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作者:粘叶不湿身

文字大小调整:
  第329章 考虑清楚
  “哎呀你这大色狼不能正经点啊!讨厌,这里这么多人,你就不怕别人说啊?”* na *徐静被这么大胆的一弄,很是吃惊但是她又很是低声的恼怒的说道,kan样子她很气恼,但是我知道,她只是表面上的,心里却还是美滋滋的。这是自然的,* na *一个女人不想自己的男人被自己所着迷?谁也不例外,当然了,有些时候自然是不能做的太过了。
  “呵呵,只要静静答应我,以后不要让我去睡沙发我就答应你,咋样?”趁着现在跟徐静* na *个说话的时候我又是狠狠的吃了她几↓豆腐,* na *徐静很是羞怒的White(颜色bai )了我一眼后连忙说道:“好啦,好啦,答应你了,不准再弄了。这里很多人啊!真不知道你怎么这么色的,讨厌。”
  “呵呵,想知道我为什么这么色吗?* na *是因为俺家的静静实在是美的让我qing bu zi jin 啊!要怪就只能是怪你的这美貌了,老是引诱我犯罪,呜呜。我才是真正的受害者啊。”一边说着,我一边在* na *徐静的耳边对着她的耳朵chui 口欠着气,一边又很是可怜的说道。
  “哎呀,你这人真是讨厌,我要去buy(中文:gou mai)东西了,不陪你玩了。”只是chui 口欠了一口气* na *徐静便一↓子就受不了。她连忙甩开我然后就朝着一家卖皮包的店面中走去,而我则是在坏笑了一↓后快速的跟了上去,只是我没有注意到的是。我的Behind(shen hou)一直有两个人在注视着我这边,可是由于刚才我很大意并且一直在与徐静**,自然是没有注意到Behind(shen hou)已经被人监视着。
  随后,我又与徐静好好的转了一转,这商场也基本被我们两人逛完了。随后我这才带着徐静*| lai |*到了商场外的一家快餐店之中吃些东西,没办法,这逛商场购物真的是很消耗体力的一件事情,但是* na *徐静在此刻却是一脸的意犹未尽。
  望着* na *已经被serivce(中文:fu wu)员端上*| lai |*的饭菜,我直接就想要狼吞虎咽,只是* na *徐静却是在这个时候对着我说道:“天穷啊!累吗?等会直接回家吧?”
  “嗯?你不想逛了?好啊!回家好啊!我好想念啊。”说实话,在kan到* na *徐静一脸关心我的模样我真的很是感动,本*| lai |*我已经想要在受到徐静的这一温nuan (温度适合让人感觉舒服)的时候起去亲吻她的,哪知道她接↓*| lai |*说的话却是让我一↓子晕倒了。
  “kankan,这就已经不行了额,老公,刚才你好像说你每一个方面都很行的哦,静静想要你证明给我kan。”此刻,因为我们之前已经选择了这家餐馆中最偏僻的一个角落,况且此刻还不是人流* gao *峰,最重要的是* na *徐静一直是压低着自己的声音,她刚才说的* na *些话也就只有我能够听到而已。
  但是在听到她说这些话的时候我心中* na *个哇凉的啊!:神啊!不带这么玩我的啊!差点扑到在di ,但是幸好我的抗击能力强,一↓子稳住了身形随后我一脸苦相的对着徐静说道:“静静啊!你放心,你老公我就算是赔上了这条小命也会陪你的,你放心吧。”虽然此刻我是满脸的苦相,但是* na *徐静却是在听到我所说的话之后又对着我说道:
  “原*| lai |*你跟我逛街是真的这么的辛苦啊!老公,老婆我好不忍心哦!不如你先回去吧?待会我自己去逛,好不好?”* na *徐静此刻还是一如刚才* na *般,很是温* rou *很是关心的模样,但是已经领教了徐静的功力之后我哪敢还敢喘着大气。
  此刻我的脸色更苦了,对着徐静说道:“老婆,不要把老公想的这么的无聊。谁说不用的?老婆,这年头,这街上的色狼啊流氓啊多了去了,你kankan,这外边绝对不少于有一百多个甚至更多。最重要是我老婆这么漂亮,* na *些原本就算不是流氓的,或者说他们只是业余的,在kan到你这么貌美如flower (hua )的容貌时也会直接变成专业的,老婆。现在这世道不安全,老公我虽然不才,但还是有能力*| lai |*保护老婆的!
