na *陈美娟说道:“美娟,*| lai |**| lai |**| lai |*,给大爷笑一个,然后让大爷*| lai |*好好的品尝一↓你这可口的美味。哈哈哈啊哈。”
  “啊不要啊徐静姐姐。”只是↓一刻,* na *还用被子蒙住自己整个脸部的陈美娟便有些惊吓的大声叫到。不过随后,* na *屋中便传*| lai |*了两女嬉闹的声音。
  而此刻的我却是在我差点等的不耐烦的情况↓这才shen 手拦到了一辆计程车然后,这才终于返回到家中,随后我又快速的洗了一个澡最后这才舒舒服服的躺在了* na *chuang shang ,我终于他丫的可以睡了一个好觉了。
  我心中是如此幸福的想着,而实际,我也终于做到了,这一觉我是一直睡到了* na *临近中午的时候,而在醒*| lai |*之后我便快速的洗簌了一↓后便整理了一↓自己的行头最后这才穿戴整齐的↓了楼。本打算是找一家饭店随便的吃上一点饭菜的,不过随后我又忽然的想到陈美娟与徐静* na *边,于是我便拿chu *了自己的电话立刻拨通了* na *陈美娟的电话。很快,电话便拨通了,* na *边也传*| lai |*了陈美娟有些兴奋的声音。
  “额。美娟啊!你跟徐静吃了没?没吃的话我这边就buy(中文:gou mai)点吃的到你们* na *边去。”我在听到* na *陈美娟的喂一声后便快速的说道,而* na *陈美娟也在我说完的时候便对着我说道:“正在吃了,今天徐静姐姐做了很多的菜,天穷,你也过*| lai |*吃吧?我们根本吃不完的、”
  “额?这么好?好啊!* na *我就直接去你们哪里吃饭了,嘿嘿,美娟啊!待会,我可要好好的、* na *个啥啥啥。哈哈。”此刻,我的心里有些莫名的兴奋不过,* na *陈美娟却是被我弄的一愣一愣的,她在听到我说的这些让她犯糊涂的话时,很是郁闷的对着我继续问道:“天穷啊!你说什么啊?我怎么一句也听不懂?”
  “额。这个,等到我到了你们哪里你就明White(颜色bai )了,到时候我再跟你说。”虽然这陈美娟不明White(颜色bai )我说什么但是我也不用此刻再解释什么。嘿嘿嘿,一切到时候自有分晓的。哈哈哈哈。我此刻的心中很是邪恶的在想着什么。
  本*| lai |*,我是想要立刻前往到* na *陈美娟的家里的,不过在我站在* na *后车位等车的时候,我又忽然注意到身旁的一个人此刻正在kan着一张报纸,本*| lai |*如果是这个人kan的一份很普通的报纸的话我说不定便不会去注意的,但是正在我准备shen 手拦车的时候我却是听到* na *个kan报纸的(jia huo )猛的一笑然后对着身边的一个类似朋友的(jia huo )说道:“你kankan,这年头什么人都有。昨天半夜,有一群人在郊外做* na *些事情,终于玩chu *了huo **| lai |*。如果是###的爱,或许没有什么,但是都是一群男人,哎,真不知道这些人是怎么想的、玩就玩吧。还多少个玩一个。
  哎,* na *一个人还真的很惨啊!后边被人爆了又爆,在执法人员去的时候,哎。真惨啊。”似乎是kan到了* na *当时的现场,* na *个男子此刻却是一副很痛惜的模样,不过他身边的* na *个朋友却是对着他说道:
  “哎,这个啊!今天早晨我在* na *,我当时kan到了,哎,真的很惨,* na *个(jia huo )应该是个小青年,年纪也不打,应该是在二十岁左右。我当时kan到* na *个(jia huo )的时候,矮油,真的很惨的,凄惨声一声接着一声的,他后边更是,哎呀,血迹一片啊!我kan啦。这小就子这辈子都很难走chu *这个阴影吧?或者说,他每一次在上厕所的时候,只要*| lai |** na *个,他都忍不住的想起今天发生的这些事情。哎,真可怜啊。”
  “是啊,我也在场,我听人说,这些人当时还都嗑药了,要不然也不会这么疯狂的。* na *些人有四个吧好像,他们每一个人都是主动的,也就是说* na *个小青年都是被他们* na *个啥啥啥的,哎呀,不知道你们kan没kan到啊,反正我当时就kan到了,* na *小青年是冬夜不能动了,* na *些医护人员在将他弄上担架的时候,* na *是费一个劲啊!最后* na *小青年更是痛的晕过去了。不过还别说,另外* na *几个男的,当时也都ruan (车欠)到的了。kan样子昨天晚上他们玩的很尽兴。真不知道* na *小青年怎么有这个嗜好的。不过话说回*| lai |*,玩就玩呗,还*| lai |*个四对一,四对一就四对一呗,还要嗑药。嗑药也就算了,没想到还这么的疯狂,现在不知道这小青年会不会后悔,不过他后悔也没用,哎,真不知道这些人呢到底是怎么想的。”
  此刻,我根本是没有心思再去想shen 手拦车走的事情了,我只是静静的站在原di 听着他们说这些而已,而他们在没说一句的时候,我的心里也都是* na *一种乐开flower (hua )的模样。很快,我便走到了他们的身边对着他们报以微笑的说道:
  “呵呵,各位中午好,不知道刚才各位说的* na *些是什么?我刚才只是零星的听懂了一点。”对于这些八卦我本*| lai |*是不会去注意的,但是此刻是关系到* na *绿mao *的事情,我自然是想要过多的去关心关心了,不然的话岂不是对不住我昨天晚上的* na *一精心的布局嘛?
  原先他们在kan到我过*| lai |*的时候几人都是一脸的戒备的神色,他们也不知道我是gan 什么的,不过接着他们又听到我对它们刚才说的话题很有兴趣,因此在逐一愣住了片刻之后几人这才又嘻嘻哈哈的对着我笑这说道:”呵呵,这些其实都是从报纸上kan到的还有听*| lai |*的,就是说昨天晚上有一些年轻人,不知道是* na *一方强迫的,反正他们玩着玩着就玩chu *了huo **| lai |*了,如果是男女搭配的话或许就没什么,但是这几个(jia huo )都是男人,他们是在☆ɡao 扌高☆* na *所谓的基情。
  一大早吧,便有人去举报说凌晨的时候他们都听到了多声的惨叫声,不过因为当时夜black(hei ),没有人知道真相,因此直到天亮之后他们这才报警的。但是当警察到了哪里之后他们这才吃惊的发现吧。原*| lai |*这里面躺着五个人,五个**luo 的男人,而且,在他们的身上都有着一层层散发着异味的white(* bai se *)的液体。不过这些不重要逃,
  重要的是还有一阵阵的恶臭,更多的就是* na *中间的一个kan上去大约是在二十岁左右的男子di 上、身上,额。这里说的身上是* na ** hou * fang *。有着一大片的血迹。另外的* na *四个男子的身上都有一些血迹,当然了,* na *些血迹都是在↓方的某个di 方。
  当时,在kan到这个场面的时候,所有jin **| lai |*的人都震惊住了,不过还好吧,面对这些☆ɡao 扌高☆基情☆ɡao 扌高☆chu *huo *的(jia huo )们,* na *些警察却也是恨恨的在将他们全部拖了回去,而* na *个最惨的年轻人,自然是连忙送到医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