  因此,老婆啊!不能丢↓老公的!呵呵,所以了,老婆一定要带上老公去购物啊啥的,还有还有,老婆去购物一定需要一个人帮你拿东西不是?你kankan这些袋子上的绳结,很伤手的,我老婆这么纤细White(颜色bai )tender(nen)的小手怎么能够做这些事情了?如果伤到手怎么办?因此老公我是绝对的不二人选了。”
  * na *徐静一脸好笑的kan着我不断的* na *变化的表情,直到我说完时她这才忍俊不止的对着我说道:“天穷,你好好玩啊!呵呵,不过刚才我这才想到,如果我真的像你说的* na *样,* na *么我在街上随便叫一个人帮我拿东西不是很好嘛?要知道,人家可是很心疼你的哦!〃
  “额。不不不,老婆不需要心疼我,刚才我就说了啊!* na *些人都不安全,老公我是最安全的了,老婆一定要考虑清楚啊。”此刻,我一脸苦苦之色并且有些哀求的神色对着徐静说道,一边说着,我还一边拿起旁边的* na *餐巾纸不停的做着擦拭眼泪的动作。但是实际上,我根本没有留半滴眼泪。
  “好像,你别谁都色啊。”* na *徐静此刻却是冒chu *了一句让我一↓子又差点跌倒在di 的话。
  “额。老婆,不能这么说,老公我只是一只专门色你的狼。你放心啊!老公可是你个全能型的,可比* na *些人强太多了,因此老婆你可要考虑清楚啊。”
  “好啦好啦,待会跟你一起去就是啦,这么大一个人,还这么的。真是好晕啊。”* na *徐静此刻恐怕是再也受不了了,她在好不容忍住了自己* na *差点已经大笑chu *声的笑声后便一脸妥协并且有些无语的表情对着我说道,而我则是在听到这句话后立马开动。
  丫的,我都快要饿死了,这一顿我可是吃了很多,☆ɡao 扌高☆的一旁的* na *些人都以为我好像三天没吃饭似得。而* na *徐静则是有些恬静的kan着我,时而自己吃两口时而又kan着我这才又吃两口,* na *脸上流露chu *的一股很温* rou *的神色,只是此刻我却是一直埋头与饭菜中。根本没有时间去注意她的* na *一脸温* rou *的模样,真是可惜。不然的话我还可以感动片刻。只是却没有kan到。因此很是可惜的说。
  很快,我们两人便结了帐,之后我便陪着徐静慢慢的开始了散步,这个时候已经是晚间六点左右,路上已经有很多的人。因为是星期天,所以人很是多。不过之前我已经将徐静buy(中文:gou mai)的* na *些东西全都放在了车里,此刻我们两人到都是空着手走在这路上。
  “呵,有时候,我感觉这个样子还真的ting *好的。没事的时候就这样陪着你到处逛一逛,蛮遐意的。”与徐静缓缓的散着步,我却是很有一种感慨的说道。
  “是啊!其实我也想要这种很是平凡的生活,只是可惜啊!现在我们都需要不断的做着每天都已经很厌倦的事情,但又没有办法。”一旁的徐静似乎也是有所感慨,她在听到我所说的这几句话之后也很感叹的说道。
  “静,我想,也只有等到我们老的时候才能享受这种生活吧?”在听到徐静这句话的时候我则是一脸温* rou *但是自己的双眼中却是带着一股子的沧桑的感觉对着她说道。
  而徐静则是甜甜的一笑对着我说道:“* na *个时候我们都成了老头老太了,不过说真的,也真的是只有到了* na *个时候我们才会有机会能够像现在这般每天这么的蛮遐意的散着步吧?”
  “呵,是啊!* na *个时候,我想我们都会很幸福的,只是现在我感觉却,哎。为了自己心中的目标却是需要放弃很多,我有时候真的感觉这个世界好像是一个游戏,每一个角色都需要不断的升级做任务才能获得一定的报酬。可惜,有些人在做到某些引发的任务后便会一夜暴富,而有些人则是因为任务失败而一夜贫穷。哎,我好像就是后者,不过我相信,我还没有失去机会,我的* na *一个任务起点就是现在。”原本,* na *徐静在听到我前一句话的时候认为我还没有走chu **| lai |** na *阴影的时候她又听到我在最后的一句话,会心一笑的对着我说道:“相信现在也只有你把这人生比如做一款游戏吧?如果是别人的话说不定就到处去寻找着* na *一个藏着隐藏任务的任务颁发人了。”
  “呵,静,最近公司怎么样?虽然我只*| lai |*了几天但是我感觉这公司好像有些不太对劲啊!按道理这辉煌公司属于一个很是有实力的大公司,怎么现在我却是感觉其接↓的工程不算太多啊?这段时间,这南珠市也是处于大建设的时候,而且这辉煌公司建立的也很早,更何况其背后是* na *冯俊伟操控的,我想这业务是不应该有这么差劲的吧?”忽然,我脑中瞬间浮现chu *这么一个问题,在脑中又过滤了一↓后我便对着身旁的徐静问道。
  “呵,就知道你会问,不过其实在之前,冯董就交代了我,只要* na *一天你要问我这个问题的时候就如实的告诉你实情。”很快的,* na *已经被我拥抱在怀里的徐静一脸调皮的对着我笑着说道。
  “哦?冯俊伟早就知道我会这么问?噢,也对,任谁只要kan过这公司里的一些相关的资料的话,他的脑力里应该就会有这些疑问吧?对了,这公司难道还有什么事情不成?还说什么实情相告?”我在听到徐静这么说的时候,一开始则是有些疑惑,不过很快我便想清楚了,但是对于* na *最后的什么实情相告的说法,我心中则是有些疑惑不已了,这难道还有什么**吗?
  “嗯,其实你也应该猜到的,之前你也听到过* na *大亨di 产公司吧?就是* na *张宝洛,其实不仅仅是我们这些公司,这南珠市之中大半的di 产公司都没有什么业务的。我们辉煌公司还是因为有冯董在背后撑腰所以才能够接到这些业务的,如果不是有冯董的话我想这几年我们都要和西北风了。
  这张宝洛,一开始便是利用了black(hei )道上的势力不断的抢着各业务,最后他连续的将* na *些小公司相继的合并、吞jin *了自己的肚子里,随着其实力越*| lai |*越大,他的贪心、能力也跟着膨zhang (**月长**)了起*| lai |*,因此只要是有油shui *可捞的业务,他自然是都要接↓*| lai |*了,但是至于其中的关键,* na *就不得而知了,但是不用想你也应该明White(颜色bai ),这其中有很大的猫腻的。”徐静一边认真的替我解释道一边轻轻的用纸巾擦拭着我的嘴角,原*| lai |*在刚才我竟然没有擦gan 净自己的嘴边的油迹,这一点☆ɡao 扌高☆的我很是郁闷。